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哭泣的沈佳

    “没事啊,能有什么事,来,陪我喝酒,喏,你不是最喜欢吃这道爆炒牛鞭吗,来,服务员,加一双筷子!”

    沈佳醉醺醺的说道,看起来已然是有五成醉了。

    苏寒就有些无语。

    小姑娘这是受什么打击了,大中午的跑到这里喝酒,还喝成这幅模样。

    心思飞动,苏寒也不多说什么了,抢过她手中的酒瓶,一口酒一口肉就大吃起来,先吃饱再说,让小姑娘先冷静一下。

    “你……你抢我酒瓶干什么?”

    酒瓶没了,沈佳就有些着急,像是一个小孩子似的从苏寒手中抢。

    “来来来,你一个人喝酒多没意思,我陪你喝。”苏寒很是淡定的说道,“玩石头剪刀布怎么样,谁输了谁喝一口,赢了的吃一口菜。”

    沈佳大感有趣,捋了一下额角微微有些凌乱的发丝,撅着嘴巴道,“好,玩就玩,我最喜欢玩游戏了。剪刀石头布,哈哈,你肯定不是我对手,我打遍幼儿园无敌手。”

    ……

    苏寒满头黑线,边吃菜边出招。

    当然,以苏寒的水平,玩个剪刀石头布,还是和一个五成醉的女人玩,是断然没有可能“赢”的。

    一把把输下去,酒瓶很快见底,而沈佳则是在苏寒的安排下,吃了不少高蛋白解酒的菜肴。

    “没酒了。”见到苏寒手中酒瓶见底,沈佳一巴掌拍到桌子上,“服务员上酒,没酒了,咯,那牛鞭也再给我上一盘。”

    苏寒只是笑,默默吃着菜。

    前世今生,苏寒的女人缘还是不错的,对女人的心思,他了解的很清楚。

    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其实什么都不需要做。

    只需要默默陪伴着她就好。

    女人喝酒和哭泣的时候,都是最不理智的时候,你跟她说什么都是假的,只有像哄小孩子一样,等她慢慢平静下来。

    她会把一切倒出来的。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苏寒脚下已经躺了五六个酒瓶子,?子,以他的酒量,喝了这么多酒,眼神依旧是平静。

    而这会儿,沈佳的酒也差不多醒了,却还是装醉,乐此不疲的跟苏寒玩着游戏。

    苏寒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也不拆穿她,一口一口喝酒吃菜,显得很是惬意。

    又是一瓶。

    沈佳终于憋不住了。

    “哼!不跟你玩了!你作弊!”沈佳筷子一丢,气呼呼的嘟着嘴巴说道。

    “我哪作弊了?”苏寒笑的无辜。

    “喝了那么多酒你怎么没醉?”

    苏寒点上根烟,“呵,想灌醉哥,你很嫩得很,想当年哥可是被称为千杯不醉玉面小神龙,知道李白不,那是我小弟,酒量就是跟我练的。”

    苏寒满嘴跑着火车,沈佳噗嗤一笑,宜嗔宜喜的在苏寒胳膊上掐了一把。“贫!”

    时机也差不多了,苏寒喷出口烟雾,很认真盯着她的眼睛,认真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沈佳的眼神一下子就黯淡下来。

    根本不用酝酿,豆大的眼泪很快落了下来,无声的抽泣着,断断续续说道,“我……我可能要转学了。”

    啊?

    刹那间,苏寒感觉到一道天雷滚滚而下,劈的自己外焦里嫩。

    还以为你发生什么事了呢?

    还以为你拖到黑巷子里了呢!

    没想到竟然是要转学了。

    不就转个学么,犯得着哭成这样吗?

    不过,这话也只能在心中想想,真要说出来,苏寒可以想象自己的后果。

    嘴角无力的抽搐几下,装作无意的问道,“去哪呀?”

    “哥伦比亚大学。”沈佳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

    “好事么,来,必须干一杯,没听过那句话吗,少壮不努力,老大在内地,恭喜你终于可以脱离地狱模式了。”

    沈佳又是噗嗤一笑。

    犹豫许久,神色竟然是有些忸怩起来,“要不,要不,你跟我去吧?”

    苏寒惊呆了。

    见到苏寒这幅表情,沈佳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低着脑袋道,“我开玩笑的,我妈妈生病了,要去那边治病,我爸爸又忙不开,我只能转学去那边,一边上学一边照顾她。”

    听到这话,苏寒心中也是忍不住泛起一股暖流。

    这姑娘,还真是让人心疼啊。

    苏寒打死都想不到,她转学的目的,竟然是为了照顾母亲。

    “好了,不哭了,啊,又不是古时候,一别遥遥无归期,我知道你会想我的,想我了你给我打电话么,要不回来看我也行。反正你有钱,买得起机票。”

    听到苏寒这调侃的语气,沈佳又是笑笑,神色也是轻松了许多。

    苏寒又说道,“还有啊,我可告诉你,在那边不许沾花捻草,要是被我发现了,我绝对飞过去,见一个打一个。”

