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拍卖会

    听到苏寒的话,别说是云飞龙,就是连赵军也是有些惊讶。

    虽然是见到了这么玄幻的一幕,但毕竟是生活在现实社会中,动辄就杀人这种事,赵军还是有点害怕的。

    而且,他也生怕苏寒为了保密,而灭了他的口。

    现在在他心目中,苏寒已经是大魔王的化身。

    “你……你要杀了我?”云飞龙哆哆嗦嗦着问道。

    他可不是赵军,一来对苏寒的品性很了解,二来修士都是这副模样。

    面对敌人,斩草除根才是最稳妥的办法。

    小时候父亲也是这么教的。

    “杀了你?那不太便宜你了?”苏寒随手把他拉起来,开口说道,“喏,现在你可以看看你身上有什么奇妙的地方。”

    云飞龙愣了一下,似乎是想起什么,飞快在身上检查起来。

    片刻后,他痛苦的捂着肚子,脑门上全是黄豆大小的汗珠,感觉到腹痛如绞,仿佛有千万把刀子在腹内刮来刮去。

    “你……你给我下了毒。”云飞龙从牙缝中挤出几句话,声音中满满的不可思议。

    他从小就顽皮透顶,对于施毒一道有着很高的天赋,虽然限于年龄原因没有多大成就,但至少是在同龄人中无敌。

    他根本不知道,苏寒什么时候就在自己身上下了毒。

    “回答完全正确,智商不错。”苏寒打了个响指,笑着把手里的烟蒂灭了,“喏,是不是很好奇我怎么给你下毒的?”

    云飞龙下意识点头。

    “看到这支烟没?这就是毒。”

    云飞龙霍然一惊。

    就连赵军也是哆哆嗦嗦,嗫嚅道,“那……”

    苏寒瞪了他一眼,“放心,我想让谁中毒,就让谁中毒,不想让谁中毒,你想中毒也中不了毒。你以为老子的毒是烂大街的货色?”

    云飞龙低着脑袋,嘴唇紧紧抿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样的结果,像是把他一颗心摔倒地上,又狠狠的跺了两脚。

    从小到大??到大,他向来以天才自诩,不管是武学还是施毒,而现在,却被完虐了。

    甚至,自己连原因都不知道。

    这个苏寒……实在是太恐怖了。

    “行了,你可以走了,不想死的话,就老老实实的,等我需要你的时候,自然会去找你。”

    听到这话,云飞龙脑海中像是划过一道亮光,一句话就脱口而出,“你就是这么控制我三叔的?”

    苏寒拍拍他的肩膀,“知道太多会死人的,回去后别和你家里人说,不然的话,你知道后果,你云家人因为你死绝了,我可是不负半点责任。”

    云飞龙触电般颤抖。

    虽然苏寒说这话时是笑眯眯的,语气也是云淡风轻,像是在开玩笑。

    但是,有了之前那一大堆教训,他还哪里敢当成是开玩笑!

    低着脑袋,甚至连腰都有些佝偻,云飞龙黯然走出房间,缓缓消失在黑暗之中。

    等他完全消失,赵军看着苏寒,挤出个近乎谄媚的笑容,腆着脸笑道,“苏少,那个毒,真是从烟里散发出来的?”

    虽然苏寒之前是那种说辞,但他心中还是有些不信。

    主要还是担心自己的安危。

    苏寒就踹了他一脚。“德性!看在你今天晚上表现不错的份儿上,明确告诉你,不是,好好工作,以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说完这些,苏寒就出了门,朝着父亲的病房走去。在云飞龙身上下的毒,自然就是影毒了。

    影毒无色无味,以苏寒的本事,随便找个机会就能放在他身上。

    开了门。

    苏军名依旧躺在床上,宋雯坐在床头,脸色看起来也是有些担忧。

    虽然苏寒再三保证绝对不会有任何安全,但她心中还是相当忐忑的,毕竟那可是亲生儿子,就算是现在本事大了,也保不准会有什么危险。

    “妈,没事了。”

    进了门,见到母亲这幅表情,苏寒顿时绽放出个灿烂的笑容,轻快的说道。

    “解决了?”

    “嗯,完全搞定,你也不看看我是谁?哈哈。”苏寒笑的也是开心。

    把这件事情完全解决后,他心中也是大为畅快,放下了一块沉甸甸的石头。

    现在完全没有了后顾之忧,就等着去看云家拍卖会的好戏吧。

    苏寒在云家拍卖会上,可是精心为他们准备了一道大餐。

    这……就是苏寒对云家的反击。

    苏寒就是这个性子。

    人不欺我我不欺人,但谁要是惹在头上,绝对让他后悔到青了肠子!

