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再见王鬼

    出了云家的门,走的远远,苏寒先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把修为完全恢复,感受着体内澎湃的能量,他心情也是为之大畅。

    经历过一场油尽灯枯的战斗后,自己体内的能量值,似乎有了不小的涨幅。

    这样的进步,让苏寒欣喜。

    他心中也清楚,正所谓大恐怖处有大机缘,每一个修士,只有经历过生死厮杀,感受过那生死一线的极限快感,才会真正的强大和成长起来。

    与自己前世在仙界的经历相比,这个苏寒,还稚嫩的很,就像是一株温室中的树苗,根本没有经历过什么狂风暴雨。

    这让苏寒更加有些期待血色试炼了。

    不仅是为了那诛心莲。

    更是为了更好的磨练自己。

    什么苏家,什么云家,统统都是狗屁!

    苏寒算是看透了,这些家族,一个个表面上道貌岸然,实际上则是头顶生疮脚下流脓——坏透了!

    在你有实力的时候,他们就像是一条哈巴狗,摇着尾巴凑了上来,在你没实力的时候,他们绝对会毫不留情的一脚把你踢开!

    心思转了几圈,苏寒心中冒出一个念头,辨认一下方向,随手打了辆车,飞快朝着一个富人区直奔而去。

    王家!

    也就是十几分钟的路程,到了目的地,也就是几分钟后,苏寒见到了王家的老爷子,王鬼。

    看来那何首乌的确有效果,几天不见,王老鬼满头白发中,已然是多出不少乌黑的发丝,就像是一蓬枯草中,有新鲜的嫩芽冒出来一般。

    大概是为了精心保养,王鬼把那一小搓发丝打理的十分精干,直直竖了起来,就像是小孩子脑袋上的小辫子一般。

    初初见到这一幕,苏寒几乎要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王老鬼气呼呼问道,只是眉眼间却是止不住的得意劲儿。

    这几天以来,不少族人见了他都是脸色怪异,统统被他一脚踹出门去。

    好不容易焕发了第二春,王老鬼正沉浸在?浸在对未来的美好幻想中,哪容得别人笑话。

    “几天不见,您老人家神采奕奕,真是可喜可贺啊,看来那何首乌还是很有效果的。”苏寒轻飘飘拍过去一记马屁。

    王鬼就眯起了眼睛,显得很是受用,一张老脸笑的跟菊花似的。

    “不过,王老,你想不想变的更年轻?”苏寒悄然诱惑道。

    “更年轻?有多年轻?”王鬼的心思一下子就提了起来,自从长出黑发以后,他可算是深深领教了苏寒的本事,完全认可了苏寒。

    “鹤发童颜枯木逢春,八十老翁变俊秀少年。”苏寒文绉绉的拽了一句。

    啥?

    王鬼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回过神来,一把就抓住了苏寒的胳膊。

    “真能变成俊秀少年?”

    苏寒得意点点头,“那是自然,我苏寒说话一口唾沫一口钉,你去问问这满城的少女,谁不知道?”

    王鬼倒吸了一口凉气,口中发出嘶嘶的声音,好一会儿脸色才平静下来,“快,快帮我变,变成俊秀少年,哦不,俊秀少年就不需要了,把我变成四十来岁就行。据说现在的小姑娘都喜欢大叔。”

    还喜欢老牛吃嫩草?

    苏寒心中暗暗鄙视了一句,大手一挥,“包在我身上,只是,我有一点事需要麻烦你。”

    王鬼小鸡啄米般点头,“说!”

    “我要代表王家参加今年的血色试炼,炼制返老还童丹,有一枚主药就是诛心莲,我必须得到。”

    为了得到诛心莲,苏寒也不得撒了这么一个谎言。

    不过,返老还童的效果,他倒也不是骗王鬼,而是真的可以做到,只不过需要付出不少时间和精力,苏寒现在根本没时间浪费在这上面。

    只是,下一秒,苏寒愣住了。

    “不行!”王鬼斩钉截铁的说道,脑袋摇的飞快。

    “为什么?”

    “我身为一家之主,不能为了一己私欲,让家族最优秀的子弟跟着你去送死。苏寒啊,我知道你艺高人胆大,心气也高,但血色试炼,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容易。”

    说道这里,王鬼的语气也是渐渐凝重起来,掀起上衣,露出**的胸膛。

    看了一眼,苏寒几乎要惊呆了。

    只见他干巴瘦的胸膛出,是一大片伤痕,密密麻麻,像是被牙齿一点一点咬出来的,伤口好了之后,形成一个个指甲盖大小的硬块,看起来异常的恐怖。

    “二十年前,我代表王家参加血色试炼,虽然侥幸归来,但却是在身上留下了这么多东西。这次一只三头魔狼留下来的,我和它拼到筋疲力尽,最后唯一能用的武器,就是牙齿。”

    王鬼脸上的肌肉突突突颤抖着,眼神中也是流露出刻骨铭心的惊恐。

    “我清清楚楚记得,那头魔狼,一共咬了我三百五十二口,而我,咬了它三百五十三口,最后,它还是被我咬死了。我在原地躺了整整三天,总算是侥幸活了下来。”

    听到这些话,苏寒惊呆了。

    想想当时那场面,都感觉全身发麻,泛起了无数鸡皮疙瘩。

    纵然苏寒前世今生,也从未听说过如此惨烈的战斗。

    靠牙齿咬……

    是该战斗到何等程度,才能做出这种事情?

