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 炼丹

    苏寒又去了一趟王家。

    炼制易筋洗髓丹的药材不在少数,虽然不是什么名贵的东西,但收集起来也是颇为麻烦。

    有王家这个宝库,不要白不要。

    再说,不动明王都教给呆霸王了,几个世家中苏寒和王家的关系算是最亲密的,自然也就不跟他们见外。

    王鬼毫不犹豫的就同意了,连问都没问,甚至直接给了苏寒一把宝库的钥匙。

    他对苏寒现在的态度,简直是恨不得供起来。

    一排排药架中,苏寒飞快寻找着一味又一味药材,忙得不亦乐乎。

    炼制易筋洗髓丹,总共需要将近一百种药材,而且,炼制过程也是繁琐无比,还好,王家宝库中的药材无比齐全,花了将近一个小时,苏寒全部收集完成。

    他取了五份。

    之所以取这么多,并不是对自己的炼丹水平没有自信,害怕炼丹失败。

    而是,有着其它的考虑。

    先前的苏寒,修为低下,就连自己都保障不了,根本不敢想别的。

    而现在,突破筑基后,许多之前做不了的事情,便可以着手开始了。

    譬如,帮父母改善身体。

    虽然苏寒是穿越来客,但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对这一世的父母,认同感也是相当强烈的。

    那个纨绔苏寒没有做到的事情,就让自己替他完成好了。

    不管怎么说,为人父为人母,都是相当不容易的。

    刚何况,自己即将前往血色试炼之中,未来还是个未知数,在临走之前,要把一切都安排妥当才好。

    提着药材,苏寒很快回到家中。

    看了一眼蔓蔓,她平躺在床上,整个人像是睡着了一般,而房间中的温度,却是极低,像是一个冷库一般。

    这是因为,蔓蔓在修炼图腾经的过程中,把空气中游离的火属性分子全部吸收了进去。

    轻轻关上门,苏寒在自己房间的门上贴上一个请勿打扰的标签,便开始着手准备炼丹。

    深吸好几口?几口气,心情完全平静下来,他双手急速挥舞,几种药材在能量的控制下,全部浮在半空中。

    继而,苏寒指尖悄然现出一朵最普通的火焰,房间里的温度,很快升了起来。

    几种药材在高温的炙烤下,散发出一股股药香,其中的杂质被飞快的蒸发,渐渐形成几团纯净的液体。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十几分钟后,苏寒手势一变,舌战春雷,“融!”

    几团药材,飞速融合在一起,冒出咕嘟咕嘟的气泡,药香更加浓烈。

    苏寒眼神满意,指尖的火焰加大了几分。

    这种炼药手法,是他在仙界时最常用的,不用任何炼丹炉,仅凭能量控制,简易而方便。

    优点是很明显的,就是方便控制火焰,毕竟,用炼丹炉炼丹,中间有着一层阻隔,对热量的控制,变不是那么完美了。

    不过,这种炼妖手法也有缺点,就是对能量消耗比较大,而且,在炼制一些比较贵重的丹药时,很容易内气不继。

    不过苏寒现在炼制的这种丹药,是最普通的一种。

    续骨膏。

    可令断骨重生,效果极为神异。

    续骨膏在仙界算是烂大街的一种丹药,毕竟修炼之人到了一定境界,全身生机无比强大,就算是肢体断了,只要灵力足够,很快就能长出来。

    而在这地球上,就是万金难求的货色了。

    父亲苏军名双腿被打断,这点苏寒可是没忘记,这续骨膏,能让他的断腿在一天之内便恢复入初,也省却了一些住院的皮肉之苦。

    半个小时候,待到那药液完全稳定下来,变为漆黑如墨的粘稠状液体,苏寒才撤了火焰,手中一个玉瓶飞出,把一团膏药尽数装了进去。

    凑在鼻间一闻,闻到一丝甜香,以及一股淡淡的腥气,苏寒眼神满意。

    这是最上品的续骨膏的味道。

    看来自己虽然荒废了这么久,但是炼丹的手法,还没有退步太多。

    做完这一切,苏寒盘膝坐下,开始飞快的恢复能量。

    炼制断骨膏只能算是热身,接下来就是重头戏了。

    易筋洗髓丹。

    这种丹药的炼制手法可谓是繁复无比,对于内气的控制和强度也有着极高的要求,在仙界的话,能独自炼制出易筋洗髓丹,就具备了成为一些炼丹仙门普通弟子的资格。

    十几分钟后,苏寒睁开眼睛,感觉到一阵神清气爽。

    近百种药材,被他依次取了出来,平放在地上,分门别类,井井有条。

    若是有精通药材之学的人在此的话,会发现,苏寒的分类是把这么多药材分为十一种。

    按照五行属性,金木水火土。

    其中,又分阳金,阴金,阳木,阴木,阳水,**……等等。

    这是十种。

    而剩下的一种,便是药引了,总共有三味药材,冰心草,清凉花,以及龙骨草。

    易筋洗髓丹,能够产生脱胎换骨的作用,其原因便是因为五行平衡,能够在洗刷杂质的同时,滋补元气。

    心念一动,苏寒开始炼制易筋洗髓丹。

    金木水火土五种药材,分别开始以火焰炙烤,苏寒烤的很小心,力道控制到完美。

    不一会儿,几十种药材便化为五团灵液。

    金色,绿色,蓝色,红色,黄色。

    像是五颗晶莹剔透的宝石一般,悬浮在半空中,散发出阵阵药香,让人心旷神怡。

    每呼吸一口,苏寒都觉得能量值在淡淡的恢复。

    “可以开始炼制了,下面是最重要的一步。”

