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一章 恼羞成怒

    报出三亿的价格,再加上段暄的名头,自然是没人再对这条血玉翡翠项链展开争夺。

    和段王爷拼财力,纯属找死。

    谁不知道,他手中控制着将近三成的翡翠交易,虽然只有三成,但胜在基数大啊,每个月的流水都是一个天文数字,更不用说各种拓展渠道。

    再者,对于泡妞这种事情,场上还是有不少人抱着看热闹的心思。

    段王爷一掷千金,自然是要为了泡到那白衣女神,被火烧了也不恼,反而是做出这种事情,想来就算是一座冰山,也该融化了吧。

    此时的会场中,知晓事情来龙去脉的不少女人,心中都是对这姓段的爷们儿好感满满,这世界上有钱的男人不少,长得帅的男人也不少,但长得这么帅还有这么有钱,还对女人如此有情有义的男人,可真如光头脑门上的虱子。

    不少女人看向段暄的眼神中,都是泛着亮光。

    这才是真风.流。

    这样的男人,就算是倒贴也愿意啊。

    而包厢中的蔓蔓,则是被气坏了。

    来来回回在包厢里走来走去,腮帮子鼓的很高,口中不住咒骂着,而那咒骂声,竟是带着丝丝手足无措的意味。

    她没想到,段暄竟然能做出这种事。

    蔓蔓虽然在某些事上大大咧咧粗线条,但本性还是相当善良的,是那种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之前她火烧段暄,只是因为苏寒的交代而已,也没做出多出格的事情,更没有闹出人命。

    而现在,人家不但没报复,反而是来了这么一出,就让她有些慌了神。

    总感觉对不住别人。

    “怎么办,怎么办,苏寒你倒是拿个主意啊。”

    走来走去,瞥见苏寒在一旁笑的高兴,蔓蔓顿时就张牙舞爪的扑了过去,“你还笑,还不是你,都是你!”

    “你让我去烧人家的,现在人家找上门来了,我怎么办?”

    “这人脑子有毛病吧,老娘烧了他,他还巴巴送上门来,贱骨头?骨头一根,跟你一样。”

    王鬼刚喝了口水,听到这话,一口水顿时喷了出来,茶叶末子喷了呆霸王满脸,实在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

    这姑娘,还真是辣啊。

    苏寒不动声色,嘴角噙着一丝揶揄的笑容,“这说明我们蔓蔓长的漂亮呗,就算是打人都能打出一见钟情来,啧啧,那可是个钻石王老五,据说是叫段王爷,你要是嫁给他,有福了。我以后铁定天天去你们家蹭饭!”

    “你敢!混蛋!苏寒你个混蛋!”

    气急之下,蔓蔓指尖直接冒出一朵火焰,轻飘飘朝苏寒弹去。

    见到这朵凤凰真火,苏寒被吓了一跳,以一个相当狼狈的姿态慌忙躲开,几乎是落荒而逃。

    天知道苏寒有多怕这玩意儿。

    前世死在凤凰神劫下,凤凰神劫中有一道就是凤凰真火劫,那绝对是能把人烧到神魂俱灭的存在。

    就算是蔓蔓现在实力不足,发挥不出凤凰真火的全部威力,甚至连万分之一都发挥不出来,但苏寒也不敢大意。

    真要被烧到,尤其是烧到某些重点部位,后半辈子的幸福可就要泡汤了。

    两人就在房间中打闹起来。

    火焰纷飞,不过蔓蔓此时的控制能力倒是有了不小提高,同时控制着十来朵火焰追烧苏寒,却没有对房间造成半点破坏。

    “女侠饶命,我错了,我真错了。”

    “尼玛真要被火焰烧到会死人的。”

    “蔓蔓,我命令你住手!”

    “哦不,我再也不敢了,赶紧的……”

    苏寒身上一个又一个破洞,已然是有些语无伦次了。

    这才意识到,这小姑娘这次是真发怒了。

    苏寒很少见到蔓蔓这幅样子。

    之前的她虽然很汉子,说话大大咧咧从来不过脑子,但本质上还是很温和的,用个很有乡土气息的词来说就是皮。

    不哭不闹不发脾气,有事说事,生气了骂上两句脏话,也不矫情,更别说哭了。

    而现在,苏寒分明瞥到,她眼角有着两滴晶莹的泪珠,大大的眼睛中也是蓄满了泪水,仿佛随时都能哭出来。

    不知为何,见到她这幅模样,苏寒心中最深的角落,忽然间就被触动了一下,有种酥酥麻麻的感觉,有着许久未有的感动。

    以苏寒前世今生的经验,自然是猜出来了,蔓蔓之所以变成这幅模样,不是因为自己玩笑开大了。

    只是因为,自己后来表现出来的这幅态度。

    这幅漫不经心的态度。

    让她感觉到了,自己不重视她。

    尤其是去蹭饭那句,更是最后一点火星,彻底点燃了她心中的怒火,触动了她心底最深处的痛处。

    女汉子……

    女汉子心底也是柔的啊。

    若是放在平时,以苏寒的经验而言,此时最好的办法便是二话不说把她按在墙上亲上去,只是,面对王鬼和呆霸王这两人,苏寒还真做不出这事。

    噗!

