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苏寒的布局

    时间一晃,几天时间便是飞快过去。

    在这几天时间里,呆霸王和涂豪受到了魔鬼般的训练,当然,进步也是不小。

    几乎每天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素质像是乘坐火箭般蹭蹭蹭上升,尤其是筋疲力尽后那种突破极限的爽快感,简直让两人隐隐有些享受了。

    农历八月十五,这是一个好日子。

    云家的拍卖会要放在今天举行。

    请帖大发,基本上所有的大家族都有被邀请,不仅是帝都的家族,还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强者。

    毕竟,那血色试炼,针对的是整个神州大地将近三百个家族。

    而在拍卖会之前,云家则是为了引爆拍卖会的关注度,则是放出了几个极其震撼人心的消息,都是关于场上几件最为重要的拍卖品,进行广泛宣传。

    第一件,是一把宝剑,名为吴钩剑,是法器中的极品货色。

    吴钩本是古代神话传说中的一把宝剑,而云家的这把吴钩剑,是用三把古剑融合而成,并且其中封入一只三百年蜈蚣的精魄,异常的珍贵。

    法器这玩意儿和古董差不多,被蕴养的时间越久远,其中蕴含的能量就越是充沛。

    这一把法器,是由三把古剑融合而成,加起来的效果,可不是一加一加一等于三那么简单。

    尤其是,其中还封印了一只三百年蜈蚣的精魄。

    在现代社会,妖兽这种玩意儿已然越来越少了,捕杀更是不易,云家的这只,还是在几十年前,不知道耗费了多少人力物力才捕捉而来。

    这次,为了能在拍卖会上一炮打响,把云家拍卖会的招牌宣传出去,他们可谓是下了血本。

    其实,如果不是因为云家的练气师本身铸造手法不够高明,这把剑,很有可能冲到更加高的级别。

    若是以苏寒的炼器手法来炼制,这把剑,断然不会只是法器。

    甚至,都一定几率能冲到灵器。

    而云家推出来的第二件宝物,是一瓶生生不息丸??息丸。

    一瓶三颗,分开拍卖。

    如果说第一把吴钩剑已然算是相当珍贵的话,那么这三颗生生不息丸,简直可以用稀世珍宝来形容了。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只要不是被一招秒杀,不管是受多重的伤,只要服下一颗生生不息丸,便能在瞬息之间恢复如常。

    这种灵药到现在为止,整个华夏大地已然无人能炼制出来。

    就算是苏寒,也不行。

    它的配方倒是很容易就能找到,只是药材太过稀有,仅仅上千年份的药材,便需要三味,以现在的环境,去哪里找?

    这三枚生生不息丸,还是云家的上一辈祖宗流传下来的。

    同样是为了给拍卖会打招牌。

    当然,云家内部自然是不可能只有这三颗,但能拿出三颗来,已然是相当不容易了。

    而正是因为这三颗生生不息丸,把首都的大家族们也都吸引了过来。

    为了准备在拍卖会上不出意外的拿下,各大家族都是纷纷抽调流动资金,以至于金融市场上都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不过这个时候,自然是没人再去理会这些。

    云家拿出来的第三件宝物,是一件虫甲。

    所谓虫甲,顾名思义,就是由虫子铸造而成的护甲。

    有一种蛊虫,名为万劫虫,寓意万劫而不灭,这种蛊虫没有别的本事,最大的优势便是身体足够坚韧,便是法器,轻易也杀不死。

    万劫虫生活在苗疆深处,靠着各种金属矿物质为为食物,不过,云卜医这里却是也有存货。

    这件虫甲,便是他在苏寒的指示下拿出来,贡献给家族拍卖会的。

    毕竟,之前从家族宝库中拿走那么多把法器,如果不给个交代,也着实说不过去。

    而这幅虫甲的价值,虽然远远不如那二百多把法器,但稀有程度和噱头,却是十足的。

    毕竟,防御性的法器本来就少,还是这种防御近乎无敌的宝甲,更是根本见不到。

    当然,苏寒也有自己的打算,这虫甲,便是他给云家挖下的一个深坑。

    ……

    对于苏寒来说,尤其是得知云飞龙要设计加害父亲后,自己和云家的关系,便已经是不死不休。

    苏寒决定,在血色试炼之前,必须要让云家元气大伤,几十年甚至上百年都缓不过气来。

    为了达成这个目标,苏寒做了不少事儿。

    重要的一颗棋子,还是云卜医这个高级间谍。

    不得不说,现在的局势,对于苏寒来说是极其有利的。

    苏寒已经通过云卜医,得到了极为确切的消息,在拍卖会开始的当天,云飞龙会采取行动。

    这样一来,一是为了能让自己分心,无暇他顾,不能在拍卖会上捣乱。

    二来,也是最大限度上洗刷清楚云家的嫌疑。

    只是,已然得知了这样的消息,苏寒怎么可能让他们如愿?

