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六章 很傻很天真

    声音刚刚落地,房间中便是生出一股子奇妙的空间波动,空气仿佛湖面上被人投下一块小石子,止不住的涟漪。

    涟漪散去,一道人影便是蓦然出现。

    清秀的面庞,嘴角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正是苏寒。

    之前苏寒便在这房间中布置了一个小小的幻阵,不算复杂,却是很实用,就算是在仙界也是很常见的小手段。

    而在地球上,绝对不会有人发现。

    见到苏寒,黑衣人顿时就惊呆了,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着,他不是笨人,见到这一幕,自然是心中完全清楚。

    圈套。

    这是个圈套。

    自己这是落入了苏寒的圈套。

    没有半点犹豫,他咬咬牙,飞快说道,“苏寒,你不能动我,你爸爸的命还在我手中!”

    刚才赵军下药那一幕,他虽然没有亲眼看见,但却是通过白色猫咪确认过的,小白见到,自然是相当于自己见到了。

    这头猫的灵性,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

    “哦?我倒是想知道,你下了什么毒?”苏寒依旧是笑眯眯的问道。

    见到苏寒这般反应,黑衣人心中虽然依旧是惊疑不定,但见苏寒没有动手,好歹是安定几分,深吸口气,飞快说道。

    “这是我苏家长老亲自配置的牵机毒,牵机毒你听说过吧,可以让人身体满满僵硬,死亡,像是机器人一般,而经过我苏家长老改良过后的牵机毒,更是具备了强烈的传染?

    ?。施毒一个小时候,所有跟中毒人接触过的人,全部都要中毒!”

    “你敢动我!”

    “你动动我试试!”

    黑衣人哈哈大笑,情绪激动之下,他也是显露出了本来的稚嫩嗓音。

    而他的声音刚落,苏寒便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踏出一步,没有半点犹豫的伸手,狠狠的一巴掌,便是狠狠打在他脸上。

    啪的一声。

    异常清脆。

    黑衣人脸上的面具和帽子被一巴掌打飞,露出一张年轻的小脸。

    正是云飞龙。

    白皙的脸蛋上,五道清晰可见的指痕,高高肿起,强烈的疼痛加上羞辱,他差点直接哭出来。

    云飞龙捂着脸,已然是完全惊呆了,脑海中一片空白。

    完全想不到,苏寒竟然真的动手了!

    他竟然真的敢动手!

    只是,他心中很清楚苏寒强大的战斗力,就算是被打了一巴掌,也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好一会儿,云飞龙才回过神来,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好,苏寒,你很好,这一巴掌,我会记住的!”

    “等你爸爸毒性发作,你别来求我!”

    “我要你跪下!跪下求我!重重的磕头!”

    云飞龙无比怨毒的说道。

    而他的话刚说完,苏寒脸上还是噙着笑容,却是再次跨出一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再次打在他另一边脸上。

    啪!

    比之前更加响亮的声音,云飞龙直接被打的在原地转了一个圈,有些踉跄。

    就连赵军也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下意识捂住自己的脸,有些火辣辣的感觉。

    “你!”

    “我跟你拼了!”

    “我要杀了你!”

    云飞龙大喊一声,已然完全丧失理智,像是疯子一样冲向苏寒。

    苏寒根本没正眼看他,不退反进,轻轻巧巧一个跨步,便是一下绕到他侧面,随手推了一下,继而脚下狠狠一踩。

    云飞龙推金山倒玉柱般的倒地。

    他的战斗技巧,和苏寒根本不是在一个档次上的。

    之前在云家大院中,在那么多人的围攻之下,苏寒都没有落下风,还是最后才栽在蛊虫下,云飞龙根本不够他看的。

    重重一脚踩在云飞龙胸膛之上,那只白色的猫发出一声凄厉的哀鸣,像是孩童的哭泣一般,陡然间跳起。

    如一道白色闪电直奔苏寒面门,锋锐的爪子上,闪烁着幽幽的蓝光,显然是啐了剧毒。

    “呵!”

    一声冷笑,苏寒屈指一弹,便是抓住这只白猫的脖颈,把它提在手中。

    手中真火浮现,瞬息间化为一个火球,把这只猫包裹在其中。

    说实话,对于这只猫,苏寒心中还是有些忌惮的。

    在仙界的话,猫类妖兽不算很多,修为通常也比较弱,但一旦出现比较强的,那就是绝对的妖孽。

    身体素质强,擅长魅惑,不惧毒素,生命力异常顽强。

    曾经的仙界就出现过一只九命猫妖,掀起过一片腥风血雨,苏寒对此印象是非常深刻,所以毫不犹豫的对这只猫下了重手。

    喵呜!

    在火焰的包裹下,这只白毛疯狂的叫唤着,赵军痛苦的捂上耳朵,眼神中都是有些一丝不忍,嘴唇动动,甚至想向苏寒求情了。

    苏寒脸上却是没有半点变化,眼神更是一片冰冷。

    对待敌人,就不能有半点留情。

    尤其是这种东西。

    它真要闹起来,绝对是一个超级刺客,自己倒是不怕,但是父母呢?

