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我们是来砸场子的

    此时的拍卖会大厅中,所有人都是瞪大了眼睛,看着段暄全身是火的痛苦翻滚,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

    那熊熊的火焰,简直是恐怖到极致,即便是隔着几十米远的距离,也依旧能够感觉它的温度。

    身为大理段王爷,段暄身上似乎是穿着一件宝甲,看起来能够防护一时半会儿。

    但,即便是宝甲,也是在火焰的灼烧下,以一种飞快的速度融化。

    氤氲的雾气,便升腾了起来。

    人群再次后退几步,眼神惊疑中带着恐惧和惊悚。

    那个女人?

    她到底是什么人?

    这……到底是什么火焰?

    “姑娘,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饶了我吧,饶了我。”

    “我求求你了。”

    火焰继续燃烧,段暄终于是扛不住了,这样的火焰,让他感觉自己像是被丢到了丹炉中,全身的毛发已然烧光,衣服尽数化为灰烬,就连祖传的贴身内甲,也毁了大半。

    眼见马上就要烧成焦炭,他也顾不上丢面子了,大声呼喊,歇斯底里。

    段暄人生活了几十岁,还从未遭逢过如此残酷的刑罚。

    什么风度礼仪,不良心思,全部抛到了九霄云外。

    白衣女子倒是也没多说什么,冷冷看了他一眼,伸手一招,那火焰便如同活物,轻飘飘的飞回她掌心。

    “滚!”

    又是冷冰冰的一个字。

    段暄衣不蔽体,屁滚尿流的朝着门外跑去,人群纷纷让开一条道路。

    见到门外一个喷泉,段暄顿时一个猛子扎了进去,冒出嗤嗤的白烟,好一会儿,他脑袋都不敢冒出来。

    一是去火,二来也是没脸。

    威名赫赫的大理段王爷,今日竟然遭到这种待遇,如丧家犬、落水狗一般,说出去让人笑掉大牙。

    牙一咬,脑海中刚冒出要找回场子的念头,便被自己狠狠掐死在萌芽状态。

    这样的女人,还是少招惹为妙。
    那种火焰,能把人吓到崩溃。

    绞尽脑汁,段暄心中飞快思索着神州大地上有哪些善于用火的强者,只是想了好久,却依然想不到。

    一般来说,善于用火的修士,都是男人,脾气都比较火爆,活的不会太长久。

    这么一个性格冰冷的姑娘,却能拥有如此猛烈的火焰,实在是一件异常诡异的事情。

    ……

    大厅中发生这样的事情,很快,云家便派人前来。

    这可不是小事。

    尤其是段暄的身份和地位摆在那里。

    云家的计划中,段暄可是一枚很重要的棋子,或者说是合作伙伴。

    云家拍卖会一炮打响后,他们下一步计划涉足玉器行业,尤其是玉器雕刻,随便一快普通玉石,刻上个法阵,价值何止百倍?

    修士不需要,可在普通人中,市场还是很大的,尤其是那些怕死的富豪。

    这可是一只会下蛋的金母鸡。

    而段暄,就是云家计划的最大的玉石原材料提供商。

    一个身穿西装的青年,看起来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已然完全退去了青涩,下巴淡青色的胡渣,有种成熟的韵味。

    尤其是那双眼睛,黑的发亮,总是让人感觉他在对着你笑,很有魅力。

    他就是云家年轻一辈的第一人,云歌。

    云歌虽然不是云家嫡系,但他的实力在家族之中却是首屈一指的,甚至和一些老辈平起平坐,这点倒是和苏家那位第一人苏亚有点相像。

    这也是这些大家族的铁律。

    有能力的,上!

    实力不行的,下。

    一切以实力为尊。

    正是因为如此,这些大家族,才能一代又一代繁衍兴盛,成为春秋鼎盛的大家族,在华夏修行界占据一席之地。

    见到段暄落水,云歌二话不说,也是直接跳了下去,不一会儿,扶着湿漉漉的段暄走上岸来,就深深鞠了一躬。

    “段叔叔,不好意思,云家招待不周,让您受惊了。”

    礼数时分周全,语气也是恭敬到极致。

    段暄老脸一红,倒是也不好说什么,毕竟今天这事属于自己实力不如人,还是败在一个女人手上,若是此时还不依不饶的话,这张老脸可就真没地方搁了。

    寒暄几句,段暄便匆匆而去,在几个云家子弟的带领下,前去换衣服。

    云歌视线在人群中扫了一圈,捕捉到白衣女子的身影,脸上挤出个灿烂的笑容,便是大步走了过去。

    “请问姑娘芳名?”

    从之前手下人的汇报中,他已然得知,罪魁祸首就是这个女人。

    虽然是段暄主动搭讪,但人家搭讪一下,犯不着下这么重的手吧?

