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小鼎异变

    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云卜月自然是不敢擅自处理,于是赶紧通知大哥,家族宝库被三弟闯入。

    云卜引也是又惊又怒,三弟虽然性格孤僻阴冷,很不讨喜,但毕竟是家族元老。

    而且,他虽是这幅性子,但也从来没有闯出过什么大祸,向来都是呆在他那一亩三分地上,研究那什么蛊虫。

    而现在……

    不过,两人虽愤怒的快要烧起来,却也无可奈何。

    根本进不了房门。

    两百多把法器的损失,几乎让兄弟两人气的吐血。

    那可不是小数目,对于云家这个庞大的家族来说,法器是极为重要的战略资源。

    每位家族子弟晋升筑基,能享受的最基本一项福利便是一把法器,而现在,家族宝库中的法器数量所剩无几,刚晋升的弟子领不到福利,很可能会人心晃动。

    这倒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毕竟家族中还是有两位能够锻造法器的大师,自家人怎么都好说,就算是迟上一段时间也没什么问题。

    而最主要的是,下个星期的拍卖会!

    这场拍卖会,向来是云家的拿手好戏。

    云家的炼器实力,在所有家族中也是属于前三甲的存在,而每次血色试炼之前,云家都要大张旗鼓的举办一次拍卖会。

    拍卖会上会出手大量的武器,丹药,当然是最普通的那种,和云家弟子用的好货色根本不能比。

    但,对于其它家族来说,这些武器和丹药也是相当不错的东西了。

    而现在,本来为拍卖会准备的法器却是被云卜医掳走了大半。

    而在这之前,云家的请帖已然发了出去。

    为了追求最大的利益,此次拍卖会的规模,可以说是近年来最大的,云家的请帖发遍了全国各地,但凡有些名望和实力的大家族,全部都发了请帖。

    而现在,简直就是搬起石头来砸了自己的脚。

    若是在拍卖会上拿不出足够的?够的货物,云家这块金字招牌,可就要彻底沦为笑柄了。

    “大哥,这可怎么办?”

    想到这极为严重的后果,云卜月一时间满头大汉,几乎有些六神无主的感觉了。

    云卜引心中也是颇有些烦躁,不过他作为一家之主,定力要比云卜月高出不少,沉吟片刻,云卜引飞快说道。

    “第一,让家族几个炼器师连夜赶工,苦点累点,家族提供最好的待遇。”

    “第二,分别派出人手,去把世面上能买到的法器全部收罗回来,就算是暂时亏损也无所谓,在拍卖会上炒起来卖出去,亏不了多少。”

    “第三,找几个家族子弟,冒充大客户,去其它家族,看能不能收购到一些法器。只是,必须要小心,绝对不能暴露身份。”

    听到这些话,云卜月心中总算安定了一些,不过,脸色却是更加的愁苦。

    家主说的这三条办法,第一条还好,毕竟都是自家人,特殊情况也可以特殊对待。

    而第二条和第三条,纯属是打肿脸充胖子,自己买回来,再自己卖出去。

    且不说这里面要消耗多少人力物力,仅仅是积压的资金,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

    “不要怕花钱,云家拍卖会这块金子招牌,绝对不能丢!”

    “等这次拍卖会结束后,我计划把云家拍卖会大力发展起来,我们不仅要拍卖法器丹药,还要涉足古董玉器!想了想,那些籽玉经过家族大师加工后,价值能翻多少倍?”

    云卜月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连连称是,一路小跑着去忙活了。

    ……

    深夜。

    苏寒驱车前往京城西郊的一座荒山上。

    家里有那三个好奇宝宝,回去肯定是不行的,还是先找个空旷无人的地方,先把这批法器笑话一下再说。

    说实话,今天晚上的收获,实在是让苏寒大感意外。

    有种极端的惊喜。

    在王家走了一圈,总共才搜罗了五把,而云家,竟然有这么多。

    二百多把!

    虽然品质都是最为普通的法器,但法器毕竟是法器,仅仅是这些材料的价值,总数也是一个天文数字。

    苏寒已经能够想象,云家的两位家主,这会儿应该要吐血三升了吧?

    将近一个小时候,苏寒到了一处山脚。

    西山的枫林是极其有名的盛景,每到深秋之时,都有无数市民前来观光。

    不过现在,枫叶还没有完全红透,又是深夜,自然是没有什么人。

    找了一处偏僻的地方,小心翼翼的布置了一个最简单的隐匿气息和遮挡视线的迷阵,苏寒把所有法器取了出来。

    于此同时,那枚锈迹斑斑的小鼎浮现在他手中。

    “这回,你应该能吃饱了吧?”苏寒轻声呢喃道。

    虽然是吸收了五把法器的能量,不过,这枚灵器级别的小鼎,现在还未到法器级别。

    依旧是发挥不出任何功效。

    而苏寒也相信,有着这么多法器,至少也能让它冲到法器级别吧?

