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神秘小鼎

    从王家出门后,苏寒颇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满脑子想的都是第三个人。

    参加血色试炼,至少都需要三个人,这条规矩苏寒是很清楚的,现在有了自己和呆霸王,再需要找一个就行了。

    只是,去哪里找这个人呢?

    苏寒脑海中飞速思索着,想来想去,却想不出个所以然。

    想要找一个实力不错心性也不错的伙伴,实在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

    “妈.的,先不想了,去研究一下这小鼎。”无奈咕哝一句,脑海中冒出这个念头,苏寒二话不说,打了个车,飞快朝家赶去。

    家里空荡荡的,苏寒锁好门窗,一副很是小心翼翼的样子。

    毕竟,自己之下来要做的事关系重大,还是谨慎一点为好,万一受到什么惊扰,那损失可不是金钱能够计算的。

    五把法器,一把濒临报废的灵器,如果换成人民币的话,至少也是几千万。

    做好一切准备工作,苏寒脑海中反复回想了好几遍,这才深吸口气,把几把武器全部拿出来,摆在面前。

    轻轻咬破指尖,苏寒动作飞快,在每把法器上滴下一滴鲜血。

    殷红的鲜血落到法器上,就像是一滴清水滴到海绵上似的,瞬息之间,便是融了进去。

    整个房间中,忽然间光芒大作。

    五把法器,一把长枪,一条鞭子,两把大刀,一把长矛,全部被苏寒滴血认主后,顿时爆发出极为强烈的气势,争先恐后的发出属于自己的光芒。

    “还不错。”苏寒淡淡点头。

    没有猜错的话,这五把法器都是最近五百年的武器,炼制手法也还不错,最主要的是,都是见过血的。

    见过血的法器,蕴含的气场要比没见过血的强出不少。

    毕竟,法器都是需要蕴养的。

    搞定这五件武器后,苏寒飞快把注意力集中到这只灵器小鼎身上。

    仿佛是感应到五把法器的异动,鼎身上闪出一点黄色的光芒,仿佛是示威警告,??告,宣扬自己的存在感,但它的能量实在是太微弱了,一闪即逝的光芒,如同寒风中的烛苗般,很快便消散下去。

    “消停点。”苏寒咕哝一句,狠狠咬破指尖,血液顿时汩汩流了出来。

    “鲜血为引,启灵!”大喊一声,苏寒十指飞动,龙飞凤舞,以自己的血液为引,在那鼎身上勾勒出一道道繁复而玄奥的花纹。

    与此同时,房间中像是刮起了一阵狂风,呼呼的声音不绝于耳,窗户玻璃也是被吹的啪啪作响。

    苏寒脸色没有半点变化。

    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就像是一个人在回光返照之前,忽然能爆发出生命最后的力量一般。

    自己以鲜血,强行激发了这枚灵器小鼎中最后一点灵力,就看接下来的过程了。

    若是成功的话,可能会恢复它的一部分能力,但若是失败,它当场就会化为飞灰。

    而无论成功还是失败,这五把法器,都要灵性尽失,成为最普通的武器,甚至当场破裂也是很有可能的。

    心中默默祈祷两句,苏寒飞快行动起来。

    心思高度集中,口中振振有词,双手掐出一个堪称奇特的手印,苏寒又是一连滴了五滴鲜血在这五把法器之上,几乎是瞬息之间,它们的气势便再次暴涨。

    “融灵!”

    冷哼一声,苏寒控制着五把法器的异动,冷静而专注的挥舞着双手,如同一个技艺高超的锻造师一般,一道道能量,被他从五把法器中引导出来,灌入小鼎之中。

    这是一个无比艰难的过程。

    每一把法器,都是浑然一体的,而且,经历了成百上千年的历史,或多或少衍生一丝灵性,现在苏寒要泯灭它们的灵性,它们自然是有些排斥。

    苏寒要做的,就是克服这排斥之力。

    渐渐的,苏寒脑门上冒出细密的汗珠,脸色有些煞白。

    他感觉有些吃力,一次性操控五把法器,对于能量的损耗实在是太大了。

    平心而论,这还真是苏寒第一次做这种事,缺乏经验是难免的。

    只是,十几个呼吸后,苏寒眼神惊骇,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这一幕,几乎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只见,这只小鼎像是一个统帅万物的君王一般,在半空中漂浮着,旋转着,通体散发出浅黄色的光芒,而随着它的光芒闪烁,五把法器的光芒,像是长鲸吸水般被飞快吸收。

    小鼎不仅是君王,还是强盗。

    短短几个呼吸,五把法器的能量,便被它吸收殆尽,齐齐碎成了粉末。

    而那小鼎,似乎还有些不过瘾的样子,绕着苏寒来回飞了几圈。好一会儿,才落了下来。

    鼎身依旧是那副锈迹斑斑的样子,只是气息却不像之前那般虚弱,如同一株冬天被雷电劈死的老树,重新爆发出第二春,绽放出新的绿芽。

    虽然这绿芽还很微弱,但却是有这一股生机勃勃的气质。

    “要不,把桃木剑也给它吃了?”

