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 魔鬼训练

    当苏寒从鼎内空间中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清晨了。

    东方出现第一抹鱼肚白,像是一个外焦里嫩的煎蛋,看的苏寒很有食欲。

    肚子咕噜咕噜叫着,是有些饿了。

    把所有东西收拾好,他发动车子,飞快朝着山下奔去。

    随便找了个小吃摊填饱五脏庙,想了想,苏寒带着两份早餐回到房子里。

    三人还在沉睡中。

    呆霸王靠在墙角,像是一个上课打瞌睡的学生般,脑袋小鸡啄米般的点,嘴角还挂着一丝晶莹的口水。

    看他这个样子,苏寒就有些想笑。

    不动明王威力虽然巨大,但其修炼过程,也是异常艰苦的。

    像对于呆霸王来说,他每一次的修炼过程,都是和断肠剑中的煞气做斗争,不仅是身体上疲惫不堪,心灵上也是累到极致。

    每次修炼完,都像是死过一次。

    不过,有多少付出就有多少回报,正是因为这样,一旦有所成就,前途不可限量。

    “大家吃饭了。”

    苏寒大喊一声,蕴含有能量的声音,像是打雷一般,三人顿时从睡梦中醒来,揉着惺忪的睡眼进了客厅。

    苏寒随手把两份早餐丢到桌上,声音中带着恶趣味的调侃,“三位,很抱歉,我只买了两个人的早餐,你们三人看着办,动作最慢的那个人,只好饿肚子了。”

    “而且,我要提醒你们的是,今天只有这一顿饭哦。”

    听到这话,三人全身一个激灵,顿时眼中冒出幽幽的光芒。

    三人对苏寒的风格早就清楚,他说今天就一顿饭,那就肯定是一顿饭。

    蔓蔓指尖一下子就浮现出一朵火焰,耀武扬威的说道,“你们两个,谁敢跟老娘抢早餐,我烧了他小丁丁!”

    涂豪和呆霸王见到这一幕,顿时双手护裆,而蔓蔓早已趾高气昂的取了一份早餐,大摇大摆朝着房间走去。

    她动作刚完,涂豪早已是一个恶狗扑食,朝着另一份早餐扑了上去。

    
    呆霸王动作稍微慢了一点,情急之下,一把抓住呆霸王的腰带,死死拽着他。

    “卧槽,放手!”

    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涂豪庞大的身体陡然做出一个后踢腿的动作,直奔呆霸王面门。

    呆霸王自然是不肯示弱,没过多长时间,两人就像是两个地痞流氓一般,在地上翻滚着。

    苏寒悠悠看着这一幕,眼神满意。

    这个结果,正是他预料到的。

    蔓华身为女孩子,能力又是凤凰真火,她就像是这个小队中的魔法师,是攻击力强且需要严密保护的对象,苏寒已经决定,让她时时刻刻都跟着自己。

    而涂豪和呆霸王,一个体型硕大,一个力量威猛,正是需要好好操练一番。

    没有什么比实战更加锻炼了。

    苏寒要在生活的每个细节,都培养起他们的竞争意识。

    将近半个小时后,两人都有些气喘吁吁。

    涂豪身体本身的底子摆在那里,虽然是经过易筋洗髓丹的改造,但毕竟还没有经过系统的训练。

    而呆霸王,虽然基础要比涂豪好出很多,但这两天他修炼不动明王,每天都累到半死,到现在都没有完全恢复过来。

    不动用杀招,竟然是只能和涂豪打个平手。

    “卧槽!涂豪你个贱人!”

    几分钟后,呆霸王发出一声声嘶力竭的惨叫,捂着裆部在地上痛苦的滚来滚去。

    涂豪挣扎着爬起来,干笑着赔礼道,“哥们儿别怪我上阴招,像我这种体型,一天不吃饭会死的。”

    说着,涂豪打开袋子,飞快抓起包子油条往嘴里塞。

    看了呆霸王一眼,大概是嫌他叫的太过瘆人,心里过意不去,还是抓了个包子,直接塞进呆霸王口中。

    看到这一幕,苏寒满头黑线,摇着脑袋出门。

    ……

    清晨七点半。

    从郊区通往西山的空旷马路上,走着四个人。

    两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全身上下捆满沙袋,像是两个科幻电影中走出来的机械战士,全身臃肿而笨重。

