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王家宝库

    想了想,苏寒再次拿起这把断肠剑,轻轻分出一点能量值,静静感受着它蕴含的狂暴能量。

    轰……

    苏寒脑海中像是有什么忽然炸开了一般,一幕幕场景,恍如电影片段般呈现。

    一个明眸善睐的女子,在一群如狼似虎的士兵手中拼命挣扎,哀叫,惨呼……

    一个面色坚毅的男子,手持断肠剑,在千军万马中进进出出,杀人如麻。

    霸道……

    惨烈……

    悲怆……

    血腥……

    这是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

    也是一个惨烈的复仇故事。

    刹那间,苏寒仿佛读懂了这把剑。

    它虽然不是法器,只是一把最普通的精钢长剑,但已然有了属于自己的灵性,宝剑有灵!

    这样的剑,在仙界一般被人称作凶兵。

    每一把凶兵,威力都是堪称恐怖,无与伦比的恐怖,但,名字中之所以有个凶字,则是因为,它很有可能会反噬主人。

    心智不坚定着,一旦被反噬,很有可能被凶兵中的煞气伤了神智,从此变成一个只知道杀人的狂魔。

    类似的例子,实在是数不胜数。

    静静看着手中这把凶兵断肠剑,苏寒心思飞动。

    怎么处理它呢?

    平心而论,一把凶兵拿在手中,绝对是神挡杀神佛挡弑佛,但以自己现在的修为,还很难控制它的煞气。

    “苏寒,想什么呢?你想要的话,这把剑你就拿走,反正放在我王家宝库中,也没有什么作用。不过我需要提醒你一句,这把剑可是不好驾驭,小心被它反控制了,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千万不要用。”

    见苏寒看着这把剑一动不动,王鬼还以为他是动心了,于是飞快的开口说道。

    “想到了!”

    苏寒脑海中闪过一道亮光,狠狠一拍大腿,顿时惊呼出声。

    “想到什么了?”王鬼好奇问道。

    苏寒?苏寒笑笑,“你帮我个忙,去帮我把呆霸王叫过来,我要送他一份天大的造化。”

    王鬼就愣住了。

    愣了好一会儿,看看苏寒,再看看苏寒手中这把剑,脸上顿时浮现出几丝警惕,“你不是想害我家小霸王吧,他根本驾驭不了这把剑。我可告诉你啊,不许打歪心思。”

    苏寒没大没小的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脚,笑骂道,“滚,老子是那种人吗?我说送他一份造化,就是送他一份造化。我教他一门功法,配合这断肠剑中的煞气,简直就是绝配!”

    “什么功法?”

    苏寒瞪了他一眼,“反正比你王家最高级的武学还要强悍。我可告诉你,这门功法只能呆霸王学,其它王家人敢修炼,我见一个废一个。”

    苏寒的语气已然是有些严厉了。

    他要教呆霸王的这门武学,可谓是高深至极,就算是放在之前的仙界,也是能让仙帝级别强者抢到头破血流的存在。

    若不是为了能最大限度上提高呆霸王的实力,以应对血色试炼,苏寒是说什么也不会拿出来的。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在地球上,这门武学和其它家族的武学比起来,简直就是核武器和小手枪的差距。

    王鬼脸色蓦然一滞,见到苏寒这幅样子,心中微微有些恼怒的同时,也是升起了一丝极端的好奇。

    苏寒的性格他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这小子虽然为人喜欢开玩笑,但在正事上还是很靠谱的。

    苏寒既然这么说,那肯定是一门了不得的武学。

    就像是他在任家老爷子寿宴上展现出来的那手出神入化的医术,让人叹为观止。

    心中一动,王鬼不依不饶的问道,“我不偷学也可以,你至少得让我知道,这是一门什么功法吧?”

    苏寒看了他一眼,缓缓吐出四个字,“不动明王。”

    王鬼蓦然间呆住了。

    像是被一道天雷当头劈下,劈的整个人都傻了下来。

    不动明王!

    不动明王!

    “不不不不不……不动明王!”急急朝前走了两步,一把抓住苏寒的手腕,王鬼的声音都是在止不住的颤抖,像是得了羊角风的病人一样。

    这四个字带给他的震撼,实在是太强烈了!

    要知道,王家的功法主要是脱胎于佛门功法,而这不动明王,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绝对是佛门之中最顶级的功法!

    还真如苏寒说的那样,王家现在的武学,和不动明王比起来,简直就是一堆垃圾,根本不能比。

    见到他这副样子,苏寒也不想再打击他了,沉吟片刻,开口说道,“确实是不动明王。我不让你王家的其它弟子修习这门功法,其实也并非敝技自珍。明王是什么人你也知道,这门功法的恐怖,一般人还驾驭不了。不过,呆霸王的话,却是勉强可以。”

    王鬼就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身为王家家主,自然是知道不动明王是什么东西。

    明王,乃是佛祖的怒火化身,不动则已,一动就要出人命滴。威猛霸道,自然是不必多言。

    二话不说,他就急急朝着门外跑去。

    赶紧去找呆霸王!

