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 苏寒的反击

    当三个人全部完成易筋洗髓的过程时,已然是晚上八点。

    经过一整天的修习,苏寒也是恢复了巅峰修为,整个人都是感觉神清气爽,能量值有了不小的提高。

    这种近乎折磨式的炼丹,对于身体的损耗,实在是太剧烈了。

    偶尔一次两次可以刺激身体潜力,促进修为提升,但是长久为之,绝对会导致身体受到难以弥补的伤害。

    这点,苏寒自然是很清楚。

    苏寒坐在沙发上,三人就像是乖宝宝一般,坐在苏寒对面。

    服用过易筋洗髓丹之后,他们三个都是被这种丹药的神奇震惊了。

    尤其是蔓蔓。

    作为一个模特,她为了谋生,经常穿着一些很少的衣服出席各种活动,身体难免受到寒气和阴气的腐蚀,虽然是有着凤凰真火的觉醒,体质在一点点的改善。

    但这次服用过易筋洗髓丹之后,她还是感觉,自己的身体,完全恢复了最舒服的状态。

    其实作为一个女人,最让她欣喜的,不是体质的改善,而是身体一些细微方面的变化。

    蔓蔓能够很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皮肤更加紧致白皙,所有的杂质,几乎全部被排出体外,身体感觉到清清爽爽的。

    尤其是皮肤,更是完美到让她尖叫。

    至于呆霸王和涂豪两人,身上的改变虽然没有蔓蔓这么明显,但也是相当突出,就算是用肉眼,也能够很清楚的看出来。

    两人的身躯原本都属于壮硕,而现在,却是少了几分臃肿,多了几分精悍。

    就像是在健身房中挥汗如雨许久,全部的肌肉块都饱满结实起来,充斥着一种力量的感觉。

    这样的蜕变,让两人惊喜不已。

    毕竟,对于一个武者来说,身体还是最重要的东西。

    而涂豪,则是兴奋的连北都找不着了。

    天知道,他有多么为这满身的肥肉发愁,而现在,一颗丹药,就能收?能收到如此显著的效果。

    简直要把苏寒当成神灵来膜拜了。

    “行了,血色试炼即将开始,大家既然是队友,那么在这些天的时间里,我将会针对你们展开一场特训,至于特训的内容,你们现在不需要知道。你们需要做的,仅仅是两个字,服从!绝对的服从!”

    “现在,大家可以准备去休息了。霸王,你去院子里睡觉,涂豪,你跟我来。蔓蔓,晚上睡觉的时候不要忘记冥想,什么时候你的能量能做到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就算是小有所成了。”

    苏寒交代了一句,便站起身来,朝着房间走去。

    涂豪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跟随苏寒进了房间。

    亲眼见到易筋洗髓丹对身体的改变,他现在对苏寒,绝对是完全相信。

    “我还没吃晚饭呢,我饿了。”蔓蔓不满的咕哝了一句,却是也没多说什么,毕竟苏寒现在忙的是正事,她心中还是有分寸的。

    而呆霸王,则是二话不说,直接朝门外走去,坐在院子最中间,一动不动。

    自从苏寒传授他不动明王之后,呆霸王就全身心的沉浸了进去,这门功法的博大精深,已然完全征服了他。

    恨不得把每一秒的时间都颁成两半用。

    尤其是使用断肠剑后,修为简直是一日千里,现在的他,就算是苏寒,也不一定能战胜。

    房间中。

    简单传授过涂豪吞天噬地的法门后,苏寒便让他独自修炼,自己却是悄然溜出了房间。

    月黑风高,正是办大事的时候。

    出了门,苏寒分心二用,一边用意念控制着万年一梦蛊,一边开车急速狂奔,飞快朝着云家的方向而去。

    在对云家发动彻底的报复之前,苏寒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

    云家。

    云卜医一身斗篷,从房间中走出,走在漆黑无比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

    他朝着云家深处而去。

    虽然是被万年一梦蛊控制,但他本身的记忆却没有受到半点损害。

    他行走的方向,正是云家的宝库。

    每个大家族,都有专属于家族的宝库,其中堆积了不少宝物,苏寒之前虽然控制了云卜医,但心中从未有过巧取豪夺的念头。

    但现在,却是毫不犹豫的做了。

    别人已然欺负到脑门上,再不发动反击,自己岂不是成了傻子?

