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第三个队友

    “苏寒,我知道过去苏家有许多对不起你的地方,但是你设身处地想想,如果你是一家之主,面对一个一无是处的纨绔子弟,你会是什么想法?”

    “我知道,家主和几位长老的做法,确实有些过分,但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做法,是不是更过分?在你从小到大的十几年,你惹了多少麻烦?哪一次不是家族帮你擦的屁.股?”

    “之前,他们将你赶出家门的时候,我不赞成,但也不反对。我想,你若是个男人的话,经历了这件事,总要成长起来的。男人的成长靠血靠汗水,更要靠耻辱。我想,你哪怕有一点点进步,也是不错的。”

    “但,我没想到,你会藏的那么深,之前的纨绔少爷形象,是你专门的吧?好心机,好智慧,在这一点上,我苏亚确实是自愧不如。”

    苏亚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情绪也是有些激动,咕咚咕咚连灌好几大口酒。

    苏寒看的出来,苏亚的这些话,应该是发自内心,不是谎言。

    于是也举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下。

    苏亚,确实是个人物。

    没的说。

    这种人,就算是放在仙界,也绝对是能创出赫赫名声的存在。

    而他的这种性格,比苏家现在的家主,也要强出无数倍。

    “苏寒,我明确的告诉你吧,家族已经得到明确消息,十天之后,血色试炼就要开始了。家族派我来当这个说客,主要目的,也是为了请你参加血色试炼。你的一手医术,堪称出神入化,在血色试炼中能够起到很大的作用。”

    “只是,现在见了你,我心中就明白了,你大概是不愿意回归苏家的。不过,也好。”

    “我希望,等你看到你一个新的苏家时,你能重新考虑。行了,就说这些,我走了,以后有事的话,可以随时打电话找我,能帮到的,我一定帮。”

    说完,苏亚站起身来,干脆利索的朝门外走去,还不忘把帐付了。

    这幅姿态,让苏寒眼神赞赏,心中暗?中暗暗感叹。

    苏亚话中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他是想拉拢自己。

    但不是现在,是在他成为苏家家主之时。

    这个苏亚,眼光长远,心思细密,手段老辣,完全不像是这个年纪的人。

    ……

    送走了苏亚,苏寒也在飞速考虑着。

    十天之后,血色试炼。

    苏寒想不到,血色试炼竟然会这么快就到来,但既然已经传出消息,自己寻找第三个人的脚步,也只好加快了。

    一个自己,算是全能型。

    可以制定计谋,充当军师。可以医治队友,算是医生。还可以充当刺客,毕竟,以自己的实力,修为虽然只是筑基境界,能量值不算高,但可以使出的手段,却是太多了,要想杀个人,实在是太简单不过了。

    另一个呆霸王,算是战士,力量强大,拳势厚重,再加上修炼不动明王,战斗力绝对是极其彪悍。

    说实话,有自己和呆霸王,一支队伍的雏形,就算是完成了,接下来的这第三个人,不需要多强,只要能保证不拖后腿就行。

    找谁呢?

    一口一口喝着酒,苏寒心中飞快回想着自己认识的一切人。

    就在此时,一声声嚣张跋扈的声音,悄然传入苏寒耳中。

    “小子,别跑,干死你!”

    “肥猪,给老子站住,往哪里跑?”

    “妈的,被哥抓住非要卸了你两条大腿。”

    透过餐馆的玻璃朝外看去,隐隐约约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后面跟着五个男人,手中拿着板砖,正在追杀他。

    涂豪?

    苏寒眼神一滞,一拍桌子,顿时朝外跑去。

    涂豪怎么会被人追杀?

    出什么事了?

    这个念头在苏寒脑海中一闪即逝,不过这个时候他也顾不上想那么多了,自家兄弟被追杀,自然是二话不说,挥拳就上。

    管它有理没理。

    苏寒前世就是这个性子,穿越之后,这个纨绔苏寒也是这副性子。

    “站住!”

    几个箭步奔出门外,苏寒随手抓住一个男人的背心,脚下一勾,这人顿时摔了个狗吃屎,自己手中的板砖砸到自己脸上,当场就头破血流,翻个白眼昏了过去。

    “卧槽!”

    其它四个人的脚步,一时就停了下来。

    “多管闲事的小子,找死!”一个性子暴的男人,随手抄起手中的啤酒瓶,就朝着苏寒脑袋上敲来。

    苏寒朝前跨出一步,一把捏住他的手腕,咚的一声,这人的啤酒瓶敲到自己脑袋上,玻璃渣子碎了一地。

    以苏寒现在的身手,对付这帮人,简直就是不费半点力气。

    “苏寒,牛逼,干死他们!哥请你去吃大餐!妈的一帮人渣!”涂豪大声吼道,声音中很是畅快。

    苏寒抬头看了一眼,这才看清楚,此时的他颇有些狼狈,t恤被撕破了好几块,脸上也是鼻青脸肿,大概是被人狠狠揍了一顿。

    三下五除二,顺手把其它三个男人打倒,苏寒开口问道,“怎么回事,怎么搞成这幅熊样?”

