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章 密宗金刚神力

    齐狼竟然当场就反了婚事,让千纹、任雨颖和韩影三女的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

    而倒是角落里面的甄寒雪和唐雅放松了不少。

    唐雅给甄寒雪竖起了大拇指:“雪姐姐,你瞧瞧,现在没事了吧?那个家伙竟然主动去找韩影了,跟我们没关系,咱们也不用做些祸水东引的坏事了。”

    甄寒雪则有些落寞,自己被另外一个女人比下去了,终究不是一件好事情,她强行挤出了一个笑容,说道:“是啊。”

    齐狼嚣张的瞧着韩影:“所以说了,韩影,你,我是志在必得,今天也别反抗,跟着你小狼爷去房间里面好好爽一爽,如果你能够让我真的爽起来,我也不会天天打你,你自然能够活得更久一点了。”

    韩影听了这句话,立马后退,浑身瑟瑟发抖,别说挨打了,光是刚才被狠狠捏了的那一下,便肯定接受不了了。

    这齐狼,如果不是暴力分子便是心理变态,反正不是正常的人。

    “哼哼!哪个山嘎达里面跑出的混小子,在任家的地盘上撒野,还敢打伤我苏哥?”呆霸王在得到苏寒的一番指点之后,从人群里面站了出来。

    他的手在背后,隐秘的给了苏寒一个ok的手势。

    “嗯?”齐狼的正要抓向韩影的手突然止住了,瞧了瞧呆霸王,顿时觉得这个家伙很喜感:“是吗?你这犊子挺像王宝强啊,长成他那个样子还敢笑话我土?”

    “我看你还像东尼大木呢,怎么了?最近毛片不拍了。”呆霸王有一副呆头呆脑的长相,可是他有一副不错的口才,骂起人来也不甘示弱的样子。

    齐狼有些难受了,自己竟然被这么一个家伙给调戏了,二话不说,挥动着爪子,抓向了呆霸王。

    “丫!还敢动粗?”呆霸王双掌相迎。

    本来差了一个小境界,已经不用打了,不过呆霸王知道齐狼的弱点,就好办了。

    如果苏寒刚才不是急于求成的话,也不至于会输,掌握了对方的破绽,天生立于不败之地。

    而他激进主要是因为两点,第一是害怕齐狼进攻自?攻自己不中,转而去抓走韩影,二来,是错误的估计了自己能量值的威力。

    五十点还是太少,实在太少,致命一击压根就没有任何的威力。

    苏寒刚才指点呆霸王:齐狼那厮爪法凌厉,可是有一点,当他攻击的时候,胸口处有破绽,不停以猛拳攻击,会受到很大的伤害。

    呆霸王完完全全的贯彻了苏寒的作战方针,一上手,就对着对方的胸口不停的击打着,一记,两记,三记。

    可是完全攻不破对方,只是阻碍了对手的进攻节奏。

    “我去,你胸口怎么练得那么坚硬?”呆霸王猛轰了好几拳,根本无济于事。

    齐狼狰狞着撕开了自己的西装,众人一望,如果不是气氛过于紧张,都差点笑了出来。

    原来这个家伙的胸口处是绑了一枚青铜镜,类似于古时候的铠甲。

    看来明白有破绽,齐狼是做了很多的防备的。

    “哈哈!乡下小子。”齐狼望着呆霸王,又望着苏寒:“不要以为那个苏寒指点了你两招,就敢以筑基初期的实力挑战我,我比你们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要聪明,都要强!你们都是蠢材。”

    说完,他又忍不住仰天长啸,看来经常练习苍狼啸月诀,别的没有学会,这种对着月亮嗷叫的习性还是学得很像的。

    呆霸王也感觉有些紧张,这个齐狼,可是真敢把人玩死里面打,就从刚才得罪韩影这位云家外孙女的做事风格来看,绝对是一个不择手段的人物。

    自己这条命可有点悬了,不过呆霸王也不后悔,他觉得苏寒这个人投缘,才出来应战的。

    哪怕是战死,也无憾了。

    “来!姓齐的,你莫要以为我真的好欺负,跟爷爷再斗三百个回合。”呆霸王伸出了三根手指。

    “哼哼,什么意思?三根手指?是想让我三招之类击败你吗?”齐狼冷笑着,俯身奔向呆霸王。

    兹啦。

    呆霸王的肩头已经中了一抓,血流如注。

    而齐狼手中多出了一块黑色的布,对着嘴边一吹,呼呼!那布便凌空抛了起来,飞得很远。

    周围众人都吓住了,看来刚才齐狼还真没有用真正的实力呢。

    “咦,这齐狼的身手真是一流的,确实厉害。”

    “听说北方齐家的祖先是被一位狼妖收养的,而这苍狼啸月诀也是以前流传下来的,非常神妙。”

