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九章 暴力呆霸王

    任雨颖表情很生气,嘟着嘴巴,一副想要骂人的样子,但她还是有涵养:“帅哥,你如果拒绝女人的话,请有风度一点,而不是阴阳怪气。”

    “我阴阳怪气?你从哪里看出来我阴阳怪气了?”齐狼微微翘起了嘴角:“我不和你握手的原因,就是不喜欢和你握手,一边呆着去。”

    “你!”就算任雨颖脾气好,也有些受不了,指着齐狼的鼻子,正准备对喷。

    齐狼突然擦亮了眼睛:“哼哼,你什么你?不要以为你是任家的大小姐,我就怕了你,告诉你,我齐狼能来,是给了你们任家面子,知道嘛!”

    “那你给我离开,这里不欢迎你。”在自己家的地盘上嚣张,这种人不往外赶行吗?

    齐狼修长的手指挠着脸蛋,毫无征兆一耳光抽向任雨颖。

    他比起苏胡和苏飞都要暴力,人家最多是在门口破口大骂,他倒好,对着任雨颖就是一巴掌。

    “丫。”任雨颖下意识的闪躲。

    不过还好,旁边充当护花使者的苏寒一伸手,握住了齐狼的右手:“如此不知道怜香惜玉?真男人?”

    “哈哈!”齐狼狠狠一捏拳头,一股巨大的力道将苏寒的手硬生生给扳开了,这家伙竟然是个高手。

    苏寒刚才还真打眼了,面前这齐狼应该是筑基中期,而且隐隐要破入筑基后期的感觉。

    实力在年轻人当中是相当强横。

    怪不得如此的嚣张。

    “哟!刚才不可一世的神医先生,竟然连筑基都不是啊,筑基都不是就给美女出头?”齐狼歪着脑袋,一副挑衅的模样,让人心生痛扁之意。

    苏寒打着响指:“看来我要和你好好的过过招了。”

    “来啊!”齐狼摆出了一副进攻的架势,右手中指勾了勾,似乎正想要给苏寒一个教训。

    千纹一边劝着:“齐狼,算了。”

    “你算什么东西,我们才认识五分钟而已,就想求情,死一边去。”齐狼根本不买千纹的账。

    千纹在一旁骂道:“讨厌的货色,真是恶心人。”她恨不得苏寒狠狠教训一顿这长得高高的混蛋?混蛋。

    齐狼似乎并不拿苏寒当成对手,无所谓的摊开手,说道:“苏寒,我们北方狼家的功法叫苍狼啸月诀,爪势凌厉,待会要是将你的皮全部都给扒掉了,你说你自己治得好吗?”

    “哦?爪势凌厉?那你每天晚上对着岛国动作片撸炮的时候,有没有将你的蛋蛋给挠破啊?哦,我知道了,你肯定是因为太凌厉,所以蛋蛋早就没有了,对美女才这么没有礼貌的。”苏寒犀利的反击道。

    “逞口舌之利,待会我就将你的舌头给拔下来。”说着齐狼活动活动了脖子,正要发难。

    韩影挡在了苏寒的身前,对齐狼说道:“你不就是想和我握手嘛!来啊。”

    她不希望苏寒和齐狼发生了冲突,而且今天还是任雨颖的生日,闹起来了,场面未免不好看。

    “还是你比较优雅。”齐狼整理整理衣襟,撇着嘴絮叨:“不像某些人,哪怕是有一技傍生,也始终摆脱不了低俗的层面,一股子泥腿子的味道。”

    他话里抨击的便是苏寒。

    苏寒嘴巴颤了颤,终究没有出手,他也要给任雨颖留面子,同时也要给韩影面子。

    总不能人家屈尊降贵,和这样一个王八蛋握手,他还要继续闹吧,显得有些小家子气。

    说完,齐狼右手握住了韩影的右手:“哟!细皮嫩肉的,而且还均匀饱满,真是一双好手啊。”

    说着,突然狠狠一握。

    韩影的额头上顿时浮现了豆大的汗珠,及钻心一般的疼痛,十分的难忍,如果说一般人,早就想要将手拔出来。

    可是韩影没有,她的内心很坚韧,保持着刚才的动作,不愿意丢失风度。

    苏寒却看出来了,这王八齐狼用了不小的劲头,赶忙一掌看向了齐狼的脖子。

    齐狼稍稍一偏,躲过了蛮横的手刀,也没有放开韩影。

    “放手。”

    “手被我握着,我想放就放,你管不着。”齐狼大声的嚷嚷道。

    一旁的任雨颖和千纹也发现这个问题了,因为韩影的眼泪已经止不住,无声的滑落。

    受了多大的痛苦,才会这样,眼泪都止不住呢?

    “我就偏不放。”齐狼的模样十分张狂。

    他的爪法的确不一般,腾挪躲闪,都有独特的地方,尤其是防守,用爪法来防,比别人的进攻还要犀利。

    苏寒一掌摔倒了齐狼的手上,都感觉整条小臂疼得慌。

    “哼!”苏寒抖了抖疼痛的小臂,对齐狼说道:“三秒钟之内,你如果不放手的话,我将会给你重创,希望你珍惜。”

    “哈哈!”齐狼笑得弯下了腰,眼泪挤出来两滴,似乎天大的笑话一样:“你少跟我来这一套,你是个什么东西?筑基期都没到,敢来恐吓我?”

