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钱医生

    “钱医生,您来了。”

    见到进门的医生,宋雯急急站起身来,满脸堆笑的说道。

    “这是谁?”

    “他在干什么?”

    钱医生大步走过来,怒气冲冲的朝着苏寒喊道,“简直是胡闹!”

    宋雯脸色微微有些尴尬,赶紧笑着解释道,“钱医生,这是我儿子,担心他爸的病情,于是就过来看看。”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一边去!”钱医生一把拉住苏寒的胳膊,“病人出了事怎么办?我知道你担心你爸爸的病情,但你这不是为他好,而是在害他!”

    “赶紧把膏药贴回去!”

    见到这老医生这幅模样,苏寒咧嘴笑笑,绽放出个灿烂的笑容,“钱医生,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我想问问您,你看我爸这膝盖还能治好吗?”

    苏寒看的出来,这老头子纯属关心。

    他也不是不懂事的人。

    毕竟,自己要是个医生,看到有人这么干,肯定也会生气的。

    看到苏寒这个灿烂的笑容,钱医生就愣住了。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苏寒笑眯眯的跟他说话,他自然也是不好意思再生气了,皱着眉头,轻声说道,“倒是也没什么大问题,不过要想完全恢复,很难。”

    “你爸年纪不小了,身体组织毕竟不能和年轻人相比,需要花费很长的世家才能一点一点恢复归来,走路的话,倒是没什么问题。但年纪再大点,估计会有风湿关节炎之类的毛病。当然,也不排除再次瘫痪的可能。”

    宋雯的神情一下子就紧张起来,惴惴不安的看着钱医生,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也不懂这些。

    “那,我想问一下,这幅膏药是谁给配的?”苏寒咧嘴一笑,又是开口问道。

    “是我。”钱医生毫不犹豫的点头,开口道,“这是我的独门秘方,效果不错,主要用于术后康复。”

    ?/p>

    认真盯着这老医生的眼睛看了一会儿,苏寒随手拿起那副膏药,开口问道,“钱医生,我想请您看看,这幅膏药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呢?”

    苏寒的声音,已然是有些凌厉了。

    虽然看这钱医生的样子,不像是能做出这种事的人,但保不准就是他手下的人。

    嗯?

    “你什么意思?”

    听到苏寒这话,钱医生的眉毛一下子就竖了起来,“你是在怀疑我的医术?”

    苏寒笑笑,毫不犹豫的说道,“我不是怀疑你的医术,只是想请你看看,这幅膏药有没有什么别的问题。”

    病房里的气氛,一时间就有些紧张起来。

    宋雯和苏军名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不知道苏寒到底在做什么。

    “小寒,别闹了,别乱来。钱医生可是这所医院最好的医生。”宋雯小声说道。

    “妈,我也相信钱医生是这所医院里最好的医生,但我最近学习医术,对一种药材印象特别深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幅膏药里面,有灯芯花这种药!”

    说完,苏寒转头看向钱医生,大声质问道,“钱医生,你可知道灯芯花是什么东西?”

    几乎是瞬息之间,钱医生脸色便变得一片铁青,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有灯芯花?”

    “这是我亲自配的膏药,总共有十五种药材,绝对没有灯芯花!”

    啪的一声。

    苏寒随手把这幅膏药甩给他,“你自己看!”

    钱医生接过膏药,仔细看了许久,闻了许久,却是根本看不出个所以然。

    刚才苏寒也是凭着远超常人的敏锐嗅觉,才嗅到专属于灯芯花的那一丝甜腥,钱医生年纪大了,身体机能不可避免的倒退,根本闻不出来。

    吱呀一声。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再次被推开,进门的是个中年男人,西装革履,大概是任家的一位高层,另一个清纯可人的女孩儿,穿着一身素色的运动服打扮,正是小颖。

    “小寒哥,你怎么来了?”

    见到苏寒,小颖眼神惊喜,顿时蹦蹦跳跳迎了上来,一下子挽住苏寒的胳膊,显得很是亲密。

    见到这一幕,宋雯眼神一亮,脸上就流露出几丝喜色。

    这几天住院的时间,她也清楚,这个名叫小颖的姑娘,是任老爷子的孙女,是任家的千金公主。

    她介绍的时候只是说和苏寒是朋友。

    看现在,她似乎和苏寒很是亲密呢。

    不止是朋友那么简单。

    身为一个母亲,宋雯对苏寒的终身大事可是时时都挂在心上,毕竟以前苏寒那个样子,哪个姑娘也不愿意往火坑里面跳。

    而现在……

    看来儿子是真出息了。

    任家的大小姐,都是主动贴上来的。

    “钱叔,这是怎么回事?”中年男人大步走了过来,见到钱医生脸色不好看,于是就开口问道。

    他叫任轩,是这间医院的院长,也是任家的子弟。

    钱医生从年轻时候就是任家的私人医生,后来博仁医院成立后,更是在这里担任骨科主任,是医院的顶梁柱,任轩对他也很是恭敬。

    “一会儿再说。”钱医生摆摆手,转头看向苏寒,“这位小兄弟,你既然说这幅膏药里有灯芯花,请问你有什么证据?我钱博明医术虽然不算高深,但也沉浸此道五十年了,这幅膏药从小配到大,断然没有出错的理由。”

    “你要是不相信我,就请另请高明吧!”