    “尤其是那爪法,能够将石碑硬生生的给抓下一块石皮。”

    “你瞧那哥,给人轻轻一抓,肉都快抓掉了。”

    呆霸王心中有战意,可他也清楚地认识到,只怕是真的要死在这里了,但他依然不会后悔。

    虽然和苏寒只是一面之缘,却更加欣赏对方。

    算是士为知己者死。

    “准备去地狱见你逝去的亲人吧。”齐狼再次将后腿蹬在了地板上,准备蓄势抓烂呆霸王的喉咙。

    突然苏寒出声了:“密宗大金刚神力,一共分三十三重,呆霸王,你虽然熟练其中的九重,可是无法将九重汇于一点之中。”

    “意守劳宫,将力量先凝聚在气海,然后一口气推送完丹田,灌于全身,与大地契机相连,这样才能发挥你大金刚神力的绝对优势。”

    呆霸王听完,也顾不得苏寒说的密宗大金刚神力和自己的功法有什么区别,已经开始意守丹田,将那九重金刚神力全部汇集在丹田气海。

    破!

    呆霸王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九重金刚神力一层一层的涌进了气海里面,叠加起来,似乎双脚和大地勾织在了一起。

    咄!

    一拳挥打在了齐狼的胸口护心镜上。

    砰!

    强大的力量将护心镜击得粉碎,而齐狼则如一个纸人似的,被狠狠的击飞。

    “噗!”齐狼的气血翻滚得厉害,五脏似乎都给人搅烂了一般,疼得直哆嗦。

    “哈哈!苏兄,我发现你对功法钻研得很深啊。”呆霸王兴奋的叫道。

    对于一个修炼者来说,没有比实力提升还要让人兴奋地事情了。

    齐狼挣扎的站了起来:“呆霸王?苏寒?很好,你们是第一个让我受挫的人,今天我输了,但是不久之后,血色试炼正常开启,到时候你们不要跑,够种就来参加。”

    说完他颤悠悠的离开,经过韩影面前的时候,又指着韩影的琼鼻:“还有你,被我齐狼盯上了的猎物,怎么也逃不出手,就准备八抬大轿,还有一口上好的柳州棺材,等着我。”

    准备八抬大轿和柳州棺材?韩影的内心揪得有些疼,好像汪洋大海里面的一叶扁舟,时刻都会被吹翻。

    千纹指着齐狼的背影骂道:“只会欺负女人的渣男,牛气哄哄个什么?”

    任雨颖也劝着韩影:“影子,没关系的,我们先去医院,你们云家那么有势力,是绝对不会答应齐家的婚事的。”

    “嗯。”韩影弱弱的念叨到,转头,对身后的苏寒说道:“苏寒,谢谢你。”

    “不用客气。”苏寒也半挣扎的做到了沙发上面。

    任雨颖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小寒哥,今天多亏有你,还有你,呆霸王,下次我请你吃饭。”

    “你先送韩影去医院吧,手都成什么样了。”苏寒挥手道。

    “嗯!我走了。”说着任雨颖就扶着韩影着急的离开了会馆。

    而千纹则偷偷摸摸的跑到了苏寒的身边,趴在他的耳朵上面说到:“苏寒,昨天我们之间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是我们勾引你的,所以我不怪你,但请你好好的对小颖,她是个纯洁的好姑娘。”

    “你也是个好姑娘。”苏寒笑眯眯的说道。

    “呸!”千纹转头就走,她怕再晚一分钟,可能又要被沉迷到苏寒的笑容之中。

    那种笑容,如阳光和煦,你逃不过那种温暖。

    “但愿你记得我。”千纹离开的时候说道。

    呆霸王则拍着苏寒的肩膀,兴奋的说道:“苏兄弟,你咋知道我们家功法的秘密的,好像近几代,我们家里都没有一个人是这么练的,当然,你的看法真的很高深,我感觉我实力明显变强了好多。”

    苏寒问道:“你们家的功法是从佛门传出来的吗?”

    “是的,听我家里人说过,确实是从佛门传下来的的,然后经过了我祖上的改良,便成了现在这种。”

    苏寒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呆霸王的功法自己一看就明白,还真是从佛门传下来的。

    “阿呆,你知道吗?佛门最经典的一步功法,就是佛门密宗的大金刚神力,你们家的功法可能是根据这个改良的。”

    “啊?”呆霸王张大了嘴巴。

    “但你们祖上那也不能算是改良,只能说是改进,改进得更加适合你们修炼,大金刚神力讲究修炼者要天赋异禀,天生神力,一旦没有,威力便大打折扣。”苏寒解释道。

    “我也不知道,其实平常我很厉害的,可是今天刚开始的时候,打在齐狼的身上却一点劲头都没有,像是打在棉花上一样。”呆霸王挠着头说道:“对了,苏哥,你能给我解释解释吗”?”

    “当然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