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云卜医的主人

    制服万年一梦蛊虫后,苏寒心中飞快思索着。

    如今自己的处境,应该是被云家软禁关在这间幽暗牢房中。

    而这万年一梦蛊的主要作用,就是吞噬人的灵魂,读取人的记忆,甚至能够得知人心底深处最本源的想法。

    大概,云家是想窃取自己身上的秘密。

    想到这个可能性,苏寒几乎惊出了一身冷汗。

    万年一梦蛊的恐怖,没人比他更清楚。

    因为,这种蛊虫的特殊天赋,当年在仙界可是闹出了不小的争端,甚至有一位仙帝都因此而身败名裂。

    那位名叫青雨仙帝的强者,被万年一梦蛊侵入体内后,然后被所有人发现,他竟然是喜欢男人,还喜欢在自己喜欢的男人面前扮演奴隶!

    事情败露后,青雨仙帝直接疯了,一位统帅万千仙域无尽强者的仙帝,精神崩溃。

    从此以后,万年一梦蛊成为了不少人心中的噩梦。

    而正是基于这个原因,无数人在研究如何把万年一梦蛊驱除体外的同时,也在研究如何才能够控制它。

    就像是茹毛饮血时代,人类学着使用火焰一般。

    怕它。

    却也想把它控制起来,收为己用。

    最后,还真研究出来了,那就是桃木,年份越高的桃木,效果越好。

    因为桃木内部的纹路,最像人体经脉血管,而且,桃木具有辟邪的作用,万年一梦蛊最讨厌这种东西,只需要一点点桃木屑,混合鲜血,就能把它完全控制起来。

    想到这里,苏寒就是飞快行动起来。

    心念一动,指尖蓦然浮现出这把桃木剑。

    这把剑虽然是废弃的法器,但,它本身的材质可是货真价实的百年桃木,用来制服万年一梦蛊,绰绰有余。

    微微有些锐利的指甲刮下一点桃木屑,继而咬破自己的指甲,苏寒把混合之后的鲜血,一点一点涂在万年一梦蛊身上。

    说来也奇怪,混合了桃木屑的鲜血,刚刚涂在万年?万年一梦蛊身上,顿时融了进去。

    而它纯净淡蓝的身上,出现一道艳丽的血线。

    与此同时,苏寒感觉自己脑海中,与这蛊虫多出一丝微妙的联系。

    “搞定!”

    苏寒一下子站起身来,眼中现出寒光。

    被云家如此算计,苏寒自然是要找回这个场子,目前自己被困在这里,无法恢复修为,唯一能依靠的,就是这万年一梦蛊。

    苏寒心中很清楚,云家能养蛊的老头,就算是能培养出这种蛊虫,也绝对不可能摸清楚自己的习性。

    要知道,当年的仙界众人,为了研究这万年一梦蛊,不知道付出多少代价,凭他一个人的智慧,怎么可能和仙界万千强者相比?

    “去吧,就靠你了。”轻声呢喃一句,苏寒把这条蛊虫弹了出去。

    一丝神念附在它身上,通过它的眼睛,苏寒看到了周围的一切。

    这……似乎是一个地牢。

    一排排整齐的牢房,房间中都是一个个血肉模糊的人,身上爬着各种各样的虫子,看起来狰狞可怖。

    这哪里是地牢?

    分明是人间地狱!

    看到这样的场景,饶是苏寒见过不少大场面,心中也是不可抑制的升起一丝火气。

    这个人,实在是太丧尽天良了!

    控制着万年一梦蛊继续朝外走去,终于是飞出牢房,见到了阳光。

    感应片刻,在那西边的房间中,似乎有着淡淡的能量波动,蛊虫快速飞了进去。

    云卜医那个骨头架子,此时正盘膝坐在床上,一只只虫子在他身上来回爬动,仿佛是在修习某种玄奥的功法。

    天赐良机!

    没有半点犹豫,苏寒控制着万年一梦蛊,钻进了他鼻孔中。

    就在此时,云卜医蓦然睁开眼睛,感觉到一条虫子钻进自己鼻孔,而且还不受控制,他一下子就惊呆了。

    蛊虫反噬?

    怎么可能?

    要知道,现在他身上的蛊虫,都是通过种蛊之法培养出来的,是靠吸食他的血肉成长起来的,他就相当于这些蛊虫的母亲,儿子怎么可能反噬母亲?

    但事实就是如此。

    几乎是瞬息之间,云卜医就回过神来,竭尽全力感知着脑袋内部的情况。

    而这一感知,他几乎是要被吓的魂飞魄散!

    万年一梦!

    怎么可能是万年一梦!

    不应该是在苏寒身上吗?

    怎么会跑到自己脑袋里?

    片刻后,云卜医便是感觉到脑袋一阵剧烈的疼痛,仿佛脑浆都在被吸食一般,发出一声声嘶力竭的喊叫,他抱着脑袋,在地上痛苦的翻滚着。

    咚咚咚!

