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 第四个队友

    将近半个小时候,蔓蔓才换好衣服从房间中走出,穿的极其保守而严密,像是中世纪人身权力受到严重束缚的妇女一般,看向苏寒的眼神中,更是带着一丝警惕。

    “我告诉你啊,不许笑,敢笑,哼哼,我就用火烧你!”

    刚才赤身裸.体站在苏寒面前,实在把她羞的不行,还好苏寒没说什么过分的话,不然,她现在早就母老虎发威了。

    不过,话虽然是这么说,意识到凤凰真火的威力,蔓蔓也不敢贸然使用了。

    刚才苏寒惊恐的样子可不是装出来的,她心中还是很有轻重的。

    自己身上这火焰,看起来是威力不小。

    苏寒坐在沙发上,慢吞吞喝着水,心中却是在仔细思量着,怎么和这小妮子说呢?

    见到蔓蔓身上的凤凰真火后,苏寒几乎是瞬息之间便做出决定,把这个小姑娘拉到自己队伍里。

    有凤凰真火护身,她绝对能发挥出超级恐怖的力量。

    而且,根本不会有生命危险。

    凤凰真火就算是在仙界,也是最顶级的力量,就算是仙帝级别的强者,也十分忌惮,更不用说在这比仙界低无数个层次的地球上了。

    而且,凤凰真火还有一个名字,叫做不死之火。

    就算是真碰上无法抵御的灾难,死翘翘了,还可以再次涅槃。

    虽然涅槃一次需要耗费巨大的能量,但,涅槃之后,能力会突飞猛进,更上一层楼。

    有了她的帮助,在血色试炼中就相当于一个超级打手,威力绝对恐怖。

    “蔓蔓,坐。”

    苏寒笑的很灿烂,语气很温和。

    “你……你想干什么?”见到苏寒这幅样子,蔓蔓颇有些摸不着头脑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虽然心中很清楚苏寒对自己没有恶意,但,苏寒这幅表情实在是太不正常了,就像是一个奸猾的老狐狸。

    “你觉得我这人怎么样?”苏寒沉吟片刻,开口说道。

    说实话,邀请蔓?请蔓蔓加入血色试炼,苏寒心中还是有些愧疚的。

    毕竟,她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儿,虽然觉醒了堪称恐怖的能量,但女孩子么,肯定不像男人那般野心。

    她想过的,或许只是普普通通的生活。

    而自己,却是要把她这种生活打破。

    “不错啊,很好啊,霸气,吸金,有时候还挺温柔,还会做菜。”蔓蔓一口气数出一大堆优点,似乎是想到什么,顿时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尖叫道,“苏寒,你不会是想泡老娘吧?”

    噗……

    苏寒刚喝了一口水,听到这话,顿时喷了出来,略显痛苦的咳嗽着。

    这句话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

    见到苏寒这幅模样,蔓蔓脸色一红,神态也是有些忸怩起来,“那个……说实话,其实我还是有点喜欢你的。不过,要做男女朋友的话,有点太快了,我还需要考虑一下。”

    “还有,你确定你不是因为我成了超人,所以才来求罩的?”

    苏寒彻底崩溃,嘴角抽搐几下,终于是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

    “笑!不许笑!”蔓蔓脸色更红,张牙舞爪的扑过去,和他在沙发上打闹起来。

    两人闹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整理一下略显有些凌乱的衣衫,气氛,就悄然有些尴尬。

    苏寒干咳两声,整理着思绪,缓缓说道,“我没泡你的意思,不过,有件事想和你说一下,准确来说,是想请你帮忙。”

    蔓蔓沉默不语,点点头示意继续说下去。

    苏寒言简意赅的把血色试炼和她说了一下,同时把几个队友也介绍了一遍,然后摊摊手,“事情就是这样喽,你想去的话,我非常欢迎。你要是不想,我也不强求。”

    蔓蔓目瞪口呆。

    虽然早知道苏寒会武功,但是她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如此精彩的事情。

    修炼者的世界,对于普通人来说,实在是太遥远了。

    没有特殊机遇的话,这辈子都没想见到,听都没听说过。

    也就是听苏寒说了,蔓蔓这时才知道。

    “那,去参加那什么血色试炼,有什么危险,又有什么好处?”踟蹰片刻,蔓蔓开口问道。

    “也没什么危险,以你现在的水平,完全可以当成是去旅游。至于好处么,我现在也不敢保证。不过,血色试炼第一的奖励是一片诛心莲,我可以分你一些,修为可以有不小进步。”

    苏寒措辞很谨慎。

    虽然他心中猜想过无数遍血色试炼到底是在什么地方,但都是猜测罢了。

    这个时候,还是实话实说。

    蔓蔓一点也不关心修为进步,咬着嘴唇想了想,她继续问道,“那……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没?”

    “我也不知道。”

    “有帅哥吗?”

