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神秘凶手

    在任轩的逼问下,赵军竹筒倒豆子,一股脑儿的全招了。

    原来,他之所以在那副膏药中秘密加入灯芯花,是在别人的指示下做的。

    至于指示的那人是谁,他自己却是也不知道。

    只知道,自己身上被人下了奇毒,不照做的话,就有生命之危。

    听到这些话,苏寒就陷入了沉思。

    到底是谁要害父亲?

    又是出于怎样的目的?

    想来想去,却始终想不明白。

    “赵军,我问你,你可曾记得那人长什么模样?”苏寒沉声问道。

    “他……他长的很普通,标准的国字脸,每次来找我,都是在我值夜班的时候,穿着一身黑衣,具体是什么模样,我也看不清楚,他脸上像是蒙着一层烟雾。”

    赵军愁眉苦脸的说道,脑门上汗珠滚滚而落。

    到这个时候,他是真的被吓破了胆子。

    其实这几天来,他一直都提心吊胆,没事就去苏军名的病房转转,嘘寒问暖,一是洗脱自己的嫌疑,二来也是存着巴结的心思。

    所以在先前见到苏寒在病房门外时,就异常的警惕。

    没想到,还是这么快就被查出来了。

    “师父,师父我对不起你,我辜负了你的一片教导。”

    “院长,院长你饶过我吧,我真的是被人逼迫,您看,您看我身上的毒素。”

    跪在地上,赵军痛哭流涕的挽起袖子,只见在他的胳膊上,有着一道淡淡的蓝线,从肩膀处已然蔓延到手腕,线条极淡,不认真看的话根本看不清。

    但这幅样子,分明是中毒无疑。

    任轩脸色铁青,一言不发,只是看着苏寒,“苏寒,这件事你处理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作为医院的院长,发生这种事情,他实在是有些对不起苏寒的感觉,这个时候,只能把一切决定权交给苏寒。

    朝前一步,苏寒抓住赵军的胳膊,分出一缕内气钻入他手腕,仔细感受片刻,眉头就微微?微微皱了起来。

    好……好诡异的毒素。

    这种毒素,异常的狡猾,就算是内气可以感知到它的存在,但要想碰触它,却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就像是隐藏在人体深处的一道灵体,虚虚实实,难以捉摸。

    即便是以苏寒超出地球许多年的见识,也从来没有见到过这种毒素,听都没听说过。

    “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毒。”苏寒沉声说道,沉思片刻,继续道,“任叔,你现在去找人,把医院的监控录像全部调查一遍,看看能不能找出什么线索。”

    任轩毫不犹豫的点点头。

    既然是发现了危险的萌芽,就要早点消灭在襁褓之中。

    “赵军,我问你,那个人一般都是什么时候来找你?”

    “就是我值夜班的时候,时间不定,最近一次找我是在五天之前。”

    “你能不能联系到他?”

    赵军摇摇头。

    此时此刻,赵军的眼神已经完全黯淡下去,像是一个濒死的老人般,呆呆坐在地上,苏寒问什么他就答什么,语气也很是萧索。

    见到他这幅模样,苏寒也心知问不出什么来了,看了看任轩,两人就朝着门外走去。

    “你在这里老老实实呆着!等候处置!”出门的时候,任轩冷声说道,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

    医院走廊中。

    苏寒心中一动,开口说道,“任叔,监控录像的事情,就麻烦你了。我现在还有一点事情和我爸妈说,麻烦你安排几个人守在门外,任何人都不许进来。”

    任轩赶紧点头,打了个电话,没过几分钟的时间,五个体型精干的男人都是小跑着上来。

    “看好,谁也不许进来。”

    交代一句,苏寒就进了父亲的病房。

    站在门外,小颖呆呆看着苏寒的背影,不知为何,心中悄然升起一丝酸楚。

    从最开始到现在,苏寒基本上没和她怎么说过话。

    仿佛就当她是空气似的。

    这让小颖有种被忽视的感觉。

    毕竟,在她人生前二十年中,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当之无愧的人群焦点,谁也不会忽视。

    无论是家世,相貌,气质,她都站在一个相当的高度,寻常女孩儿,根本比不上。

    但苏寒,偏偏就把她忽视了。

    她感觉,自己和苏寒之间的距离,似乎变的遥远了许多。

    “小颖,想什么呢?”任轩轻飘飘问道。

    脸色一红,小颖低下脑袋,“没想什么。”

    任轩笑笑,摸摸她的脑袋,“傻孩子,碰上合适的,就赶紧抓住,女孩儿的矜持没那么值钱。”

    说完,任轩就笑着朝远处走去。

    小颖满脸通红的站在原地,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病房中,苏军名和宋雯盘膝坐着,苏寒早已忙碌起来。

    两道温热的内气,输入父母体内,仔细感应着他们的身体状况。

    片刻后,苏寒脸色还算满意,这段时间父母虽然吃了不少苦,但毕竟是在苏家生活多年,算的上是钟鸣鼎食,身体情况还算不错。

    没有什么常见的疾病。

    “爸,妈。我这有两颗丹药,是师父临走之前送给我的,比刚才给爸爸服用的续骨膏效果还好,它叫易筋洗髓丹,主要功能便是洗刷身体内部的杂质,就像是武侠小说里面说的那样。”

    啊?

