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新的发现

    “好。”苏寒打起精神,定睛朝着电脑屏幕看去,是一幅幅模糊的画面。

    没有正脸,只有一个侧面,以及几个背影。

    从身材上看,这人体型倒是颇为壮硕,至少有一米八,有点彪悍的样子,而他的动作,却很是轻快,像是一头狸猫。

    看了几眼,苏寒心中便万分的确定,这人,绝对是个修士,至于修为,可能是筑基,也有可能更高。

    但,搜索枯肠,苏寒却是根本想不到,自己在哪里见过这样一个人。

    到底是谁?

    苏寒的拳头,紧紧捏了起来。

    “苏寒,我已经让任家的情报网去追查这人了,不过,什么时候能有消息,我也不知道。还有,你看那赵军如何处置?”任轩有些苦涩的说道。

    在医院内部发生这种事情,他难辞其咎。

    “先静观其变,我爸妈暂时从医院搬出来。”

    任轩顺着苏寒的话说到,“这个我已经在安排了,在家族内部给你爸妈安排了一栋独立别墅,放心,在家族大本营守卫无比严密,绝对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情。”

    苏寒点点头。

    “那么,现在我们商量一下合同?”任轩陪着几分小心说到。

    “行吧,你拟定吧,我之前的条件也说清楚了,我爸爸在这方面也不算是门外汉,交给你们处理。”

    任轩点点头。

    苏军名一副意气风发的样子,笑的很是开怀。

    苏寒能有现在的成就,这让他内心深处有种极端的满足。

    比自己取得这样的成就还高兴一万倍。

    而就在这时,苏寒面色微微一变,眼中悄然现出一丝冷光。

    “任叔,给我安排一间静室。”苏寒飞快说道。

    任轩就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苏寒到底要干什么,愣了一下,飞快说道,“去我卧室,隔音效果很好,专门装修过的。”

    苏寒点点头,飞快的跟着他,拉开门进去,反锁房门,顿时就盘膝坐了下来。

    ?

    门外一群人眼神都是疑惑。

    “什么情况?”

    “我也不知道。”

    “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我看不像,好像是修为突破。”

    几个人在门外议论纷纷,却也讨论不出个什么,于是就泡了茶,坐在沙发上,耐心等待着。

    ……

    房间内部。

    苏寒盘膝而坐,脸上古井不波,眼睛微微闭着。

    脑海中有一副画面在闪烁。

    这是万年一梦蛊传来的画面。

    苏寒作为万年一梦蛊的主人,更是用这条蛊虫控制了云卜医,相当于拥有了一个完全忠诚的傀儡。

    在一般情况下,蛊虫不会来打扰苏寒。

    但当苏寒心念一动,便能控制蛊虫,控制云卜医做出各种行动。

    这一次的感应,是万年一梦蛊主动产生的波动,这代表着,它见到的事情,和苏寒有关系。

    这便是这种蛊虫的神妙之处了。

    当年的万年一梦蛊,能够在仙界逞威多年,甚至连仙帝都能控制,不是没有理由的。

    苏寒脑海中的画面,是在一处古色古香的房间之中,大概是一间书房。

    云卜引,云卜月,云卜医,分别落座,而在房间正中间,却是个十来岁的少年,看起来也就是十三四岁左右,灵气十足,有股子古灵精怪的气质。

    从云卜医的记忆中,苏寒知道,这个少年,是云家家主的小儿子,云飞龙,今年才十三岁,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武学天才。

    而且,在其它方面也有着不俗的成就。

    尤其是精通炼药和阵法,不少云家子弟,对他都是畏之如虎。

    这小子,经常出一些怪招恶作剧。

    不过,倒也有分寸,没有造成比较恶劣的后果。因为他的身份,通常情况下也不会受到什么惩罚。

    “爸,二叔,三叔,我今天把你们全部召集过来,是有一件事要说。”云飞龙笑嘻嘻的说道,怀中抱着一只全身雪白的猫咪。

    “小龙,你是不是又闯什么祸了?”云卜引语气很是严厉。

    云飞龙拌了个鬼脸,笑嘻嘻道,“这回可不是闯祸,这次是立功。”

    “你们知道我做什么了?”

    “什么?”

    “我找到了苏寒的破绽!”

    “自从上次苏寒大闹我云家后,老子……哦不,不是老子,是小子,我就想尽一切办法想要对付他,想了许久,终于是想出个法子。我打听到他父亲住院的地方,乔装打扮后,混入医院,秘密控制了那里的一个医生,顺便搞了点恶作剧,小试牛刀,果然是成了。”

    “我想,云家既然已经和苏寒成了敌人,那么我们就绝对不能放过他。”

    “我接下来准备了两条路,一条是给苏寒的父亲下毒,迫使他去救人,最好是用内气驱毒,到时候,我们就可以趁人之危。”

    “第二条,我听说苏寒那纨绔小子不是个好东西,或许他也很有可能见死不救,连他老爹的命都不管,所以,我想是控制他爹,给他下毒。”

    ……

    听到这些话,云卜引和云卜月呼吸一滞,顿时就沉默了。

    而病房里的苏寒,眼神中则是极端的冰冷。

    就像是亘古不化的坚冰,而在坚冰的下面,燃烧着的,是熊熊的怒火!

