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零九章 苏亚

    这个声音沉稳而厚重,透露出一股子颐指气使的味道,显然声音的主人长期身居高位,而语气中,也是透露出极端的霸气。

    苏寒转头看去,眼神不由一滞。

    是他。

    苏亚。

    苏家第一高手,苏亚。

    苏亚今年才二十八岁,却早已是突破筑基境,成为金丹期的修士,能量值至少五百点,是自己的五倍还多。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苏亚就是苏家的一个传奇。

    他出身并非嫡系,和自己的地位有几分相似,但他的天资,却是要比之前那个纨绔少爷“苏寒”高出无数倍。

    而他的努力,更是要甩出“苏寒”十几条街。

    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有人比你优秀,而是那些比你优秀的人还比你努力。

    苏亚,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毫无疑问的,他就是苏家下一代家主。不仅是实力,地位,人品,才学,都是当之无愧的家主。

    苏寒对这个人,还是不那么反感的。

    当初自己被赶出苏家之时,苏亚的态度是不赞成也不反对,这也是应有之意,毕竟那时的他,就是高高翱翔在天际的苍鹰,而“苏寒”,就是泥巴里的一只癞蛤蟆。

    若不是姓苏,以超级纨绔“苏寒”做出的那些混账事,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

    听到这个声音,沈海天也是回过神来,看到苏亚,再想想苏亚之前说的话,他全身止不住的哆嗦着,几乎要跪了下去。

    苏亚怎么会护着苏寒!

    怎么可能?

    取消和海天集团的合作!

    想到这句话,沈海天就是眼前一黑,差点直接晕过去。

    而苏家一旦取消合作……那无疑是海天集团的末日!

    天海集团之所以能发展到现在这个程度,主要便是得益于和苏家的合作,其实根本不能算的上是合作,苏家作为超级世家,随便从指缝中漏点油水出来,就够海天集团赚的盆满钵盈了。

    之前沈海天也很清楚女儿?女儿和苏寒之间的关系,虽然是极度厌恶苏寒,但他并不反对女儿和苏寒交往。

    但自从得知苏寒被赶出家门后,他的态度就陡然变了,恨不得女儿和苏寒老死不相往来。

    但,现在……

    苏亚竟然力挺苏寒!

    情况有变!

    啪!

    想到这里,沈海天没有犹豫,直接一个耳光,狠狠抽在自己脸上,“苏寒,哦不,是苏少爷,之前我说错话了,我满嘴喷粪,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谅我这次。看在佳佳的份上,哦不……不是不是,看在……”

    沈海天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

    他本想说看在佳佳的份上,但又怕这么说,反而引起苏寒更大的反感,让苏寒以为自己是拿女儿当赌注,所以话刚出口,又赶紧收了回去。

    他对这些小年轻人的心态还是了解的很清楚的,为了感情什么事都做的出来,最厌恶的,便是用把感情和钱联系在一起。

    话说到这里,沈海天一巴掌接着一巴掌朝自己脸上扇去,一副赎罪的样子。

    清亮的巴掌声不住响起,不一会儿,沈海天的脸已然是高高肿起。

    但他也没有半点停手的意思,反而是一巴掌狠过一巴掌。

    看的站在一旁的服务员咋舌不已。

    这简直就是现实版的逆袭啊。

    这些商人,变脸简直比翻书还快。

    哦不,是扇脸简直比翻书还快。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这一幕,便是连沈佳佳也看不下去了,心中有些莫名的酸楚。

    虽然是有些看不起父亲现在的行径,但她心中也清楚,自己能拥有现在的生活,就是父亲在外面这样一点一点挣回来的。

    谁愿意给人装孙子?

    还不是为了生活。

    拉着苏寒的衣袖,沈佳佳像是一头受伤的小兽,满是哀求的看着他,死死咬着嘴唇。

    苏寒撇撇嘴,“这事我说了不算,得听人家的。”

    说实话,看到沈海天这幅样子,苏寒心中也没什么气了。

    其实,要挽救沈海天,这也就是苏寒一句话的事儿,不过,到这个时候,苏寒也是有必要拿捏一下。

    毕竟,沈海天刚才说的话实在是太难听了,苏寒虽然是涵养高,硬生生忍了下来,不和他一般计较。

    但现在,给他点苦头吃,吓他一吓,还是可以的。

    就在这时,苏亚大步走了过来,直直盯着苏寒,毫不掩饰眼神中的赞赏,淡淡说道,“苏寒,好久不见。”

    苏寒笑笑,“是好久不见。”

    “我没想到,苏家竟然出了你这么个天才少年,你隐藏的好深,我承认,在这一点上我自愧不如。想当年,我刚成名的时候,也是经历了不少风波苦楚,才侥幸走到现在。若是能学你隐藏起来,能省好多工夫。”苏亚一副推心置腹的样子。

    苏寒点点头,苏亚这话说的确实是真心实意。

    苏寒也隐隐听说过,据说苏亚当年在家族中刚出头的时候,受到了不少打压,甚至最严重的一次,还有人去暗杀他。

    幸亏他艺高人胆大,修为一路飙升,披荆斩棘,克服重重苦难,才走到现在这个地步。

    只是,他说自己扮猪吃老虎,却是想错了。

    若是没有自己占据了这具身躯,这纨绔子弟“苏寒”,也就是个百无一用的废材罢了,怎么可能实现人生的大逆袭?