    “有。”苏寒沉思片刻,一本正经的说道,指指自己,“这儿,超级大帅哥。”

    蔓蔓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笑了一会儿,很认真的问道,“这么说,我就相当于是你请的一个打手,然后要跟着你去一个未知的地方,可能遇到一些未知的情况,但是我自己根本不会出现什么危险,还有可能得到好处。是吗?”

    苏寒点点头。

    “行,我决定了,看在咱们是哥们儿的份上,我跟你去,不过,我有几个要求。”

    “你说。”

    “第一,我要你给我做好吃的,我想吃什么,你就必须做。”

    苏寒无语,还真是大吃货,不过这也不是什么难事,于是毫不犹豫的点点头,“没问题。”

    “第二,我只听你的安排,其它两个人,鸟都不鸟。”蔓蔓很霸气的挥着手,像极个一个君临天下的女王。

    “完全没问题。”

    “第三……那个,给我说说这个凤凰真火,还有,我该怎么控制它?我本来还想去学女子防狼术呢,有了这些火,看来不需要了。”

    ……

    苏寒满头黑线,飞快的给她讲解起来。

    凤凰真火虽然神异,但本质上也是一种火,用最普通的控火法决就可以。

    随便找了一篇入门级别的控火法决教给蔓蔓,她倒是也还算聪明,没过一个小时,就学的差不多了。

    毕竟,她已经身具凤凰真火,就像是一个拥有百万家财的富豪,而这控火法决,就是教人怎么把财富花出去。

    花钱谁不会呐。

    “来,我试一试。”

    一个多小时候,把控火法决基本上修炼熟练后,蔓蔓便迫不及待的开始试验起来。

    左手拿着一支烟,闭上眼睛,片刻后,右手指尖便是浮现出一点白色的火苗。

    火苗朝着香烟缓缓靠了过去,几乎是瞬息间,那一整支烟,便被烧的一干二净,连烟灰都没落下。

    苏寒无力的捂着脑袋。

    那可是凤凰真火啊……

    竟然被用来点烟。

    蔓蔓吐吐舌头,似乎是也想到了这点,飞快从沙发上爬起来,开口道,“等着,我去找个铁家伙。”

    不一会儿,她从厨房中找了一把勺子出来,像是一个得到新奇玩具的小孩子一般,一点火焰,又是飞快把这把勺子烧的半点不剩,直接气化了。

    “哇塞,好厉害!好厉害!”

    “我发了,我要去赚钱,赚好多好多的钱!”

    “嗯,就从变魔术开始,肯定能吸引很多观众。”

    站在原地咕哝几句,蔓蔓从这个房间跑到那个房间,像是一个女疯子一般,兴奋的不得了。

    苏寒软软瘫倒在沙发上,已然彻底崩溃了。

    可以预见,有这么一个队友,这次血色试炼,估计会很好玩。

    这就是个开心果啊。

    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脑海中盘算几遍,苏寒飞快从沙发上爬起来,就准备去做另外一件事情。

    易筋洗髓丹。

    炼制这种丹药的药材,都不是什么高等货色,在王家宝库中应该可以找到。

    易筋洗髓丹,对于涂豪来说可是异常的重要。

    等他服用了丹药,身体杂质得到清洗后,就可以着手准备修炼吞天噬地了。

    想到这里,苏寒心中就是满满的兴奋。

    一个呆霸王,修习的不动明王。

    一个涂豪,练的吞天噬地。

    一个蔓蔓,身具凤凰真火。

    这样的队伍,堪称绝对的豪华配置,别说是在地球,就算是在仙界,也算是顶尖强队了。

    等到他们三个在血色试炼中经历一番厮杀,完全成长起来,那……

    想想苏寒都觉得心潮澎湃,不能自已。

    就在此时,苏寒忽然听到蔓蔓略显焦急的呼喊,“咦,苏寒,苏寒你快过来,我怎么不会用火了?没火了,你快来啊。”

    什么情况?

    心中疑惑,苏寒飞快奔了过去。

    只见空荡荡的院子中,蔓蔓正玩的不亦乐乎,地上被她腐蚀出一个又一个大洞,像是被野猪拱过一般。

    “怎么回事?”

    “我……我没火了。”蔓蔓使劲搓着手,飞快运转着控火法决,指尖,却是再没有半点火焰冒出。

    “过来。”

    苏寒一把抓过她的手腕,检查了一下,顿时明白了。

    “傻妞!你以为凤凰真火是大白菜啊!你这么浪费,肯定用完了!”

    “回去睡觉,躺在床上什么都不要想,好好冥想那一副凤凰涅槃图,冥想上一个晚上,明天早晨估计就恢复了。”

    蔓蔓哦了一声,像是个做错的孩子般低着脑袋。

    “好了,你也不用着急,毕竟才觉醒么,等你以后成长起来,控火法决也修炼纯属,咱们家做饭就不用天然气了,你负责烧火就成,用凤凰真火烧出来的饭,绝对好吃。”苏寒又是开了一句玩笑。

    蔓蔓眼神一亮,恍然间又是想起什么,顿时发出一声尖叫。

    “又怎么了?”

    “我……我还没吃午饭呢,我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