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云家的反击

    “布云月大阵!”

    片刻后,一个响亮而威严的声音陡然响起,像是半空中响起一阵惊雷,不少云家弟子全身一颤,都是恍然回过神来,在几个高手的带领下,飞快行动起来。

    脚步匆匆,如同一群寻找到食物的蚂蚁一般,按照某种特殊的规律聚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包围圈。

    虚虚实实,像是天空中的一朵朵云彩,而苏寒,就如同那被乌云遮住的太阳,被牢牢包裹在其中。

    于此同时,一个神秘莫测的气场悄然产生,就像是在整个院子上方布上一道无形的屏障般。

    云月大阵?

    苏寒眼神一愣,心中便是泛起一丝好笑。

    用阵法对付自己,这群人真是鲁班门前弄大斧,要知道,前世自己在仙界,就是以阵法的起家,什么诸天灭魔阵,九天十地阵,都是信手拈来。

    凝聚目力,苏寒直直盯着云家子弟的脚步,像是一头猎豹般,眼神专注而锐利。

    看了一小会儿,苏寒马上就看出来。

    这云月大阵,其实也就是一个三重八卦阵,八卦阵是所有阵法的源泉,很简单,却很玄奥,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个方位生生不息。

    而这云月大阵,就是三个结合在一起的八卦阵。

    最里面这圈的生门,闯出去,正好是第二个八卦阵的死门,再闯出去,又是第三个八卦阵的死门。

    设计这阵法的人,心思也算是极为毒辣了,就算是对手知道如何破解八卦阵,闯出第一重,也决计会栽倒在后面两重。

    只不过,在结合处却是颇为生涩,根本形不成一个完整的循环。

    设计出这阵法的人,在地球上或许可以称之为一代宗师,但放在仙界,连个屁都不是。

    某些以布阵为专业的门派,随便出来一个杂役弟子,都能完爆他。

    “苏寒,你现在求饶还来得及,我云家宅心仁厚,不愿意看到你这么个少年天才?天才横死当场。拜入我云家,我保证,你能得到最好的资源。”

    “不然的话,就让你死在这变幻莫测威力无穷的大阵中。”

    云卜月大声吼道,声音中满满的自信。

    云月大阵一出,他已然是完全放下心来。

    这可是云家的看家本领,别说是在首都,就算是在全国,都是蝎子拉屎独一份。

    靠着这云月大阵,云家不知道降服了多少敌人,从来没有失败过。

    “狗屁大阵,连三岁小孩都随手即破。”苏寒冷笑一声,脚下一个错步,就朝着那生门奔去,如同一头下山的猛虎,气势汹汹。

    坐守生门的云家弟子,心知大阵奥秘,不等苏寒过来,就纷纷让开。

    “哈哈哈哈哈……”云卜月就哈哈大笑,苏寒简直就是个棒槌,也不想想,云家的看家阵法,岂是八卦阵那种粗浅的东西?

    只是,下一秒,他瞳孔一缩,整个人顿时愣住了。

    像是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脑海中一片空白。

    只见在密密麻麻的人影中,苏寒就如同一条灵活的游鱼般,刚闯出第一重包围圈,却是不在外突,反而是在第一重圈子与第二重圈子结合的部位,快步游走起来。

    不少弟子,措不及防之下,都是被他一脚踢在屁股上,直直飞起。

    不一会儿,圈子中心便是堆起一个高高的人堆,像是叠罗汉一般。

    第二层阵法的弟子,看到这一幕,马上就去补位。第三层阵法的弟子,继续补位,只是,这样一来,整个阵法就完全乱了。

    苏寒哈哈大笑,像是羊群中的一头猛虎般,左突右突,不费吹灰之力,就闯出了整个大阵。

    整个过程,还不到几分钟。

    这云家的看家大阵,已然被苏寒破的干干净净。

    见到苏寒如此神威,云卜月心中的惊骇,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根本想不到,苏寒竟然会对云家的大阵如此熟悉。

    他心中飞快思索着,难道是有人泄密?

    很快摇摇头,否定了这个可能性。

    大阵的秘密,是云家的最高机密,就算是一些核心弟子,也根本不知道,只知道按照特定的步法走位。

    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云卜月郁闷的几乎想要吐血。

    “喂,下次记得出点新招。这破绽百出的阵法,要不要我帮你们完善一下,我条件不高,在场的所有人跪下给老子磕三个响头,老子高兴了,就指点指点你们。”

    这嚣张霸气的声音,在每个云家弟子耳中回响。

    他们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羞愧中带着一丝无法抑制的愤怒。

    “跟他拼了!”不知道是谁大吼一声,率先朝苏寒飞扑而去,苏寒脚下金蛇步一绕,顿时避开这一击,随手抓过来一个云家弟子挡在身前。

    “卧槽,你打我干嘛?”硬生生挨了一脚,这弟子大声喊道。

    “我……我不是故意的。”

