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一掷千金

    出了包厢门,云歌大步走到卫生间,把脑袋放在冷水下冲了将近一分钟,冰凉的感觉让他心中那股火渐渐散了下去。

    他从来都是一个很习惯隐忍的人。

    在这种大家族中,低调和隐忍通常被视为成熟稳重的象征,当然,仅仅有这些还是不够的,低调和隐忍只是为了积蓄力量,以求有十成的把握一举把敌人干倒。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拍卖会依然在继续。

    一件又一件法器,被呈现在展台上,在云卜月的竭力煽动下,气氛纵然算不上火爆,但也绝对不会发生冷场这种事情。

    平心而论,云家这次拿出来的这部分法器,还是很有诚意的。

    不是什么烂大街的货色,每一件都有一个或者几个小亮点。

    有些创意之处,就连苏寒也都是惊艳不已。

    不过,自从买下那把菊纹钢宝剑后,他便没有再出手,在这包厢中,静静炼化着这把剑。

    小鼎空间中。

    源源不断的金色气息,从宝剑中以特殊法门被抽取出来,被小鼎所吸收。

    似乎是受到真龙气息的滋润,小鼎空间内部的金色壁画,都是发出隐隐的金光,百鸟朝凤,九龙拉撵,万人朝圣的一幕幕场景,都像是活过来一般。

    光影流转,透露出恢弘而浩大的意味,犹如一部来自历史长河深处的3d大片,让苏寒心神摇曳。

    将近十几分钟的时间,宝剑中的灵气被小鼎吸收的差不多,苏寒便停止了抽取。

    此时的这把菊纹钢宝剑,虽然已经是被抽取将近九成的灵气,但在苏寒的刻意控制下,表面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依旧是那般锋利冷冽。

    而下面的拍卖会,也再次引发了一波小高.潮。

    是一条手链。

    血玉翡翠。

    翡翠属于硬玉,极难雕刻,尤其是因为玉质密集,很少有这种材质的法器问世。

    但一旦出现,就是绝对的天价。

    对于修士来说,他们所佩戴的玉器,一?,一般都是经过特殊蕴养,或在其中雕刻某种阵法,或是封印某种力量。

    玉质越密集,难度就越高,但只要成型后,灵力就越是充沛。

    “大家请看,这条血玉翡翠手链,内部以三才阵为基,同时辅佐以一个金光防御阵,在受到攻击时,可以释放出笼罩全身的防御罩,足以抵挡筑基修士的全力一击。”

    “这是我云家大师最新雕刻出的精品,绝对是物超所值,在以后的拍卖会上,我们会为大家提供更多的精品玉器。”

    云卜月唾沫星子乱飞的介绍了一大堆,咚的一声敲下拍卖槌。

    人群纷纷叫价。

    包厢中,苏寒看了蔓蔓一眼,心中一动。

    此时的蔓蔓,通过悬挂的高清显示屏,目不转睛的盯着下面这串手链,眼神中透露出些许迷离的光辉。

    女人天生就对珠宝首饰缺乏抵抗力。

    她之前从事模特行业,也为不少珠宝企业做过活动,珠宝虽然是戴过不少,却从来没有一件属于自己的。

    心中难免不是滋味。

    而现在,看到这件东西,顿时就有些移不开眼睛了。

    苏寒笑笑,在她身边坐下来,笑道,“喜欢?”

    蔓蔓瞪了他一眼,“你买给我啊?”

    “行啊。”

    “切,你有钱吗。”

    苏寒就笑,转头看向王鬼,“我是没钱,这不有个有钱的主儿吗?”

    被苏寒看了一眼,王鬼打个哆嗦,咬咬牙,“买,想买就买!”

    经过一番认真而严谨的计算,他心情算是平静下来,这十张面膜,价格贵是贵了点,但绝对物超所值。

    他已经计划好了,回去后就去坑那些有同样爱好的老友。

    每次只卖一张,甚至可以举办一个小型的拍卖会。

    绝对亏不了,甚至还有可能小赚一笔。

    当然,王家主绝对不是缺钱,他只是单纯的享受这种赚钱的过程。

    “得得得,瞧瞧你那模样,跟被我剜了块肉似的,要那么多钱能干嘛,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放心,等下该你多少钱,我一分都少不了。”

    王鬼撇撇嘴,“滚,轮不到你来教训我。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你以为谁都是你那败家子?一大家子人都要我养活,不精打细算点,一家老小喝西北风去?”

    “这项链要买也行,不过我来叫价,算是我送给蔓蔓的礼物,和你没有半点关系。”

    苏寒就傻眼了。

    蔓蔓捧腹大笑,趾高气昂的白了苏寒一眼,踩着猫步走到王鬼面前,亲密的挽着胳膊,“还是干.爹对我好,哈哈,不是某些穷吊丝能比的。”

    苏寒满头黑线。

    就连呆霸王,也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几天苏寒对他们的魔鬼特训,虽然几人实力确实有了不小的提升,但受到的折磨也是相当深重。

    能见到苏寒吃瘪,着实是很快意的一件事情。

    此时的拍卖场中,这串血玉翡翠项链的价格,已然飙升到五千万,王鬼仔细看了几眼后,毫不犹豫的喊道,“八千万!”