    ……

    晚上八点。

    京城市盛景国际会议中心。

    这是京城市首屈一指的大型会场,就算是在全国也是属于领先的,建造在市郊区,内部各种措美轮美奂,移步换景,简直可以当旅游景点来参观了。

    这是云家的产业。

    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

    前朝的时候是云家一位祖先避暑的别院,建国后几经改造,完美保留了古代建筑的风韵,同时也添加了现代建筑的元素。

    当然,最主要的是安全。

    为了保证这次拍卖会的万无一失,云家可以说是费尽心机。

    到晚上六点的时候开始有人陆续入场,虽然是晚上八点才正式开始,但展厅中已然有不少宣传画挂了出来,有志在拍卖会上消消费的修士自然是提早开始准备。

    大厅左面的墙上正中间,挂着一幅装裱精美的照片。

    正是那般堪称“神器”的吴钩剑。

    吴钩虽然名为剑,但具体模样却和普通的剑有着很大的不同,剑身不是笔直,而是有些相当的弧度,也并非完全的扁平,而是具有相当的钝感。

    事实上这种模样的法器是相当罕见的。

    云家这把吴钩剑,之所以锻造成这副模样,主要还是因为锻造工艺的缘故。

    三把剑完全融合为一把,虽然是摒弃许多杂质,但它的分量还是要比寻常的剑多出不少,为了能保证每一分材料都能得到最完美的运用,所以选择了吴钩。

    此时的吴钩剑旁,正站着一个长袍中年人。

    这中年人看起来很是器宇轩昂,穿着也堪称精美,十根指头上戴满硕大的玉扳指,每一个都价值不菲,脸上深沉的鹰钩鼻,透露出些许异族风味。

    不少人都是和他打着招呼。

    这人名为段暄。

    来自于西北大理。

    又有别号为段王爷。

    段暄虽然只是筑基修士,但他的战斗力,却远远不是筑基修士能够达到的境界,十年前就能斩杀比自己高出一个层次的敌人,可以说是声名赫赫。

    这一次,他之所以来云家拍卖会,为的其实不是这把吴钩,而是那件虫甲。

    按照云家的宣传来说,虫甲的效果堪称神异,可以抵消将近九成的伤害,而且材质是由万劫虫编织而成,等闲的法器也根本无法破坏。

    段王爷的儿子今年要参加血色试炼,他想买下这件宝甲作为礼物。

    不过这吴钩,也是可以顺便看看的。

    反正大理段氏最不缺的就是钱。

    段暄看了一会儿吴钩剑的图画,视线便在人群中搜寻,寻找感兴趣的人物。

    他生性便是如此,即便现在已经是五十岁了,依旧是这幅模样。

    不过作为修士,五十岁正是当打之年,身体倒是绝对跟得上。

    视线游弋半天,段暄眼睛蓦然一亮。

    在另一幅图画旁,他发现了一个风姿绰约的女人。

    她穿着一身纯白色的长裙,满头青丝披在脑后,简单,素雅,像是一个从仕女图中走出的仙子,整个人身上都有着一股子出尘的韵味。

    而那张绝美的看不清年龄的脸上,却是罩满冰霜,让人望而却步。

    心念一动,段暄便走了过去。

    “这位姑娘……”挤出个最有味道的笑容,段暄轻声打着招呼。

    事实上靠着笑容他征服了不少女人,向来是杀手锏之一,而这次,他似乎是失算了。

    话刚出口,他便是听到一个冰冷到极致的字眼,“滚!”

    段暄一下子就呆住了,脸色瞬间青黑下来。

    从小到大,他还从未被人如此回复过。

    不过,知难而退不是段王爷的风格,再次挤出个更加灿烂的笑容,他开口说道,“相逢不如偶遇,既然想见,便是有缘……”

    话没说完,他再次卡壳了。

    只见那姑娘冷冷盯着自己,娇艳的红唇再次吐出一个字,“滚!”

    ……

    段暄满头黑线。

    颇为尴尬的站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做好了。

    若是在个没人的地方,他大可以一走了之,但此时此刻,周围却是围了不少人,一个个都是很感兴趣的看着。

    以段王爷的名头,竟然吃了这么大的憋,不少人都是看好戏。

    谁都知道段王爷当年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难道现在是老了,不吃香了?

    很快调整好心态,段暄第三次搭讪道,“姑娘还真是有个性啊……”

    既然强攻不行,他只能迂回曲折了,脸上的尴尬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泡妞么,没个厚脸皮怎么能成?

    白衣仙子转过头来,朝着他微微一笑。

    这一笑,几乎把段暄的魂儿都勾去了。

    心中相当得意。

    有搞头。

    这姑娘还是很识趣的,只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

    而片刻后,段暄忽然感觉到,衣袖的地方传来阵阵灼热,低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的衣袖着火了。

    一点小火苗,缓缓燃烧着。

    他有着片刻的失神。

    怎么会着火?

    为了在美女面前保持风度,段暄飞快的驱动内气,想要把火焰扑灭,而下一秒,他完全惊呆了。

    内气刚驱动,那火焰便像是得到燃料一般,腾的窜了起来。

    不到几秒钟的工夫,段暄已然成为一个火人。

    全身上下都是冒出熊熊的火焰,用内气根本扑不灭,反而是越扑越大,他再也不顾半点风度,无比惊惧的在地上打滚。

    一声声声嘶力竭的惨叫,如同杀猪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