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苏寒的打算

    不仅是钱医生,此时的病房之中,所有人都是目不转睛的盯着苏寒和苏军名。

    刚才浓郁的药香,他们全部都闻到了,心中大呼神奇。

    这样的香气,他们之前都从未闻到过。

    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就是仙韵十足,根本不像是人间的味道,足以激发脑海深处最飘渺的想象。

    而接下来,神奇的一幕,更是让所有人瞪大了眼睛。

    只见苏军名膝盖上那漆黑的药膏,竟是在缓缓渗入皮肤之中,渐渐的变淡,渐渐的完全渗透进去。

    这到底是什么药膏!

    钱医生心中像是有几百只老鼠在爬,痒痒的。

    作为一个医学狂人,他从未见过这般景象。

    此时此刻,若是苏寒能给他讲解一下这药膏的成分,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拜师。

    但,这是不可能的。

    像这种神奇的膏药,都是不传之秘,根本不会传授给别人。

    想到这里,钱医生眼神就有些黯然。

    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自己手中的那种膏药,也是几代人花费好长时间才研制出来的,但它的效果和苏寒拿出来的这种膏药比起来,简直是一文不值。

    也就是十几分钟后,在所有人的眼神注视下,苏军名支撑着从床上走下来。

    一只脚放在了地上。

    那麻痒的感觉还在继续,不过,却是可以勉强忍受。

    而他感觉,自己的两条腿,完全恢复了力量,就像是年轻时候的那样,一口气走上几十里地也毫不费力。

    “他爸,小心点。”宋雯扶着丈夫的一只胳膊,轻声说道。

    苏寒扶着另一条,却是毫不犹豫的说道,“爸,你放心大胆的走吧,绝对没问题。”

    苏军名哎了一声,双脚踩在地上,微微屈膝,踉跄一下,很快便是稳了下来。

    稳稳的站在地上。

    “爸,走两步试试。”

    苏军名抬脚走了两步,略微有些不习?不习惯,但脚步却是沉稳,没有半点踉跄。练习上一段时间,就能恢复平时的走路。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是惊呆了。

    几乎完全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存在如此神奇的膏药?

    可以让一个断了腿的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恢复如初!

    简直是神迹!

    任轩看着这一幕,脸上显露出极端的惊喜。

    早就知道,苏寒在老爷子的宴会上,靠着一手杰出的医术大放异彩,自己原本以为,他也就是学到了某种神奇的针灸之术而已,但是没想到,苏寒在膏药上竟然也有如此造诣!

    等苏寒扶着苏军名坐下,他便迫不及待的开口了。

    脸上堆满笑容,任轩开口说道,“苏寒,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这所医院的院长,也是任家子弟,我有个很重要事情想要问你。”

    苏寒咧嘴一笑。

    自己的目的达到了。

    之所以在这几个人面前展露出药膏的神奇作用,为的便是这样。

    苏寒心中早就考虑好了,自己现在修为进步,父亲再去从事一些体力劳动,是绝对不可能的了。

    索性就把他安排在这所医院之中。

    有续骨膏这颗敲门砖,是妥妥的事情。

    而且,续骨膏交给任家开发出来,每年绝对是一笔巨额的分红。

    有这笔钱,二老绝对是衣食无忧,可以安安稳稳的幸福晚年。

    “原来是任叔叔,有事您说话。”

    “苏寒,那我就直说了,我看你刚才这种药膏的效用十分神奇,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是你研制出来的吗?”

    “断骨膏。是我师父研究出来的,不过师父云游四海去了,这断骨膏的配方,也就交给我了。”

    听到这话,任轩脸色就是一喜,斟酌一下语气,继续说道,“我想和你谈一笔生意,这断骨膏的配方,咱们合作开发如何?至于利润,你以专利入股,占百分之四十的利润。这已经是我能做到的极限。现在国内的行情,基本上都是百分之三十,甚至更低。”

    任轩说的很是诚恳。

    他看的出来,苏寒并不是一个生意人。

    所以说话间也没那么多弯弯绕,直言直语,很是爽快。

    听到这话,苏军名和宋雯脸上都是止不住的笑容,笑的很是欣慰,笑的很是自豪。

    专利。

    想不到自己这个纨绔儿子,竟然还能和这两个字沾上边。

    虽然,是那什么师父传下来的,但也是儿子的本事。

    他师父怎么不收别人为徒呢?

    看到苏寒出息,他们两个都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我不要百分之四十。”苏寒摇摇头。

    啊?