    而且,那锈迹斑驳的灵器小鼎,要想完全修复,需要大量的灵器,光凭借自己一个人的努力,就算是累到吐血,也不一定能完成。

    且从云家这里寻找点助力。

    云卜医在黑暗中走着,而与此同时,苏寒也是飞速前进。

    不一会儿,云卜医到了云家宝库外面。

    几个值夜的弟子,正在警惕的巡逻,每个家族的宝库,都是重中之重,必须严密防守。

    尤其是,防御火灾。

    “三叔。”

    见到云卜医到来,几个家族子弟,都是毫不犹豫的跪拜下去,神色间颇有些恐惧的意味。

    云卜医平日在家族中,就以诡秘著称,整天都包裹在黑袍中,尤其是据说,他的黑袍下面,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虫子。

    就算是云家子弟,见到他,一个个心中也是敬畏交加。

    “带我去宝库。”

    云卜医干涩的嗓音响起。

    几个弟子就有些为难,一般来说,能进入云家宝库只有两种情况,一是家主,可以随时随地进出,二就是手持家主的手书。

    而这云卜医,两手空荡荡的,显然是根本不符合条件。

    但,就这么拒绝他……想到他那一手恐怖的御蛊之术,几个弟子便是齐齐打了个冷颤。

    “不知三叔深夜前往宝库,有什么事情?”

    “我奉家主的命令,要炼制一批蛊虫,需要不少材料。”云卜医声音依旧干涩,只是语气中已然带上了丝丝不耐烦。

    几个弟子硬着头皮,“不知可有家主手书?”

    “滚!”

    云卜医一声大吼,大手一挥,几只虫子便是从袖口飞出,直接飞到这几个弟子脖颈之上。

    几人几乎是吓的魂飞披散,连话都不敢多说,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

    云卜医就进了云家宝库。

    当然是在苏寒的控制下。

    而进了云家宝库,游历一圈,看到通过万年一梦蛊传过来的画面,饶是以苏寒的见识,仍然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云家不愧是大家族,仅从宝库的蕴藏来看,就要强出王家不止一筹。

    什么百年何首乌,灵芝,几百年份的雪莲,是应有尽有,数不胜数。

    而且,那一排排法器,也是数目繁多。

    有气息古朴的,也有新鲜出炉的,虽然威力算不上很大,但数量绝对是多到一个让人想都不敢想的地步。

    粗粗数一数,竟然足足有将近三百件!

    三百件法器!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来说,这么多武器,若是放在拍卖会上去拍卖,所筹集的总数额,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

    什么世界首富,在这些古老家族几千年的积蓄面前,全部都是浮云。

    而这么多法器若是全部用起来,完全可以武装起一支最为精锐的部队,单单凭着武器的威力,就能横扫地球上的绝大多数国家。

    果然不愧是大家族!

    苏寒心中惊喜,脚步不由加快了几分。

    而与此同时,云家宝库中的云卜医,也是飞快行动起来。

    一只只虫子,在他的控制下,飞快的攀附在法器之上,就像是抬食物的蚂蚁一般,裹挟到一把把法器冲天而起,直接飞向外面。

    将近半个小时后,云家别墅外面的公路上,一只只虫子,像是返巢的工蜂一般,裹挟着一把把法器,落在苏寒面前。

    云家积蓄了几百上千年的庞大财富,就这样一点点的被苏寒蚕食鲸吞。

    约莫两个小时后,车上都完全装满了,苏寒才心满意足的开车离去。

    倒是也留下了不到五十把的样子。

    毕竟,也不能完全搬空。

    那样的话,一是不好运输,二来目标太明显了。

    尤其是云卜医这个超级间谍,还是很有用的。

    有他在云家,以后不管云家会用怎样的办法来对付自己,也根本不足为惧。

    带着云家积蓄了成白上千年的法器,苏寒开车狂奔,直接朝家门的方向而去。

    今天晚上,算得上是满载而归了。

    而几个小时后,当东边的天空刚出现第一抹鱼肚白的时候,云家大院,已然是一片骚乱。

    云家三家主,把家族宝库中的法器搬去了大半!

    这个消息,让不少人都是惊骇不已。

    当然,最惊骇的还是云卜引和云卜月两位家主。

    虽然早就知道三弟自从修炼过蛊术后,便成为一个孤僻冷傲的性子,但也一直没闯出什么大祸。

    而现在,万万想不到,他竟然是能做出这种事情。

    气氛之下,云卜月直接就奔向云卜医的院子。

    只是,在门口,他却是被结结实实的拦住了。

    一群铺天盖地的蛊虫,几乎笼罩了这座院子的每一个角落,根本进不去。

    在面对这些蛊虫的时候,就算是云卜月,也不敢有丝毫大意。

    三弟虽然是三弟,但这些蛊虫,可不会认什么云家血脉。

    真要被一群蛊虫咬死,说理都没地说去。

    而在云卜医的院子大门上,贴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句话,看了一眼,云卜月几乎要气的吐血。

    那句话说,“二哥,你不是答应多给我一成资源吗?你迟迟不给,我也只好自己去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