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生生不息丸

    时间定格在晚上十点左右。

    拍卖会的气氛进入**,一件又一件拍卖品像是流水般卖了出去,此时所有人心中都是隐隐有些激动。

    终于到了最后三件压箱底的东西。

    第一件是那一瓶三颗的生生不息丹。

    生生不息丹,可以在瞬息之间治好身体所有伤势,补满全部能量,原地满状态复活,相当于多了一条命。

    不少修士都是心中痒痒的,这种丹药,在现在这个年代,已然无人能够再炼制出来,也就是说,吃一颗就少一颗,是绝对的不可再生资源。

    若是能在血色试炼上带上一瓶这玩意儿,绝对是安全性能大增。

    事实上,不少人都是专门为了这三枚丹药来的,尤其是坐在包厢中的十来个身份尊贵的家族。

    对于法器玉器什么的,他们需求都不算很大,毕竟也是豪门世家,底蕴深厚,而这生生不息玩,可是独属于云家的宝物,平时根本没可能流传出去。

    云家为了这次拍卖会能够一炮打响,当真是下了血本。

    拍卖台上,云卜月手中举着一个造型精致的玉瓶,上好羊脂玉制造而成的瓷瓶,能够完美保存丹药的药效,便是连这个瓶子,也价值不菲。

    而在灯光的照耀下,此时这玉瓶散发出莹润的光辉,依稀可见其中有三枚龙眼大小的丹药,碧光悠悠,如同梦幻般的场景。

    咚!

    云卜月狠狠敲下拍卖槌,便连多余的介绍都没有,用尽全身力气,声嘶力竭喊道,“最后三件之第一件,生生不息丸,起拍价,三千万!”

    对这个价格,众人倒是没什么意外的,这丹药绝对不止这个价,至少都要上亿了。

    “三千五百万!”

    “三千八百万!”

    “四千万!”

    ……

    “一亿!”

    价格一路上飚,很快便到了一亿。

    苏寒所在的包厢中,苏寒的脸色第一次凝重起来,目不转睛的盯着王鬼,看的王?的王鬼心中有些发麻。

    “苏寒,你不是想买这个吧?我可告诉你,我没钱,买不起,这种丹药,不知道引发了多少老家伙的觊觎,我王家跟他们拼财力,还真拼不过。”

    王鬼毫不犹豫的开口说道,丹药虽然珍贵,但对于他来说,却是根本没什么用,王家的功法传承自佛门,以皮糙肉厚防御力强大以及气息绵长著称,在战斗中还是有着很大优势的,对这种丹药的渴求并不算很强烈。

    “王老,我第一次很正式的请求你,把这三枚丹药全部拿下,不管花多少钱。”苏寒沉声说道。

    事实上,这三枚丹药,是苏寒参加这次拍卖会最主要的目的。

    三枚生生不息丸,对于旁人来说,可能就是一条命,是疗伤的丹药,但是在苏寒的记忆中,却是有一种极为特殊的养丹之法,可以使得这三枚丹药获得某种程度上的进化。

    例如,一枚最普通的伐骨洗髓丹,经过进化后,可以变为同时纯净身体和内气的高级丹药,洗筋益气丸。

    而一剂最普通的续骨膏,经过进化后,则可以变成能让断肢重生的枯木逢春丸。

    而此时拍卖的三枚生生不息丸,本来只具备疗伤的效用,但若是交给苏寒,苏寒有把握,让它们进化为可以直接提升修为的丹药!

    直接跨越一个层次!

    这种养丹之法,就算是在仙界,也是当之无愧的宝物,是仙帝都想得到的至宝。

    前世的苏寒,之所以能以散仙修为纵横仙界,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这养丹之法,而这法门,是他自创的!

    唯有对各种药物的药性和能量有着极为深刻而细微的了解,才能做到这一点。

    苏寒在仙界时也是穷人一个,为了最大限度上的利用修炼资源,才别开蹊径,创造出这样一个办法。

    当然,要想养好一枚丹药,所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最主要便是需要大量的仙石,对丹药之中蕴含的能量进行提纯。

    而仙石,恰恰是现在的苏寒最不缺的。

    从那小鼎中的秘藏中,苏寒得到了大量的仙石,虽然无法吸收其中的灵气,却可以借此来做好多事情。

    听到苏寒的话,王鬼眉头一皱,倒是也没着急拒绝,皱着好一会儿眉头,听到外面响起的一亿五千万的报价,开口说道,“我需要一个理由。”

    苏寒笑笑,“以我的名誉做担保,够不够?”