    不过,这一点,苏寒是决计不可能告诉他的。

    “苏亚你谦虚了,你是真正的天才,至于我,只是有点小聪明罢了。”他说话客气,苏寒也就很客气的和他说话。

    心中,则是在默默猜测着苏亚来找自己的真实目的。

    有很大的可能性,就是为了那血色试炼。

    呵……

    想到这里,苏寒嘴角,便是噙上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

    看到苏寒嘴角这丝笑容,苏亚也是个心思机敏之人,很快便回过神来,转头看向沈海天,酝酿出一副很严肃的口气,对着沈海天说道,“老沈,我告诉你,苏寒是我苏家的子弟,过去是,现在是,以后也是。虽然之前发生过一点误会,但那些都过去了。你一个外人,敢在他面前说这种话,你是什么居心?”

    沈海天顿时汗如雨下,他察言观色,大概明白了此时的场景。

    许是苏家把苏寒赶出来,现在又想把人家重新收回家族,自己,则是正好撞在了这个枪口上。

    不得不说,沈海天也是个人精,马上就装出一副痛不欲生的表情,“苏寒,是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是个见风转舵愚蠢入猪的小人,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在外面传谣言,说你被苏家赶了出去。我现在就去找人,狠狠治一治他。”

    见沈海天如此上道,苏亚眼神深处也是流露出一丝满意。

    敏锐捕捉到苏亚这个眼神,沈海天心中更加有了底气,“那,两位苏少爷,我就先告退了,等我把事情查清楚,再向两位汇报。”

    苏亚摆摆手,“去吧。”

    沈海天就迫不及待的朝着门外走去。

    沈佳佳被父亲拉着,踉踉跄跄的朝着门外走去,虽是朝外走,却是转过头来,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苏寒,像是一块深情凝视的望夫石。

    眼泪簌簌而落。

    “别哭了,明天我去送你。”

    苏寒轻飘飘的一句话,她顿时放下心来,眼中现出一抹娇羞。

    ……

    等到这几人完全出了门,苏亚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毫不见外的说道,“服务员,上几个菜,再来两瓶酒。”

    想了想,苏寒在他对面坐了下来,却是一句话也不说。

    倒要看看,这苏亚能说出些什么话来。

    不一会儿,几道菜便送了上来,吃了几口菜,苏亚沉吟片刻,开口说道,“苏寒,最近过的风生水起,我可是都听说了。不错,没给苏家丢人。”

    说实话,来当这个说课,苏亚心中也是颇有些不满的。

    当初赶人的时候你们一个个信誓旦旦,跳的比谁都欢,现在看人家牛了,就想把人请回去。

    这世界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但他毕竟是苏家的一份子,家族荣誉感还是很强的,尤其是在现在这个时候,为了血色试炼,他也是硬着头皮来找苏寒。

    现在的苏家中,除了他,没有别人更适合做这件事了。

    首先,苏亚的身份实力地位都摆在那里,亲自来请,能够显示出苏家的重视,其次,苏亚的年龄虽然比苏寒大几岁,但还不到三十,年轻人之间,总是有共同语言的。

    至于第三,就是最重要的一点了,当初苏寒被赶出家门的时候,苏亚的态度还算不错。

    至少,没有把苏寒得罪狠了。

    苏寒点上一只烟,抽了两口,悠悠开口道,“苏亚,你也不用拐弯抹角了,你的意思我全明白,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

    “要想我回归苏家,倒也不是不可以。”

    苏亚眼神一亮,只是听到苏寒下面的话,他一张脸顿时拉了下来,眼神中也是流露出几丝苦涩。

    “不过,我有三个要求,第一,当初把我们赶出来的人,必须和我父母道歉,郑重道歉,当面道歉,下跪道歉。当然,我无所谓,我年纪小辈分小,脸皮又厚,真无所谓。”

    “第二,我不会代表苏家参加血色试炼,就算是参加,也是下次。”

    “第三,第三我还没想好,反正你记住家族欠我一个条件就对了。”

    苏亚叹了口气,沉默不语。

    这是刁难啊……

    看来,苏寒的心,已经彻底不在苏家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