    就在此时,仿佛是控制火焰的时间有点长了,蔓蔓也是出现了一点失误,一团火焰直接朝着苏寒面门飞来。

    刹那间苏寒便被惊出了一声冷汗,关键时刻,还是强劲的腰起到了决定性作用,一个后仰,身体顿时重重摔倒地上,算是勉强避开了这朵火焰。

    嗤……

    一声轻微的响声,这朵火焰便是越过苏寒,朝着他身后的木门飞去,发出一个轻微的声音,甚至连烟都没冒出一缕,便飞出了门外。

    见到这一幕,两人都是惊呆了,蔓蔓愣了几秒钟的工夫,飞快朝门外跑去。

    然后,刚跑到门口,她便是听到了一声声嘶力竭的惨叫声。

    推开门一看,两人都惊呆了。

    只见门外站着的正是段暄,他手中捧着一个木盒,而此时木盒已然被烧出一个大洞,只是他的手却是死死抓着木盒中的一串项链。

    火焰已然烧到他身上,也恍然未觉。

    蔓蔓很快回过神来,法决一掐,便是把这朵失控的火焰收了回来。

    而此时的段暄,刚换好的衣服,胸前又是多了一个大洞,甚至把皮肤都烧焦了不少。

    他这次可没穿宝甲。

    蔓蔓简直没脸呆下去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如果说第一次是在苏寒指示下有意为之的话,那么这次,就是纯属意外了。

    嘤咛一声,她脸红到脖子根,捂着脸朝包厢内部跑去,像是一只把脑袋埋在沙子里的鸵鸟。

    进了包厢,找了个最角落的地方,把脑袋埋在膝盖里,连抬头都不敢。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苏寒只好站出来善后。

    脸上带着略微有些尴尬的笑容,走到段暄面前,伸出一只手笑着说道,“这位就是段暄段王爷吧,家妹不懂事,还望段王爷多多包涵。”

    听到这话,蔓蔓又是想站起身来。

    家妹?

    谁是你妹!

    你妹啊!

    只是,犹豫了一下,还是先选择沉默一会儿再说。

    段暄脸上就带着一丝苦笑,“没事,没事,意外么,可以理解。”

    两人寒暄几句,很快就进了包厢。

    苏寒很热情的招待。

    段暄颇有些受宠若惊的意味,说实话,他抱着木盒上来,自然就是存着好好认识一番的心思,本来还想着开局比较困难。

    毕竟,自己之前和这女孩算是有着矛盾。

    而且,一掷千金这种事,做出来,目的性未免有有些太强了。

    但没想到,又挨了一次烧,没受多重的伤,却是因祸得福,顺利的融入这个圈子。

    一时间,他对苏寒也是相当的热情,两人很快就称兄道弟起来。

    俗话说农村包围城市,这向来是段王爷的拿手好戏,要搞定女人,先从搞定丈母娘和大舅子入手。

    两人都是性格开朗的人,很快便聊的火热。

    各种段子信手拈来,恨不得马上出去搓土成香拜把子。

    见到这一幕,蔓蔓埋在膝盖里的脸上,咬牙暗恨。

    这个苏寒,太可恶了。

    可恶!

    可恶!

    深吸了好几口气,勉强站起身来,很乖巧的泡了两杯茶端过去,蔓蔓随意坐在苏寒身边,却依旧是那副冷冰冰的模样。

    见到她坐过来,段暄顿时就不说话了。

    说来也奇怪,他平日里在女人面前谈笑风生,甜言蜜语一洒一大片,从来没有卡壳这么一说,而坐在蔓蔓面前,不知怎么的竟如同一个羞涩的少年一般。

    而苏寒,则是咬牙硬忍。

    只因,蔓蔓的两根兰花指,已然掐住自己腰间的软肉,狠狠的拧了几圈,左拧右拧上拧下拧,简直是当成可以三百六十度旋转的螺丝钉。

    苏寒简直要哭出来了。

    “段王爷,我有件事想跟你说一下,不知可否出来一下?”

    情急之下,苏寒找了个借口,赶紧站起身来,再不逃离这里,肋下那块软肉就要被掐熟了。

    看到苏寒这幅模样,段暄也是很快就回过神来,急急站起身来,“好的。”

    两人就一前一后出了包厢。

    蔓蔓依旧气呼呼的坐在沙发上,沙发前的茶几上,正摆着那串价值连城的血玉翡翠,只是,这之前还让她心动不已的极品首饰,此时在她心目中,已然成为一座沉甸甸的大山。

    呆霸王好奇的坐了过来,笑嘻嘻的拿起这串手链美美看着,不住赞叹。

    “火姐,挺漂亮的,别人送你你就戴上么。”

    “戴你妹!你喜欢你戴,滚滚滚滚滚!信不信老娘把你烧成烤串!”

    呆霸王立马石化,几乎是屁滚尿流跑到离爷爷最近的位置,简直要吓傻了。

    王鬼脸上始终带着笑容,见到蔓蔓这幅样子,叹了口气,语重心长道,“姑娘啊,苏寒那小子,就是那个性子,你跟他较真是要被气死的。老头子我教你一招,以后他要是惹你生气,你就放火烧他,也不要烧其它地方,专烧胯下,用不了几次,保准服服帖帖。”

    蔓蔓脸红的更加厉害,暗暗啐了一口,“为老不尊!”

    王鬼就哈哈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