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砸场子第一锤

    几乎是云卜月的锤子刚落下,便有人大声喊出一千万的报价。

    平心而论,这样的一把武器,别说是放在修士的拍卖会上,就算是放在世俗间的拍卖会上,也绝对能卖出一个天价。

    当然,世俗的拍卖会上,是绝对不可能出现这种国宝级别的东西的。

    而云家之所以没有大张旗鼓的宣传这把剑,原因也是如此。

    世家势力虽然大,但毕竟在明面上还是要遵循国家的某些规定,有些事情心照不宣可以,一旦在公众面前被曝光出来出来,可就惨了。

    “一千一百万!”

    “一千一百五十万!”

    ……

    “一千五百万!”

    价格步步高升,几乎没有半点停歇的空当。

    这的确是一个开门红,云卜月脸色都是有些潮红,他虽然不是第一次主持类似的拍卖会,但第一件拍卖品就让全部人狂热,这种成就感还是相当强烈的。

    包厢中。

    自从云卜月拿出这把剑后,苏寒的全部心神就被吸引了。

    真龙之器!

    自己身上那小鼎,也是属于真龙之器,只不过是属于史前某个强大的修真文明,而这把剑,和小鼎根本不能比。

    不过,也足以让苏寒有些动心了。

    一把真龙之器能够给小鼎带来的“养料”,绝对不是普通的法器能够比拟的。

    一个是质的改变,一个是数量的堆积。

    而让苏寒有些疑惑的是,自己已经从云卜医那里,得到所有拍卖品的资料,但却是没有这把剑。

    难道是云家人发现了云卜医的问题?

    苏寒心中便存上这个疑惑。

    不过,即便是这样,苏寒心中也下了必然的决定:一定,一定要拿下这把剑!

    有了它,对于小鼎恢复的好处,绝对是无法估量的。

    一个朝代,撑死也就那么几件真龙之器,异常稀有。

    而苏寒也知道,在地球上,唐朝历史虽然还不超过一千年,但?,但却是华夏文明最繁荣最巅峰的一段时期,万国来朝,万使来贺。

    像这种菊纹钢,大概就是某个小岛国敬献上来的东西。

    这种鼎盛朝代,创立了不世伟业的君主,所佩戴的剑,真龙之气,绝对会更加浓厚。

    “苏寒,看上这玩意儿了?”王鬼笑眯眯的问道。

    对于苏寒的眼光,他是没有半点怀疑,自己活了大半辈子,还从未见到过一个像苏寒这么博学的年轻人。

    王鬼曾经不止一次感慨,也不知道是什么师傅,才能教出这么惊才绝艳的徒弟,只是他每次试探苏寒,都被苏寒笑嘻嘻的掩饰过去。

    “是看上了。”

    “那就买呗,多少钱,我都替你出。我王家最不缺的就是钱。”王鬼财大气粗的说道,这幅模样,看起来像足了一个暴发户。

    苏寒翻了个白眼,“得得得,我还不知道您老啥脾气,说吧,又看上我身上那件东西了?”

    王鬼嘿嘿一笑,拍了苏寒脑袋一把,“那面具配方给我呗,挺神奇,以后老头子去干点事就方便了。”

    面具?

    苏寒愣了一下,才想到是什么玩意儿,原来是自己和蔓蔓脸上戴的这两幅万象膜。

    万象膜是仙界一位惊才绝艳的修士研制出来的,配方很简单,但功效却堪称神奇。

    可以随心所欲变幻自己的相貌,丑的可以变成美的,满脸麻子也可以变的美若天仙。

    只不过,这玩意儿制作代价有点大。

    其中最主要的一种原料便是仙石粉末。

    仙石作为仙界的主要货币,每一块都是相当珍贵的宝物,谁也不愿意轻易浪费,更不用说用来制造万象膜这种中看不中用的玩意儿了。

    而对于现在的苏寒来说,仙石是最没用的东西。

    他从小鼎的宝库中得到了大量仙石,但因为本身修为的原因,却是根本无法吸收,索性就做了好些个这种小玩意儿。

    一来是满足一下前世舍不得挥霍的瘾,二来也是实用。

    毕竟,现在的自己绝对是云家的重点监视对象,如果不戴万象膜进来的话,好些事情是绝对没法办的。

    就比如说蔓蔓之前火烧段暄那件事。

    而戴了万象膜,估计从今往后谁都会知道华夏多了个擅用火的冰山女神,而却不知道这个人就是蔓蔓。

    王鬼倒是识货。

    他这个要求,苏寒倒是也没多为难,随手从怀中掏出十张空白的万象膜,交代道,“你想变成什么样子,只要心中一想,这玩意儿就会自动变化。不过我可说清楚了,每一张只能变一次,一旦成型,就改变不了了。”

    王鬼瞪大了眼睛。

    万万想不到,一副面具也如此神奇,爱不释手的把玩着,老脸笑的跟一朵干枯的菊花似的。

    不过,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此时,拍卖大厅中这把菊纹钢佩剑的价格,已然叫到了五千八百万,而苏寒则是拿起喊话器,用刻意改变过的声音,大声喊出一个数字。

    “一亿!”