    这可真是一份天大的造化!

    看到王鬼出门,苏寒嘴角噙着一丝淡淡的笑容,继续在这王家的宝库中闲逛起来。

    逛了好大一圈,好东西着实不少,光是五百年以上的灵药,苏寒就见了不下五株。

    还有几把法器,虽然放在仙界是绝对不入流的货色,但放在地球上,也算是很不错了。只是,这些法器都是长枪大刀长鞭什么的,苏寒用不顺手,也就不惦记了。

    咦?

    那是个什么东西?

    眼神一亮,苏寒忽然在墙角发现一个锈迹斑斑的小鼎。

    虽然说它的卖相很差,几乎是毫不起眼,但刚绕过这个架子,苏寒一眼就看见了它。

    苏寒找宝物,靠的可不是卖相,而是感觉,前世他过手的宝物数不胜数,光凭感觉和气质,就大概能判断出一些宝物的珍贵程度。

    这只小鼎,看起来已经被锈蚀的不成样子了,但形状大体上还是完整的,而且隐隐透露出一股苍老、洪荒的气质,就像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强者,已然濒临死亡。

    宝物也是会死的。

    漫长历史长河中,任何东西,都会在时间无情的流逝中渐渐趋于消亡。

    轻轻擦干净小鼎表面的锈迹,苏寒仔仔细细看着它,心中感觉就像是面对着一个暮霭沉沉的老人一般。

    “灵器?”

    片刻后,苏寒发出一声轻讶。

    武器的品级分为凡器,法器,玄器,灵器,至少在地球上只有这四个级别,而这枚小鼎,竟然是最高级别的灵器。

    只不过,这枚灵器已然即将死去了。

    它的灵性,流逝的很厉害,大概用不了多长时间,也就是三五年的功夫,就要彻底消失,彻底变为最低级的凡器。

    甚至,很有可能直接化为尘灰。

    “要不,试着恢复一下?”苏寒脑海中不由冒出这个念头,旋即狠狠掐了自己一把。

    修复灵器。

    这种事别说是现在,就是以前,自己也从未干过。

    所谓修复灵器,就是把其它武器中的灵性用特殊法门提取出来,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弥补要修复武器的灵性。

    但,这样的办法堪称吃力不讨好。

    就比如说,一件破破烂烂的衣服,非要花大力气去把它修补成新衣服,有这个工夫,还不如重新买一件。

    苏寒之所以知道修复灵器这件事,还是因为他前世有个好友,是个闻名仙界的痴情种子,一把青梅竹马的恋人送的法器青锋剑,他硬生生是从凡人用到仙人,从未换过。

    每隔一段时间,都要花费大力气来修复。

    苏寒反复考虑着。

    现在自己在地球上,类似于灵器的法宝,绝对是可遇而不可求,就连京城这些豪门家族,也从来没听说过哪个家族有灵器的。

    而修复这件灵器,大概需要几十把或者上百把法器,堪称一笔庞大的财富。

    物以稀为贵,一把法器在地球上都是天价,要想凑齐几十上百把,除非是把京城所有的世家全部扫荡了。

    不过对于这点,苏寒倒是也没多担心,以自己的炼器手法,只要有足够的材料,炼制一把法器是很随意的事情,前提是有足够的能量值。

    拼了老命,大概可以搞定。

    只是,这枚小鼎,到底有什么作用呢?

    付出那么大代价,万一是个垃圾,那可就亏大了。

    一时间,苏寒就有些纠结了。

    手中拿着这枚小鼎,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就如同那鸡肋一般,食之无味,弃之不甘。

    “你到底是个什么小东西呢?”苏寒喃喃自语。

    就在这时,两个急促的脚步声,陡然响起。

    一个轻飘飘的,很是稳重,自然就是那王鬼。

    一个重重的,像是一头巨熊踩在地上发出的声音,绝对是呆霸王无疑了。

    苏寒转头看去,看到眼前的一幕,脸上有着微微的呆滞。

    只见呆霸王穿着一身睡衣,闭着眼睛,似乎还在睡眠之中,嘴角还挂着一丝晶莹的口水,头发湿漉漉的,滴答滴答往下落着水,仿佛是刚刚被喷了泼了一盆冷水。

    而王鬼,则是恨铁不成钢的揪着他的鼻子,边走还边骂,“混账小子,给我醒醒,醒醒,快醒醒!我们王家,以后就要靠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