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 布局棋子

    此时的拍卖会大厅中,气氛早已经是爆棚,一个个都是议论纷纷,讨论着段王爷的杰作。

    段暄这一掷千金,当真是让人大开眼界,更加坐实了段王爷的名号,想来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要成为被人津津乐道的谈资。

    在这样的气氛下,云卜月满脸红光,情绪空前高涨,声嘶力竭介绍着一件件拍卖品的信息,很快便是就卖了出去。

    卫生间。

    苏寒拉着段暄出了门,来到这里,虽然确实不是什么谈事情的好地方,但总算是比较安静。

    双方显然都不会计较这些环境。

    段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温和中带着一丝讨好,毕竟苏寒之前介绍过了,说是白衣女神的哥哥,虽然是心中有些诧异以他这幅病恹恹的样子,怎么可能有那么一个清丽脱俗的妹子,但脸上却不会表露出半点。

    “段王爷这么做,当真是让我有些为难啊。我为小妹之前的莽撞向您道歉,她年纪小,不懂事,还望您多多包涵。”

    苏寒率先开口道。

    到这个时候,苏寒也基本上看出来,这个段暄虽然是做事出人意表,略显荒唐,不符合他的年纪和身份,但应该是个性情中人。

    浪子么。

    “江湖”上从来就不缺这种人。

    从小养尊处优,长的也是玉树临风,修为不上不下,没有什么压力,天生就是一副懒散的性子,以吃喝玩乐为主业。

    这种人最好相处,也最难相处。

    “客气。是我唐突在先,令妹天姿国色,又是一副冷冰冰的性子,碰到这种事,难免反应有点大,不过下手还是有分寸的,我皮糙肉厚,倒是无碍。”听苏寒这么说,段暄也是笑着说道,语气很是客气。

    苏寒就笑,也不跟他客气了,直接开口道,“段王爷可是对小妹有意思?”

    段暄一下子就呆住了,虽然这是心底深处的想法,但被人堂而皇之的问出来,还是女孩儿的哥哥,他心中便有些不自在。

    ?/p>

    干笑两声,倒是也毫不犹豫的点点头,“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段某虽然不是什么君子,但也算是个雅人,对令妹确实有那么一点意思。”

    苏寒继续笑,“段王爷倒是个直爽的性子。”

    见苏寒没有生气,段暄继续说道,“不知令妹可否婚配?我段暄虽然年纪大点,但修士么,年龄这方面应该不怎么在意,以我的修为,活个两百来岁应该没什么问题,现如今,正是春秋鼎盛的时候。而且,本人尚未娶妻。”

    苏寒还是笑。

    笑的段暄心花怒放,隐隐间,却也感觉有些不对劲儿。

    只是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儿,也说不出来。

    “段王爷,过来,我给你看个东西。”苏寒招招手,忽然说道。

    段暄朝前走了两步。

    迎接他的,是一记铁拳。

    苏寒重重的一记拳头,没有没灌注能量,却是用尽全身力气的一拳,直接打在段暄眼睛上。

    刹那间他就有种眼冒金星的感觉,脑袋一阵发蒙,后退了几步,眼前像是一个大染缸,金星直冒,五彩缤纷。

    苏寒不依不饶,再次跟上前去,一把揪住他的领口,二话不说,又是咚咚两拳。

    段暄立刻就成了熊猫眼。

    他被打的有点回不过神来,完全想不到,刚才还是和和气气,现在忽然就老拳相向,一时间鼻涕眼泪都是流了出来,看起来颇为狼狈。

    心中生气,内气瞬间迸发,他修为不弱,全身上下能量澎湃,一股极为庞大的气势便升腾起来,压迫的苏寒喘不过气来。

    “呀,你还想跟我打?”

