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四章 奇异的能量值

    何首乌有亮发,养生等等作用,但人形何首乌又不一样了,几百年的何首乌成形,功效且不一般呢。

    “嘿嘿,鬼爷,你这不是有好东西吗?为啥不用?这人形何首乌可是亮发的神器啊。”苏寒指着婴儿样安详的躺着的何首乌说道。

    这何首乌似乎有了灵性,苏寒点着它的时候,何首乌头顶挂着的数千条如黑发的藤须,稀稀落落的抖动着。

    王鬼看着何首乌的样子,类似于光棍看到了一位美女洗澡一般,双目放光:“真的?不过我的私人医生跟我说了,这种药草有黑发的功效,可是要连续服用何首乌的汤水五六年才行。”

    “五六年啊。”王鬼摸了摸自己的银发:“再过五六年我估计都去棺材里面躺着了。”

    苏寒笑道:“要不说庸医扰人呢,人形何首乌确实没有那么强的功效,可是放入几味其他的药材,便可以激发它的药性了,就好像沙丁鱼一样。”

    在海上的渔民们会抓捕大量的鳗鱼,可是鳗鱼很懒,不喜欢动,放在船舱里面,还没有上岸就会死,大部分死亡的原因都是鳗鱼太懒,不动,久而久之缺氧死掉的。

    于是渔民们便想出了一种方法,在鳗鱼群来放入几条沙丁鱼,沙丁鱼性子活,进去便不停的游动,刺激鳗鱼也动起来。

    中医也是这个道理,有些药物太死,不容易激活,那么就找几位活泛的药物投入其中,形成互补,一饮一啄。

    苏寒将这些道理给王鬼一讲,王鬼很愤怒的啐道:“呸!那些破医生,

    学了点皮毛就喜欢当大师,幸亏有你,不然我可要被他们给坑成二傻了。”

    “就好像我捧着个金饭碗,还到处去要饭一样,丢人,泄气!”王鬼想到这点就来气。

    苏寒摸过药柜旁边用来点数的纸和笔,写出了一方药单,递给了王鬼:“鬼爷,何首乌作主料,其余的配药也写在上面,每天制作三回,每次一饮而尽,记住,千万别喝药渣,不然药性太过于刚猛。”

    王鬼拿过了药方,仔细看了看,顿时觉得这药方无比神奇,他也学过一些皮毛医术,不能单独写出好的药方,但是看这药方有没有档次,还是没有问题的。

    “好药方啊,好药方,这药方就能够挽回我逝去的黑发。”

    “哈哈!过些天估计你看上去就年轻很多岁了,记住了,千万不要喝药渣。”苏寒再次谨慎的劝道。

    王鬼连连点头:“明白,明白,我煮药的时候,就让人将这些药渣全部用纱布滤去。”

    “这样最好,药在煮到如墨色的时候,便是最佳作用的时候,记住了。”

    “哦!这样啊。”王鬼忙不迭的又将苏寒的话记在纸上,明显对自己的头发尤其上心。

    由于王鬼一心沉在了药方和自己即将要变黑的头发里,都忘记了对苏寒的承诺,药都忘记了送。

    虽然并不在乎得失,可苏寒急需要王鬼手中的那味药——何首乌的根须。

    人形何首乌算是吸收了多少年的灵气,才能够长成了这幅样子,而它的灵气汇聚的地方差不多在根须上面,炼制出来的药物,灵气逼人。

    而且苏寒和王鬼算是各取所需,一个需要何首乌的材质来黑发,一个需要何首乌的藤须来提升功力。

    刚好可以不浪费这药材的一丝一毫。

    苏寒厚着脸皮的说道:“鬼爷,你也别顾着钻研方子,咱们能不能……。”

    他想说的是,咱能不能把帐结亐结了。

    可惜王鬼依然没有觉悟,反而抬起了头,望着苏寒:“小苏神医啊,你是不是不姓苏?是姓华?”

    “姓华?我姓什么华啊?我姓苏。”

    “不对,你肯定姓华,我年轻的时候对药方有过研究,这种手法完全是古方的路子,现在几乎是失传了,很有华佗当年青囊经里面记载的那些药方风范。”

    苏寒差点晕倒,这王老鬼还真是有眼力,这些方子都是苏寒以前在修真界的时候学会的,现在的医生,还真开不出来。

    “嘿嘿,鬼爷,我是真姓苏,我是苏家扫地出门的少爷,你忘记了吗?”

    “哦!”王鬼拍了拍脑袋,这才想起来:“对,对,对,你瞧我着记性。”

    “鬼爷,你先前不是答应了我十尾药材么?”

    “对啊!你要啥尽管挑,也别十尾了,想拿多少拿多少。”王鬼十分阔气的拍着胸脯。

    苏寒笑了笑说道:“我也不拿别的,就拿你手上这味。”

    “额?你拿走了我咋办呢?”

    “我要的是根须,你要的是果实,我们两互不干涉。”

    “哦!”王鬼还没说完,人形何首乌的根须已经被苏寒给拔下来了:“确定没事?”

