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断肠草和灯芯花

    博仁医院。

    这是京城市最好的医院,也是最清闲的医院之一。

    无数医生梦寐以求都想进入的地方,工资高,福利好,技术力量顶尖,而且,最主要的是,这里的病人,全部都是非富即贵之人。

    明星大腕,政界名流,商业大亨,应有尽有。

    这是任家的产业。

    苏军名就住在这里。

    双腿被打断后,任家也是很快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飞快把苏军名送到这里,安排了最好的医生进行救治,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帮助苏军名恢复。

    但,以现在的医疗水平,想要治好很简单,但要完全恢复之前的样子,很难。

    人的身体是这世界上最玄奥最精密的东西,尤其是膝盖部位,被打断后,只能慢慢恢复。

    苏军名就是伤在膝盖,这几天的时间,虽然是经过手术有了很大的好转,但要想站起来走路,想都不要想。

    只能坐在轮椅上。

    一间豪华病房中,苏军名坐在轮椅上,正在捧着一本书看。

    宋雯坐在他旁边的病床上,脸上有着几分红润,显然是这几天吃的不错,但眼神却是黯然。

    丈夫变成这副样子,她心痛如绞。

    但事情已经发生,再说什么也是假的。

    好在,这几天的时间,她心中倒是也没多绝望。

    丈夫虽然成为这个样子,但是这几天,她也听说了,儿子苏寒似乎是出息了,治好了任老爷子的病,深受任家信赖。

    不然的话,任家也不会把丈夫安排到这间病房中。

    这可是天大的好事。

    宋雯感觉,生活有了盼头。

    她和苏军名之所以吃这么多苦,还不是为了苏寒能有出息?

    还好。

    还好。

    苏寒出息了。

    这几天,宋雯晚上睡觉做梦都会醒过来,真害怕自己做的一场梦。

    而看看豪华病房的布置,她笑着笑着就哭了,哭着哭着也笑了。

    看了?看了一下墙上的表,宋雯打开一个白色的保温盒,“军名,吃饭吧。这是医院刚送来的蹄筋,还有这什么汤,我也记不住名字,反正是大补的,对你的膝盖有好处。”

    苏军名也就放下手中的书,笑笑,“我自己来吧,多大人了,还让你喂。”

    “不让我喂,你想让谁喂,是不是想让那个叫娇娇的护士?”宋雯就白了他一眼,笑着说道。

    苏军名脸一下子就红了,“你……”

    ……

    站在病房门外,听到两人这对话,苏寒简直要笑出声来。

    想不到,父亲和母亲还有这种情调。

    不过看起来,他们的精神状态倒是不错。

    苏寒也就放下心来。

    “你!你什么人?站住!”就在此时,忽然有个声音响起,吓了苏寒一跳。

    回过神来,只见一个白大褂从走廊那边匆匆走来,正对着自己大呼小叫。

    “你叫什么名字?在这里干什么?赶紧出去,这不是你能来的地方。”

    苏寒眉头微微一皱,看了一眼这人胸前的铭牌,赵军,职务是医师。

    赵军看起来三十来岁的样子,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看起来倒也斯斯文文的,不过苏寒从他那双眼睛中,看到了不少负面东西。

    这人,不是什么好东西。

    苏寒心中一下子就做出判断。

    眼珠黯淡无神,是小心思太多,心机深沉。鼻头硕大毛孔粗,烟酒过度。眼袋深重发黑,显然是在房事上也不太节制。

    “你是什么人?”

    对他没什么好感,苏寒语气中也就没多客气。

    任家给父母安排的,就是这么一个医生?

    “你管我是什么人,滚出去,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赵军退了一把苏寒,就把他朝着门外推去。

    苏寒哪是他能够推得动的,苏寒用力一挣,赵军顿时仰面朝天直直摔了出去,像是一只翻了背的乌龟一般,好一会儿才挣扎着爬起来,不住的哀叫着。

    眼镜碎了,脸上多出几道划痕,额头青肿一片,赵军满是怨毒的盯着苏寒,“你等着,你给我等着!”

    吱呀一声。

    病房的门被轻轻推开了。

    大概是宋雯听到门外的动静,推门走了出来。

    见到苏寒,她脸上的疑惑顿时变为了惊喜,“小寒,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爸。”苏寒轻声说道,朝着病房里面看去。

    宋雯笑的额头上的皱纹都轻了许多,虽然苏寒手上什么东西都没带,但是能有这幅姿态,比起以前来,还是有了很大的进步。

    何止是很大的进步,简直是飞跃般的进步。

    要知道,以前的苏寒,简直就是一个被惯坏的纨绔,不仅在外面嚣张跋扈,在家人面前也是动辄就爆粗口。

    夫妻俩从小宠爱,却是根本舍不得下手打。

    一时间,宋雯的眼眶都是有些湿润。

    不留痕迹的擦了一把泪,她拉着苏寒进门。

    “妈,等等,这个医生就是任家安排过来给爸治疗膝盖的?”苏寒开口问道,声音隐隐发寒。

    宋雯这才回过神来,才发现走廊中还有一个人。

    刚才推开门,一眼见到苏寒,她所有的注意力便完全集中在苏寒身上,完全没有注意到还有其他人。

    “咦?小赵医生,你怎么在这里?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赵军愣了一下,万万想不到,这个穿戴廉价的年轻人,竟然会是这间病房主人的儿子,一时间就愣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这位小赵医生,是骨伤科的医生,虽然不是你爸爸的主治医生,但对你爸爸的病情还是很关心的,经常来病房里走动。”