    苏寒刚喝了口水,听到这话,差点没一口水喷出来。

    这和自己也是一个路数么……

    顿时就忍不住开口道,“你不也是个老败家子?一口气加了三千万。”

    王鬼嗤笑一声,“你懂个屁!”

    “怎么说?”苏寒眼神就有些疑惑,前世他在仙界的时候,还真没经历过拍卖会,主要是囊中羞涩。

    “寻常法器一般五千万左右,刚才你那把剑,最多也就是个八千万,你他娘的叫一亿,不是败家子是什么?像这种玉质法器,价值高出许多,一般成交价就在一亿左右,老夫气势汹汹,是想那那些搅局的吓退,早点把大鱼勾出来。”

    苏寒就无语了。

    包厢中响起蔓蔓银铃般的笑声。

    不得不说,王鬼这八千万刚喊出去,还真是震到了不少人。

    尤其是听到叫价的是十一号包厢,不少人心中就萌生了退意。

    刚才苏寒那个败家子叫价,可是不少人都见识到了。

    “八千一百万。”

    将近半分钟后,另一个包厢中,有人轻飘飘的说道。

    在这包厢中,坐的是苏寒的一个熟人。

    李长风,以及那位李玉。

    两人端坐着,身畔各自有着一位女伴,看起来也不是寻常人。

    李长风身边的这位,是一个姿态妖娆的妇女,身上有着熟女的妩媚,也有着少女的清纯,总之就是一个字,妖。

    她白嫩的脸上,左边靠近耳垂的位置,绣着一朵小小的桃花,色彩艳丽,隐隐有光晕流转,看起来更是增添了几分迷人的韵味。

    李玉身边的这位,看起来年纪稍小,但也是同样的风格,同样的桃花,巧言嫣然,举手投足间便有万种风情。

    妇女名为苗妙妙,算是李长风的老相好,不过也不是被养起来的那种,而是露水鸳鸯,一对老狐狸。

    少女名为苗小秒,是苗妙妙的徒弟,在南疆一代年轻一辈修士中,也是赫赫有名的。

    师徒俩这次来京城,主要便是受到李长风的邀请。

    “妙妙,宝玉赠美人,这串血玉翡翠,和你最搭。”

    苗妙妙嫣然一笑,竟是有些少女的娇羞,脸色微红低着脑袋,轻轻掐了李长风一把。

    ……

    又有几个人喊了一轮价,渐渐朝着一亿的高度升去,王鬼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刚才在苏寒面前吹嘘半天,却是没有收到应有的成效,该叫价的依然还在叫价。

    心中发狠,他咬咬牙,喊道,“一亿二。”

    这已经算是这串翡翠项链的极限价格了。

    虽然是肉痛不已,但王鬼倒是也没多后悔。

    从苏寒的姿态便看得出来,蔓蔓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尤其是那种奇特的火焰,花这点钱结交这么一个强人,值得。

    就当是为呆霸王投资了。

    王鬼本性虽精明吝啬,但该到豪爽大方的时候,也是断然不会眨半点眉头的。

    ……

    “玉儿,喊价一亿五。”李长风随**代道。

    以他的资产,钱不算是什么大问题,只是个数字而已。

    最主要的是,能哄好身边这两位。

    李玉像是个机器人一般,喊出价格。

    ……

    这个报价刚喊出来,场上的人一个个都是仰直了脑袋,向二楼看去。

    虽然是隔着毛玻璃,什么都看不到,但还是下意识的想要看到点什么。

    七号包厢中这位,败家指数也是爆棚,绝对不亚于十一号包厢。

    到现在为止,其它人也基本上没有什么竞价的心思了,一个个都是准备着看好戏。

    早就听说京城有些人傻钱多的主儿,为了争一口气,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

    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

    ……

    “一亿六!”王鬼狠狠叫道。

    这笔投资虽然是赔了,但这口气,一定要争出来。

    “两亿。”李长风毫不犹豫的再次喊道,似乎是挑衅一般,随口道,“喂,你继续叫,再加个几千万,我绝对就不跟了。”

    听到这声音,蔓蔓赶紧站起身来,摆着手,“我不要了。”

    “真不要了。”

    她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本来只是随口那么一说,现在价格都升到这么高了。

    真要花这么多钱买一个手链,她估摸着自己都不一定敢带出去。

    太奢侈了。

    王鬼眼睛一瞪,“那哪行,一口唾沫一口钉,说了买下给你,不管花多少钱也要买,干他娘的,等我查到对面是谁,老子非要狠狠闹他一场。”

    就在王鬼刚要加价的时候,又一个声音,却是陡然响了起来。

    “我出三亿。十一号包厢的那位女士,刚才我段暄有些对不住的地方,这枚血玉手链,权当是我送给您赔罪。”

    这句话一出,场上完全沸腾了。

    一个个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段暄。

    不愧是段王爷啊,难怪能万花丛中过,仅凭这一掷千金的豪气,就完全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