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三章 残酷的比赛

    苏寒明显有些不解了:“比赛就是比赛嘛!为什么你和王老的神情都如此难看呢?难道说这是一个不堪入目的3p比赛?如果是那样的话,给我报个名,我要参加。”

    他的心里已经隐隐知道这是一个残酷的比赛,但为了缓和气氛,说出了一个不像笑话的笑话。

    任老无语的摇着头:“不要胡话了,这比赛我们真的不想提起,但又不得不提起,小苏,我问问你,你知道为什么各大家族之间的关系都还不错,秩序上面也没有什么混乱吗?”

    “不清楚。”苏寒老实的说道:“不过按我的理解,是人就有人性,人性的本来面目是阴暗,这么多势力纠缠到了一起去,应该会发生混乱,包括一些家族和家族之间的火拼,肯定会因为利益而发生,但现在看起来,偏偏不是这么个样子。”

    “我还以为是因为法律的监管呢。”苏寒说道。

    任老摇了摇头:“法律的监管确实很严格,可是它管不住小批量的阴谋火拼,比如说老鬼子,如果我对他不爽,我大可以找高手,深更半夜潜入他的房间,然后给予他致命一击,就算被查出来了,我最多交出一头替罪羊,是吧?”

    苏寒点了点头,有时候火拼并非要大规模的,只需要找顶尖高手,去打击一个家族的根本龙头,都不用进攻,对方就自己开始为了争权夺位而乱起来。

    不远处,正在喝着另外一杯黑啤的王鬼又狠狠的放下了杯子:“喂!任老头,你的心里怎么这么阴暗?信不信我也派个高手去你

    床上,尿泡尿。”

    “去!谁跟你说这个,分不清楚什么时候疯癫,什么时候不疯癫吗?疯老鬼。”任老动怒了,王鬼也知道尺寸,举起了啤酒杯,自斟自饮。

    苏寒反问到:“既然不是法律监管,那是什么力量,将家族管得如此的有纪律?”

    “规则!天底下最大的力量,便是规则!有人制定规则,我们必须要遵守,一旦不遵守,很可能就是灭族之祸。”任老用指节生硬的敲着桌子:“你知道吗?十年前,京城有一家大豪门,叫林家,便是因为不遵从那群人的规则,不愿意去参加血色试炼,结果……。”

    “结果别墅被炸了,所有跟林家有干系的人全部失踪,任何产业都给打击成了垃圾堆。”王鬼的神色第一次有些庄严起来,而且眼眶红润,如发了狂的公牛。

    苏寒下意识的说道:“这么惨?”

    可不是惨了,就因为没有参加一场比赛,家族顿时被人消灭了。

    任老继续说道:“你可能不知道幕后的家族,我们这些家族在那些人的眼里,不堪一击,只是因为他们受制于更加高级的规则,才不敢出来行走,隐居在地下世界。”

    “他们给我们准备了一个比赛,每十年一次,便叫血色试炼,每个家族挑选出三名年纪在二十五岁以下的高手,进入一个地方,开始比斗,每次都只能有一个家族的高手出来,而这个高手所在的家族,便也得到了十年之内,所有家族中的话语权。”任老尽量将复杂的东西给讲的简洁明了,好让苏寒听懂。

    苏寒咬着嘴唇,这确实有些残酷,大家族全国不下四五十家,如果参加试炼,只有三个人能够活着出来的话,那么将要死去接近一百五十名的年轻高手。

    这些高手都是家族花了大价钱培养出来的,损失绝对可以说惨重啊。

    而且有死无生的比赛,那种残酷性简直简直可想而知了。

    苏寒有些郁闷,难道说这种比赛要和自己挂钩吗?他可不愿意去,家族中二十五岁以下的高手很多,有些甚至已经濒临金丹期,别说别人了,就说齐狼,也是很厉害的高手,苏寒现在还真没有把握能够赢下他。

    “对了,那些力量到底达到了什么存在呢?或者说这种比赛参加了有什么好处呢?”

    “那些暗藏的力量说自己是天上的神仙,维护地上子民的意志,也就是他们都是下棋者,而我们不过是棋子而已。”任老说得有些委顿:“可惜了,我们任家本来也没有高手,可还是要安排三个人去参加比赛,唉!心痛啊。”

    王鬼也说道:“好处当然是有,比如说生还家族中,表现最好的那个人,可以获得一副诛心莲,这种药材可是不多见,如果修真者吃了,完完全全可以提升一个大境界。”

    诛心莲?苏寒听了简直震惊不已,如果能够将这种药物弄到手,一定可以提升不少的力量,这样,在撕裂空间、返回修真界,见一见那记忆中的人的路程,将会跨出很大的一步。

    王鬼有些惋惜的说道:“可惜了,这种诛心莲天生毒性很大,而且要在水里面泡上三年,才能化解毒性,得到了一株,还要等上三年,人生啊,有几个三年?”