    苏寒绝对不会给敌人留下半点机会。

    也就是几分钟后,这只白猫在烈火中化为灰烬,而让苏寒惊讶的是,一枚灰色的珠子,却是显露出来。

    入手冰凉,表面光滑,像是某种玉石一般。

    就连苏寒也没见过这玩意儿。

    云飞龙始终被苏寒踩在脚下,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小白被烧死,他脸上有种说不出的表情,是怨毒,嫉恨,又像是放松,释然,百感交集。

    而后,他噗的一声,猛地喷出口鲜血。

    “咦?本命兽?”

    苏寒有些惊讶的说道。

    看得出来,云飞龙之所以喷血,绝对不是因为和这只白猫的感情深厚,而是因为,这只猫是他的本命兽。

    还是属于那种双方是平等地位的本命兽。

    本命兽,便是人类和妖兽缔结的一种特殊契约,对于双方都有好处。

    本命兽一般分为三种,一种是人类为主,就是最常见的,人类驯养妖兽,妖兽认人为主。就算是妖兽死了,主人也不会有半点伤害。

    而第二种,就是云飞龙这种情况,双方处于一个平等的地位。不管哪一方死去,对于另一方来说都是巨大的伤害。

    而第三种,就是人类认妖兽为主,这种情况虽然有些匪夷所思,但也不是没可能存在的。像是苏寒见过的那只仙界的九命猫妖,手下就养活了一大批仙人奴隶。

    总而言之还是个实力的问题,谁实力强,谁就是老大。

    “云飞龙,我问你,这只猫是什么东西?你从哪里得来的?”掂量着手中这枚灰色的珠子,苏寒很感兴趣的问道。

    在地球上,他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本命兽。

    毕竟,现在的地球上,修士都少到可怜,已经很少有能够得道成妖的野兽了。

    “你怎么知道我叫云飞龙?”云飞龙瞪大了眼睛,惊呼出声,神情很是紧张。

    他敢肯定,自己之前从来没在苏寒面前暴露过身份,而且,自己这次来,也是经过特殊易容的,这张脸虽然同样是少年模样,但却不是自己的本来模样。再者,身材也用秘法经过特殊的改变,从之前的少年变成个彪形大汉。

    就算是苏寒之前见过自己,也不可能猜到啊。

    苏寒就嗤笑一声,“你们家的事情,我什么都知道。”

    “我还知道,你在我爸身上下的那种毒,不是牵机毒,反而是人参粉末加上白糖混合而成的东西。”

    云飞龙彻底呆住,嘴巴大张能塞进去一个鸡蛋,片刻后才歇斯底里的喊出声来,“不可能,怎么可能,那是我三叔亲自配置的!”

    “你三叔?”

    “哈哈!”

    苏寒放声大笑,笑声中带着止不住的讥讽意味,手上光芒一闪,便是飞快的出现一把法器级别的长剑。

    “来,你看看这是什么?”

    云飞龙看了一眼,像是被一道天雷当头劈中,脑海中一片空白,哆哆嗦嗦喊道,“你,那是你做的!我云家宝库失窃,是你做的!”

    苏寒咧嘴一笑,点上一根烟,悠悠吐出个眼圈,“正是本人,如假包换!”

    云飞龙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

    他心中升起一股子彻底的冰凉,以及,刻骨铭心的后悔。

    如果有可能的话,绝对不会再来惹这个人!

    苏寒!

    他简直就是一个魔鬼!

    纵然是想破脑袋,云飞龙也根本想不到,苏寒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云家宝库守卫森严,三叔苏卜医又是那个性子,百毒不侵,不爱财不爱色,苏寒到底是怎么把他策反的?

    “好了,你现在没有权力问我问题了,回答我,这只猫,你是怎么得到的?”

    云飞龙咽了口唾沫,想了想,有些艰难的说道,“这……这是我小时候得到的。”

    “这只猫,原本是小时候养的宠物,后来我有一次去家族宝库玩耍,见到一块很奇特的铁片,把玩了一会儿,那铁片中就冒出一道很奇怪的能量,我昏过去,醒来之后,小白就变成了这个模样。”

    “它能力很强,就算是我也不是它的对手,而且,它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本领,就算是我也摸不透。”

    云飞龙老老实实,一股脑儿的全部说了出来。

    说完后,他满脸哀求的看着苏寒,“苏寒,我求求你放过我吧,只要你能放过我,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跟你作对。”

    苏寒就笑。

    沉默的看了他一会儿,开口问道,“你多大了?”

    云飞龙眼神疑惑,飞快答道,“十三。”

    “哦。”苏寒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继续说道,“难怪,原来才十三岁,呵,年轻人真是很傻很天真啊,不过,你没机会长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