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八章 苏寒的怒火

    挂了电话,苏寒脸上已然是一片阴沉。

    看来,自己还是不够狠。

    有种小人,天生就是属黄瓜的,欠拍。不把他打到怕,不把他打到满地找牙,根本不会长记性。

    二话不说,苏寒冷冷看了李功峰一眼,直接跨出一步,直接抓向他衣领,出手迅捷有力,根本不给他半点反抗的机会。

    此时此刻,苏寒已然吃了秤砣铁了心,李功峰,必须死!

    敢伤我父母,杀!

    李功峰面色微微变了一下,虽然之前见过苏寒出手,但在他看来,应该也不过如此,一个能量值为五的废物,就算是被赶出家门后知耻后勇,好好修炼了一段时间,又能达到怎样的水平?

    只是,下一秒,他呆住了。

    整个人彻彻底底呆住了,一股子极端的凉意,从尾椎骨升起,全身像是触了电一样止不住的颤抖。

    苏寒一把抓住他的胸膛,不费半点力气,便像是甩麻袋一样,把他狠狠甩在地上,一只脚,高高抬起,然后,下踩!

    咚!

    像是巨大的铁锤打在沙袋上的闷响。

    李功峰在危急时刻,算是凭借着筑基初期的修为,将能量汇聚在胸口,勉强挡住了苏寒这一脚。

    虽然狼狈,却是没有受多大伤。

    “你!你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力量!”李功峰难以置信的惊呼。

    完全无法想象,苏寒竟然能爆发出如此强大的战力,这一脚的力量,让他?

    ?颗心像是坠入了深不见底的冰谷。

    自己,根本不是苏寒的对手!

    “苏少,我错了。”

    “我真的错了。”

    “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我是猪脑子,您大人有大量,饶过我这次吧,我保证以后给您当牛做马,绝无二话。”

    念头一转,李功峰马上大声求饶。

    他性情狡猾奸诈,几乎是瞬息之间,就做出反应。

    虽然不知道苏寒从哪里得来的这一身修为,但,形势比人强,还是先把眼前这个难关度过再说。

    呵。

    苏寒嘴角噙着一抹冷笑。

    “好啊,你再叫的惨一点,少爷我就放过你这次。来来来,学两声狗叫让少爷听听。”

    李功峰倒是也毫不含糊,没有半点为难,马上汪汪汪的叫了两声。

    打不过就是打不过,没有半点取巧可言。

    唯有认栽。

    风水轮流转,这个场子,迟早有一天会找回来的。

    苏寒哈哈大笑,轻轻移开脚。

    李功峰心中一松,眼神中顿时流露出一股子喜意。

    果然是个自大傻.逼的玩意儿,就算是修为进步,这性格一点没变。

    咔嚓!

    一个声音陡然响起。

    李功峰声嘶力竭的惨叫,像是屠宰场的肥猪一般,他的一条腿,已然扭曲的不像样子,膝盖处鲜血直冒,森白的骨茬都露了出来。

    原来,是苏寒一脚踩在他膝盖上,强大的力量瞬间爆发,顿时,把他这条腿踩废了。

    这一幕,都吓了云霆飞一跳。

    等到回过神来,一股子怒火便涌上心头。

    这可是云家!

    李功峰刚刚成为云家的一份子!

    且不说他们两个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单单说苏寒这一下,在云家的地方,把云家的人打成釓成重伤,这绝对是挑衅!

    是在打云家的脸!

    “苏寒,你给我住手!”云霆飞一声愤怒的大吼。

    苏寒看了他一眼,摊摊手,“我没动手啊,我动的是脚。”

    说完这话,苏寒又是一脚。

    用尽全力的一脚,狠狠踩在李功峰另一条腿上,还是一样的位置,还是一样的效果。

    咔嚓。

    李功峰整个人顿时蹦了起来,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像是一只被丢进油锅里的大虾,弓着腰弹了起来。

    “你!”

    云霆飞简直要气炸了,朝前一步,势大力沉的一拳,直奔苏寒胸膛而来。

    他终于是忍不住出手了。

    说什么都是假的,唯有拳头,才是真的。

    云霆飞的拳头还没到,一缕压迫感十足的劲风已然是扑面而来,苏寒暗暗赞叹,果然不愧是云家子弟,基本功很是扎实,四平八稳,滴水不漏。

    苏寒也不跟他硬拼,像是一只灵活的豹子,侧步一滑,闪开这一拳。

    “啊!”

    又是一声声嘶力竭的惨叫。

    是李功峰的声音。

    原来,苏寒脚下的落点,正“好巧不巧”的踩在他左边胳膊的关节处。

    李功峰白眼一翻,直直晕了过去。

    “呀,不好意思,踩错了,我本想踩他右手的。”

    “找死!”