    到这时候,苏寒也只能这么说了。

    苏寒心中很清楚沈佳对自己的感情。

    只是,前世作为一个逍遥仙人,苏寒一直不愿意接受这种东西,在他看来,爱情虽然美妙,却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而自己天**自由,不愿意被人羁绊。

    但,现在,他为了最大限度的安慰沈佳,却是不得不这样说了。

    苏寒对女人的心思极其了解,自然是知道她想听什么话。

    毕竟,就算没有前世的经验,苏寒也是出身苏家,从小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糕富帅。”

    “你……”听到苏寒的话,沈佳的脸一下子就红到了脖子根,她也不清楚苏寒是开玩笑还是说真的。

    只是,听到苏寒说这些话的时候,只感觉心里酥酥麻麻的,像是有一条小虫子在来来回回的爬。

    一种无可抑制的甜蜜,让她眼神发亮。

    “好了,好好照顾你妈妈,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苏寒柔声说道,转移了话题。

    沈佳咬着嘴唇,轻轻点头,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

    “这才乖么,行了,准备上课去吧,对了,什么时候走,通知我一声,我去送你。”

    “明天晚上的飞机。”

    “好嘞,走呗。”

    苏寒拉起她的手,就朝着包厢外面走去。

    只是,还没到门口,包厢的门忽然被狠狠一脚踹开。

    一个西装革履面目威严的男人便闯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两个男人,一个五大三粗,似乎是保镖,另一个看起来身材也是颇为魁梧,大概是司机。

    很大的派头。

    “爸。”沈佳轻呼一声。

    苏寒恍然大悟,眼神中的寒芒,倒是也悄然散去了。

    原来这就是天海集团的老总,沈佳的父亲沈天海。

    先前他一脚踹开门的时候,苏寒下意识就想动手。只是,现在知道他的身份,心中的火气自然就散了。

    女儿和一个男同学喝酒,任是哪个父亲听说了,估计都会着急的。

    尤其是这种成功商人,更是看的严,生怕某些用心不良的男人把自家女儿骗了。

    这样的例子,苏寒见过不少。

    先前在苏家的时候,有一个表姐名叫苏婷婷,人长的不算漂亮,但追求者却是络绎不绝,如过江之鲫。

    最后苏婷婷选择了一个帅到让许多男人自卑的男人,本以为得到了幸福美满的生活。

    只是,那个男人却是觊觎苏家的财富和权势,成为苏家的姑爷后,身份一路飙升,在家里倒是也对苏婷婷毕恭毕敬,而在外面,却是不知道有多快活。

    “你就是苏寒?”

    就在苏寒沉思的时候,沈海天却是忽然开口了。语气极为不善,就像是一个法官审视犯人一般。

    “沈叔叔,是我。”苏寒轻声说道,还是相当有礼貌的。

    毕竟,在沈佳面前,这个沈海天还属于自己的长辈。

    若是搁在其它地方,换个人敢这么和苏寒说话,苏寒保证一脚踹上去,踹得他.妈都不认识。

    “套什么近乎,别叫我沈叔叔,我可当不起。”沈海天大声说道,一把把沈佳拉到身边,“佳佳,走,跟我回家,没事不要跟这种人玩,你知道爸爸有多担心你吗?”

    沈佳就使劲挣扎着,“爸,你干什么呐?苏寒怎么了?我和他是好朋友!”

    “什么好朋友?谁叫你和他当好朋友的?你也不看看他是个什么东西?苏家弃少!他家里人都受不了他,你说他是个什么货色!”

    沈海天虽然也算是京城有名有姓的富豪,但是距离顶级家族,还差着好远的一段距离。

    他自然是不知道苏寒被赶出家门后,做出的那些辉煌战绩。

    说话间,也是不留半点情面。

    苏家弃少……

    呵……

    苏寒就冷笑。

    这种人,前世今生他见的实在是太多了。

    苏寒不想跟他计较。

    也不愿意。

    一是看在沈佳的面子上,二来,不愿脏了自己的手。

    这种人,这辈子坐拥这点财富,也就到顶了,眼界见识心胸气度,哪点都不行,想要再取得长久发展,想都别想。

    “沈佳,明儿我不去送你了。走了,有空给我电话。”

    随手推开一个保安,苏寒就朝门外走去。

    “你小子!给我站住!你还想给佳佳打电话?你也不撒泡尿看看你是个什么样子,你凭什么给我家佳佳打电话!”

    “爸,你别说了,别说了!”沈佳大声喊道,一只手去捂父亲的嘴,另一只手则是拉着苏寒的胳膊不放,她根本想不到,刚和苏寒的关系有了那么一点苗头,父亲就来了这么一出。

    “佳佳,放开他,赶紧让他滚蛋!什么玩意儿?”

    苏寒眉头皱了皱,捏着拳头,却也不说话。

    便连旁边的服务员,都有些惊诧了,这少年,年纪不大,修养倒是不错。

    而就在这时,一个器宇轩昂的声音,陡然响起,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沈海天,你说谁是个什么玩意儿?你也不撒泡尿看看,你是个什么玩意儿?敢骂我苏家的孩儿,告诉你,今年的订单取消了,往后你也别想从苏家得到任何一个订单,滚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