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章 大闹云家

    听到苏寒这话,云卜月第一反应就是自己听错了,回过神来,目瞪口呆的看着苏寒,直气的手指哆哆嗦嗦,连话都说不出来。

    “你,你!”

    怔怔站在原地,云卜月脸色渐渐变得铁青,眼神,也是逐渐狰狞起来。

    他这会儿也完全看出来了,苏寒纯粹就是恶意的调侃,双方的关系,再也没有半点和解的可能。

    其实之前他就有这想法,只不过,一次次被苏寒表现出来的东西震惊,心中总归是存着一份侥幸的,想把苏寒拉到云家这艘大船上。

    而现在,他彻底绝望了。

    敬酒不吃吃罚酒!

    心思飞转,云卜月冷冷道,“这么说来,苏寒你是铁了心要和我云家作对了?”

    “你有没有想过,你被苏家赶出家门,又和我云家交恶,哼,我放下身段拉拢你,是不希望你一身本事被埋没,你要是执迷不悟的话,休怪我辣手无情!”

    “我敢保证,从此以后,京城再没有你的立足之地!”

    苏寒冷冷一笑,推门就出。

    苏寒根本懒得跟他废话,对于这种人,跟他说话简直就是浪费时间。

    这些大家族平日里一个个都是眼高于顶,真把自己当大爷看了,当然,若是换一个人来的话,或许就被他屈服了。

    但,他想要让自己屈服,想都别想!

    “给我站住!”云卜月大喝一声,像是一头下山的猛虎,握指称爪,狠狠朝着苏寒后心抓去。

    既然不能合作,那就是敌人!

    宁可错杀,不能放过!

    云卜月心中考虑的很清楚。

    之前之所以对苏寒百般拉拢,则是因为苏寒有利用的价值,而现在,苏寒表露出这个态度,那合作是绝对不可能了。

    索性把他抓起来!

    苏寒那一身医术,以及之前表现出来的剑法,都是相当的精妙,若是能为云家所用,整体实力,必然会更上一个台阶。

    感觉到背后锋锐的劲气,苏寒眉头微皱,向前跨出?跨出几步,转过身来,冷冷看了他一眼,目光中透露出几分讥讽之色。

    对于自己的实力定位,苏寒是很清楚的。

    虽然自己已然突破了筑基,能量值超过一百,但和这些大家族中的老东西比起来,修为肯定还是有所不如的。

    但,苏寒也根本不怕他们。

    毕竟是九劫散仙,虽然是修为尽少转世重修,但骨子里那一股子极为狂傲的气质却是没有消散。

    在仙界的时候,苏寒见过了太多的强者,经历过无数的战斗,战斗经验丰富无比,根本不在乎这些人。

    像云家这种势力,搁在仙界,连给他提鞋都不配。

    思虑间,云卜月这一抓已然到了面前,苏寒毫不犹豫,身形飞动,整个人就像是一条蜿蜒灵动的金蛇,身体扭曲成一个常人根本无法想象的角度,避开了云卜月这一击。

    同时,脚步一错,身体在空气中显现出几道淡淡的幻影,苏寒一步就跨到了云卜月身后,抬脚一踹,顿时把他踹的直直飞了起来。

    云卜月甚至根本来不及反应,就以一个极为狼狈的姿势飞了出去。

    噗咚一声。

    院中有个荷花池,云卜月撞在池子里的假山石上,落入水中,溅起好大一朵浪花。

    “你是个什么东西?你云家又是个什么东西?”苏寒冷声说道,忽然仰头发出一声长啸,“云家的老东西小崽子们,都给老子听着,谁要是不服,就给老子滚出来,老子打到你服!”

    苏寒准备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

    毕竟,打了小的来大的,打了年轻的来老的,这种事他见过了,索性就在这云家摆下擂台,狠狠扇他们的脸。

    让这些世家都知道知道,自己不是那么好惹的!

    省得在出现像是李功峰那种不长眼的人,敢对自己的父母不利。

    “你!狂妄!太狂妄了!”

    听到这话,云卜月全身湿漉漉的,从水中跳起来,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又是大吼一声,朝着苏寒扑来,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仿佛要跟苏寒同归于尽。

    被苏寒一脚踹进水池中,丢了这么大的人,他实在是忍受不了了。

    又听到苏寒那挑衅的声音,整个人就像是一筒汽油,轰的燃了起来。

    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

    这小子,太可恨了!

    不过,有了第一脚的教训,云卜月也不敢太过大意,拳势虽然凶猛,心中却是小心翼翼,目不转睛的盯着苏寒,脚下飞快移动着。

    像是一头矫健的猎豹般,正在耐心的等待着猎物露出破绽,然后扑上去来个致命一击。

    苏寒就笑。

    哈哈大笑。

    笑的很开心。

    笑的……很放肆。

    缓缓抬起一只手,勾勾食指,苏寒像是叫狗一样,轻蔑道,“来呀,来嘛,老子好好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苏寒心中没有半点担心。

    刚才那一脚,倒是极为稀松平常的一脚,谁都踹的出来,但绕在云卜月身后的那一步,却是大有来头。

    金蛇步。

    昔日仙界有一采花大盗,号称身法天下无双,从未有人抓到过他,金蛇步就是他的独门绝技,靠着这一手,走遍仙界无忧。

    苏寒曾经和他打过一场,用一本镇派之宝级别的秘籍,才换了这么一招,效果自然是不必多说,百试不爽。

    刚才一脚踹准云卜月,只是牛刀小试罢了。

    见到苏寒这幅样子,又听到内院有阵阵杂乱的脚步声,心知云家不少人都朝这边赶来,云卜月心中大定。

    就算是你再能打,又能怎样?

