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零二章 谁叫你那么纯?

    难怪!

    自己之前一剑斩在他身上,却是没有半点血液渗出,对他根本造不成任何威胁,这种人,已然不能称之为人了。

    而是怪物。

    一种极为恐怖的怪物。

    除非是把他放在熊熊烈火中烧死,不然的话,根本没有任何物理攻击能够威胁到他的安全。

    “我的宝贝虫儿,去吧,去把他的血肉吃掉,啧啧,这种年轻人的肉最是鲜美不过了,血都是香甜的。”云卜医大笑说道,声音阴森恐怖,只是那语气中,却包含着一丝极端的亲热。

    就像是一个男子,正对着倾慕不已的女神说话一般。

    庭院中的所有人,都是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就算是云家子弟,也受不了这种语气。

    苏寒也是全身打了个寒颤。

    这个人,实在是太恐怖,太变态,太恶心了。

    只是,这个时候,苏寒也不准备和他硬拼,自己已然濒临油尽灯枯的地步,而对方身上有万千蛊虫,拼是根本拼不过的。

    深吸口气,勉强提起一丝能量,苏寒腾空而起,手中的桃木剑,幻化出几百把小剑的剑影,裹挟着他的身体,从万千蛊虫中冲了出去。

    空气,都是为之清新。

    苏寒眼前一黑,无可抑制的疲惫感,像是潮水般涌来,让他恨不得当场睡过去,狠狠咬了一下舌尖保持清醒,苏寒狼狈的朝着院墙外面跳去。

    好久。

    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这种惶惶如丧家之犬般逃窜的感觉。

    苏寒紧紧攥着拳头。

    老子会回来的!

    总有一天,要酣畅淋漓的报了此仇!

    一只脚已然踏上了院墙,苏寒纵身一跃,跳了下去,他已经计划好了,从这面院墙出去,是一片小树林,那是天然的障碍物。

    以自己的经验,只要多花点功夫,甩脱云家的追兵,不是什么难事。

    只是,下一秒,苏寒瞳?寒瞳孔猛地一缩,如同针扎般的疼痛,从脚下传来。

    低头看了一眼,只见那墙体上,都是一只只狰狞可怖的虫子,纯白透明的虫子,和白色的墙体完美融合在一起。

    糟了!

    中招了。

    脑海中刚泛出这个念头,苏寒整个人,像是一截木头般直直坠地,根本没有半点反应的时间。

    见到这一幕,云卜医哈哈大笑。

    对于他来说,虫子是数之不尽用之不竭的。

    早就猜到了苏寒会逃,他之前就在墙体上布置了蛊虫,不止是墙体,甚至,这座庭院周围,至少有二十种蛊虫随时待命。

    一个连自己的血肉之躯都能奉献出去的男人,无论做出多毒辣阴沉的事情,都不足为怪。

    大步走到苏寒面前,云卜医看了一眼,满意点头。

    “虫儿,吃!把他吃了!”大手一挥,他极为畅快的说道。

    “三弟,等等!”

    云卜月大吼一声,急急走了过来。

    嗯?

    云卜医转过身来,看了一眼,两只绿油油的眼睛中,冒出冰冷的光芒,像是一头在旷野中独自流浪的恶狼一般。

    见到这个眼神,云卜月也是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

    自从三弟开始修炼这蛊虫之术后,整个人就完全变了一副模样。

    不能说是六亲不认,但在这云家之中,他却是再没有任何亲近的人,独自一人居住在西北角的院落,谁都不敢进去。

    曾经有个胆大包天的云家后辈子弟,大概是因为好奇闯了进去,第二天见到的时候,已然成了一具白森森的骨架,别说是血肉,就是脑浆都被吃了个一干二净。

    从那以后,云卜医居住的地方,便成为了云家的禁地。

    就算是家主,也不能随便进出。

    除非是云家遇到生死大敌时,云卜医才会出手。

    斟酌了一下语气,云卜月小心翼翼说道,“三弟,这人身份很重要,功法精妙,招式神奇,而且,他似乎还懂阵法,你也看到了。有没有一种能够控制人思想的蛊虫,把他控制起来,那些功法若是能被我云家所用,实力定然大涨。”