    ……

    凌晨三点。

    博仁医院。

    表面上看起来一切都和往常没有半点不同,而暗中发生了什么变化,却只有寥寥几人知道。

    苏军名的病房中,他依旧躺在床上,膝盖上缠着严严实实的纱布。

    他的腿虽然是早就已经被苏寒治好,但是为了今天的计划,苏军名在病床上呆了整整三天,依旧伪装成那副断腿的模样。

    一间办公室中,赵军正在小心翼翼的看着电脑屏幕。

    他脑门上有着密密麻麻的汗珠。

    早就从苏寒口中得知,今天大概是凌晨时分,那个神秘的黑衣人便会再次到来。

    此时此刻,他的心情犹如即将踏上战场的新兵蛋子,忐忑且紧张。

    毕竟,充当双面间谍这个行当,着实是有些太过困难了。

    万一出一点差错,便是身死当场的后果。

    自己身上,可还是被下着毒的。

    不过,他倒是也得到了苏寒的承诺。

    只要等这件事情完成,苏寒便会尽全力帮他解毒。

    与其一直被那黑衣人控制,还不如老老实实听苏寒的话。

    吱呀一声……

    赵军正在抽着烟的时候,门被轻轻推开,他吓了一跳,站起身来便朝着门外看去,只是看了一眼,却没有任何人影。

    一时间,他心中咯噔一下,脑门上便冷汗直冒。

    深吸了几口气,小心翼翼的走到门口,朝着门外看了一眼。

    没人。

    心中带着些许疑惑,赵军关上门,软软靠在门上,还没喘口气,肩膀上便是被人狠狠拍了一下。

    “啊!”

    一声惨叫便从口中发了出来,只是声音刚出口,他便是感觉肋下一处穴道被人轻轻一点,光见嘴巴张合,却是发不出半点声音。

    “叫什么叫!”一个阴冷的声音传入耳中。

    眼前,赫然站着一个黑衣人。

    大着胆子深呼吸了好几口气,赵军身体依旧颤抖,不过脸色倒是看起来放松了许多。

    反锁房门,伸出双手捂住嘴巴,示意自己不会乱说话。

    黑衣人这才点点头,又是一指点在他身上,一道暖流涌动,赵军感觉,自己可以说话了。

    “大哥,你……你还有什么要求,我……全部照做。”

    赵军很没骨气的说道。

    事实上,在之前苏寒给他的任务就是,尽可能的完成黑衣人交代下来的一切任务。

    不要玩花招,也不要激怒他。

    “我问你,苏军名的腿现在好的怎么样了?”

    “还是那样,加了灯芯花之后,恢复异常缓慢,没有个大半年,是绝对不可能下地的。”

    因为有面具的遮挡,赵军看不清黑衣人的脸色,不过,也感觉,这人似乎是比较满意。

    “苏寒有没有来过?”

    “有。”

    “做了些什么?”

    “也没做些什么,骂了医院一顿,和院长吵了一架,威胁院长必须在最短时间内治好,就气冲冲的走了。”

    这是苏寒给出的答案,赵军倒背如流。

    黑衣人点点头,很是小心的从怀中取出一个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透明塑料袋。

    塑料袋子中,是纯白色的粉末,看起来如同瘾君子吸食的白货一般。

    这是云卜医精心配制的“蛊毒。”

    “你现在去苏军名房间,借着给他输液的机会,把这包粉末注射进他体内,或者,溶解在水里,让他喝下去。”

    黑衣人的声音有些残忍。

    赵军哆哆嗦嗦的接过来,一副随时都有可能哭出来的样子。

    “大哥,我……我身上的毒……”

    “放心,等你做完这件事,我就给你解毒。”

    “真的。”

    “真的。”

    “好,那我就再帮你一次。”咬咬牙,赵军接过塑料包,朝着门外走去。

    “快去快回,我在这里等你,只等十分钟哦,十分钟后,我就走了。”黑衣人悠悠说道。

    赵军脚步立马加快几分。

    等赵军出了门,黑衣人不知道从哪里抱出一只全身洁白的小猫,轻轻抚摸几下,柔声道,“小白,去跟着他。”

    白色小猫瞄了一声,轻轻从门缝中钻出去,像是一道夜幕中的幽灵,跟在赵军身后,没有发出半点声响。

    片刻后。

    赵军急急赶回来,等回到房间,早已是满头大汗,全身像是虚脱了一般,半蹲着靠在墙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黑衣人眼神满意。

    “算你还识相。”

    随手从怀中取出一枚黑色药丸,屈指一弹,便是探进赵军口中。

    “三天后,你身上的毒就解了。不过,今天这件事你若是敢说出去,我保证,你全家人头落地。”

    赵军打了个哆嗦,慌忙摆手道不敢。

    黑衣人就准备出门。

    而就在这时,房间里,却是陡然响起一个清朗的声音。

    “既然来了,何必要着急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