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七章 不受欢迎的人

    苏寒发动着油门,驶向了公路,这一次他要去云家。

    他要去云家报名参加血色试炼。

    不为了二家主的位置,只是为了血色试炼的奖赏。

    那一枚诛心莲,这个世界灵丹妙药十分少见,任何的一株都将是十分稀有的东西。

    一旦获得第一,便可以获得这个奖励的话,那还是志在必得的。

    而京城三大豪门,第一家便是苏家,苏寒不可能投靠,将自己扫地出门,现在看到自己崛起了,再次拉回去?还会回去吗?苏寒自认为自己不是一个贱人。

    第二家是王家,苏寒本来也想去的,可是想起王鬼的心思,似乎并不愿意在血色试炼中投靠太多的精力,甚至是打算用孙子去顶替高手,这种做法很影响战斗力。

    苏寒既然是打算去夺取第一,当然要找到最适合的队友。

    不过他对王家也没有彻底绝望,如果云家的队友也不合适,他也不会去参加,而是去选择王家。

    第三家便是云家,云家的高手很多,而且心意诚恳,怎么说也对自己有很大的诱惑力。

    至于任家就不说了,任家已经抱着了全军覆灭的想法了,到时候扛着两个拖油瓶,别说上战场了,首先管着这两个家伙的吃喝住行,就要憋屈死。

    苏寒的宝马车停在了云家大院的门口。

    在京城,苏家是别墅、王家也是别墅,唯独云家,是一个大院。

    大院里三层外三层,像一个大型的城堡。

    当年建成这样,是为了抵抗马匪,一旦有进攻者,苏家大院的外墙便是第一道抵御工事。

    这种建筑到了如今,反而形成了一个特别有风格的建筑类型了,确实有些歪打正着。

    在云家大院的门口,两名苏家的子弟在门口站着岗。

    苏寒径自走了过去。

    苏家子弟立马拦着:“谁啊!”

    “苏寒,找你们的家主。”苏寒已经知道自己有多大的价值,当然要摆出足够大的派头。

    “哼哼,你就是苏寒啊!好的很,进来吧。”两名云家人咬牙切齿的对苏寒说着话。

    苏寒觉得有些难受??难受,不对啊,你们对我的态度怎么是这个样子?我又没有强暴你们老婆,犯得着这么拉着脸吗?

    “我们家主正在开家庭会议,你先去休息室等着他。”云家子弟冷冰冰的说道。

    同时将苏寒引入了一间宽大空旷的房间。

    说是休息室,还不如说是电影院。

    摆设也很像,许多的桌子椅子,同时还有各种饮料和酒水。

    休息室属于接待的地方,所以这里专门有个管事的人,云霆飞。

    云霆飞也是苏家的年青一代中的高手,今年才二十多岁,已经到达了筑基初期,濒临突破到筑基中期。

    因为长得仪表堂堂,更是被云家家主云卜风亲自指定来外堂接待客人。

    云霆飞瞧着门口的苏寒:“什么名字?”

    “苏寒?”

    “你就是苏寒?哈哈!你就是苏寒?”云霆飞的神情深痛欲绝,恨不得狠狠的给苏寒两耳光,可是言语上却不敢冒犯。

    苏寒有些不清楚了:“我就是苏寒啊,怎么了?”

    “怎么了?”云霆飞将手中本来要端给苏寒的茶,全部泼在了外门的水沟子里:“我们二家主许以重利,让你来我们云家,你还装模作样的?什么德行?”

    苏寒摊了摊手:“他有提出条件的理由,我有拒绝条件的权利?难道你们云家处事一向就是这么霸道?”

    “废话!”云霆飞顿时就有些怒了,狠狠的挥舞着手,大声的咆哮道:“我们云家在京城,谁不给三分薄面,倒是你苏寒!什么东西?苏门弃少而已!竟然还敢如此的嚣张?”

    这是什么逻辑?什么狗屁的道理,苏门弃少怎么了?苏门弃少就没有人权了吗?

    云霆飞似乎对苏寒有一些误会,大声的说道:“我知道你!苏寒,你不过是马上要成为任家的上门女婿了,要成为赘婿了,所以才嚣张起来的。”

    苏寒更是有些无语,面前这小哥长得倒是挺气派的,怎么满肚子的都是这种无聊的论调?