    脑袋不住撞在墙上,发出一声声沉闷的声音,唯一完好无损的脑袋上,有紫黑色的血迹缓缓渗透出来。

    灵魂被吞噬的疼痛,几乎要让他恨不得当场死去。

    但,就连死,也很是困难。

    要知道,就算是普通人意识泯灭,最多也就是变成植物人而已,而他这种修士,生命力堪称旺盛,是绝对死不掉的。

    最多,也就是变成行尸走肉而已。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云卜医的挣扎越来越微弱,像是一个溺水的人一般,再也挣扎不动了。

    而他的瞳孔中,神采也是越发的微弱起来,如同萧瑟寒风中一朵随时都有可能熄灭的烛苗。

    虚弱到了极致。

    “控制!”牢房中的苏寒轻轻吐出一声,控制着万年一梦蛊,终于将云卜医的灵魂完全吞噬。

    片刻后,云卜医缓缓站起身来。

    只是,那双碧绿色的眼睛中,不再有半点凶残,反而是满满的惊喜。

    收拾了一下身上的斗篷,处理脑袋上的血迹,他大步出了门,飞快朝牢房跑来。

    走在牢房中,那一个个情况惨烈的犯人们,都是痛苦的呻吟着,有的大声哀嚎,哀求,有的破口大骂。

    云卜医置若罔闻,直接跑到关押苏寒的这一间囚室。

    掏出一把三寸长的钥匙,咣当一声,他推开了铁门,顿时膝盖一屈,跪了下去。“主人。”

    苏寒哈哈大笑。

    想不到,自己被关在这里,却是因祸得福,收获了这么一个高级间谍。

    以后,这云卜医就是自己手上最忠诚的奴隶,也是安插在云家的一枚钉子。

    一枚最锋利的钉子。

    关键时刻,足以要了云家的命!

    “带我出去。”苏寒笑着命令道。

    “是,主人。”云卜医毫不犹豫的执行命令。

    此时的他,可以说已经不是云卜医了,而是被苏寒控制的万年一梦蛊,对苏寒的命令,自然是毫无保留的服从。

    ……

    半个小时后,呼吸到外面的新鲜空气,再次见到刺眼的阳光,苏寒几乎有恍如隔世之感。

    被关押在那阴暗无比的牢房中,实在是一种莫大的折磨。

    “好了,你可以回去了,有人问你我的下落,就说我打伤你跑了出去。”

    “是。”云卜医毕恭毕敬的说道。

    苏寒眼神满意,辨认了一下方向,飞快朝着市区的方向跑去。

    这件事,就算是这么过去了。

    要想找到参加血色试炼的队伍,还得从其他家族入手。

    该去找哪一家呢?

    苏寒心思飞转,不由微微皱起眉头。

    ……

    “什么,苏寒竟然跑了?”云家大厅中,云卜月一下子站起身来,因为惊骇,手中的茶杯直直落在坚硬的地板上,摔的粉身碎骨。

    只是,看到三弟那不含半点感情的瞳孔,他本想脱口而出的骂声,也是被硬硬吞了回去。

    三弟性格古怪,这点谁都知道。

    万一把他惹恼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虽然是心中生气,但此时,云卜月还是不得不静下心来,心平气和的问道,“三弟,他到底是怎么逃的?”

    云卜医就掀起了斗篷的帽子,露出满是伤痕的脑袋。

    被万年一梦蛊控制的云卜医,无论是说话的语气,还是走路的动作姿态,和平日里都没有半点差别。

    这就是这种蛊虫的玄妙之处。

    就像是一个智能手机,在手机中安装了一个最高控制程序,但却不会影响到其它应用程序的运行。

    “你受伤了?”云卜月就倒吸了一口凉气,眼神呆滞,几乎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这件事情,实在是太出乎他的预料了。

    万万想不到,苏寒竟然能从看守最严密的云家牢房中逃脱出去。

    他莫非是神不成?

    “行了,我知道了,三弟,你辛苦了,先下去吧,好好养伤。”云卜月很是关切的说道。

    听到这话,云卜医却是一动不动,悄然伸起一根森白的骨指。

    “1?”

    云卜月愣了一下,似乎是想起什么,恍然大悟道,“你是说家族欠你的一成资源?”

    云卜医就点点头。

    云卜月几乎要疯了。

    万万没有想到,在这种情况下,这位三弟竟然是还有脸来要报酬。

    只是,看他这幅样子,云卜月强行压下心中的怒气,“你先回去吧,我等下会叫人给你送过去。”

    云卜医这才出门。

    “不行,这件事得赶紧向大哥汇报。”看着三弟的背影缓缓出门,云卜月沉思片刻,也是脚步匆匆的朝着门外跑去。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已然不是他能够做的了主了。

    得去找家主商量,甚至,得去找长老会商量,拿出个解决的办法来。

    毕竟,苏寒在云家吃了这么大的亏,以他那性子,是肯定要报复回来的。

    云家,必须早做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