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二章 家族的规则

    苏寒是彻底被这位老爷子给弄得苦笑不已,什么样的顽童,也顽不成这个样子吧?

    出手阔绰,性格豪爽,加之待人处事颇有老鬼的风范,苏寒几乎没有理由去拒绝帮助王鬼。

    何况还能够得到十株药材呢,怎么说这笔买卖都不亏。

    “行!老爷子,等明天我去你府上,给你治疗,如果有对症的灵药,这点要求自然是能够满足的。”苏寒说道。

    王鬼连忙挥挥手,说道:“呸!呸!现在就去,等什么明天呢?老头子我实在等不及了。”

    这老鬼是真的爱漂亮,一听说苏寒有办法让自己变得年轻一些,心急如焚,恨不得现在就去。

    呆霸王也敲着边鼓:“老大,你就帮帮我爷爷吧,他有强迫症,如果你今天晚上不去的话,估计他会满地打滚睡不着觉的。”

    “呸!小呆,有这么说爷爷的吗?你说那是强迫症?那是事儿妈!”王鬼一副孤芳自赏的模样说道:“如果苏神医不去,我也不会满地打滚,而是在窗台边上,煮一杯黄酒,自斟自饮到天明。”

    苏寒快疯了,还挺有文艺范的,这还不如满地打滚睡不着觉呢!

    他打了个响指:“行!既然如此,那我现在就去,只是我还要找任老告个别,不然有失礼数。”

    “呸!告个什么别?那任老头就是形式主义强,天天这规矩,那规矩的,活着是累还是不累啊!”说着王鬼就伸手拽住了苏寒的衣角,牵扯着往外拉。

    苏寒连忙拨开王鬼那双枯枝样的手,说道:“这可不行,任老也不光是形式主义,似乎要有事情要交代我呢。”

    “啊?这样啊?”王鬼摇了摇头:“行吧,我跟你一起去,顺便也给这家伙道道喜,好歹是七十的寿辰,也算是人生大事,过了这个坎,他老小子也没几年好活的了。”

    在人家的寿宴上,能够说出这种话的,也就王鬼了。

    谁都知道,人生七十古来稀,可偏偏就王鬼敢拿出来当闲话聊。

    苏寒笑吟吟的拱了拱手:“那也不耽搁时间了,现在就去,怎么样?”

    “行!?行!去。”王鬼不情不愿的跟在了苏寒的身后。

    而呆霸王也准备跟着的时候,刚刚走了两步,便被王鬼往后面赶着:“你去干什么,大人之间的事情,小孩子瞎掺和个啥?给我一边呆着去。”

    “是!爷爷。”呆霸王无语,自己这个孙子,还真是孙子啊。

    刚刚走出了大堂,王鬼和苏寒便碰到了一直等在门口的阴九霄。

    “小苏,在这里,来。”阴九霄举着手呼喊着苏寒,挥手到了一般,却又发现了王鬼。

    咦!这大人物怎么舍得过来呢?自家主子的寿辰都不来道喜,现在倒是过来了。

    顿时阴九霄的手臂就愣在了半空中,十分尴尬:“哟!鬼爷,你可算是来了?”

    “我当然来了,就是你要见苏寒神医的?”王鬼从鼻子里哼出一口凉气。

    阴九霄点了点头,暗暗叫苦,怎么苏寒和这老鬼混在一起了,可有些难办了。

    这老头怎么说呢?用阴九霄的话说,简直是个小孩脾气,很难伺候,一旦那句话说的不对了,轻则吹胡子瞪眼,重则那是大动干戈。

    上次和自家任老下棋也是这样。

    本来车对车,马对马,捉对厮杀得痛快,在前期,王鬼的棋将任老杀了个大败。

    结果在节骨眼上,王鬼突然输了一招。

    一招输满盘皆输,本来很有优势的棋,王鬼被逆转绝杀,这个心里有气啊。

    虽然承认下不过任老,可同时也宣布,不再和任老下棋。

    他是一个很坦率,却很好玩的人。

    “不是,是我们家老爷子要见苏寒的。”阴九霄是特意等在这里,为苏寒引路的。

    王鬼直接蹲坐在地上:“那不行,去,叫你们任老头过来,亲自迎接,最好是找两个人过来抬我,我年纪大了,腿脚不利索。”

    噗!你腿脚不利索?刚才看你健步如飞的样子,比起一般的年轻人腿脚还要好上不少呢,怎么见着我阴九霄,你的腿脚就不行了呢?

    阴九霄被王鬼搞得有些气节,对着苏寒苦笑而视。

    苏寒也缓缓摇了摇头,面对这种为老不尊的家伙,也十足的无奈。

    不过他不愿意阴九霄难做,对蹲坐在地板上,啪嗒啪嗒抽着闷烟的王鬼说道:“王老,咱们直接走过去就得了,没有几脚路,犯不上要人抬。”

    “那不行,我王鬼在他们任家那都是抬来抬去的,不能惯着他任风扬,要不然,我走了一次,以后次次都要走了。”王鬼明显有些固执。

    “头疼吧?”阴九霄拍了拍脑门,趴在苏寒的耳边说道。

    苏寒点着头,岂止是头疼,简直就是头疼,他小声的对阴九霄硕大:“王老以前就是这个样子?”