    噗嗤,苏寒差点惊呆了,按照他的理解,这种圣药级别的东西,在筑基境界,别说提升一个境界,直接到达金丹期,就算是提升到金丹中期、金丹后期,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王鬼口中说的只能提升一个境界,是因为王鬼他们使用诛心莲的方式不对。

    诛心莲这种圣药,隐含着强大的毒性,可是毒性里才蕴含有强大的灵气,如果用水去除毒性,那么灵性也随之而散了。

    通常按照修真界的服用方式,应该是夹杂一片毒性同样强大的蛇血草,以毒攻毒的去服用,才能让圣药的价值最大化。

    拿到最佳的表现,竟然有如此圣药提供,苏寒决定要去试上一试了,如此机会,不可错过,两个大境界啊,这需要多少时间的苦修。

    为了这个机会,苏寒打算拼了,但听现在的说法,每个家族之间都要厮杀,那么自己去那个家族是要考虑考虑的。

    挑选合适的队友,也是赢的关键因素。

    任老拍了拍苏寒的肩膀:“你现在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值钱了吧?一个如此高效的神医,和一群高手组队,完全可以拿到第一的,这样,对家族不但没有什么损失,相反,还会得到很大的进步,这就是关键。”

    “任老跟我讲这些的意思是,希望我加入任家的年轻战队?”

    “不!我是希望你能明白一些事情。”任老摇了摇头,说道:“我这么跟你说吧,你如果来任家,不是帮助我们,而是害了你自己。至于任家要牺牲的人,就牺牲吧,我也不想再拉无辜的人进来了。”

    苏寒这才明白,任老已经做好了输的准备。

    “任老讲究。”

    “讲什么究啊,愧疚还差不多呢。”任老挥了挥手:“好了,该讲的事情我差不多都讲完了,你去吧。”

    “嗯!”苏寒准备告退,又琢磨着一件事情,问道:“血色试炼什么时候开始?”

    “什么时候开始,没有具体的通知,每次要开始的前十天,地下的使者会去给上一届的冠军发单子,上一届的冠军便是你们苏家。”

    苏寒顿时身形有些摇摆了起来,怪不得啊,怪不得苏家是京城公认的第一世家,原来是这个意思。

    “行了,我先走了,对了,老爷子,你今后饮食方面要注意,你和老太太的病都是中毒。”苏寒拱手告退:“而且是很厉害的毒。”

    任老的嘴唇顿时变得有些灰白,想不到啊,家族里面会有人给自己下毒?

    他恶狠狠的拍着桌子:“我一定要将内鬼给揪出来。”

    临出门,刚才还死气沉沉的王鬼顿时变得生机勃勃:“喂!苏神医,你能让我变得有多年轻?”

    “有多年轻不好说,唉,你不是应该担心血色试炼的事情吗?”苏寒有些诧异,这王鬼的心可是真大啊。

    王鬼笑呵呵的说道:“有啥好担心的,我已经定下了人选,王小呆就算一个。”

    苏寒好像被电了一下,肌肉情不自禁的收缩:“啊!你孙子你也让他去参赛,这不是让他去死吗?”

    “唉!手心手背都是肉,让谁去不是去呢。”王鬼的眼神中划过了一丝丝的落寞。

    苏寒对这位老人顿时肃然起敬,宁愿让自己一脉的人去送死,也不给其他脉的同姓家庭招受损失,果然是大家主的魄力所在。

    他手放在老人的肩膀上:“放心吧,鬼爷,我肯定会让你变得更加年轻的。”

    “行!你小子够意思。”

    ……

    王家的药库落座在地下室里面,黑暗而幽静,数十个柜子上面摆放着各式各样的药材。

    有三百年的野山参,有泛着绿气的五毒草,有清冷气息的车前子,珍贵的药材确实不少。

    不过这些苏寒倒是不看在眼里,虽然名贵,可也没有太大的作用。

    “唉!”苏寒寻找着的时候,凝眸突然发现不远处有一柜台上摆着婴儿般的药材。

    五官、肢体,惟妙惟肖。

    不觉,苏寒吸了一口凉气:“人形何首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