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一章 血色试炼

    苏寒评论道:“你们家改良的金刚神力,是通过一拳拳的力量慢慢带出感觉,所以第一拳是最轻的,如果得手,第二拳的份量重一些,第三拳更重,一直轰到十来拳过后,每一次的轰击都能够造成排山倒海的势头,对吧?”

    “是的!”呆霸王老老实实的说道,顿时又高兴了起来:“苏哥,你太厉害了,这些都能知道。”

    苏寒压了压手,继续说道:“按照你们家改良的版本,你第一拳击打在齐狼的护心镜上,没有获得蓄力,第二拳,第三拳的力量都和第一拳一样,自然没有什么力量了。”

    “哦!那我以后就用你教我的去修炼。”

    苏寒点了点头:“佛门经典之所以是经典,那是无数高人宗师总结出来的,如果随便一人都能够篡改的话,岂不是说那些高人宗师都白白的浪费了心血吗?”

    “嗯!”呆霸王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对了,老大,我最近心境上似乎有一些小问题了,导致我卡在瓶颈处,已经有三四个月修炼没有任何的进展。”

    “啊?你出什么问题了?”苏寒曾经也是九劫散仙,自然明白瓶颈对修炼者的影响。

    尤其是心境产生的瓶颈,如果心病不治,一辈子都再无寸进。

    “我不相信佛法。”呆霸王老实的说道。

    噗!

    苏寒刚端起旁边的杯子喝了一口红酒,结果一听这话,全给喷在了桌子上面。

    一位修炼佛门功法的人,竟然不相信佛法,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苏寒又重新在侍女那里换了一杯红酒,然后举起了杯子,问道:“你为什么会不相信佛法呢?”

    呆霸王挠了挠头皮,皱着眉头说道:“从我进阶筑基初期,然后研读经文,里面有一段——佛说众生六道轮回,天道,恶鬼道,地狱道,阿修罗道,人道,畜生道,而菩萨、罗汉、佛皆可以超脱此等境界,不受轮回之苦。”

    “佛又说众生平等,可是既然全部平等,为什么佛就可以不受轮回之苦呢?太矛盾了,太矛盾了。”

    苏寒心里暗乐,别看这呆霸王呆头呆脑的,?的,想的东西还蛮多的。

    他琢磨琢磨后,对呆霸王认真的说道:“我说几个问题,你要老老实实的回答我,跟随自己的本心。”

    “嗯!”呆霸王点了点头。

    “好!我先问问你,佛是有情道还是无情道?”

    “无情道。”

    “众生六道是有情道还是无情道。”

    “没有成佛,四根不清净,红尘线没斩,当然是有情道了。”

    苏寒点了点头:“如果是你,你是希望无情还是有情?”

    “当然是有情了,无情的人如树木,如花草,浑浑噩噩,半点滋味都没有,啥意思。”

    苏寒抚掌而笑:“哈哈!你这不就通了嘛!佛虽然不入六道轮回,却要享受无情枯寂,而六道虽然入六道轮回,受轮回八苦,但有多情红尘,日日笙歌。”

    “有利便有弊,算起来,佛和众生还真是平等的呢。”

    呆霸王完全被这一番话给震惊住了,区区几句,便让自己走出了困境。

    不过新的问题又出现在他的脑海里面:“不对啊,老大,如果说佛和众生平等,我又去成个屁的佛?”

    “哈哈!形式主义,形式主义啊。”苏寒再次笑道:“你成佛是为了什么?”

    “这个……这个?”呆霸王语塞答不上来。

    苏寒点拨道:“佛者普度众生,需要四根清净,斩断红尘丝,这是一种选择,有人愿意成为佛,是愿意去度化世人,同时又能够有大毅力,甘愿受清苦折磨。”

    “如果不愿意成佛的,自然八戒不管,为所欲为,只是到时候坠入哪一道就不清楚了。”

    “佛是一种选择?”呆霸王再次愣住了,这么玄妙的东西,以前在家里的时候,根本没有人说得上来。

    就算是自己爷爷,也不过能够说上个边框,但是要细谈还是谈不出来。

    这一点来说,苏寒的思想已经如草原一般辽阔。

    呆霸王顿时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句:“老大!受我一拜。”

    “呸!当我是老大就赶紧起来,这些东西咱们以后可以慢慢聊。”

    “我以后还能和你慢慢聊?”