    “是!怎么不是?他是燕京城著名的鬼见愁,难缠得很,不过他这性格我还是蛮喜欢的。”阴九霄如实说道。

    苏寒咬了咬牙:“看来这老头的娇惯病需要治治。”

    “能治?”

    “在我手里便没有治不好的病。”苏寒傲然的说道,同时对着王鬼一声暴喝:“王老头!”

    “干啥?”王鬼抬头,打量着颇有怒气的苏寒。

    “不干啥!你要的年轻我给不了,如果你再这么耍赖的话。”

    “啊?耍赖还年轻不了呢?”

    “你见过几个耍赖的都是这般年轻呢?无非都是一些世故的下老头而已。”苏寒故意加重了“世故的小老头”几个字的读音。

    顿时王鬼如同被电了屁股似的,一下子做了起来:“对啊!我以前怎么没想到呢?耍赖都是老头子干的事情,我这么做有失我的身份啊。”

    苏寒刚刚憋回去的老血,又差一点喷出来了,这老头子果然是人老心不老,看上去七十多的人了,非要将自己从老头子里面择出来。

    “走,苏神医,快进去,免得任风扬那个老家伙背后骂我,说我是世故的小老头。”王鬼被苏寒一说,心里倒有些着急起来。

    “行!咱们现在就走。”苏寒无语的说道。

    ……

    水晶城市是整个燕京人都清楚的酒店,可是很少有人清楚这里其实是任家的产业。

    而任老在水晶城市里面有一间独立的总裁办公室。

    办公室设计得非常豪华,充满了后现代的风格。

    天花板上,都镶嵌着夜光石,不开房间里的灯,还以为来到了辽阔的大草原上。

    而开了灯,则是另外一番光景了,一面墙做成的电影屏幕,有一件大好的浴缸,右角落一张很不错的吧台,陈列着各种各样的名酒。

    等苏寒进来的时候,他还有些发愣,果然是路有冻死骨,朱门酒肉臭啊。

    “哟!小苏来了,做。”任老指着吧台边的水晶椅子说道,同时给他到了一杯拉菲葡萄酒。

    “谢谢任老。”苏寒走了过去,随意的坐在了椅子上,微微的动了动鼻翼,吸收着葡萄酒陈年的芬芳,不过王鬼可没有这个待遇了。

    刚要进来,任老就准备关门。

    “喂!任老头,你丫疯了吗?是打算让我吃个闭门羹。”

    任老啐道:“我呸!老鬼子,今天是我的寿辰,你也不过来,现在想过来?晚了!”

    “你……你……你无耻。”王鬼气涌上来,词汇量显得有些匮乏,骂了一句只有小女生才骂的话。

    “哈哈哈哈!”任老听了王鬼的骂人话语,大笑了起来,将房门大开:“你老鬼子还是这番破脾气,进来吧,看在我心情好的份上。”

    他的心里也真没有王鬼的气,多少年的交情了,也明白王鬼那小孩的脾气。

    上了岁数的人能和小孩子一般较真吗?不能,所以王鬼再怎么着,任风扬也不会生气的。

    王鬼走到吧台里,自顾自的从一个木质酒桶里面倒了一大扎的德国黑啤,咕咚咕咚的喝了大半口:“哎!要说黑啤酒,整个燕京城就你这里最正宗,能够喝出一股子别样的巧克力味。”

    “哼。”任老情不自禁的笑着打了个颤:“就你这种品位低的,能够喝出什么好酒来?”

    一旁的苏寒此时已经将酒杯里面的红色葡萄酒全部吞了下去,他拉开了话匣子:“对了,任老,你喊我过来是为了啥事?好像是跟我讲讲,我为什么这么值钱是吧?”

    “是的!”任老指了指王鬼:“不光是我知道,就连他也知道。”

    “你别瞎说,我就知道黑色啤酒为什么能够喝出巧克力味来,却不知道为什么苏神医很值钱。”王鬼的眼神有些躲闪。

    任老的巴掌有力的排在了水晶台面上:“得了吧,你还不清楚?血色试炼马上就要来了,你还装模作样的,你们王家的年轻高手,准备好了吗?别到了血色试炼上,被人砍瓜切菜一样,都是待宰的对象啊。”

    “呸!血色试炼,不就是那隐藏家族吗?我偏不参加,看他们能出来干掉我不?”王鬼将杯中的黑色啤酒全部一饮而尽,狠狠的将啤酒杯砸在了地板上。

    顿时水晶的杯子稀烂成了碎渣。

    “喂!老鬼子,你心中有气,别乱摔我这里的东西,摔你们家自个的去。”

    王鬼被训斥了一番,却出奇的没有还嘴,而是沉默下来。

    苏寒倒是听出了一个眉目:“唉!任老,你说我值钱的原因,是不是跟血色试炼有关啊?这个血色试炼是什么?听上去好像是个比赛什么的?”

    “对!就是比赛!”任风扬的眼神明显有些落寞,周围的空气似乎因为房间里的凝重,都湿润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