    钱医生面无表情,声音中却是带上了一声冰寒。

    被苏寒这样说,他感觉自己被侮辱了。

    若不是看在任轩面子上,还有本身身为医生的责任感,早就拂袖而去了。

    “小寒哥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是灯芯花?”感觉到气氛不对劲儿,小颖也是皱着眉头问道。

    “灯芯花,生性阴凉,喜水,对生长出深山河畔树丛之下,因形如灯芯得名。功能清肺利咽,止咳化痰,药效较为剧烈,可能产生呕吐等不适症状。且,孕妇禁用。”

    “钱医生,我说的对不对?”

    苏寒侃侃而谈,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钱医生就点头。

    灯芯花确实是这样,苏寒说的跟书上记载的没有半点误差。

    此时此刻,他心思也是微微提了起来。

    这个少年看起来不像是门外汉,难道这幅膏药中,真的有灯芯花?

    “要检验灯芯花的存在,也很简单,只需要取酒精一滴,若是色泽变红,自然可以判断出来。”

    咦?

    钱医生就惊讶?

    灯芯花和酒精?

    这样的判断方法,他还真是想都没想过。

    “试一试就好了么。”小颖飞快的跑到医疗箱前,很快就取出一瓶酒精。

    滴了一滴上去后,果然,没过多长时间,黑漆漆的膏药上,便是泛起一丝晕红,虽然色泽较浅,但还是看的清清楚楚。

    “真的有变红哎。”小颖惊喜叫道。

    钱医生脑门上已经是汗珠冒了出来。

    虽然不知道眼前这年轻人的鉴别方法是否正确,但听他语气,似乎是极为笃定,而实验结果,也证明了这一点。

    但,这幅膏药明明是自己亲手配置的,怎么可能出错?

    哼!

    见到他这幅模样,苏寒冷哼一声,“等会再跟你们算账!”

    话说完,苏寒转头看向病床上的苏军名,柔声道,“爸,我现在给你治疗,这种灵药,是我从师父那里求来的,是绝世灵药,一旦敷上,立马就能见效。”

    听到这话,钱医生瞪大眼睛,花白的眉毛一扬,下意识就想反驳。

    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筋骨伤势最是难以治疗。

    尤其是治疗过后的痊愈过程,更是需要漫长的时间。

    而苏军名双腿被人打断,伤势更是极重,不休养个大半年,根本无法痊愈,就连走路都不行。

    现在,这少年竟然说立马就能见效。

    哪里有这种药?

    心急之下,钱医生再次站出身来,干咳两声,“小兄弟,我相信你不会害你爸爸,但这药,俗话说去病入抽丝,哪有当场就能见效的药?”

    “你做不到,不代表我也做不到。”

    苏寒应了一声,随手结果小颖手中的酒精,取了棉纱,把苏军名膝盖处的药膏缓缓擦拭干净。

    在酒精的刺激下,苏军名嘶嘶吸着凉气,嘶嘶咬着牙,一双手紧紧抓着被单,却是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爸,忍着点,很快就好了。”

    擦拭干净后,苏寒从口袋中取出那个玉瓶,指尖轻轻挑出一团黑色膏药。

    刹那间,病房中便是一片清香。

    动作轻柔的,像是照顾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一般,苏寒轻轻把那药膏涂在膝盖上。

    为了加快药力散发,苏寒以能量催动,芳香更是四逸。

    病房中的人,都是惊呆了。

    满脸的陶醉之色。

    “痒……”

    “好痒……”

    苏军名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

    方才那剧烈的疼痛没让他出声,但现在,却是忍不住喊出声来了。

    那痒意,如惊涛骇浪席卷而来,根本无法阻挡。

    苏寒一只手紧紧按着他的膝盖,“痒就对了,这是里面的组织正在飞快生长,爸你忍着点,一会儿就能下地走路了。”

    听到这话,钱医生在难以置信之时,只觉脸上火辣辣的。

    毕竟,以他的专业水平,可以分辨出,这股药香是相当纯正的,绝对是灵药。

    难道,真的有这少年说的这么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