    苏寒苦笑着要拉起呆霸王:“那有什么问题呢?作为兄弟,自然要把酒言欢了。”

    “行!我这就起来。”呆霸王有些事情异常精明,有些事情却异常的呆,要不然他的爷爷也不会亲自给他取了个名字,王小呆。

    “我的天啊!爷爷我让你来祝寿的,你倒好,给人磕头当孙子?还是这么年轻的男人?”一位黑脸老头,揪住了呆霸王的耳朵。

    呆霸王连声哭叫:“爷爷,别揪,别揪,我是受了我老大的感化。”

    “你老大?你老大在家里呢,哪是他!灌了什么**汤了?”黑脸老头瞧着苏寒:“老夫王鬼,你又是什么人?让我孙子跟你磕头,来,咱爷俩比划比划。”

    苏寒顿时有些觉得好笑,这老人就是王鬼啊。

    京城三大豪门,排名第三的便是王家,王鬼正是王家的家主。

    他长得一副黑旋风脸,还真像来自地狱的夜叉。

    鬼这个名刚好合适。

    而且这老头行事也很鬼,这么大年纪的人了,竟然想着跟个小孩瞎比划。

    “喂!敢不敢比划?不敢比划,就给我磕头,将我孙子的头还回来。”王鬼大声的嚷嚷。

    苏寒简直受不了这个老头了,简直是一个老顽童,什么不正经来什么。

    我给你磕头,你辈分在那里,那是应该的。

    你孙子给我磕头,我还折大寿了呢。

    “不好意思老爷子,你可能误会了,我是拿呆霸王当兄弟的。”苏寒再次好言说道。

    王鬼一脚蹬在正要站起来的呆霸王身上:“靠!家里那么多的兄弟你不交,出来交什么便宜兄弟。”

    “爷爷,苏寒他是一个有思想的人,你不是让我多和有思想的人交朋友吗?”

    “啊?他是苏寒?”王鬼下意识的惊讶。

    “是啊!他就是。”

    王鬼顿时换了一副笑颜:“哦!是苏寒神医啊,失敬失敬。”说着他又将勉勉强强爬起来的呆霸王一把摁在地上:“谁让你起来的,快点,给神医苏寒磕头,算是我磕的。”

    “爷爷……我。”

    “你什么你啊,你爷爷我这么一大把年纪了,磕头也不像话,快磕,对了,要给我磕得响一点,磕坏了脑袋爷爷给你治。”

    苏寒被搞得有些哭笑不得,扶住了呆霸王,问道:“鬼爷,你是不是有啥要让我帮忙的?”

    王鬼顿时有些扭捏起来,像是还没有出嫁的媳妇一般。

    “嘿嘿……怎么说呢?我王鬼有件事情……想请神医帮帮忙。”

    “哈哈!鬼爷,你想啥就说,能帮的上的我自然是会帮的。”苏寒冲着王鬼这招人喜欢的个性,也要出手。

    他的出手有时很简单,有时又很难!

    如果对脾气,免费医治也没啥,但要不对脾气嘛,那就别怪了,说什么都没用,搬着金山银山来求也没作用。

    呆霸王在一旁插嘴:“肯定是我爷爷听说你给任老增寿十年,他才过来的,也想增寿十年呗。”

    连续被爷爷欺负了很久,呆霸王心里也有些不耐烦了。

    苏寒顿时眉头蹙到了一起,能够给任老增寿十年,主要是因为他的病,使他的身体里面多出了一股奇怪的聚合之气。

    而靠着这股气,能够将毒素排出。

    如果平白无故便能增寿十年,那可就有些夸张了。

    “呸!你个兔崽子,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事情了?”王鬼吼着呆霸王:“王小呆,你今晚回了家,看爷爷我怎么收拾你。”

    “唉!鬼爷,别动怒,你慢慢说。”

    王鬼重新又开始扭捏了起来,手揉搓着衣角:“嘿嘿,神医,你……能不能……让我变得年轻一些?”

    “额?年轻一些?”

    “也不是年轻一些,只是让我看着年轻一些。”王鬼怕苏寒误会,连忙说道:“我不是个贪心的人,只要让我头发变黑,皮肤稍微紧致就行,至于内在的精神气,我不见得一定要修正的。”

    “哦!就是想看起来年轻一些是吧?”苏寒点了点头,这个要求倒不是很难办,可以完成,只是他想不到啊,王鬼也太讲究了吧?一般年纪这么大了,是不会去想改变外貌的问题。

    王鬼还生怕苏寒会因为某些条件不合适,而不愿意给自己出手,又补充道:“我们家有一个药库,里面有很多名贵的药材,如果神医缺少药材,可以去里面挑。”

    有钱人的家中常备很多补药,而王家作为三大豪门,自然也有很多药物。

    况且王鬼最注意养生,所以他们家的药物是最为齐全,也最为名贵。

    “有药库啊?”

    呆霸王一边拍着苏寒的肩膀:“老大,只要你能够满足我爷爷的要求,药库里面的药,无论多名贵,你选三件带走。”

    “说什么呢?说什么呢?”王鬼不开心的朝着呆霸王吼着。

    苏寒连忙扶住了王鬼:“算了,鬼爷,不带就不带,别跟阿呆撒气。”

    王鬼一转头,认真的对苏寒说道:“神医啊,你要体谅,小孩子不懂事,什么三件?十件!三件够干什么的。”

    噗!苏寒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