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八章 千纹

    甄寒雪被唐雅一把拉住了:“不要轻举妄动,雪姐姐。”

    “不行,放开我,我要去找苏寒,我要让他娶我。”

    “你疯了吗?”唐雅对周围的人苦笑着,将甄寒雪给拖走了。

    到了走廊里面,唐雅对甄寒雪说道:“你是不是变傻了?”

    “我不是变傻了,我以前才是傻了,以前我怎么会认为苏寒是一个豪门弃少呢?怎么会认为他是一个真正的废物呢?”

    “他为什么不能是废物?”

    甄寒雪辩驳道:“如果他真的是一个废物的话,为什么以前的老太爷那么喜欢他?为什么?”

    “谁知道呢?可就算苏寒不是废物又怎么样?他是大英雄又怎么样?跟你有关系吗?你是你,他是他,犯不着为他犯傻。”

    “我可以让他娶我。”甄寒雪说道。

    唐雅跺了跺脚:“你以为你去求他,他就能够娶你?不会的,你这样只是自取其辱而已,他会侮辱你一顿,然后再将你一脚踢开,告诉你不要去找他,上次我们找过他了。”

    “上次我们太过于目中无人了,这次我态度好一点,凭我的姿色肯定能够将他收服。”

    “别傻了,雪姐姐,你的姿色比起任雨颖有没有优势。”

    甄寒雪老老实实的摇摇头,虽然自己号称是京城第一美女,可是号称不代表一定是,她见了任雨颖的真人,还真对姿色没有太大的自信。

    “那就是了,任雨颖不比你差,你凭什么勾引苏寒,而且还有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甄寒雪浑身哆嗦着,她第一次对苏寒动了心思,却不能去追求,实在有些郁闷。

    唐雅说:“你瞧瞧那些去巴结苏寒的人,他说了一句好话吗?也就证明了一点,以前和他是朋友的人,现在还是他的朋友,以前不是他朋友的人,现在根本不会是他的朋友,你懂了吗?”

    “嗯。”甄寒雪既不想却又不得不点头。她刚才是看的清晰,那些人都想着去巴结苏寒,可没有一个人成功了。

    唯一成功的,还是苏寒的好友唐大师。

    苏寒并不会因为崛起而忘记朋友,同?,同样不会因为崛起而忽略仇人。

    这就是他,独一无二的苏寒。

    甄寒雪靠着墙壁,缓缓的滑落,身体委顿了下去:“为什么?为什么我以前不知道苏寒是天才,为什么我以前要拒绝婚约呢?”

    “甄姐姐,你别这样,我们当时都错了,可是错了的就是错了,回不了头的,我们唯一能做的是,珍惜现在。”

    “怎么珍惜?我还有现在么?”

    “有!”唐雅说道:“我们将你的婚约迁移到那位女生的身上,这样你就可以躲过齐狼了,然后开始正式追求苏寒,这样,你就可以追求自己的爱情了。”

    “嗯?”甄寒雪的眼眶里燃气了一把火苗:“对,这件事情我必须做,我必须要活下去,要追求想要的东西。”

    本来她还有一丝丝的怜悯之心,十分不愿意去将祸水东引到那位女生的身上,可是现在,她不再有一点点的同情心,为什么呢?

    她舍不得这个世界,她舍不得很多美好的东西,比如说爱情、亲情、友情,哪怕是燕京现在那糟糕的空气,她也舍不得放弃。

    “我认同。”

    唐雅点了点头:“放心,我这个人套话还不错,待会我去给你问问。”

    “嗯,小雅,这次要谢谢你了。”

    “谢什么,给我一些报答就可以了。”唐雅说道。

    “我那银行卡上的钱全部是你的。”

    唐雅勉强挤出了一个微笑:“才五十万啊?有些少吧?”

    “那你要什么?”

    “我要你一辈子都是我的朋友。”唐雅兴奋的说道。

    甄寒雪两行清泪滑过了妆容,这是真正的朋友,真正愿意帮助自己的朋友。

    唉!蛇蝎亦有好友啊。

    ……

    任老拉着苏寒说了一会话,任雨颖便有些不耐烦了,她对爷爷说道:“爷爷,这是不是你过得最棒的生日。”

    “嘿嘿,乖孙女,本来这是一个很普通的生日,可是突然冒出了苏寒这个小子,这个生日就变成了最好的生日了。”任老孩童般的和小颖开着玩笑。

    可不是最好的么,人家过生日那是又长了一岁,结果任老呢?嘿嘿,过个生日,相当于年轻了十岁。

    十年寿命啊,这可是花多少钱都办不到的,洗了一个澡后,他浑身更是惬意,甚至连白头发都少了好多。

    有些返老还童的意思了。

    “那好吧,爷爷,你一个人开心着,现在苏寒该去参加我的派对了,剩下的可是我的时间了。”任雨颖顿时见着了不少的人朝着自己招手。

    都是一些很好的闺蜜。

    其中就包括了同为世家子弟的韩影。韩山鹰的女儿,韩影。

    曾经受了苏寒的恩惠,而脑海里面尽是苏寒带着蓑帽的神秘样子。

    “影子,影子,你怎么才来啊。”小颖挥动了手,朝着韩影挥了挥。

    韩影装作愠怒的样子,说道:“呸,我早就来了,一直在大堂里面呢,你今天倒是大人物啊,瞧了半天,连你的闺蜜都没看见,看我待会,非要磕你一脸蛋糕不可。”