    如果不是看在今天要就血色试炼的事情和云家商议商议的话,苏寒真是不愿意给云霆飞一点点面子,一耳光甩死他。

    “我懒得跟你讲,别把我火勾上来了。”苏寒扭头,对云霆飞不管不顾的,直接进了休息室,不停的往前走着,他看电影喜欢坐在第一排。

    云霆飞在身后跟一只苍蝇似的,不停的嗡嗡叫道:“苏寒,你说你还有什么名声,以前花天酒地的,天天就知道泡妞,和美女开房。”

    苏寒回过头,竖起了中指:“这我要跟你说道说道了,你没有和女朋友以外的人开过房?没有睡过上十个姑娘?敢不敢说没有?如果有的话,你就不是爹生妈养的。”

    豪门嘛!因为有钱有势,经常有各种各样的美女,一分钱不要,送上门来让你上,是谁也挡不住这样的诱惑。

    就算是挡得住第一次,也架不住美女们轮着番的上啊。

    云霆飞本来就长得帅,又加上年少多金,还有一身不俗的修为,自然是云家里,美女的第一目标了,从小过着唇齿留香的生活。

    苏寒跟云霆飞比起来,还真是没得比。

    一瞬间云霆飞已经被呛住了话头,根本无法说下去。

    “哼,都是一座山里的豺狼,就谁都别瞧不起谁,你没那个资格。”苏寒说完,耸了耸肩膀,继续前往自己已经看好的位置。

    云霆飞变换了话题,还在喋喋不休:“好,生性放荡咱们就不说了,咱们说说别的,你说一个男人,入赘当女婿来提升自己的地位,这种人是不是应该鄙视。”

    “一个男人,没有什么修为,却靠着驴儿大的行货来证明自己的价值,是不是很软弱?很无用?”

    云霆飞一直以为苏寒能够征服任雨颖的心,就是靠着胯下驴儿大的行货。

    何况现在苏寒将浑身的修为掩盖了起来,云霆飞看着苏寒还以为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呢。

    毕竟前不久,苏寒也只是个能量值只有五的废物。

    苏寒真是懒得搭理了,一回头,准备出手了:“你说你长得挺爷们的,结果像个娘们一样在老子面前磨磨唧唧的,知不知道我有多烦?现在给我滚,老子不动你,如果你不滚,老子就要打死你。”

    “呀呵,动手?正求之不得呢。”云霆飞对自己的手段那是相当的自信,在云家里,也没有几位年轻的高手能够胜过,更加不要说能量值只有五的废物。

    苏寒已经开始蓄气,哼哼,云家的人,别怪我苏寒暴力,是你们安排一只苍蝇在我面前絮叨的。

    “哟嚯!我当是谁呢?在这里吵吵大闹的,原来是我们苏家的苏公子啊。”

    苏寒听见有人说话,还以为架打不起来了呢,散去了蓄力,偏着头一看,当是谁呢!原来是苏家的护法李功峰。

    果然是冤家路窄啊。

    李功峰在任家的家宴上,受制于那些大人物,而没有敢于出手揍苏寒,而且还被苏寒折磨得不浅,也被当众驳了面子,当真对苏寒恨之入骨。

    “哟!这不是李老师吗?怎么了?苏家的长老竟然给云家看门?有些丢人吧?”苏寒活动着拳头说道。

    李功峰是筑基初期,心下觉得拿下苏寒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毕竟他昨天是见识过苏寒的出手,他顿时傲然道:“哼哼,良禽择而栖,云家给我的待遇比苏家的好,我自然是要来云家了。”

    表面上这么说,其实是李功峰因为教育苏胡不当,被苏家辞退了。

    没有办法,才来云家的。

    不过他多年混迹世家,一股子装叉的功夫是练得不错,傲气凛然的说道:“昨天我两次都要对你动手,第一次是女人拦着,如果不是任雨颖,我肯定要打掉你满嘴的牙,第二次嘛!是有我们家主照看,说看你是苏家弟子,不让伤了你。”

    他顿了顿,甩了甩袖袍,继续说道:“要不然啊,你昨天晚上就不能安安稳稳的睡成觉,我非要将你的屁股打成三瓣不可。”

    “大话说得挺牛的,不过大爷我真是没有什么兴趣跟你这种杂碎来交手。”苏寒指了指电影屏幕:“刚上映的大片,我很感兴趣,不陪了。”

    说着,苏寒接着朝自己座位走过去。

    李功峰哈哈大笑:“哼哼,苏寒,你真是个没种的男人,你那搬砖的爹知道不?今天早上已经被我砸断了腿骨。”

    苏寒猛然回过了头,瞧着李功峰。

    李功峰用异常阴冷的语调说道:“不过你别生气啊,只是砸断了一条腿而已,而且我就出手了一次,骨裂,不算大事,养个三五个月,就能好,嘻嘻嘻嘻。”

    苏寒狠狠的扭动着脖子,右手摸出了手机,拨通了任雨颖的号码:“喂小颖?”

    电话那里嘈杂一片,小颖也显得很着急。

    “小寒哥,对不起,叔叔被人打断了腿,我们也是刚刚才到的。”任雨颖将苏军名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事情是这样,本来苏军名昨天晚上加了一晚上班,然后早上也没有着急着休息,去工地,找工头告辞。

    出工地的时候,碰到了正好被苏家开除而非常落寞的李功峰。

    李功峰一怒之下,砸断了苏军名的右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