    轰!

    这个声音刚落地,场上就完全沸腾了。

    一个个都是瞪大眼睛看着十一号包厢的位置,暗暗猜测着里面坐的又是哪个败家子。

    法器虽然珍贵,但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金钱对于每一个修士来说,都是异常重要的,谁也舍不得轻易浪费。

    虽然对于他们来说,赚钱很容易,但毕竟也是辛辛苦苦赚的,为此要沾染红尘的诸多因果,付出不少代价。

    “十一号包厢,出价一亿!”

    云卜月兴奋喊道,身体已经有些震颤了。

    这件法器,他估算的极限价格也就是八千万,没想到,现在已经是有人叫到了一亿。

    其它几个包厢中,还没有人叫价。

    云卜月兴奋,云歌心中,则是隐隐泛起一丝不妙。

    刚才他可是清清楚楚看到,那白衣女子就在十一号包厢之中,王家那呆霸王就不说了,傻子一个,但王家家主王鬼那股精明劲儿,在整个四九城都是赫赫有名的。

    他肯当这个冤大头?

    “不对。”

    心思飞转,云歌马上就想到,刚才叫价的那个声音,绝对不是王鬼的,难道,是那个面色姜黄的中年人?

    云歌心中思绪万千,恨不得立马推开十一号包厢的门,进去探个究竟。

    只是,拍卖会有规矩,包厢那种地方,呆的都是一些贵人,他冒然进去,是万分不妥的。

    想了想,云歌还是决定先观望一番。

    毕竟,开门做生意么,不拒绝任何一个客人是本分,至于,若是有人故意捣乱的话,也别怪云家手下无情。

    ……

    三次竞价,最后有几个人软绵绵的抬到一亿一千万,却依然是被苏寒拿下,收入囊中。

    竞拍结束后,王鬼无比幽怨的看着苏寒,像是个被抛弃的深闺怨妇般。

    虽然之前话是那么说,但看到苏寒如此不心疼钱,他还是有点不满,拍卖会嘛,享受的就是个拍卖的过程,这里面也是有技巧的。

    谁也不会像苏寒这样,简直就是个挥霍无度的败家子。

    只是话已经说出口,也不好再反悔,掂量着手中这十张总价值过亿的“面膜”,,王鬼心中已经在默默盘算了。

    有几个老家伙跟自己一样,都喜欢扮成帅哥出去勾搭妹纸,看起来,是应该去坑他们一把,好歹补回些亏损。

    苏寒则是笑的开心,只不过,那笑声中,则是带着一丝冷冽的味道,瞳孔深处,有抹寒光一闪即逝。

    敏锐捕捉到苏寒这个眼神,蔓蔓下意识的离他远了一点。

    但凡苏寒出现这个眼神,就代表着……有人要倒霉了。

    不是简单的倒霉,是要倒大霉,倒血霉。

    不一会儿,云歌亲自带着这柄菊纹钢宝剑上来交接。

    在苏寒的眼神示意下,王鬼倒是干脆利索的签了支票,毕竟在外人面前,还是要面子的。

    收了支票,云歌不动声色的注视着苏寒,脸上堆满客气的笑容,从怀中掏出一张金卡,“这位先生看起来很面生吗,这是我云家拍卖会的vip卡,作为本次拍卖会第一件价值上亿藏品的买主,我们决定将这张卡免费赠送给您。”

    “请问先生尊姓大名。”

    苏寒抬起头来,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摆摆手,像是赶苍蝇一般,开口道,“不要,谢谢,出去。”

    云歌的表情,顿时就呆住了。

    脸上火辣辣的,像是被人狠狠扇了两个巴掌。

    万万想不到,这个人竟然会这么说。

    尤其是那种轻描淡写的语气,让人恨的牙痒痒,恨不得上去跟他打上一架。

    只是,就算是给自己找一万个理由,云歌也断然不敢这么做。

    做生意的,客户就是爷。

    就算是一口唾沫唾在脸上,也得兜着,想赚钱,就得当孙子。

    真要惹了客户,就算自己是云家第一高手,家主也绝对会严惩不贷。

    “不好意思,打扰了。”死死攥着拳头,云歌勉强挤出个笑容,头也不回的出了门。

    包厢门刚关上,王鬼便是捧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朝着苏寒竖了根大拇指。

    “就冲你那六个字,这一亿一,花的值!”

    “娘的,云家那老东西,每次都在老子面前炫耀他家年轻一辈第一人,看到他刚才吃苍蝇那个表情,老子真是舒服到骨子里。”

    苏寒咧嘴一笑,叹口气,悠悠道,“老爷子,看着吧,这只是第一锤,好戏还在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