    齐狼有足以自傲的本钱,齐家是一个高手辈出的家族,比起燕京的三大豪门,高手的人数更加多,战斗力也更加高强。

    而齐狼,他是齐家年青一代的佼佼者,公认的修炼天才。

    所以他来参加寿宴的时候,可以排在倒数第三去给任老献宝。

    “我就恐吓你了,不光恐吓你呢,还要教训你。”说着苏寒上前了一步。

    齐狼嘴角浮现了一丝冷笑:“哼哼,这种程度的功力,还无法伤到我。”说着抬手一格,并且跟上了一脚。

    苏寒没有退缩,即使对方的脚掌已经贴住了自己的腰部,仍然引爆了自己的能量值。

    他的能量值很少,只有五十点,能量爆发的威力也不算大,可足够来给出齐狼重重的一击了。

    苏寒运用能量值的方式非常高端,既不是让能量值包裹住自己的手掌,也不是将能量值直接化作实质,催发到敌人的身上。

    而是将这些能量值用变化的方式,直接映入了齐狼的脑海里面。

    齐狼顿时觉得脑袋好像要炸裂了一般,凭空涌起了太多的思绪,这些思绪如同一幕幕的电影一般,撑爆了脑子。

    “啊!”

    齐狼保证脑袋蹲在了地上,而苏寒则一把抢过了韩影。

    韩影的手好不容易放松了,便发现手掌处似乎已经出现了轻微的变形——骨裂。

    “啊!好痛,好痛。”韩影直呼凉气。

    任雨颖看了那只手触目惊心,这个齐狼,怎么会这么坏呢?她赶忙搂过了韩影:“影子,别难过,我送你去医院,然后回来,让我爷爷好好惩罚惩罚这齐狼。”

    韩影点着头,脸色煞白的在任雨颖的搀扶下,准备一点点的挪动着步子,打算离开这个地方的。

    突然,他们前方又站住了一个人,正是刚才被苏寒击伤的齐狼。

    齐狼高大的身形立在两女的面前,朗声说道:“去医院?去什么医院?那医生不是还在这里么?”

    他说的是苏寒,可惜苏寒因为一口气将能量全部爆发,却没有给出齐狼一个实质性的重创,反而他现在浑身虚脱,倒在了地上。

    任雨颖瞧了瞧苏寒的模样,又瞧了瞧齐狼的凶狠样子,大声的嚷嚷:“派对里面的人帮忙啊,这叫齐狼的混蛋打算对我不利。”

    正在饮酒泡妹子的年轻男人们都围拢了过来,挡在了这里,围成了一片,但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帮忙的。

    北方齐狼的名头那可是响亮得很,加上刚才他去献宝时,也说了,自己是北方齐家的人,还有谁敢上?

    何况人家也是筑基中期的高手,不是一般人能够低档得住的。

    躺在地上的苏寒更是浑身无力,让他再次去抵挡这个家伙的进攻实在是不太可能发生的事情。

    “苏兄弟,你没事吧?”一位呆头呆脑的家伙,蹲在了苏寒的身边,说道。

    苏寒抬头看了看,才发现他就是今天早上碰到的那个家伙,呆霸王,在树下接露水的二货。

    当然,苏寒经过智力题的测验,已经明白呆霸王不过是一个表面上呆,其实心里却有十足机灵劲的人。

    “还没死。”苏寒艰难的说道,瞧着齐狼那边,又开始动手动脚了,心中更是恼火得紧。

    呆霸王瞧了瞧齐狼,对苏寒说道:“苏兄弟,不瞒你说,我也是筑基初期的实力,比起那齐狼,还有些不如,不过你要是能够告诉我他的破绽在什么地方,我肯定能打死他。”

    “哦?”苏寒想了想,凑在呆霸王的耳边说道。

    齐狼那边已经凶光毕露,恶狠狠的瞪着韩影,说道:“我刚才打听清楚了,你叫韩影,是云家的外孙女,是吧?”

    “知道了你还敢对我放肆?”韩影的手实在是疼痛,只能吊在胸前,能够稍稍的缓解自己的痛楚。

    齐狼大笑三声:“我过两天就会去云家,向你云家老头求亲,你就等着做我的媳妇吧,哈哈哈,你这个媳妇倒是好,皮实,打起来也不会哭,适合我,哈哈哈。”

    任雨颖不知道齐狼到底是说些什么,倒是千纹想起来了:“我说你的名字为什么会那么耳熟呢,原来你就是那条白眼狼。”

    “千千,什么白眼狼?”

    千纹指着齐狼说道:“他,娶了三房媳妇,可是每一房的老婆都死在了他的手上,他有虐妻的嗜好。”

    “啊?”任雨颖顿时有些惊讶,想不到天底下竟然有这样的人?

    齐狼哈哈大笑:“是的,就是我,我是虐妻,不过她们应该更加怪罪于她们的父亲,为什么我这么坏,他们还是要把自己的女儿嫁给我呢?哈哈哈哈。”

    他笑起来的模样,真的是很欠抽。

    千纹气不过,说道:“你以为有人想要嫁给你吗?还不都是你逼的?”

    “我逼的?我什么时候在他们的头上顶着枪,告诉他们非要将女儿嫁给我?”齐狼阴阳怪气的音色,让人似乎想起了铁板刮玻璃时的声响,纷纷不由自主的缩脖子。

    千纹想起了一点,继续说道:“哼哼,齐狼,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已经跟甄家的小姐,甄寒雪结婚了,现在怎么了?不娶了?”

    齐狼再次大笑着:“哈哈哈,不就是甄家那娘们吗?我很讨厌她,一副蔫儿吧唧的样子,哪里有这韩影来得给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