    “两头蠢驴!”苏寒冷笑一声,身体腾空而起,朝着院墙外面跳去。

    到了这个时候,玩的也差不多了,心中一口恶气出了大半,苏寒就准备撤退。

    毕竟,自己现在还只是个筑基初期的修为,能量值不够,再要打下去,万一能量不够,可就麻烦了。

    嗡嗡……

    嗡嗡嗡……

    就在此时,所有人眼前都是一黑。

    诡异的声音,回响在每个人耳中。

    抬头一看,所有人都是惊呆了。

    只见半空之中,像是一大片乌云悄然落下,遮住了太阳的光芒,定睛细看的话,会发现那是一只只黑色的虫子。

    就像是苍蝇一般,体积极小,但数量确实极多,呈现出遮天蔽日之势头,压在所有人头顶。

    苏寒心中一惊。

    蛊虫!

    想不到,云家竟然还有人饲养这东西。

    若是以前的话,自己根本不怕蛊虫,体内的三昧真火一出,再多蛊虫也要化为灰烬。

    但……现在……

    麻烦了。

    心思飞动,桃木剑急速飞出,几乎是在瞬息之间,便形成一个严密的剑阵,千千万万把小剑,像是一个个忠诚无比的卫士一般,环绕在苏寒身体周围。

    采花聚露!

    这个时候,苏寒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用这剑法暂时撑上一阵了。

    嗡嗡嗡……

    采花聚露剑法,对付这种情况,最是有效,不一会儿的功夫,地上便落下一层黑色的虫子尸体,仿佛铺上了一层黑色地毯般。

    苏寒额头微微有汗珠渗出。

    他感觉到能量值有些不足了。

    毕竟,从一开始打到现在,就算是铁人也有些累了。

    心思飞动,苏寒的目光在人群中扫视着,处理这种情况,他经验还算是丰富。

    对付蛊虫,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把施蛊之人找出来,以雷霆手段格杀,没有施蛊人的控制,蛊虫也就不成气候了。

    而且,一般的蛊虫,都是施蛊人以心血饲养,人在蛊在,人亡蛊亡。

    只要能把施蛊人杀了,这么多蛊虫,自然是不攻自破。

    片刻后,苏寒一眼就看到了,在人群最角落的地方,有一个光头老人盘膝而坐。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斗篷,整个人的面目被遮挡的严严实实,但从那偶尔露出来的一截如同枯树根般的消瘦的胳膊,隐隐可以看出,他的身体肯定不算强壮。

    施蛊之人,大都如此。

    身体里的精气和血气全部都用来饲养蛊虫了,自己不瘦才怪,而且这种人长期和虫子呆在一起,一般都是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发现正主后,苏寒没有半点犹豫,深吸口气,一道极其锋锐的剑气,便朝着他点射而去。

    这一剑,堪称苏寒的巅峰一剑。

    惊艳了所有人的瞳孔。

    凌厉的剑气,穿过蛊虫群,像是把一匹厚重的黑布一分为二,裹挟着无尽的杀机,朝那黑袍老人奔去。

    刷!

    一剑!

    “三弟!”云卜月大声喊道,声音很是焦急。

    这个黑袍老人,是云家的三家主,云卜医,云卜医少年时期因为练功操之过急,经脉受损,终生无法踏入筑基境界。

    但,他却是一个狠人。

    既然无法修炼武学,就在别的方面入手,精研医术,毒术,蛊术,以及奇门八卦之术。

    他的修为虽然不行,但在云家的地位,却是十分的重要。

    苏寒这一剑,穿越漫长的距离,精准无比的命中他,只是,却诡异的没有半点鲜血渗出。

    苏寒眼神微微凝滞片刻,喘着粗气,有种难以置信的感觉。

    怎么可能?

    片刻后,庭院中响起一阵干枯刺耳的笑声,像是有人拿着小刀,在反反复复刮铁器的声音。

    “小子,不要枉费心机了,让我的宝贝虫儿吃了你吧。”

    黑袍老者站起身来,衣衫无风自动,显露出一具类似于骷髅架子的身体。

    而在那森白的骨骼上,有着无数的虫子爬来爬去,看起来让人头皮发麻,全身泛起鸡皮疙瘩。

    “以身化蛊!化整为零?”苏寒惊叫一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个世界上,怎么还会有这种人?

    实在是太恐怖了!

    饶是苏寒前世今生,几千年的见识和阅历,也从未见过敢以身化蛊,将自己祭练为一条蛊虫的狠人!

    所谓以身化蛊,就是在血肉之躯中,种下一粒粒蛊虫的种子,就像是农民种地一般,而等到虫子渐渐长大,渐渐吞噬人的血肉,会张成类似于寄生虫之类的东西,依附在骨骼上。

    这种人,除了一具骨头架子和脑袋,整个人身上的血肉,已经完全被蛊虫吞噬一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