    任雨颖笑了笑:“求求你了,不要这样,小颖担当不起啊。”说着抱头,一副告饶的姿势。

    笑得韩影咯咯点头。

    苏寒也咧着嘴微笑着。

    任雨颖拉起了苏寒的手:“小寒哥,走着,咱们里面还有派对呢,可好玩了,而且好多帅哥和美女哦。”

    苏寒不由的苦笑,你说有美女,这个我比较感兴趣,可是有帅哥嘛!有多帅?有我三分之一帅么?

    他不服气的甩了甩头。

    任老在后面喊着:“苏寒,你晚上耍高兴了,要回家之前来找我一下,有些事情我必须要告诉你。”

    “啊?什么事?”苏寒扭头问道。

    “关于你为什么那么值钱的事情。”说完,任老狡黠的眨了眨眼睛,转身便离开了。

    苏寒砸吧砸吧着话里的味道:“咦?我为什么这么值钱?难道不是我的医术吗?”

    他今天的医术真是大出风头,成为抢手货也是在所难免的,可是听任老的话里,似乎要有别的原因。

    苏寒想了半天,没有想出一个由头来,索性也不去想。

    倒是晚上好好的嗨皮一下,在任家的庇护下,几乎是没有人敢对自己不利的。

    任雨颖和韩影两关系很好,韩影指着苏寒,问任雨颖:“哟!小颖,这是谁啊?也不给介绍介绍?”

    说句实在话,韩影还是对苏寒今天的表现有好感,虽然他太过于张狂了,不过韩影还是觉得瑕不掩瑜。

    只是她的心目中,对那位头顶蓑帽、头低着的身影挥之不去。

    “哦!你说小寒哥啊,他可是一位高人,第一次就帮我父亲赶走了病邪。”

    “什么病邪啊?”

    “说是黄三爷上身了。”任雨颖老实的说道:“对了,你母亲不是也得了很重的病吗?要不,让小寒哥试试?”

    韩影瞧着苏寒,摇了摇头:“不用了,我母亲的病早就好了,是一位高人治好的,就是不知道那位高人和你这位小寒哥到底是谁厉害一些。”

    “是吗?那到时候碰上了真要比试比试,我相信小寒哥是绝对不会输的。”任雨颖有些不服气的说道。

    韩影没有反驳,只是嘴角多了一丝鄙夷的笑容,明显他认为那位高人一定会赢的。

    苏寒有些头晕,唉!鬼也是我,神也是我,要是哪一天韩影丫头知道我就是那位高人,到底会是什么表情呢?

    想到这里,苏寒倒是有些坏笑着。

    三人到了另外一个大堂,这里没有刚才的主堂那么大,不过多了一些年轻人的气息,四处都站着露着大腿的女人,以及到处去勾妹的帅哥。

    人群中最打眼的还是齐狼,不是因为这个家伙长得够帅,而是十足的够高,接近两米的身材,在华夏的任何地方都显得高人一头。

    此时他正和一位胸器美女相谈甚欢。

    而这胸器美女,苏寒认识,正是昨天和自己有一炮之源的千纹。

    “咦,那不是我炮……朋友吗?”苏寒差点一惊讶,直接喊出了炮友两个字。

    这么一咋呼,千纹发现了苏寒,同时也发现了一旁的任雨颖和韩影。

    “小颖。”千纹假装不认识苏寒的模样,从不远处走了过来,拉过了齐狼。

    苏寒顿时有些讨厌齐狼了,当然他并不认识这位喜欢虐情人的齐狼。

    “哇,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任雨颖跺了跺脚,伸手勾住了千纹的脖子:“你最近胸部见长啊,是不是有哪位帅哥帮你按摩了?”

    千纹如同一条水蛇一样,游移开了任雨颖的魔爪,而浮向了苏寒的身边,勾住了苏寒的肩膀,调戏般问道:“你该是小颖的男朋友吧?小颖,你男朋友好帅啊,要不今天晚上借给我吧?”

    “呸!才几天不见,你就成这这幅样子了。”任雨颖佯怒,指着齐狼:“千纹,你是模特,你应该找他,身材多般配啊,不要伸出魔爪,勾引我小寒哥。”

    千纹身材高挑,在一般女人中也犹如鹤立鸡群模样,正好配了齐狼,也是那般高度。

    齐狼哈哈大笑,风度翩翩的伸出了右手:“你好,北方齐家——齐狼。”

    任雨颖将手递给了齐狼。

    却被齐狼给打开了:“不好意思,我要和这位小姐握手,而不是你。”他气焰十分嚣张的瞧着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