    此时的苏寒,就像是一个玩游戏的土豪,为了冲击出一把绝世神兵,拿着无数价值不菲的普通神兵去冲级。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苏寒飞快的将一把又一把的法器融合进入小鼎,而那锈迹斑斑的小鼎,正在发生着一些奇妙的变化。

    表面的锈迹正在一点一点的散去,散发出柔和的金黄色光芒,一股子荒凉、霸道的意味缓缓散发出来。

    而现在,它才吞噬了不到五十把法器。

    苏寒还在继续。

    反正这些法器都不是自己的,苏寒没有半点心疼。

    一把把,像是不要钱的大白菜似的,飞快交给小鼎吞噬。

    凌晨三点。

    吞噬了将近一百五十把法器后,小鼎终于发生第一次大的蜕变。

    它通体散发出金黄的光芒,像是一颗太阳,浮现在苏寒面前,极为耀眼的光芒,让苏寒连眼睛都不睁开。

    而与此同时,苏寒隐隐有种它要脱离控制的感觉。

    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腾空而起,飞往虚空之中的某处。

    “妈.的!刚喂饱你,你还想叛变了!”

    咕哝一声,苏寒心中发狠,咬破舌尖,噗的一声喷出口鲜血,强大的能量在体内疯狂流淌,一个个手印飞快的轰打出去。

    他的动作极快,几乎是没有半点停顿。

    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几百个控制法决便打了出去,像是一道密密麻麻的网,把那小鼎牢牢包裹其中。

    咻……

    小鼎化为一道光芒,融入苏寒体内。

    终于是被完全控制下来。

    做完这一切,苏寒已经是大汗淋漓,仰面朝天躺在地上,几乎连一根小指都不想动。

    太累了。

    身体上的疲惫还是其次,尤其是心灵上的疲惫。

    脑海中传来阵阵刺痛,眼前金星直冒,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昏倒过去。

    咦?

    什么情况?

    就在苏寒刚准备盘膝而坐,缓缓恢复身体能量的时候,他忽然感觉,从胸口处,有一道温热的能量,缓缓升腾了起来。

    是那小鼎。

    这道能量的特性,让苏寒大感惊奇,而仔细感应片刻后,更是满脸的惊喜。

    这是……真龙气息。

    “这是真龙之器!”

    苏寒一下子就兴奋的叫出声来。

    所谓真龙之器,也是灵器的一种,只不过,却是一件极为特殊的灵器。

    其它灵器的温养,都是依靠主人本身的能量,经过千百万年的蕴养,能够拥有莫大的威力。

    而真龙之器,却不是靠主人温养出来的,而是民心,是意念,是香火。

    真龙之器,还有其它的称呼,被成为社稷之器,国之重器,天子之器。

    如华夏历史上的和氏璧,传国玉玺,尚方宝剑等等,都是属于真龙之器。

    这些灵器,在许多人的心目中,已经不只是一件武器,而是一个国家统治和权威的象征。

    想一想,一个国家所有子民都像是信奉神灵一般,信奉这些武器代表的权威,它的能量自然是越来越盛。

    而与此同时,苏寒也是恍然大悟。

    为何这件小鼎会蜕化到现在这幅模样。

    猜的出来,它大概是奴隶社会或者是封建社会,某个帝王所用的武器,而随着历史流转,王朝兴替,这个王朝肯定已然灭亡。

    而这小鼎,自然也是不可避免的能量流逝。

    它身为真龙之器,自然是不可能随随便便就屈服于自己,于是,刚才它想冲天而起,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只不过,被自己完全驯服后,它终于是展现出它的能力。

    一道道真龙气息,流淌过苏寒全身,苏寒身上的每一块骨骼,每一条经脉,每一块肌肉,都在飞速的强韧起来,在他身体内部,隐隐产生一些金色的光点。

    感觉到一阵阵麻痒,通过内视看到体内的变化,苏寒心中的激动,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赚大发了!

    这次真是赚大发了!

    真龙气息强化身体,这样的待遇,别说是在地球,就算是在仙界,也很少有人能享受得到。

    毕竟,真龙之器稀少无比,就算是一个强大的国家,文成武德,绵延不绝几千年,最多也就能蕴养出三件真龙之器而已。

    神念一动,苏寒分出一道意念,钻进了这枚小鼎之中。

    对于真龙之器,他还是有一定了解的。

    一般的真龙之器,除了本身的效果之外,一般在其内部,还会有一些隐秘的空间,是一个国家许多珍贵财富的蕴藏之地。

    那……是每一位帝皇为子孙后代留下的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