    难怪,这老头子死活也不肯让家族中最精锐的子弟参加血色试炼。

    沉默半晌,苏寒咬咬牙,开口说道,“我有一个提议。”

    王鬼毫不犹豫的拒绝,“不用多说,我意已决,你就算是说破天,我也不可能让王家子弟跟你去送死。”

    “你先听我说完。”苏寒就有些哭笑不得的样子,多大年纪了,还这么火爆的性格。

    “你之前说,要让呆霸王随便带领两个家族子弟进去,这样吧,反正都是送死,你王家这三个名额,都交给我怎么样?我带着呆霸王去,另外一个人,我来找,不需要你王家费心。”

    啊?

    王鬼就惊呆了。

    万万没有想到,苏寒竟然能想出这么一个办法。

    “你……你真的非要去那血色试炼?”沉默许久,王鬼冒出一句话,看向苏寒的眼神中,也是多出几分莫名的神采。

    少年心性,当真勇气可嘉。

    “必定要去!”苏寒咬牙说道。

    “那……就去吧,我同意了。”王鬼摆摆手,语气有些萧索。

    苏寒嘴角噙着一抹笑容,拍拍王鬼的肩膀,哈哈大笑,“等我平安归来,你就可以老牛吃嫩草了。行了,不多说,我走了。”

    只是,刚到门口,耳畔就听到王鬼挽留的声音,苏寒脚步一滞。

    “苏寒,你等等,进入血色试炼,危险极大,我王家的宝库中,虽然不敢说是包罗万象,但也有不少宝物,你……随便挑。”

    嗯?

    苏寒回过头来,心中有着微微的感动。

    “好。”

    到这个时候,苏寒也就没那么矫情了。

    毕竟,他虽然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的自信,但也并不是莽夫,能多一分实力,在那危机重重的地方,自然就多一分活下去的把握。

    “请跟我来。”

    十几分钟后,苏寒站在了王家的宝库之中。

    满眼的珠光宝气,让他啧啧赞叹。

    “王老鬼,你上次可是藏私了啊,这么好的地方,为什么不早点带我来。”

    王鬼白了他一眼,“废话!常言道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我王家宝库中宝贝众多,万一被你这小鬼惦记上了怎么办?”

    苏寒哈哈大笑,也不跟他多废话,在一堆宝物中缓缓走着。

    一个个高大的木架,看起来质地很是坚硬,大概是用檀木造成,被划分成一个个四四方方的格子。

    每个格子中,都是一个锦盒,或长或高的锦盒,都是散发出迷人的光晕。

    苏寒一件件看了过去。

    “咦?这把剑不错。”在一个锦盒前,苏寒停下脚步,略显惊讶的赞叹道。

    红色的锦盒,明黄色的绸缎中,包裹着一把七寸长剑。

    这把剑外表朴实无华,像是黝黑的铁块一般,连剑锋都没开,在一堆光芒四射的武器中毫不起眼,就像是一只丑下鸭,但苏寒却是一眼就看中了它。

    这把剑,是真正的利器。

    是杀人的剑。

    而其它武器,充其量也就是装饰品罢了。

    苏寒就伸手把它拿了起来。

    入手冰凉,一股彻骨的寒气,陡然从手上传来,几乎是瞬息之间,苏寒半边身子都僵硬了,于此同时,他眼睛中悄然冒出一丝血红,整个人爆发出一股极为狂暴的气质,像是一头发狂的豹子般,仿佛要择人而噬。

    “不可!”王鬼大喊一声,像是一阵风,飞速跑了过来。

    只是,让他微微诧异的是,苏寒很快便从那狂暴的状态中清醒过来,把剑放进盒子中,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好厉害的一把剑。”苏寒飞快驱除寒气,几个呼吸的工夫,脸色恢复了红润。

    见苏寒没有大碍,王鬼的脸色也是平静下来,眼神中浮现出一抹傲然之色,“那是,这把剑名为断肠,是我王家的一位先辈铸造而成,那位先辈生于明末清初,他的妻子被鞑子大军凌辱杀害,手持此剑,先祖屠了整整半旗的人马,最终力竭而亡。”

    “那一战,满清的军机大臣鳌拜也因此受伤,据我推测,他后来之所以被康熙帝几个练摔跤的小伙子困住,原因便是因为当时伤势发作。”

    听王鬼这么说,苏寒一口气差点没喘过来。

    尼玛,这是吹牛不上税啊。

    就算美化你家先祖,也犯不着杜撰历史吧?

    不过,这把剑,倒真是神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