    “妈的,还不是这帮小瘪三,老子昨天晚上在网吧包夜,看到一个人渣欺负小姑娘,当时就狠揍了他一顿。早晨从网吧出来倒是也没事,中午正吃着饭呢,就碰到几个人把老子围住了,幸亏我跑的快。”

    土豪气喘吁吁的说道,一脚踹在一个男人腿上,骂骂咧咧几句。

    “行了,走呗。”看了看周围没人,苏寒拉起他,朝着学校走去。

    至于这帮人,就让他们自生自灭吧。

    ……

    “你小子,这两天跑哪去了,是不是又去祸害小姑娘了?告诉你,人沈佳这两天找了我好几次,一直问你的消息。妈的这么好一个姑娘你不知道珍惜。”

    路上,涂豪满脸不满的咕哝道,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行了,我刚才见过沈佳了。她要转学。”苏寒淡淡说道。

    “转学?”涂豪满脸惊讶。

    苏寒点点头,“嗯,去哥伦比亚大学。”

    沉默片刻,苏寒继续开口说道,“我也准备退学呀,在学校呆着也没什么意思了。”

    涂豪怪叫一声,狠狠一拳捶在苏寒胸膛上,目瞪口呆的说道,“不是吧,别告诉我你们两个是要私奔,你小子可以呀,这是准备改邪归正了?”

    苏寒笑笑,“改你妹,哥是那为了一棵大树而放弃整座森林的人吗?”

    笑着聊天吹牛,好一会儿,苏寒脸色一肃,才跟他透了个底,“最近有个大活动,哥们儿准备去玩玩。也不知道能不能回来。”

    涂豪一下子就呆住了。

    “你,你要去前线打仗?”他声音都有点颤抖,实在是被苏寒那句能不能回来惊呆了。

    “不是打仗,也和打仗差不多。”

    涂豪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儿,问出一个让苏寒都觉得啼笑皆非的问题,“好玩不?”

    “不好玩,随时都有可能挂。”

    “卧槽,那还不好玩?简直太好玩了,带我去吧。”涂豪一下子怪叫出声。

    这回轮到苏寒惊呆了。

    伸手摸了摸他脑袋,“你是不是被人把脑子打坏了,生死厮杀有啥好玩的?”

    涂豪眼神发亮,满口唾沫星子乱飞,“生死厮杀还不好玩?我早就有这个想法了,只不过一直没机会实现而已,现在这和平年代,当兵也打不上仗。只好去玩游戏,这些年凡是差不多的游戏,老子全玩了个遍,越血腥越厮杀,越觉得兴奋,整个人都很是精神。”

    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涂豪可怜兮兮的抓着苏寒的手,“兄弟,带我去吧,够兄弟的话,就带我去。”

    苏寒白了他一眼,“你死了咋办?”

    涂豪嬉皮笑脸,“你死的概率有多大?”

    苏寒皱着眉头想了想,“应该有百分之八十的几率活下来吧。”

    这是苏寒的保险估计。

    毕竟,前世几千年的经验,他生存的本领可以说是强大无比,就算是在再恶劣的情况下,都能寻找到一线生机。

    而且,苏寒也不相信,在地球上还能有什么地方比仙界那种地方更加险恶。

    “那不就得了。咱来是兄弟不?你死不了,你会眼睁睁看着我死吗?那句话咋说的,无兄弟,不dota,哦不,是无兄弟,不……不打仗。带上我吧。”

    苏寒就沉默了。

    犹豫片刻,苏寒皱着眉头说道,“我不是不想带你,只是,那地方的情况到底有多危险,我也不知道。而且,你又没什么武力,一旦碰上危险情况,我怕我保护不了你。”

    然而,涂豪的下一句话,直接把苏寒说崩溃了。

    “我不会,你就会了?我记得,几个月前,你也是个废材吧?你教我不就得了么,多简单一件事,就当是减肥了,正好帮我减减这一身肥肉。”

    苏寒满头黑线。

    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碰上这种粗线条的队友,当真是让人崩溃。

    不过,涂豪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人的极限是无穷的。

    他现在修炼,倒是也不迟,虽然基础差点,但是有很多方法可以弥补。

    拍拍涂豪的肩膀,苏寒背着双手,摆出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同意了。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没问题,什么要求,尽管说。”涂豪拍着胸脯说道。

    “先饿三天。三天之内,只许喝水,吃水果,水果也只能吃苹果和橙子,清清肠胃。”

    啊?

    涂豪一张脸一下子苦巴下来,“为什么?”

    “干不干?不行滚蛋。”

    咬咬牙,涂豪脸上肥肉颤动,“草,怕个蛋,不就是饿三天么,哥还有这一身肥肉呢,随便饿。干了!”

    “行,三天之后,我来找你。”丢下一句话,苏寒就大步朝远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