    苏寒冷笑一声,直直看着他。

    眼神中透露出不屑和讥讽,像是一尊高高在上的神邸,看着地面上一个卑微的凡人,看的段暄心中发毛。

    苏寒修为虽然不如他,但是前世今生的战斗经验何其丰富,一眼就看的出来,这个段暄虽然修为高,但绝对是个花架子,应该没怎么和人打过架。

    那点修为,指不定就要吃丹药吃出来的。

    真要打起来,苏寒根本不怕他,有一万种方式能够轻轻松松的弄死他。

    “你什么意思?”段暄语气有些复杂,隐忍着怒气。

    被狠狠打了两拳,他感觉自己蒙受了巨大的羞辱,心中怒火澎湃,但碍于苏寒的身份,却是也不愿真打起来。

    对于一个视色如命偏偏还自诩风雅的男人来说,打架在他心目中向来是一件极为粗鲁的事情,尤其是为女人打架,更是绝对不可饶恕的。

    毕竟,以他的家世和风度,以前泡妞都是随随便便就能手到擒来,而现在,就算是挨了两圈,段暄心中也确定。

    那个女人,绝对是自己的。

    被自己看上的猎物,就没有逃脱的时候。

    而且,他找女人还有个很奇怪的癖好。

    必须是心甘情愿的。

    看上自己钱的,不要。看上自己家世的,不要。看上自己修为的,不要。

    不依靠身上附庸的任何光环,就靠着本身的男人魅力,折服一个女人,并且折服她的家人,让她心甘情愿的委身于自己,这向来是段暄最喜欢干的事情。

    这让他感觉很有成就感。

    所以他只是质问苏寒,并没有把事情搞到不可调和的地步。

    被段暄质问一句,苏寒收了拳头,脸色不再冰冷,反而是继续笑了起来,拍拍手,“段王爷果然是个很有风度的男人,被我打了三拳,还是打在脸上,就算是生气,却还能硬生生忍住,小妹若是真跟了你,那可真是她的福气。”

    听苏寒这么说,段暄就再次愣住了。

    “你什么意思?”他再次开口问道。

    不过语气已经从隐隐的怒气,变为不确定。

    这算是什么?

    考验?

    段暄心中有些迷惑,这对兄妹俩还真是诡异,一个是冰山女神,却偏偏喜欢用火烧人,一个看起来一副病恹恹的样子,下手却比谁还恨,而且说打就打,不给人留半点面子。

    苏寒哈哈大笑,就朝着他拱了拱拳,“抱歉,段王爷,小妹长的如此漂亮,年纪又小,总是会受到不少人的觊觎,说实话,为了这点我是发了天大的愁。”

    “我身为她的监护人,自然要担负起为她选择一个乘龙快婿的任务,所以刚才三拳,只是一个这考验的一部分,希望段王爷不要介意。若是心里还生气的话,我站在这里,让你还回来也就是了,你放心,我绝不还手。”

    苏寒这么说,段暄长长舒了口气,又是有些无语了。

    算了,这三拳算是白挨了。

    不过,他心中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是有些隐隐的高兴。

    看样子,自己这最基本的一关算是过了。

    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段暄开口说道,“无妨,皮外伤而已,堂堂七尺男儿,这点小伤还不放在眼里。”

    苏寒脸上一本正经,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果然,不出所料,这人就是这么个性子,装逼的属性已然深入骨髓,改是肯定改不了了。

    若是放在旁人眼里,碍于他的家世和地位,或许都是客客气气,恨不得把女人拱手相让,但在自己这儿,却是要被吃的死死的。

    苏寒心中悄然做出决定,要好好利用他一把。

    做这个决定,苏寒心中没有半点心里负担。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

    像段暄这性子,能活到现在,简直就是个奇迹,也亏是他有家族罩着。若是放在仙界,分分钟就被人吃的骨头都不剩了。

    “段王爷,你这第一步考核算是过了,不过,要想和小妹相好,脾气好是不够的,有钱也是不够的,你得做出点事情来让她看看。”

    “不瞒你说,我这妹妹虽然看起来冷冰冰的,但骨子里却是个火爆性子,动辄就跟人打架,平生最喜欢的就是那种豪气干云的男儿,段王爷,好好考虑,我等你的表现。”

    段暄就愣住了。

    “表现,怎么表现?”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想,你要是能把这云家拍卖会闹个天翻地覆的话,肯定会让我妹妹对你的印象大为改观。”

    听到这话,段暄心中忽然就有些警惕起来。

    他喜欢泡妞,但并不是傻子,这话煽风点火的意思如此强烈,段家虽然家大业大,但主要实力和产业都击中在西南地区,真要把拍卖会搞砸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你……”段暄心情高度紧张,直直盯着苏寒,“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有什么目的?”

    苏寒哈哈大笑,依旧是很亲近的拍拍他肩膀,表情夸张的说道,“我跟你闹着玩的,你不会真当真了吧,我只是给你举个例子,说我妹妹喜欢这种性格的男人,哈哈。听我的,照着这个方向表现,尤其是表现出你的豪爽和正义感,她肯定会对你很有好感。”

    说完这些,苏寒便出了卫生间,面无表情的走回包厢,关上门,终于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忽悠一个有身份的傻.逼,这种事做起来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苏寒之所以跟段暄说这些话,倒是也没有别的目的,只是为了布下一颗棋子。

    一颗可有可无却也比较重要的棋子。

    没有他,自己的计划也可以顺利实行。

    但若是有他,原本可以发挥百分之六十效果的计划,很有可能发挥出百分之八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