    人海战术,堆也堆死你!

    心念一动,云卜月双掌合在胸前,似有千钧之中,脸色一瞬间变的庄严肃穆,像是一尊宝象威严的佛。

    这是云家的诛神灭魔拳,云家三大顶级功法之一,拳势厚重无比,极耗内气,就算是以云卜月现在的修为,也最多就是打出两拳半。

    不过,诸神灭魔拳的威力,也是威猛绝伦。不得不说,云卜月的战斗经验也算是丰富,心知苏寒招式精妙,和他比招数是比不过的,索性就以力压人。

    反正,这是在云家,能多消耗他一点是一点。

    庞大的能量在体内流转,把云卜月的身体都是硬生生撑大了几分,他的一双拳头,更是如婴儿脑袋般大小,像是上好的美玉一般,散发出莹润而纯净的光芒,有股子无坚不摧的韵味。

    又是佛门功法?

    苏寒瞳孔一缩,心中微凛。

    佛门以斩妖除魔为己任,佛门的功法向来是势大力沉,威势十足,走的是大开大阖,至刚至猛的路子,这云卜月到也算是个高手,能以已之长攻敌之短。

    不过,既然认出了他的功法,苏寒是不会给他半点机会的,脚下踩着玄奥莫测的步伐,苏寒朝他走去,一步三折,看似接近,却又在远退,让人有种眼花缭乱的错乱感。

    云卜月瞪大眼睛看着,根本分不清楚苏寒的真实位置。

    他就有些傻眼了。

    拳法再猛,也要打在人身上才能起作用,而现在,连目标都锁定不了,能有什么用?

    脑海中浮现出这个念头,云卜月拳势就有些微微的松懈,他心中发狠,咬咬牙,一拳轰出!

    内气凝聚到现在,他已经收不回这一拳了,只能死马当做活马医,打出这一拳,就算是没法精准命中苏寒,但这院子也不算大,范围攻击也是可以的。

    云卜月势大力沉的一拳轰出,院子里蓦然刮起了一阵狂风,像是一枚空气弹射出,凛冽的能量四散,威势十足。

    苏寒呼吸都是有些不畅,狂暴的劲气还未到,几片性急的树叶早已是疯狂飞舞,打在脸上,有点微微的刺痛。

    深呼吸一口,苏寒眯着眼睛,微微弯着腰,身体更加虚幻起来,闪现出一道道幻影。

    “你躲,你继续躲,我看你能躲到哪里去!”云卜月放声大笑,这一拳,足足消耗了他体内三成的能量,自然是没那么好躲。

    只是,几秒钟后,他的笑声戛然而止。

    苏寒脚下踏着极为扭曲而诡异的步伐,竟然是硬生生的从拳势笼罩的范围内走了出来!

    金蛇步的玄奥,根本不是他能想象的。

    苏寒一步跨出,顿时感觉到一阵轻松,脚下再次交错,随随便便就跨到了云卜月身后,再次在他屁股上,狠狠踹了一脚。

    “不要啊!”刹那间,云卜月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发出一声声嘶力竭的惨叫,只是,已经迟了。

    噗咚一声……

    云卜月第二次掉入水中,难以置信的拍打着水花,他甚至连脑袋都不敢抬,灰溜溜站在冰冷的池水中。

    就在这时,一群云家子弟,急冲冲赶到,刚好看见这一幕,顿时就有人惊呼出声,“二家主落水了。”

    “快救人啊。”

    “云叔!”

    “是那小子把云叔打进池里的,上,打死他!”

    几个自视甚高的年轻人,挥拳就朝着苏寒冲了上来,年轻人血气方刚,本就容易生气,听到苏寒之前挑衅的话,再看看现在的云卜月,他们心中都是憋着一股劲儿,非要把苏寒打倒不可!

    云卜月都不怕,更不用说这些修为和经验都不足的后辈了,苏寒同样不跟他们硬拼,就像是狡猾的狐狸一般,在几个人的包围圈中左突右突,根本没有人能碰得到他。

    “第二个!”瞅准一个空档,苏寒一脚踹去,又一个云家子弟落进了荷花池中。

    “第三个!”

    “第四个!”

    “第五个!”

    “你们可以在水里打篮球了!”

    ……

    短短几分钟时间,苏寒所向披靡,最先冲上来动手的几个云家子弟,尽数被他踢到了荷花池中。

    如此凶残的一幕,不少人都是瞳孔一缩,竟然是被他凶威吓住了。

    整个院落中,鸦雀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