    这不仅是打段暄的脸,也是不给云家面子。

    只不过,云歌心机深沉,这些念头只是在脑海中过了一圈,脸上却是半点也没有表现出来。

    “满脸褶子还笑,跟那老色鬼一样,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白衣女子又是冷冷说道。

    人群中就有人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笑声刚落,似乎是也意识到了笑场有些不妥,慌忙捂住嘴,朝着人群里挪了挪。

    云歌倒是也不恼,依旧是笑眯眯说道,“男人好色是本性,姑娘长的这么漂亮,难道不是让人看的?”

    白衣女子指尖又是浮现出一朵火花,犹豫几下,却是叹口气。

    “今儿姑娘心情好,不放火烧你了,再有些不长眼的敢过来,我点了这拍卖大厅。”

    说完,小蛮腰一扭,便是踩着猫步大步而去。

    云歌怔怔站在原地,心中悄然冒出一道暗火。

    只是,这种情况下,也只能咬牙忍了。

    ……

    二楼的一间豪华包厢中。

    王鬼坐在宽大的沙发上,悠悠喝着茶,呆霸王坐在他对面,而苏寒却是扮作一副陌生的模样,脸色焦黄,像是一个病痨鬼。

    吱呀一声。

    包厢的门被轻轻推开,之前在下面大展神威的白衣女子莲步轻移,走了进来,刚关上门,便是捂着肚子弯下腰,毫无半点形象的笑了起来。

    伸手在脸上抹了几下,便是撕下一层薄薄的面具,薄如蝉翼,面具被揭下后,现出一张妩媚动人的脸。

    正是蔓蔓。

    “苏寒,下次有这样的活动还让我来,我发现烧人比烧东西好玩,你是没看到那个老色鬼的惨样,对付这种人,就得烧他!”

    蔓蔓蹦蹦跳跳坐在沙发上,一副心满意足的表情。

    火烧段暄这事,自然就是苏寒筹划的。

    有了云卜医的存在,云家的一切秘密,在苏寒眼中都不是秘密,苏寒全部都知道。

    这个段暄,就算是不主动上来招惹蔓蔓,蔓蔓也会先去挑衅他。

    用苏寒的口号来说,“我们,就是来砸场子的!”

    不过,这场子怎么砸,还是要有点讲究的。

    现在拍卖会还没开始,不少人还没来,就算是砸了场子,影响力也不大,还是等拍卖会正式开始了,那才好玩。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很快便到了晚上八点的时间。

    有服务员轻轻敲门,送上各种各样的瓜果点心,便是轻飘飘出了门。

    等他出了门,站在走廊尽头的云歌轻声问道,“里面除了那女人和王老鬼,还有谁?”

    那包厢是王鬼定的,他之前也派人看到“白衣女子”进了门,至于包厢中还有谁,却是一概不知,只好派人进去借着这个机会查探。

    “是王家那个傻子,和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服务员老老实实的说道。

    云歌就愣了一下,“那中年人长什么模样?”

    傻子呆霸王他知道,毕竟这个在京城也算是赫赫有名的主儿,而中年人,似乎王家人丁不旺,现在家族大事都是王鬼处理,少有中年人。

    “我也没见过,看样子那人应该是有病,我想,他们应该是为了生生不息丹来的。”服务员很机灵的说道。

    “行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云歌摆摆手,沉默片刻,眉头微微皱着。

    而此时拍卖会马上就要开始,他也顾不上考虑这件事情了,飞快的就赶到了拍卖大厅。

    这间金碧辉煌的拍卖大厅,虽然之前发生了一些不愉快,但云家的人很快就打扫干净,没有留下半点痕迹。

    此时的拍卖大厅中,人山人海,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人头。

    当然,坐在一楼的都是些身份不那么重要的人,而二楼的十二个包厢中,才是最尊贵的客人。

    这次拍卖会的首席拍卖师,便是云卜月。

    他在云家的地位很重要,而为了表示对这次拍卖会的重视,甚至不惜亲自出马。

    热情洋溢的一席欢迎词后,云卜月咚的一声,大声宣布拍卖开始。

    而下面的工作人员,也早已经拿上来一个木盒。

    在众人的注视下,云卜月呵呵一笑,打开木盒,脸上露出极为矜傲的神情。

    “大家请看,这是今天的第一件拍卖品,作为本次拍卖会的开门红,它是一件重器。这把武器就是,唐太宗李世民的佩剑。”

    “通体有菊纹钢铸成,剑长七尺三寸,剑柄是陨石铁,这是一把天子用过的法器,它的价值,我想不用我多介绍了吧?”

    轰!

    云卜月的声音刚落地,场上便是掀起一阵轰然议论之声。

    谁也没有想到,拍卖会第一件藏品,竟然就是这样一件宝物。

    君主用过的佩剑,可不是简单的法器那么简单,而是国之重器,是真龙之器,镇宅驱邪,逢凶化吉,说的就是这种宝物。

    “起拍价,八百八十八万,每次竞价不得少于十万,现在,开始竞拍!”

    云卜月很满意现场的气氛,咚的一声,敲下了木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