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七章 锐利的眼光

    苏寒回头瞟了云卜月一眼:“不愿意。”

    “不愿意,我可以出手,只需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就可以了。”云卜月朗声说道。

    苏寒下意识的问道:“什么条件?”

    “如果你答应入主云家,我现在就帮你救下阴九霄,如果不行的话,我也不逼你,当然我肯定不会出手了。”云卜月当二家主这么多年了,也清楚什么叫非常时期,行非常手段。

    虽然用这种方式来逼迫苏寒有些不道义,可是想想,也没有了别的办法。

    苏寒盯住了云卜月,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很讨厌有人威胁我。”

    “不算威胁,只是交易。”云卜月笑了笑说道。

    “不需要。”

    “真的不需要?要知道,阴九霄可是为了救你才跟苏云仙对上的。”云卜月补充道。

    苏寒摇了摇手指:“谢谢,这种事情你不用管,我自然可以救下阴叔的。”

    “固执!”说着云卜月拂袖回到了自己的位置:“那你就眼睁睁的看着阴九霄死吧。”

    这么一番说话,有些人的注意力又集中到了苏寒的身上。

    他们顿时开始痛斥苏寒不仗义。

    “哼,还是一个小少爷,真当阴九霄是自己下人了?”

    “人家云老说了,只要他加入云家,就帮忙救下阴九霄,他倒好,还不乐意。”

    “呀,这个家伙自恃太高了,真当是什么东西?他拒绝了云老,待会阴九霄被重创,看看还有谁要着个两面三刀的货色,哼哼。”

    众人的蜚语中,任雨颖轻轻的咬着唇尖,她很想求求苏寒,毕竟加入一个门楣也没有太大的伤害,而阴九霄是实实在在的人命关天啊。

    她刚想动,被任老拉住了:“小颖,回来,你不知道苏寒被苏家扫地出门的伤害有多大,他不答应,也不过是怕再一次被伤害而已。”

    “爷爷,那阴叔怎么办?”任雨颖瞧着已经被连着击中了两掌的阴九霄,嘴唇上都挂着血丝,明显再也撑不住多久了。

    苏云仙此时狰狞得可以,不停地进攻阴九霄,趁对方一个失手,再次给了一掌,击中?击中了阴九霄的肋骨处。

    这次不再是血丝那般简单了,阴九霄甚至对着地上狂吐了一口鲜血,暗红翻滚着,渗人无比。

    苏寒突然抬头,高声喊道:“阴叔,苏云仙每一次变招,手抬到眉毛那里的时候,空门大露,可以对他的心窝打一掌,一定中。”

    苏云仙突然回过头,惊讶的瞧着苏寒,不可能,一个学徒,怎么看出了我的破绽呢?

    修炼者通常清楚自己的破绽,在对敌的时候都会加以防范,而这个破绽,也不是稍加防范便可以的。

    因为自己一旦不抬手,很多变化却无从展现出来,攻势迟钝得要命,也斗不过阴九霄。

    所以苏云仙决定采用阴九霄的心理战术,反而更加展现出自己的破绽。

    虚虚实实,实实虚虚,往往高手之间,一招分胜负,斗智斗勇。

    往往高手的脑子也是非常好使的。

    不过阴九霄的脑子更加好使,他相信苏寒说的每一个字,因为他已经承认了苏寒是比自己天赋强上百倍的人物。

    同时对方故意大开空门,反而有些做作了,如果苏寒说得不对的话,他完全可以按照刚才的套路来进攻自己。

    反正胜负已经很明显了。

    想到了这里,阴九霄趁对方再次抬手变招的时候,默念玄功,将浑身的能量倒着流转,全部倾斜于掌间。

    “苏云仙,受死!”

    阴九霄一阵暴喝,能量裹满了右手,整只右手已经变成了淡淡的金色,狠狠的拍在苏云仙的心窝上。

    苏云仙没料到对方真的敢如此,挥动右掌抵挡。

    可是招式已晚,根本来不及退防的情况下,苏云仙被重重的拍到了心窝。

    如果不是退了两步的话,被拍个严实,只怕当场要毙命。

    饶是如此,他的肋骨也断了好几根,而且鲜血洒满了衣襟,躺在地上,气若游丝。

    苏云仙连忙举手,对也已经能量值耗光了的阴九霄大声说道:“停手吧,胜负已分,我们也不是什么深仇大恨,犯不着再狠了。”

    “哼哼,苏云仙,你告饶的样子很猥琐啊,哪里有刚才快意逍遥的模样呢?”一旁的苏寒冷冰冰的刺道。

    苏云仙哪里还有脸?翻过身,挣扎着在李功峰的帮助下,爬了起来,悻悻的离开了,离开之前,还怨毒的看了苏寒一眼。

    苏寒要晃着脑袋,根本不惧。他心中还有一丝恼恨,如果自己有阴九霄的功力,不提前让苏云仙知道有人要攻击他的破绽,没准一掌将苏云仙给拍成肉酱。

    “可惜,可惜。”苏寒喃喃道。

    在场的众人再一次明白了苏寒到底有多强了,那眼光,真是很锐利。

    最难堪的是云卜月,他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将苏寒放到一个万劫不复的地方,现在才发现自己错了,原来苏寒拒绝自己,是胸有成竹的笃定阴九霄会赢。

    “走!”