    小东西!

    这一刻,苏寒心中已然下了十分的决心,一定要把这小子杀了!

    小小年纪,心肠却是这般歹毒。

    几分钟后。

    “小龙,这些,都是你自己想出来的?”

    “是呀。”云飞龙不住抚摸着手中的白色猫咪,笑嘻嘻道,“我之所以找老爸和二叔三叔,其实主要还是想找三叔,有什么什么奇毒啊,蛊虫啊,什么的,都给他加一点。”

    “我的小白是阴阳魔猫,但还没有完全长大,为了控制那个医生,已经吐过一次涎水,要想再次吐涎,还要等到三个月后。”

    阴阳魔猫?

    听到这四个字,苏寒眼神就一滞。

    绞尽脑汁思索,却也根本想不起来,这到底是一种什么东西。

    在自己的记忆中,从来没有这个名字。

    自从到了地球之后,这还是第一次碰上自己没有听说过的东西。

    “三叔,你觉得怎么样?”画面中,云飞龙继续说道。

    书房中的几人,自然是不知道,此时的云卜医已然不是过去那个云卜医了,而是苏寒的傀儡。

    云卜医沉默片刻,干涩说道,“好,我去配一方药剂,三天之后,你来取。”

    画面中,云家的人又寒暄了一阵,聊了一会儿家长里短,便结束了这场密谋。

    苏寒睁开眼睛,猛地站起身来,紧紧捏着拳头。

    这一次,多亏万年一梦蛊,若是没有它的存在,自己还真不一定能发现这点。

    隐藏在暗中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

    云家!

    苏寒眼中现出凶光。

    若是现在有足够实力的话,苏寒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前往云家,把这个家族连根拔起,满门抄斩!

    但……

    以自己现在的修为,却是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件事情。

    就算是加上云卜医,也根本不行。

    云家毕竟是京城屈指可数的豪门,底蕴深厚,根本不是一般家族能比的。

    虽然现在露在明面上的,只是云卜引和云卜月两人,但家族内部,肯定有极为恐怖的高手坐镇。

    事实上,这些大家族一般都是这样。

    家主的修为不是最高的,而是最会为人处世,负责家族的经营,收益,内政,外交。

    而那些强者,就镇守家族内部,潜心修炼,平时根本不会出关,除非是遇上生死存亡的危机,才会出来御敌。

    怎么办?

    苏寒脑海中飞快思索。

    刚才在自己的控制下,云卜医说出三天之后,让云飞龙去取药剂。

    在这三天的时间里,自己必须部署好一切。

    既然云家给自己挖了这么大一个坑,那么,索性就将计就计,狠狠阴他们一把。

    想着想着,苏寒嘴角便噙上一抹冰冷的微笑。

    反复把自己的计划推敲了好几遍,确认基本上没什么漏洞后,苏寒推开门,大步走了出去。

    看见苏寒终于出来,几个人都是急急赶了过来。

    “苏寒,没事吧?”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苏寒摆摆手,“没事,一点小状况,现在已经解决了。”

    “任叔,我现在需要回家一趟,那个赵军,你先去稳一稳他的情绪,不要轻易处置他,我这还有用,叫他将功赎罪。”

    任轩眼神惊喜,“可是发现了凶手?”

    “嗯。”苏寒点头。

    “需要我们帮忙吗?”

    “不需要。”

    “爸妈,你们就先住进任家,等我处理完这件事情,我再去看你们,注意安全。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苏寒又是交代一句,和众人寒暄几句,就朝着门外大步走去。

    等出了门,苏寒没走几步,脑后便是陡然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

    “小寒哥,你等等。”

    是小颖的声音。

    苏寒身体蓦然僵硬。

    说实话,自从决定前往血色试炼后,苏寒心中便下了一个决定。

    和她之间的关系,暂时先冷藏一下。

    苏寒看的出来,她对自己有好感。

    但……感情这种事情,剪不断理还乱,苏寒前世在仙界的时候,也根本不愿意轻易去碰触这两个字。

    太麻烦了。

    在仙界,女人是附庸。

    当然也不排除某些惊才绝艳的女强人。

    但主流的观念,还是男尊女卑。

    苏寒心中也是这样的想法。

    “小寒哥,我……”小颖站在苏寒面前,却是脸色绯红,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我……我喜欢你!”

    鼓起全部勇气,挤出蚊吟般的一句话,小颖转身就跑,苏寒愣愣站在原地。

    看着那个青春靓丽的背影渐渐远去,心中,忽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这小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