    脑海中悄然冒出这个念头,想了想,苏寒还是放弃了。

    毕竟桃木剑只是一把最垃圾的法器,就算是吃了也没多少能量。

    还是留着吧,百年桃木是一种用处非常广泛的材料,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用上,就像是在云家地牢中,用它来降服万年一梦蛊。

    看看这只小鼎有什么功能?

    心中一动,苏寒伸手一招,把这枚小鼎拿在手中,仔细观察着。

    此时的小鼎,给苏寒的感觉就像是一个从历史深处走来的老人,厚重,沧桑,古朴,大气,也有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威严。

    一缕神念深入小鼎内部,苏寒想探个久经。

    只是,刚分出一道神念,他便感觉,自己这道神念就像是入海的泥牛一般,在瞬息之间便被小鼎完全吞噬,再也没有留下半点。

    这是怎么回事?

    苏寒沉思片刻,再次分出一缕神念进入小鼎,只是,结果如第一次,还是被吞噬。

    苏寒就有些无语了。

    他在仙界的时候也见过不少神奇的法宝,但像这枚小鼎这般,还真是从未见过。

    一件灵器,竟然能吞噬神念?

    苏寒心中隐隐觉得,这枚小鼎,似乎不仅仅是一件灵器那么简单。

    难道,是一件更高级别的法宝?

    只是因为一些别的变故,受损后才退化成灵器?

    脑海中冒出这个念头,苏寒惊喜了片刻,旋即嘴角便噙上了一抹苦笑。

    若真是这个可能性,固然值得高兴,但,修复一件灵器就可能让自己倾家荡产甚至欠下一屁股债,若是比灵器还高级的法宝,就算是搜罗遍整个华夏,也不一定能把它修复。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既然研究不出,苏寒也就不那么着急,随手把它收进体内,正准备出门买点菜好好犒赏自己一顿大餐时,电话铃声忽然急促响了起来。

    接起来一听,是沈佳。

    “苏寒,你在哪呢?”

    她的声音听起来颇有些落寞的样子,苏寒眉头一皱,“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我……我想见见你。”沈佳支支吾吾说道。

    即便是通过电话,苏寒也能够感觉到,她应该是有什么心事。

    不然,绝对不会是这幅语气。

    沉吟片刻,苏寒笑道,“你在哪?我去找你吧。”

    “我在老地方。”

    老地方?

    苏寒扁扁嘴,颇有些无语的样子。

    那是学校附近的一家餐馆,餐馆名字就叫老地方,菜做的很不错,尤其是那道爆炒牛鞭,自己以前还是那个纨绔时,逢去必点。

    曾经也带着沈佳吃过一次,沈佳大呼好吃,直问是什么东西,当时没告诉她,被她问的不耐烦了,才告诉她那是牛鞭。

    沈佳当场就吐了。

    从此以后她再没去过老地方。

    她现在在那里干什么?

    挂了电话,苏寒直奔学校,停好车,马不停蹄的奔到餐馆,在服务员的带领下,马上朝包厢走去。

    正是中午时分,此时的餐馆中已然有不少人,见到苏寒,有的避而不见,有的则是大声打着招呼。

    毕竟,苏寒虽然以前是苏家大少,做出不少荒唐事,而自从前段时间后,似乎是转了性子一般,听说是被苏家赶了出来。

    学生们相对还是比较单纯的,得势的时候避而远之,落魄了,反而会有人来安慰。

    苏寒寒暄几句,笑着点头示意,进了包厢门,才发现空荡荡的房间里,沈佳一个人点了满满的一桌子菜,当中一道,正是那爆炒牛鞭。

    而她手中,还拎着一瓶号称夺命五十三的高度数白酒。

    一口一口,喝的像是个疯子。

    狠狠灌下一口,那张娇俏艳丽的脸上,便是浮现出几丝极端难受的表情,脸色更加酡红几分。

    “你干嘛呢?神经病啊!”大步走过去,一把抢过她手中的酒瓶,苏寒恨铁不成钢的骂道。

    虽然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情况,但不管发生什么,沈佳如此虐待自己,还是让苏寒感觉一阵心揪。

    这个可爱的女孩儿,在自己刚被苏家赶出来那段最落魄的时间,是她毫不犹豫的帮助了自己。

    苏寒心中,把她当成自己的朋友。

    今生第一个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