    “放心,保你黑发飘飘。”苏寒讪笑着回了家。

    由于晚上已经没有车了,呆霸王开车将苏寒送回了郊区。

    “老大,啥时候再出来喝酒。”

    “放心,随时随地都可以。”苏寒给呆霸王打了一个ok的手势。

    刚刚走进了院子,蔓华突然冲到了苏寒的面前,将他完完全全的抱住:“汉子,你没事吧?”

    “我能有啥事?”苏寒有些不明白。

    蔓华的眼睛红肿得像桃子,哭哭啼啼的说道:“他们说你被抓走了,王翔找的警察。”

    “哦!这个你放心,警察只是找我问问情况的,对了,我明天早上还要去找找那个王翔呢,我那一晚上的局子不能白坐啊。”苏寒笑呵呵的说道。

    “嗯,你没事就行,我都一天一夜没睡觉了。”

    苏寒的心底有一种温暖,不管自己去了什么地方,总有一个人牵挂着自己,食无味,寝无眠,这种感觉太过于温馨。

    “你快点去吧。”苏寒说道。

    “嗯!”蔓华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房间里面。

    而苏寒苦笑着看着蔓华,也转身进了房间。

    昨天还买了一口电饭煲,虽然家里已经被钉入了六个微型摄像头,不过苏寒将这些药材放入高压饭煲里面蒸煮的话,也不容易被摄像头那边的李长风察觉。

    大半夜的回家做饭也很正常嘛!

    苏寒将何首乌的根须以及上次在唐大师那儿购买的药物都放进了饭煲里面,挑开了蒸汽开关。

    他要不停的蒸水,蒸到最后剩下的才是精华。

    咕噜咕噜的,饭煲已经开始在蒸了,有了电动搅拌倒是不错,至少现在自己完全不用看着,回到了房间里面,打开了笔记本,挂上qq,杰哥已经发过了消息:“老大,我们已经决定好了,要将纹身的地方搬到魔都去,重新建立纹门,开门授课。”

    “明天能来不?兄弟们很想你,而且九纹老师也希望你过来。”

    苏寒笑了笑,伴随着一声声清脆的敲击,对话框里面多了一排字:“好的,明天晚上,不见不散。”

    消息刚刚发送过去,便听见滴滴滴的声音。

    原来杰哥一晚上都守在电脑面前,就等着自己回话呢。

    “那敢情好,明天晚上,咱们大喝一杯。”后面还带了一个笑脸的图案。

    苏寒点了点头,重新成立纹门!这是件好事啊,只是不清楚九纹大师找自己干啥。

    又百无聊懒的逛了逛网页,苏寒发现了一则消息:燕京大学内,日本籍拳手,神宗大风,已经摆擂三天,尚无败绩,已经获得了众多学生粉丝的狂热追捧,许多学生甚至已经相信,华夏功夫花拳绣腿,不如日本的国术空手道来的实在。

    “哼!小小日本的空手道,不过是井底之蛙,打了两个三角蛤蟆,也敢吹嘘自己有多牛?”苏寒看得心中冒火。

    这些年,华夏的功夫越来越追求花哨,甚至是套路化,熟不知,功夫的形成便是为了格斗。

    口口声声说练武是强身健体的,本来已经不配提功夫二字。

    不管是南拳,还是北腿,能够打服对手的,就是好功夫。

    苏寒越想越气愤,直接关上了电脑,好像药也熬煮得差不多了。

    打开锅盖一看,整个饭煲里,从刚开始的五升,变成了现在的两小杯,汁液也由刚开始的乌黑变得淡青。

    “嗯!六千块钱买的东西还真是省事啊。”苏寒取过了一小杯子,倒了一小杯,锅里面还有一小杯。

    慢慢来,不能着急。

    炼化药物也需要时间,苏寒轻轻的呡了一小口:“嗯!味道也不错。”

    炼制出来的药物,当然不能靠味道取胜,苏寒连续喝完了手中的一杯药汁。

    含在嘴里面,然后就地打坐,一点点药物开始炼化,顺着苏寒的喉头钻进了五脏。

    这些药物带着丰富的灵气,在苏寒的体内乱撞着,撞到了骨骼、肌肉便稳固在其中。

    嘎吱,嘎吱,苏寒的身上听到了各种各样的响声,好像骨头都快崩碎了一样。

    能量值也从四十九开始往上面涨着,五十,五十一……七十一。

    唉!苏寒突然有些奇怪起来,按理说能量值到了五十的时候就应该开始筑基了。

    然后其余的灵气全部用在筑基上面,怎么还一个劲的往上面涨呢?

    真是有些古怪,太古怪了。

    苏寒有些难受,一杯药物均炼化完毕了,能量值已经到了九十多。

    超过了筑基需要的能量值四十多,这怎么回事?能量值怎么这么奇怪呢?

    没准人间界的能量值要求高一些?也不至于,呆霸王的能量值一百多,便是筑基初期,快要突破到中期。

    怎么回事呢?苏寒确定自己没有筑基成功。

    一旦筑基成功的话,将会有一丝气机与大地相连,感受到一丝丝来自于土地的厚重。

    “管他的呢,还有一杯,我就看看了,到底能不能筑基。”苏寒一伸手取过了桌子上面的杯子,再次将所有剩余的药汁倒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