    听到这话,夫妻俩就完全惊呆了。

    万万想不到,苏寒竟然会有这样的东西。

    之前的断骨膏,已然带给他们足够的惊喜,而现在,这个惊喜,更加震撼着他们的神经。

    “小寒,你那师父到底是什么人?”宋雯就急急问道。

    “我师父是得道高人,常年云游四海,我也是在机缘巧合之下才能拜他为师。好了,说这些都没什么意义,赶紧把这两颗丹药服用了,至少能让您二老年轻十岁。”

    听到苏寒的话,宋雯摆摆手,语气竟是异常的坚决,“不行,这么神奇的丹药,给我们两个吃是浪费,你自己吃,我和你爸已经这么大岁数了。”

    苏军名也是点头赞同。

    苏寒心中淌过一道暖流,拉着二老的手,“爸妈,我自然是已经吃过的,不然怎么可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您放心,这两枚丹药,就是专门留给你们两个的。”

    苏寒又解释了大半天,两人才勉强接受这个结果,眼眶都是有些湿润。

    儿子有了现在的成就,当真是让他们两个百感交集,惊喜且欣慰。

    想想之前的一切付出,都感觉是有意义的。

    苦日子,终于是熬到头了。

    ……

    苏寒就在医院呆了一天。

    整整一下午时间,都呆在病房中护法,帮助父母伐毛洗髓。

    易筋洗髓丹的效用,自然是不必多说,当完成这个过程,洗完澡换上衣服出门照镜子的时候,两人都是惊呆了。

    岂止是年轻十岁!

    两人都已经是四十多岁的人了,而现在看上去,却好像是三十刚出头似的。

    男的英俊潇洒,女的光彩动人,都是恢复了最年轻的样子。

    这样的改变,让宋雯和苏军名都是震撼不已,几乎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简直就是神迹!

    皮肤光润白皙,完全没有半点岁月的痕迹,斑白的头发乌黑发亮,整个人都是神清气爽,舒服的不得了。

    返老还童!

    青春永驻!

    一时间,两人竟是连门都不敢出。

    苏寒脸上始终带着笑容,不住夸赞着,心情很是舒畅。

    “好了,咱们现在去和任轩谈谈合同的事。”黄昏时分,苏寒带着父母出了病房门。

    刚出门,守在门外的五个人,以及小颖,全部都是目瞪口呆。

    像是中了石化魔法一般,嘴巴大张,能塞进去一个鸡蛋。

    这是什么情况?

    面目见依稀能辨认出苏军名和宋雯,但是,但是这改变也太大了吧?

    该是多神奇的化妆品,才能产生这样神奇的效果?

    苏寒干咳两声,几人才从震撼中回过神来。

    “小颖,带我去找任叔叔。”

    小颖哦了一声,下意识朝前面走去,眼光还是止不住落在苏军名和宋雯身上,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脑海中一片空白。

    若是在旁人身上发生这种事情,她绝对就要大声呼喊妖怪了。

    到了任轩办公室,见到两人,任轩也是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刚喝了一口茶,顿时完全喷出来,发出一阵咳嗽。

    快步走过来,仔细打量几眼,他眼神炙热,死死盯着苏寒,声音都是有些颤抖。

    “苏寒,别告诉我,这也是你的杰作。”

    苏寒笑笑,点头,“两颗易筋洗髓丹,给我爸妈服了。”

    嘶……

    任轩就倒吸了一口凉气。

    易筋洗髓丹!

    他在医术上的造诣不错,对这五个字自然也是听说过的,不少古籍上都记载过易筋洗髓丹这五个字,称效果神异,返老还童,筋骨洗练,青春永驻。

    但,这种药,向来只存在于典籍中。

    谁都没有亲自见过。

    连配方都没有。

    想不到,苏寒竟然能轻描淡写的拿出两颗易筋洗髓丹给父母服用!

    任轩已经彻底傻了。

    这两枚丹药,若是放在京城一些大富豪的圈子里去拍卖,每一枚的价格,绝对是个天文数字,是以亿来计算的。

    看到他这幅模样,苏寒脸上露出个抱歉的笑容,轻声道,“任叔叔,这两枚易筋洗髓丹不是我炼的,我也根本不会,是我师父交给我的,以备不时之需。于是就给我爸妈吃了。”

    听苏寒这么说,任轩深吸口气,也是很快平静下来。

    飞快把易筋洗髓丹带来的震撼压到心底,他打开电脑,开口说道,“我找人翻了大量的监控视频,从中捕捉到几个画面,大概就是那凶手。你过来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