    任轩脸上就现出为难之色,急急解释道,“苏寒,百分之四十真的是极限了,药材成本,营销,铺货,都是巨大的投资,再让利,我真的很难办,估计要亏本。而且,我开发这种药材,虽然是为了赚钱,并不是完全为了赚钱,而是希望能最大程度上减轻病人的痛苦,我定的价格不会很高,针对的人群,也绝对不会只是富人。”

    苏寒绽放出个灿烂的笑容,“任叔叔,你想多了,我不是那种贪得无厌的人。我只要百分之三十就够了。但是在合同上,我必须写明一个条件。”

    任轩松了口气,疑惑问道,“什么条件?”

    “这专利的主人,是我爸和我妈的。在二十年内,我爸和我妈若是出现什么问题,包括但不仅限于人身伤害的话,合同自动取消。”

    嗯?

    任轩就呆住了。

    苏寒这么说,也是迫于无奈。

    毕竟自己即将参加血色试炼,未来是个什么样子谁也不清楚。

    虽然自己有着绝对的自信能够活着回来,但是万一,万一出现什么意外,就算是把专利权给了父亲,也难免会有些心术不正的人动歪脑筋。

    在合同中加上这款,对老爸和老妈的安全,无疑是一个巨大的保障。

    “行,完全没有问题,我可以保证,必将尽一切努力,保证苏大哥和大嫂的安全。也请你相信,我任家有这个实力。”

    任轩果断的开口说道,眼神中对苏寒也是满满的赞赏。

    万万想不到,苏寒竟然会提出这么一个要求。

    以前怎么会有人说他是个纨绔子弟?

    这样的人若是纨绔子弟的话,这天底下也没有什么好人了。

    而听到苏寒的话,苏军名和宋雯,眼眶中更是含着热泪,喉头哽咽,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

    “任叔叔,合同的事,咱们接下来再说。现在,我们来算算帐。这幅膏药,我相信钱医生配置的时候没有任何问题,但,毋庸置疑的是,其中绝对添加了灯芯花这种东西,钱医生,我想知道了,除了你,还有谁碰过这东西?”

    钱医生脑门上的冷汗一下子就淌了下来。

    若是苏寒之前说这话的话,他或许还不相信,但见识过刚才堪称神迹的一幕后,他心中再无半点疑虑。

    既然苏寒说这里面有灯芯花,那就肯定是有灯芯花。

    心思飞转,想了许久,钱医生沉声道,“我把膏药配好之后,立刻让护士送了过来,给病人贴上,那个护士,名为吴小巧,是个年轻娇小的女孩儿。”

    “是,确实是个年轻娇小的女孩儿,就是他给我贴的膏药。”苏军名也是开口说道。

    “苏寒,这件事我马上去处理。你稍等一下,绝对给你一个满意的结果。”任轩飞快说道,立马就掏出电话,拨通一个号码,几乎是用吼的说道,“吴小巧现在在哪?立马让她来找我,我在322病房!”

    挂了电话,不到几分钟的时间,一个娇小玲珑的女孩儿,便是急匆匆赶来。

    神色显得很是慌张,像是一只受惊的小兔子,说话都有点不利索了。

    “院……院长……您……您找我?”

    任轩脸色一板,“我问你,这幅膏药是不是你贴的?”

    听到任轩这声色俱厉的一问,吴小巧打了个哆嗦,差点哭出声来,低着脑袋嗫嚅道,“是……是我。”

    “我告诉你,这幅膏药中被人下了毒,是不是你干的?”任轩厉声喊道。

    吴小巧膝盖一软,差点跪下去。

    泪珠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样落了下来,慌忙摆着手说道,“不不不不不,不是我,我绝对没做。我发誓。”

    小颖毕竟心软,有点看不下去了,嗔道,“叔叔,把人家都吓坏了。”

    走到吴小巧面前,小颖开口问道,“姐姐,你好好想想,除了你,还有别人动过这幅膏药没?”

    吴小巧就飞快思索起来,脑门上沁出密密麻麻的汗珠。

    想了好久,她有些犹犹豫豫的说道,“赵医生,赵医生检查过!”

    “哪个赵医生?”

    “就是赵军,赵医生!”

    刷!

    钱医生的脸一下子就变的苍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小军?一定是搞错了!”

    赵军是他的徒弟,向来懂事听话,做事也是滴水不漏,很受他的信任。

    “跟我来!”

    任轩也是个雷厉风行的人,大步朝着门外走去,走到赵军办公室门前,伸脚一踹,轰的一声就把门踹开了。

    房间中烟雾缭绕,像是神话故事中妖魔出没的险地,赵军正坐在电脑前抽着烟,满脸愁苦之色,桌子上的烟灰缸中,已是满满的烟蒂。

    “赵军!”

    “给我滚出来!”

    “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见到这一幕,赵军咚的一声就跪了下去,“院长,师父,我……我……我……”

    一个大男人,涕泪交加,看起来很是可怜。

    果然是他。

    见他这幅样子,所有人心中都确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