    而在这两人身后,一男一女悠悠走着。

    男的面貌清秀,让人不自觉的心生好感,女的身材傲人,像是模特。

    这两人,自然就是苏寒和蔓蔓了。

    而前面两个,是涂豪和呆霸王。

    他们两个全身上下都绑满沙袋,袋子中装的可不是普通的沙子,而是苏寒专门准备的铁砂,两人现在身上的负重,都是接近他们的身体极限。

    涂豪是将近两百斤,而呆霸王,是将近五百斤。

    两人每走一步,都需要付出不少体力,没走一会儿,全身已然是汗如雨下,像是洒水车一般。

    这是苏寒对两人的第一项锻炼。

    负重训练。

    其实本来用不着这么兴师动众,只需要一个负重符,就完全可以替代沙袋的作用。

    只不过,苏寒还有别的考虑。

    不仅要训练他们的力量,还有敏捷。

    身上背着这么多重物,如果还能保持敏捷的话,效果……自然是不必多说。

    两人一路小跑,发出沉重的呼吸声。

    每当速度稍微慢一点,苏寒一声令下,蔓蔓指间便是浮现出一朵火焰,朝着两人后背飞去。

    蔓蔓的动作也是小心谨慎。

    苏寒给她的命令是,只许烧到衣服,却绝对不能烧到肉。

    一旦烧到肉,给她的惩罚便是跟两人一样,背着沙袋一起跑。

    这时的苏寒,在三人眼中,绝对是不折不扣的魔鬼。

    只有他,才想得出这种缺德法子。

    不过,为了实力的提高,三人只能咬牙硬忍。

    一个小时后。

    西山一处空旷的山路上。

    “停下,原地休息十分钟。”

    听到苏寒的话,前面的两人已然摇摇欲坠的身躯,顿时推金山倒玉柱般的倒了下来,砸在地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他们两个身上的汗水,很快便把路面浸湿,滴滴答答,像是一条小溪。

    至于蔓蔓,也是脸色煞白。

    这一路上,她也是动用了不少火焰。

    尤其是,还要做到精准的控制,这让她感觉消耗很大,不仅是体力上的,还是心神上的。

    若不是前面还有两位榜样顶着,她早就撑不下去了。

    苏寒笑盈盈的看着三人。

    “不错不错,竟然能坚持这么长时间,可见人的耐力是无穷的。下一段路程,咱们多坚持十五分钟再休息。”

    三人满头黑线,齐齐嘶的一声倒吸凉气,都是惊恐且畏惧的盯着苏寒。

    “看我干什么?老子容易么?”

    苏寒无力咕哝两句,指间散发出一道道温热的能量,钻进三人体内,像是一个极为专业的按摩师一般,帮助三人缓解身体上的疲劳。

    片刻后,涂豪和呆霸王都是舒爽的呻吟起来。

    全身上下都像是浸泡在温泉中,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而蔓蔓,也早已是满脸通红,银牙暗咬,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她感觉,自己身体的每一块区域,都像是在被苏寒温柔的抚摸。

    不过,这种情况下,她倒是也没多说什么。

    毕竟,苏寒也是好意。

    ……

    时间定格在中午十二点。

    京城火车站。

    一个民工打扮的少年,出现在火车站熙熙攘攘的人流中。

    他个子很高,至少有一米八,身材也算是壮硕,恍如一头原始森林中的人熊,站在人群中,有股子鹤立鸡群的意味。

    不过,身上穿的,却是极为寒酸。

    一身破破烂烂的迷彩服,不知道被穿了多少年,颜色都是有些发白。

    脚下一双解放牌布鞋,露出两根大拇指,显得有些滑稽。

    平心而论,少年长相还是不错的,身材健美而匀称,脸庞也堪称剑眉星目,阳刚意味十足。

    若是穿上一身裁剪合体的西装,去聚光灯闪耀的舞台上,绝对可以是能引发不少女人尖叫的男星。

    而现在……

    孤零零站在火车站的角落,手中提着一个大号的蛇皮袋子,像是一个被人遗弃的孤儿。

    他呆呆站着。

    身躯依旧笔直。

    一站,就是好几个小时。

    黄昏时分,大概是有些渴了,少年走到卫生间,喝了一大捧清水,然后在垃圾桶翻出个被塑料纸包裹的还算严实的面包,小口小口的咀嚼着。

    吃完面包,他继续等待着,像是一尊人型雕塑。

    这幅模样,倒是也吸引了几个女人的注意。

    毕竟,这孩子长的还是蛮帅的。

    不过,也仅仅只是注意而已。

    但凡一个正常的女人,是绝对不会和一个穿成这样的少年主动搭讪的。

    夜渐渐深了。

    火车山大厅的指针,已然走到十二点。

    叮当一声。

    从大厅门外,忽然刮进来一阵冷风。

    继而,原本在大厅内等到昏昏欲睡的乘客们,都是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一个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分成两列散开,就像是港片中欢迎老大的马仔一般。

    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缓缓走了过来。

    他脸上堆满和善的笑容,在一群男人的簇拥下,走进大厅,朝着那个最不起眼的角落走去。

    人群的目光随着他流转。

    最终,锁定在少年身上。

    走到少年面前,老者的身躯有着微微的激动,双膝一弯,直直跪了下去。

    哇!

    大厅声就响起一阵惊呼声。

    下跪!

    一个看起来非富即贵的老人,竟然会向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年下跪!

    只是,老人的下一句话,更让所有人瞪大了眼睛。

    “欢迎少爷归来。”

    老人身后的一群男人,也都是异口同声的大声喊道,“欢迎少爷归来!”

    震耳欲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