    养丹之法,苏寒是万万不能说出去的。

    这是自己安身立命的最大底牌,毕竟,这样的法门太过逆天,只要是个人肯定就要觊觎的,苏寒倒也不是信不过王鬼,只是事关重大,必须百分百的小心。

    苏寒这么回答,王鬼眉头皱的更深,沉吟片刻,飞快说道,“我估计了一下,这三枚生生不息丹,估计每一颗都能卖到三亿到五亿,如果全部拿下来的话,需要的现金流太大了。至少要动用我王家将近一半的储备资金。这样一来,万一家族中出现什么事,很容易导致资金链断裂。”

    苏寒看了他一眼,王鬼的这个反应,在苏寒的预料之中,没有丝毫犹豫,苏寒飞快说道,“我可以给你提供五十把法器,品质大概在两千万到四千万之间,和今天拍卖会上的法器质量差不多。以你王家的渠道,想要把五十把法器换成现金,难度应该不大吧?而且,我可以告诉你,这三枚生生不息丸中,有一粒,是给呆霸王服用的。”

    王鬼就愣住了。

    饶是他见惯了大场面,听到此时苏寒的话,还是感觉到一阵极端的心悸。

    五十把法器!

    这小子,还真敢啊!

    五十把法器是什么概念?

    在云家这筹备许久的拍卖会上,拿出来拍卖的法器,也就是七八十把而已,而法器在当今的华夏修行界,绝对是属于稀缺资源。

    只要有货,基本上不愁销路,是真正的硬通货。

    “你真能拿出来?”心中一动,王鬼咬牙问道。

    苏寒白了他一眼,“爱信不信,这生意你要是不做,自有人跟我做,我相信任老爷子肯定是极乐意的。到时候别把肠子悔青了。”

    苏寒一副悠然自在的样子。

    说实话他真不发愁。

    自己从云家宝库中盗出来的那些法器,虽然是被小鼎吸收了大半,但也还有一些存货,用来购买这三颗丹药是绰绰有余了。

    想想苏寒都觉得心中爽快。

    法器是从云家拿出来的,丹药也是云家的,用他们自己的钱买他们自己的东西,这生意,做起来真是倍儿爽……

    此时,拍卖大厅中的价格,已然叫到了两亿,一个个大家族,都是奋力争着,不过还保持在一个相对理性的状态。

    毕竟,这只是第一枚,后面还有两枚。云家的手段还是很奸猾的,三枚丹药分开拍卖,用来制造紧张感。

    当然众人也不是傻子,谨慎出价,生怕当了冤大头,万一第一枚丹药价格抬的太高,到后面卖不出这个价钱,终归不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

    “三亿!”

    咬牙思索片刻,眼中现出一丝决然,王鬼一把抓起手中的喊话器,大声喊道,“三亿!这枚丹药,我看上了!”

    草!

    听到这话,大厅中不少人都是忍不住爆了粗口。

    心中已然在想那11号包厢中的人,是不是云家请来的托了,这么疯狂的叫价,一下子把价格抬的这么高,太不理智了。

    一时间,场上就都沉默下来。

    不少人心中都是暗暗盘算着。

    竟是再无一人出价。

    云卜月就有些急眼,生生不息丸的价值,在私下里都是商议过的,至少应该保持在三亿的水准,而现在,刚达到最低价格,就没人叫了,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三亿!十一号包厢的先生叫价三亿,还有没有加价的?生生不息丸,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大家,这三粒丹药,是稀世绝品,就连我云家,也再拿出来同样的三粒了。在这世界上,它们是独一无二的!”

    云卜月使劲蛊惑道。

    王鬼就冷哼一声,“小月月,你再叫我大耳光子刮你,这枚丹药老子要定了,你敢卖给别人看看,当年的事……哼,我老头子不翻旧账,但也没老年痴呆!”

    云卜月脸色一下子就红了,一副无比尴尬的样子。

    场上,则是掀起一股子议论纷纷的风暴。

    这是倚老卖老啊。

    有人就有些不满,不过也不敢说出口来,毕竟云卜月那副样子,谁都看到了。而能坐在包厢中的,肯定都不是凡人,神仙打架,凡人冒然去搅和,那是自寻死路。

    而有知道情况的,听到王鬼的话,呵呵一笑后,悄然放下了竞价的心思。

    王鬼在京城世家的圈子里,也算是个不折不扣的元老了,还是那种最不招人恨的,几十年的那次血色试炼中,他救下不少人的命,基本上各大家族如今的中流砥柱,当时都或多或少受过他的帮助。

    云卜月也在其中。

    而王鬼这人也有意思,施恩从不图报,成了王家家主后,更是低调的令人发指,几乎很少在公众面前露面,只是跟几个趣味相投的老东西玩的挺欢。

    谁想,他今日却是堂而皇之的跳出来,非要把这颗生生不息丸收入囊中。

    云卜月咬咬牙,脸上挤出笑容,咚的一声敲下木槌,“三亿第一次!”

    “三亿第二次!”

    “成交!”

    这个结果,他虽然有些不满意,但也只能这样了。

    不过转念一想,这也不是件坏事,第一颗已经卖出去,后面两颗,想来竞争会更加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