    苏寒低头想了想,心中也明白了。

    大概,是个套近乎的小人。

    毕竟,能住在这里的都是非富即贵,尤其父亲住院后,肯定也有不少任家的人前来看望,这个赵军估计是看到这一点,想来套近乎。

    “你走吧。”

    苏寒冷冷说了一声,拉着母亲朝病房门内走去,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赵军在门外站了片刻,脸上渐渐冒出冷汗,一副担心且恐惧的样子,站在门外看了许久,终究是没有勇气推门进去。

    进了门,笑谈几句,苏寒脸色一正,“爸,我是来给你治疗膝盖的,来,躺在床上,让我看看。”

    苏军名和宋雯两人就呆住了。

    苏寒哪会什么医术?

    “小寒,你行吗?”宋雯疑惑问道。

    “妈,放心,相信我。”

    见到苏寒这幅稳重的样子,听着他笃定的语气,宋雯心中又是一酸。

    以前的儿子,哪里会用现在这种语气讲话?

    被赶出家门后,他仿佛是变了一个人,变的完全不像以前的苏寒了。

    不过,这是好事。

    “那你小心一点,别再把你爸弄伤了。”虽然有些怀疑苏寒怎么会医术,但宋雯还是点点头,轻声嘱咐一句。

    苏寒就弯下腰,轻轻把苏军名抱了起来。

    瘦弱的身躯,很轻。

    把他抱起来的时候,苏寒忽然感觉肩膀处有些湿润。

    看了一眼,只见父亲眼中满是泪水,一滴一滴落了下来,咬着嘴唇,却是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苏寒的眼眶,也是蓦然有些湿润。

    可以想象,以前这个纨绔苏寒,该是有多伤父母的心。

    自己只是做了这些应该做的,就能把二老感动成这样。

    “爸,过去了,都过去了,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们的。”苏寒轻声说道。

    两人都是含着泪花点头。

    把父亲放在病床上,苏寒轻轻解开他膝盖间的绷带,看到一剂黑色的膏药,一股辛辣的药香就飘了出来。

    嗯?

    闻到这股味道,苏寒眉头就是一皱。

    似乎……似乎是断肠草的味道。

    断肠草是一种有毒的草药,内服的话会导致腹痛如绞,严重的甚至能当场死去。

    不过,它也有一定的外用价值,可以舒筋活血。

    只是,这断肠草的味道,似乎有点不对劲。

    真正的断肠草,是完全腥辣的,而这股气味,却是腥辣中带着一丝腥甜。

    灯芯花?

    仔细辨认许久,苏寒终于是认了出来。

    这是灯芯花的味道。只不过,被掩饰的极好,若非自己嗅觉远远超过普通人,根本闻不出来。

    灯芯花是一种良药,可以清心利肺,化痰止咳,有着不错的效果。

    但这种药和断肠草却是互相冲突,能够中和断肠草的药效,减弱断肠草的效用。

    虽然地球上医术发展的水平不高,但这种基础的东西,是断然不会搞错的。

    苏寒的拳头,一下子就紧紧攥了起来。

    是谁?

    是谁会做出这种事情?

    想了好久,苏寒都没有想明白。

    若是有人想害父亲的话,根本犯不着这样,而且,灯芯草也起不到害人的作用,只是会让痊愈的速度变慢。

    但,断肠草和灯芯花搭配,就算是再笨的医生,也做不出这种配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妈,爸膝盖上贴的这种膏药,是谁做的?”

    “是钱医生。”宋雯开口答道,看到苏寒的脸色似乎有点不对劲儿,于是开口问道,“怎么了,难道有什么问题?”

    苏寒摇摇头,这种事情,还是暂时不要让母亲知道为好。

    “爸,我现在帮你重新敷药,相信我,我绝对能把你的膝盖完全治好。”苏寒语气中透露出强大的自信。

    苏军名愣了一下,咬着嘴唇点点头,“好。”

    虽然对苏寒的医术还是有点疑惑,但苏寒既然这么说,他也就相信了。

    权当是相信儿子。

    就算儿子治不好,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已经成了这样,最多也就是些疼痛而已。

    苏寒就开始解下绷带,双手蕴含着一丝能量,把那膏药软化后,一下子揭了下来,动作极为轻柔,苏军名甚至没有感觉到半点疼痛,反而是暖洋洋的。

    就在这时,吱呀一声,病房的门被轻轻推开了。

    进门的是个头发花白的老医生,见到膏药被贴下,他一下子就急了,急急忙忙喊道,“你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