    不少弟子,眼神中都是隐隐显露出惊喜之色。

    苏寒的功法,他们都是深有领教。

    和他相比,云家的功法简直不值一提,就像是地上的烂泥和价值连城的明珠相比。

    云卜医沉默片刻,点点头,很是慎重的解开衣衫,拆下自己的一截肋骨。

    这一幕,看的所有人瞠目结舌,就连云卜月,也是不由自主退了一步。

    一根森白的肋骨,云卜医研究了片刻,从中取出一只全身淡蓝色的虫子。

    这只虫子,看起来像是用上好的蓝水晶雕刻而成,栩栩如生,造型也堪称唯美。

    只是,那双眼睛却是红的妖艳,让人看一眼,都觉得心中泛起一丝彻骨的寒意。

    “这是万年一梦蛊,专门吞噬灵魂,不过它在人体内被鲜血浸泡三天后才会觉醒。”云卜医开口说道,语气很是恋恋不舍。

    这万年一梦蛊,是他花费了好大力气才培养出来的,是他许多蛊虫中的珍藏品。

    云卜医此时的心情,就像是一个爱收藏如命的收藏家,为了某些东西去把自己的宝物卖了变现一般。

    “这条蛊虫只要能起到效果,从此以后,家族每年再给你提供一成的资源!”云卜月咬牙说道。

    云卜医研究蛊虫,是个极其耗费资源的工程,如果没有云家,他根本不可能做到像现在这样。

    为了能得到苏寒的功法,云卜月豁出去了。

    云家家大业大,一成的资源,还消耗得起。

    反正是给了自家人,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云卜医这才高兴了几分,安好自己的肋骨,口中振振有词,指尖一道道黑气,灌输进这条蓝色的蛊虫内部,屈指一弹,便是弹入苏寒鼻孔。

    仿佛是闻到了鲜血的味道,万年一梦蛊很快钻了进去。

    看到这一幕,不少云家子弟,都是心中发寒。

    ……

    这是一间幽暗的牢房。

    没有半点空隙,墙体漆黑而冰冷,仿佛是用某种金属铸造而成,就连一扇小小的窗户都没有。

    苏寒自黑暗中醒来,不由发出一声闷哼,全身上下像是被一群大汉没轻没重的群殴了一顿,疼的他呲牙咧嘴。

    瞪大眼睛,周围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

    “这是哪?”

    “幽冥地狱不成?”

    咕哝一句,苏寒摸了摸自己的脸,感觉到一丝温热,掐了大腿一把,还能感觉到疼痛。

    他心中微微安定一些。

    看来,是被人关起来了。

    只要没死,苏寒便不怕。

    他脑海中,不由浮现出自己在仙界时最危险的场面,那一次得罪了一名仙帝,被缚神锁捆着,整个人浸泡在一片具有强烈腐蚀性的血海之中。

    被关了整整三年,最后,还是凭借着守牢人的一次疏忽,跑了出来。

    人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

    被凤凰神劫劈中都没死,被关在这里,算个屁!

    深吸几口气后,苏寒飞快平静下来。

    牢房中很静,静的苏寒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摸索着墙,他盘膝坐了下来,开始恢复起能量。

    只是,片刻后,苏寒呆住了。

    这间牢房中,竟然是感觉不到半点天地灵气的气息,仿佛是普通人被丢到了真空中一般。

    “什么鬼地方!”

    骂了一句,苏寒有些气馁,不过很快,他便是打起精神,查探着这个房间的环境。

    摸索着墙壁走了一圈,脑海中渐渐勾勒出一个轮廓。

    这房间很小,也就是一个普通卫生间的大小,墙壁触手冰凉,表面凹凸不平,应该是某种奇异的金属。

    就连脚下,也全部都是金属。

    而就在此时,苏寒忽然感觉到,脑海中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像是有一只虫子,在啃食着自己的脑子一样。

    蛊虫?

    盘膝坐下,苏寒飞快感应着体内的情况。

    片刻后,他惊呼出声,“万年一梦!地球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万年一梦的恐怖,苏寒可是心知肚明。

    这种虫子,最喜欢吞噬人的灵魂,是最为邪恶的一种蛊虫之一,一般的养蛊人,都不敢轻易饲养。

    曾经的仙界,就有一条万年一梦蛊,吞噬了主人后,获得了主人的全部记忆,变化为人型,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妈.的!那个老东西真够缺德,在老子脑子里丢了一条这虫子!”

    知道是万年一梦这种蛊虫后,苏寒倒是也没多惊慌。

    自从那次虫灾后,仙界无数高手对这种虫子钻研许久,终于是研究出应对之法。

    说起来也很简单,万年一梦蛊,通常都是一雌一雄两只,雄虫负责猎食,雌虫只知道掠夺雄虫的能量,就像是蜂巢中的蜂王一般。

    等雌虫长大了,完全成熟,就要开始分娩,诞生出下一代的蛊虫。

    这种虫子可以吞噬人的精神和意念,而精神和意念,是一种无形无质的东西,只要在万年一梦蛊入体的时候,观想一些比较邪恶的画面,便可以使它精神错乱。

    毕竟,这种虫子的性质是最纯洁的,往往得知它钻入体内后,许多人都是惊慌失措,脑海中一片空白,这就会让它钻空子。

    而有意识的想一些东西,万年一梦蛊,也会接受到这些画面。

    想到这里,苏寒便飞快观想起来,脑海中冒出一幕幕场景。

    老.汉.推.车……

    观.音.坐.莲……

    玉.女.吹.萧……

    一幕幕,想的苏寒都是忍不住起了反应。

    片刻后,一条淡蓝色的虫子,飞快从苏寒鼻孔钻了出来,全身颜色有着微微的变化,纯净透明的淡蓝色身体上,冒出淡淡的绯红色光芒。

    苏寒一下子把它捏在手心,哈哈大笑。“哈,谁叫你那么纯,小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