    指尖一动,苏寒的手开始飞速舞动起来,如同一个技艺高超的魔术师,手速快到极致,甚至在半空中舞出一道道残影。

    而这五团灵液,在苏寒的搅动下,开始飞速的融合起来。

    苏寒紧紧瞪着,不敢有半点大意。

    炼制易筋洗髓丹最关键的一步,便是这搅动的过程。

    五行相生相克,冒然混合在一起,绝对是会爆炸的,而一旦爆炸,这间房子估计都会被夷为平地。

    而这搅动,就是要以最精妙的控制,来控制五行之间的相克,使其变为相生。

    其中的手法相当玄奥,没有经过苦练,是断然无法掌握的。

    不过这些对于苏寒来说,自然是不成问题。

    将近半个小时后,他脑门上已然冒出密密麻麻的汗珠,脸色也是颇有些疲惫,但眼神却是明亮。

    成了。

    一团五彩缤纷的药液缓缓成型,水乳交融,不停旋转着。

    旋转到最后,所有的色彩渐渐退去,变为最纯净的黑白两色。

    这是五行化阴阳。

    “成丹!”

    苏寒指尖一点,剩下的三枚药引,顿时飞起,在一个呼吸的时间内便被火焰焚烧成三团液体,完全融入黑白的药液中。

    药液渐渐化为丹形,颜色也是渐渐变成纯净透明。

    苏寒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眼前已然有金色的星星在冒了。

    饶是他现在已然是筑基修为,炼制这么一颗筋骨提气丸,还是有些油尽灯枯的感觉。

    紧紧咬咬牙,苏寒手依旧稳如泰山,控制的火焰也没有半点波动。

    又是坚持了十几分钟,一颗芳香四溢的丹药,极有灵性的从火焰中跳跃起来,看样子是想破空而起。

    费了这么大工夫,苏寒怎么会让到嘴的鸭子飞了?

    大手一挥,高高跃起,一只白色瓷瓶,顿时把这丹药收收进去,旋即紧紧盖好瓶塞。

    做完这一切,苏寒再也没有半点力气,软软瘫倒床上。

    过了好一会儿,勉强感觉恢复一点力气,他盘膝坐起,一点一点恢复着内气。

    整整一夜,苏寒就在房间中持续着这个过程,像是一个不知疲倦的机器人一般,总算是把五枚筋骨提气丸完全炼制出来。

    清晨七点。

    当苏寒从房间中走出来的时候,正好碰上蔓蔓也是同时醒来。

    看到苏寒,蔓蔓下意识发出一声尖叫,指尖一朵火焰就是冒了出来。

    “你……你是谁,你别过来。”

    “别过来。”

    苏寒愣了一下,低头看看自己,这才发现,自己已然完全不像个人型了。

    身上的汗渍,出了又干,干了又出,已然是凝结成为一层薄薄的盐壳,而且,一晚上高强度的炼丹,几次筋疲力竭,内气运转到极限再恢复过来,身体内部不少杂质,也是被随之排出。

    黑的污渍,白的盐壳,裹在身上,不被人当成怪物才怪。

    “是我……练了一晚上功,我去洗个澡。”

    说完,苏寒飞快朝浴室泡去。

    酣畅淋漓的冲了一个热水澡,用了大半瓶沐浴液,总算是把身上洗干净了,苏寒有种发自内心的清爽感。

    到现在为止,这具身体才完全干净了。

    苏寒在平时的修炼和筑基之时,虽然也排出不少杂质,但这具身体的底子,实在是太薄弱了。

    那个纨绔苏寒,五毒俱全,仗着年轻大玩特玩,对身体根本不在意,不然也不会能量值弱到被家族赶出门。

    苏寒继承这具身体后,一步步弥补,现在总算是完美了。

    “咦?苏寒你身上喷什么香水了?怎么这么好闻?”

    吃早餐的时候,蔓蔓像是一个好奇的猫咪,鼻子使劲在苏寒身上嗅着。

    “没什么香水,人本来就是这个味道。”苏寒笑眯眯说道。

    刚生下来的婴儿,身上都是香的,是一种很自然很亲切的香气,而一步步长大,沾染后天的杂质后,便会渐渐消失了。

    看到蔓蔓一副不相信的样子,苏寒笑道,“等你修炼到一定境界,也能有这种气味。”

    “真的?”

    “我保证。”

    蔓蔓一下子就兴奋起来。

    ……

    吃过一个简单的早餐,苏寒出了门,打听清楚父亲苏军名所在的医院后,便飞速赶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