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九章 采花聚露剑

    云卜月还未说话,云霆飞急急跳出来,大声辩解道,“你放屁,明明是你,你才是凶手,我没杀人!”

    云霆飞心中很清楚,李功峰毕竟是刚加入云家的供奉,真要坐实了杀人这件事情,他可以想象自己的悲惨下场,按照家族内部规矩来说,那是要三刀六洞的。

    毕竟,每一个大家族都是绝对禁止家族内部子弟厮杀的。

    所以他干脆来个死不认账。

    反正刚才也没有人看见。

    再说,自己又不是故意要杀李功峰的,是李功峰自己往死路上撞。

    听到这话,苏寒就笑了。

    “呵呵,看起来你们云家不仅是武学世家,对医术一道还很在行呐,云霆飞,是谁帮你把你脸上那张皮换成猪皮的?怎么这么厚?卧槽,这是一门绝技呀,比金钟罩铁布衫都厉害,嗯,我绝对可以叫无敌脸。以后谁和你打架,你就大喊一声,看我无敌你一脸!保证天下无敌。”

    云霆飞呆住了。

    脸上一阵青一阵红,一股强烈的愤怒和羞愧,就像是山洪暴发一般,瞬息间把他的心理防线冲到崩溃。

    苏寒骂人的话,实在是太阴损恶毒了。

    简直要骂的人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但凡是个人,都接受不了。

    “你找死!”

    云霆飞大吼一声,也顾不上有家族长辈在这里了,眼睛通红的朝着苏寒冲来,像是一头暴怒的公牛。

    他心中就一个念头。

    打死苏寒。

    让他再嚣张!

    苏寒冷笑一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一把小巧玲珑的桃木剑,蓦然浮现在指尖。“来,让我来看看你的无敌脸到底有多无敌!”

    咻的一声,指尖一点,苏寒手中的桃木剑直接飞了出去。

    这把得自那可怜老太太的桃木,即便是品质最差的那种法器,桃木是百年桃木,锻造手法也是拙劣不堪,不过,苏寒是什么人?

    那可是九劫仙人!

    这武器本身虽然不行,??行,但苏寒以高深的剑诀催动起来,威力也是巨大的恐怖。

    整个房间都充斥着密密麻麻的剑影,数以亿万的桃木小剑,翻滚,游走,剑气纵横,夺人心魄。

    就算是云卜月,这个时候也是目瞪口呆,出了满身的冷汗。

    这……是什么功法?

    苏寒怎么会使出如此高深的功法?

    他身体轻微颤抖着,心中有种深深的恐惧。

    这样的剑法,从来没有见过,别说是见,就是听都没听过。一把剑幻化成为千万把剑,这样的玄奥法决,是根本无法想象的。

    云卜月扪心自问,要是让自己做的话,根本做不到。

    与此同时,云霆飞也是彻底惊呆了。

    他前后左右,上上下下都被密密麻麻的剑影包围了,那无处不在的剑气,竟然是隐隐形成一个囚笼,让他根本无法前进一步,甚至连动都不敢动。

    他的牙齿剧烈打颤,整个人神经高度紧绷,眼睛死死盯着周围的小剑,因为太过专注的缘故,都有些酸涩。

    “来,再动一个试试?”苏寒大声笑道。

    这门剑诀,是他当年在仙界无意中得到的,名为采花聚露,在仙界来说,是一门很低级的剑法。

    仙界有全是女子的门派,她们采集花瓣和露珠,用来沐浴美颜,又嫌麻烦,苏寒曾经有一位红颜知己是这个门派的,于是他为了泡妞,就耗费心力,创造出这套剑法,专门给采花的花奴使用。

    一剑出,可幻化为千剑万剑,每一剑上蕴含的能量虽少,但用来采花聚露,是绝对够了。

    这一剑的精髓,就在于节约和控制,节约每一分力气,完美控制每一分力气。

    苏寒之前只是一个能量值为五的废物,而突破筑基后,一些在他前世看来粗鄙不堪的法决,苏寒也大概能使用出来了。

    譬如说这采花聚露,就是最好的证明。

    虽然在仙界是粗鄙不堪,但是在在场的两人看来,这简直就是世界上最精妙的剑法了。

    “苏……苏苏苏……苏寒,你……你从哪学来的这剑法?”云霆飞无比恐惧的问道。

    “关你屁事!”

    苏寒鄙夷一笑,指尖轻点,千千万万把木剑顿时纵横飞舞,完全把他笼罩在内。

    云霆飞简直要吓尿了,一声大吼,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在这样排山倒海的攻势面前,他根本没有半点反抗之力,甚至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

    几秒钟。

    满屋子剑影散去,云霆飞的吼声还在继续,余音袅袅。

    云卜月从满头大汗的状态中回过神来,看了一眼,这才发现,云霆飞身上没有什么血迹,只是,地上却是一滩黄色的尿渍。

    是他被吓尿了。

    云卜月的眼神,就有些惊诧了。

    苏寒的剑势,难道是骗人的?只是个花架子?