    云霆飞心中的怒火彻底爆发,手上银色光芒流转,瞬息之间,便是化为一只银光闪闪的拳套,将拳头包裹在内。

    银色的拳套表面,有暗金色的尖刺,看起来无比的狰狞。

    这是陨星拳套。

    云家作为三大世家之一,积累像是相当浑厚,凡是到达筑基期的弟子,都可以在家族宝库中免费领取一把法器。

    这双陨星拳套,就是云霆飞的法器,而且,他花了很大的力气,又专门请家族内部的炼器大师,把拳套再次锻炼一番,威力提高了足足五成。

    强大的能量在体内流转,云霆飞脚下一错,双拳猛地挥出,像是两条迅猛暴烈的毒蛇,快的惊人。

    他快,苏寒更快。

    只不过,苏寒和他比的不是本身的速度。

    脚尖轻轻一挑,李功峰的身体,便如同一条破麻袋般飞了起来,朝着那双无比狰狞的拳头。

    云霆飞面色陡然一变。

    下意识的想要收拳,只是,已经迟了。

    用尽全力的一拳,准确打在李功峰身上,咔嚓咔嚓的脆响,他身上不知道断了多少根骨头,胸膛处深深凹陷下去,已然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啪啪啪……

    苏寒轻轻鼓起掌来。

    “云少爷,好威猛的拳势,不愧是名门弟子,这一拳,可比我那三脚威力大的多,在下自愧不如。”

    “我!你!”云霆飞脸色涨的通红,跟猴屁股似的,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一时间竟然是气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他就算是再笨,这会儿也是意识到了。

    自己被苏寒玩了!

    好诡诈的小子!

    这招借刀杀人,玩的当真熟练!

    “你不要太得意了!这件事,我会详细禀报家族,老子就算是受责罚,你也绝对逃不掉。”

    苏寒摊摊手,“别介呀,杀人的是你,我可是什么都没做。再说,我又不是你们云家的人,你们有什么资格处罚我?”

    “谁在我云家闹事?”

    就在这个时候,会客室的门被轻轻推开,一个人大步走了进来。

    云卜月。

    其实,他早就站在门外了,一直没有进来的原因,便是想让云霆飞试探一下,苏寒到底有着怎样的实力。

    毕竟,苏寒在任老爷子的寿宴上,虽然是表现出让人惊艳的医术,但之前被赶出苏家时,他可还只是一个能量值为五的废物。

    没有足够的能量值,许多高深的医术,根本使不出来。

    若是云家真被他的表象所迷惑,招揽了一个废物进门当供奉首领,那传出去,是要被人笑破大牙的。

    而看完了苏寒的打斗,云卜月心中,则是泛起了深深的疑惑。

    无论从哪里看,苏寒都绝对是一个筑基期的高手,在世家豪门的年轻人中,虽然不是最顶尖的那一撮,但也属于中坚力量了。

    更何况,他还有一手神奇的医术。

    苏家那些高层,莫非是集体得了失心疯不成?

    竟然舍得把这个一个优秀的苗子逐出家族。

    等等!

    不对劲儿。

    此时此刻,云卜月脑海中忽然间划过一道亮光,冒出一个连他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的可能性。

    难道……这是苏家设的局?

    苏家故意把苏寒赶出去,然后又给他创造机会,让他在所有世家面前露脸,继而接受其它世家的招揽。

    以此,打入其它世家内部。

    最终的目的,则是让他当一个高级间谍?

    云卜月脑子转的很快,越想越觉得可能。

    上上下下,反反复复看了苏寒好几眼,他忽然开口问道,“苏寒,不知你现在来我云家,所为何事?”

    苏寒见他眼神略显诡异,还以为他是被自己表现出来的武力吓到了,根本没有想到,云卜月脑子中竟然会冒出那样的想法。

    要是让苏寒知道,肯定会呸的一声,然后哈哈大笑,老东西,谍战片看多,脑子进屎了吧,这种念头你也想得出来?

    “我本来是想给你们云家一个机会,和我一起参加血色试炼的机会,现在看来,也没这个必要了。”

    “一群狂妄自大目中无人的东西,这种猪一样的队友,不要也罢。”

    丢下两句话,苏寒大步朝门外走去。

    是,他一开始确实是被雪莲试炼的奖品——诛心莲诱惑到了,想来想去,还是觉得云家比较靠谱。

    但走了这么一趟,苏寒也基本上放弃了这个想法。

    跟这帮人完全尿不到一个壶里去。

    真要跟他们一起上了战场,苏寒觉得,自己很有可能会先杀两个队友热热身。

    “站住!”

    见到苏寒这幅模样,云卜月还以为苏寒是做贼心虚了,一声大喝,顿时拦在了苏寒面前。“不许走!”

    苏寒翻了个白眼,颇有些无奈的盯着他,“你要闹哪样?莫非看本少爷风流倜傥潇洒不凡,想要把你闺女嫁给我?抱歉,看你长的这么丑,闺女肯定也好看不到哪去,哥不感兴趣。”

    云卜月涵养倒是还不错,没有被这句话气的暴跳如雷,只是脸色更加铁青。“苏寒,伤了我云家的人,就想一走了之?未免也太不把我云家放在眼里了吧?”

    苏寒嗤笑一声,“你瞎了,看不见是这小子打死人的?管老子屁事?滚蛋,好狗不挡道,老子还着急回去泡妞呢。”

    既然和云家撕破脸,苏寒言语中,便再也没有半点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