    云卜月挥了挥手,带着自己的子弟离开,他也没有什么脸继续待下去了。

    在路过苏寒面前的时候,云卜引再次重重的说道:“苏寒,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加入云家,二家主的位置就是你的。”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苏寒却没有任何表示。

    等苏家和云家的人差不多都离开了,任雨颖扑到苏寒的怀里:“哇!小寒哥,你真的好厉害啊,竟然看破了苏云仙的招式,听说他可是一个很厉害的人呢。”

    阴九霄也拍着苏寒的肩膀:“厉害,厉害,那个老云,还想着横刀夺人,结果弄了个自取其辱,我看他刚才走的时候,脸都绿了,哈哈哈哈!”

    就连一旁本来矜持的任老也很无节操的笑了。

    “嘿嘿,阴叔,你身体没事吧?需要我帮忙瞧瞧吗?”

    “不碍事,不碍事,都是小伤。”阴九霄狠狠的说道:“但我现在太过瘾了,苏云仙,苏家供奉嘛!我以后见一次拍一次,拍到他不敢出来为止。”

    修真者的破绽很难以修改,只有不停的晋升境界才能够修改,一时半会之间,苏云仙见了阴九霄的面,那是完全被虐啊。

    任老拍了拍苏寒的肩膀:“好小子,前途无量,前途无量啊。”

    “哈哈!任老过奖了。”苏寒说道。

    “对我的胃口,对我的胃口,该狂的时候比谁都狂,该谦虚的时候比谁都要谦谦君子,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啊,苏家也是瞎了狗眼,才会将你这样的天才扫地出门呢。”任老现在对苏寒的印象大为改观,心中甚喜。

    都巴不得将孙女任雨颖许配给苏寒当老婆,这样任家也多出了这样的一个人才了。

    当然他并不会去强迫孙女的选择,至少从目前来看,小颖和苏寒的感情还算在正轨上,就等水到渠成了。

    苏军名见儿子长了本事,也没啥事情,心情是既放松又激动,拉着儿子的手:“小寒,你先玩,我和你妈去上班了。”

    工地里是日结算,如果今天的活没有干完,钱是领不到的。

    苏寒摆了摆手,对任老说道:“我父亲也是个有才华的人,对于经济这一块还是很懂的,能不能在任老这里谋谋差事?”

    他清楚,今天算是将苏家彻底得罪了,或许工地也不会再给苏军名提供什么家活计干了。

    任老也不用苏寒深说,说道:“这都是小问题,志英,志英。”

    任老的儿子任志英走过来:“爸,我们公司刚好缺一个运营副总经理,我瞧军名老哥应该可以,能试试。”

    “啊?我真的能去?”苏军名喜出望外,他不是没有能力,只是在工地里面时间有些长,让他的脑子有些麻木了。

    “当然能啊,军名哥当年也是很强的经理呢,对了,你可以让嫂子去当你秘书,待遇不会差的。”

    “那太谢谢了,那太谢谢了。”苏军名在工地上面,挥洒着汗水,面朝工地背朝天,干着那些枯燥而繁重的活计时,无时无刻不想着回到以前的生活。

    现在有了,自然是无比珍惜

    苏军名拉着任志英的手,激动的说道:“英哥,我们还是先去公司看看,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今天晚上就开始干活。”

    任志英也是个工作狂,顿时意气相投:“好!我那里正有一摊子的事情呢,上次那个经理很差,能力不行,一团乱麻,正好借你军哥这把快刀,好好斩斩!”

    “行!走!”

    苏寒瞧着自己的父亲和母亲快速投入了新的工作里面,顿时欣慰很多。

    在场的人看向苏寒的眼光都变了。

    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果然不能小窥这苏门弃少。

    这不?突然就起来了。

    有些曾经侮辱过苏寒的看客,现在对着自己破口大骂,当时怎么就那么贱呢?看着人刚刚被扫地出门,就过去调戏,怎么就那么欠抽呢?

    在最后排的甄寒雪,突然要往前跑。

    被唐雅一把拉了下来:“你去哪?”

    “我要去找苏寒,我喜欢上他了,求求他,让他娶我。”甄寒雪这一次是真心真意的喜欢上了苏寒。

    当然,和爱无关,只是雌性动物追求最强雄性动物的本能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