    想到这里,他大步走到云霆飞面前,啪的一巴掌打在他脸上,“醒醒,不要鬼哭狼嚎了。”

    被这重重的一巴掌打醒,云霆飞回过神来,脸上有着深深的茫然,身上并未感觉到半点疼痛,上上下下看了好几眼,他眼中的恐惧完全消失,有着深深的羞愧。

    自己,竟然被吓尿了!

    丢了这么大的人,云霆飞气的哆哆嗦嗦,神智已经趋于崩溃,此时的苏寒,在他眼中,无异于魔鬼般的存在。

    苏寒站在原地,笑着盯着这两人,拍手道,“啧啧,这就是云家的优秀子弟,我想请问一下云兄你多大了,竟然当场大小便,这要是在大街上,可是要罚款的哦。”

    “你!”

    云霆飞气的瑟瑟发抖,噗的一声就喷出口老血。

    而他喷出这口血后,身上,忽然发生极为奇妙的变化。

    他全身上下的衣服,包括鞋子,尽数化为最细小的颗粒状,像是沙子一般,缓缓飘落,在地上覆盖了浅浅的一层。

    看到这一幕,云卜月惊呆了。

    眼神在瞬息间便眯了起来,下意识退了一步!

    精妙、完美的控制!

    很难想象,苏寒是怎么做到的,那么多剑影刺在云霆飞身上,竟然是只刺破了他的衣服,却没有损伤半点皮肤。

    简直是神乎其技!

    云卜月老脸一红,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亏自己刚才还以为苏寒只是个花架子,没想到,人家不仅不是花架子,还是手下留情了。

    噗!

    而见到自己全身上下的衣服尽数化为粉尘,**裸的站在房间中,云霆飞又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今天发生的一切,把这辈子的人都丢尽了!

    “吆,云兄,你那小丁丁看起来不够大呀,看来以后得多吃点米,把小**养大,哈哈,要不你老婆肯定是不高兴的。”看了云霆飞胯下一眼,苏寒再次出声讥讽道。

    眼前一黑,云霆飞直直昏了过去。

    见到这一幕,苏寒得意一笑。

    其实,苏寒之所以把云霆飞的衣服刺破,却没有伤他半点,也是有自己考虑的。

    毕竟,苏寒现在的能量值还很低,而且,这采花聚露剑诀,虽然看起来牛逼哄哄,但实际上的威力,却是并没有那么大,毕竟,它只是为采集花露创造出来的。

    以苏寒现在的修为,就算是尽全力驱动剑诀,打在云霆飞身上,最多也就是让他多点皮外伤,不会造成更为严重的伤害。

    那样的话,可就把自己的老底给漏了。

    这种蠢事,苏寒自然是不会做的,还不如把他衣服刺破,一来起到最大的羞辱效果,二来,也给云卜月造成一个错觉。

    自己不是实力不够,只是,对劲力的控制到了一个出神入化的地步。

    事实证明,苏寒的做法是极为正确的。

    到这个时候,云卜月已然彻底服了。

    苏寒能展露出这样的剑法,让他心中再也生不出敌对的念头。

    眼神中带着几分热切,云卜月干咳一声,脸上堆满笑容,飞快说道,“苏寒,想不到你不仅精于医道,剑法也是如此凌厉,当真是英雄出少年,百年一遇的天才,有你这种少年英雄加入,当真是我云家的荣幸啊。”

    “我决定了,从今往后,我这二家主的位置就是你的了!”

    听到这话,苏寒愣了一下,差点笑出声来。

    这些老东西,一个个,脸皮实在是太厚了。

    这种话竟然都说的出来。

    见风转舵的本领,实在是让人望尘莫及。

    “呵呵。”留下两个字,苏寒大步朝门外走去。

    云卜月急急朝前跨出两步,伸手朝苏寒胳膊抓起,苏寒一个侧身躲避,躲开这一抓,回过头来,冷冷看着他,“你也想和我动手不成?”

    云卜月的脸色,一下子就有些尴尬了。

    慌忙摆摆手,解释道,“不是,我没这个意思。我只是……”

    叹了口气,他飞快组织语言,开口道,“苏寒,我为云家之前的行为向你道歉,是我们怠慢了你,我保证,只要你留在云家,你要什么,我们给什么。”

    “真的要什么给什么?”苏寒反问一句。

    “真的!绝无二话!当然,是在我云家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

    云卜月大把大把撒着承诺。

    在见到苏寒展露出来的剑法后,他心中便下了十分的决心,一定,一定要把苏寒留在云家。

    那样的剑法,对于任何一个武者来说,都是稀世珍宝,任何人都无法抵御它的诱惑。

    把苏寒留在云家,等把他的剑法骗到手,到时候……

    “那……我要当云家家主呢?”

    就在云卜月幻想着美好未来的时候,苏寒下一句话,像是一盆冷水当头泼来,让他感觉到一股透心的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