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六章 拔刀相助

    苏云仙修炼的功法是苏家的祖传功法——凤舞九天,一共有九种变化,每一种变化中间夹杂着九种特殊的小变化,九九八十一种,交织在一块,便有了各式各样的变化。

    所以苏云仙高高跃起的时候,苏寒的眼睛里面似乎出现了许多的身影,有人捏爪朝着自己头上抓来,有人螺旋腿直钻自己的心窝,有人则想要一拳干爆自己的头骨。

    不一而足。

    不过这些瞒不过苏寒,虽然他的功力尚浅,却因为灵魂的本源是一位九转散仙,眼光自然独到。

    索性苏寒闭上了眼睛,只用心灵去体会。

    然后迈着灵巧的步伐,躲过了凤舞九天的一轮轮袭击。

    这些步伐说来也巧妙,每一步都踩在了节点上,很可能看上去只是拙劣的步伐,却堪堪躲过了对方变化万千的攻击。

    就连刚刚从后堂里出来的阴九霄和任老,两人见着苏云仙竟然对苏寒发难,顿时有些紧张,可是三招之后,苏云仙竟然拿苏寒没辙。

    这也是苏寒刚刚从苏家出来的时候,被当时能量值有二十的王晨发难,却能够轻松躲过的原因。

    在苏寒的眼里,这些修炼者的攻击法门都有不大不小的漏洞,当全然没有漏洞的时候,便可以成就元婴,到了元婴出体,修炼境界,境界无可挑剔,便能成就化神,一入风云变化龙,成为傲视九天的存在。

    “哈哈!笑死我了,苏云仙,你妄自称为苏家排行前三的高手,也不过如此而已,对一尚且没有筑基的后辈,连续十来掌,连根毛都摸不着,羞人不羞人?”云卜月岂看不出苏寒的天赋异禀,只是存心用话语来激怒苏云仙而已。

    阴九霄伏在了任老的耳边,说道:“任哥,这苏寒的天赋,简直是……。”

    “天赋异禀吗?”任老激动的插着话。

    “远远不是天赋异禀能够形容的,似乎他天生就有一种气质,这种气质会让他的修仙路非常简练。”

    “这话怎么说?”

    “一般的高手如果修炼到了瓶颈,很容易被限制住,但看苏寒,每一招每一势其实有了顶尖高手??高手的雏形,只要他功力到位,天材地宝培养,谁也挡不住他升起的兆头,当真是厉害之极。”阴九霄说话的时候,已经坚定了一个念头,要将苏寒收为门徒。

    或者说收为门徒还不是真正的决心,真正的决心是阴九霄只打算培养苏寒,对方拜不拜自己为师其实并没有什么。

    重要的是,自己一定要在苏寒崛起的路上出现过,一定要见证这位奇才的成长。

    任老听了阴九霄的解释,点了点头,好奇发问:“你的天赋也是十年一出的奇才,和苏寒比如何?”

    “单单比天赋,我真的不敢比,米粒之珠,怎敢与皓月争辉。”阴九霄很谦卑的说道。

    “老阴,你生性高傲,怎么这个时候,还谦虚起来了?”

    “不是谦虚,是真的。”阴九霄望着苏寒那大巧不工的步子说道:“我是十年一出的奇才,而苏寒则是千年不遇的奇才,那是真正的奇才,天选之子!”

    天选之子,上天选中的太子,能是一般人能比吗?

    “哎呀,阴叔,你别说话了,如果再这样下去,指不定你说的天选之子都给人打死了。”一旁的任雨颖干着急。

    苏军名和宋雯也殷热的瞧着阴九霄。

    阴九霄定睛一看,还真是,苏寒的境界实在是太低,虽然步伐精妙,可无奈速度、力量、包括一直给他续航的能力值,都欠缺得很。

    能够在苏云仙的手上走个二十多招已经非常不错了,如果一直下去的话,再过不了二十招,会被攻势凌厉的苏云仙捏碎全身的骨头。

    阴九霄已经将苏寒当成了自己的徒弟,护徒心切,大声的喝道:“苏云仙,你也妄自称为供奉首领,对一小子下如此狠辣的死手,丢了宗师的脸面。”

    “呸!岂止是这样丢脸,他更加丢脸的是,打了二十多招,还碰不到苏寒小子的一根毛,简直是丢人丢死了。”云卜月也捧着阴九霄。

    苏云仙不答话,更是将全身的实力催发到了极致,非要弄死苏寒,堂堂大师出手,竟然无法拿一个学徒怎么样,也着实是难受。

    越是刺激,他越是激斗得厉害。

    “哼!果然不要脸。”阴九霄二话不说,捏住前去,他修炼的是鬼道,阴邪毒辣。

    鬼道一旦小成便能凝聚出十殿阎罗的法身。

    而现在阴九霄已经是第一殿法身初成,凝聚出——秦广王相。

    一出手便让在场的人感觉通体发冷,似乎见着一位从地狱升腾起来的人物,可怖之极。

    而苏云仙和阴九霄一交手,便以为对手是来自炼狱的恶鬼,心中浮现出凄冷的惨嚎,脖子边阴风阵阵。

    “哼,凝聚出法相了,阴九霄,你好大的气运啊。”苏云仙心中暗暗叫苦。

    鬼道要凝聚出法相,一般是在金丹后期,而阴九霄金丹前期,凭着过人的天赋,已经凝聚出来,而且威力不小,这着实厉害。

    苏云仙被强大的鬼气包裹,压住了身形,只能在地面上对着阴九霄。

    好在阴九霄的实力综合起来是金丹中期的功力,法相出手功敌的一刻,反倒是让苏云仙吃亏了不少。

    可是法相在不久后便被震散,苏云仙越攻越凌厉,甚至几次对阴九霄造成了险情。

    “哼哼!苏云仙,小爷我让你几招,你倒是张狂啊,我便让你看看我的第二尊法相。”

    “呸!你鬼道的功法我还是有些了解的,第一尊法相还没有凝结完毕呢,能够凝结第二尊?蒙骗谁?”

    阴九霄反手两爪,逼退了苏云仙,狞笑着:“我阴九霄做事向来不守规矩,祖宗传下来的的功法说要凝练出第一尊才能去凝练第二尊,可我偏偏在第一尊还没有成形的时候,去凝结第二尊了,你咬我吗?”

    这话一出口,苏云仙心下一琢磨,可能还真是,便将一些精力留下来防守,进攻迟钝了许多。

    而阴九霄也松了一口气,顿时感觉压力似乎没有那么大了。

    旁边观战的任雨颖则悄悄的在苏寒的耳边说道:“小寒哥,阴叔框那个傻子的,其实他根本没有凝练出第二尊法相。”

    苏寒点了点头,他的眼光很尖锐,很容易便看出了阴九霄功法的本质。

    这种功法并非主流的功法,有些冷门,运气的方式也是有悖常道。这种功法必须要稳扎稳打,一旦冒进,那就是万劫不复。

    因此他断定阴九霄绝对不可能去凝练第二尊法相,充其量是采用了心理战术,让苏云仙忌惮,不敢有恃无恐的进攻罢了。

    但这种方式可以避一时,不可避一世,一旦被苏云仙发现,肯定会发动最猛烈的进攻,那个时候阴九霄的能量值被耗得差不多了,无法发出爆裂的一击。

    能量值之于修真者,在苏寒的这个境界,无甚大用,但在阴九霄这种高手的身上,用处却非常的大。

    一旦爆开了能量值,便能发出超越境界的一击。

    阴九霄击败比自己强的苏云仙,爆发能量值,那是唯一的选择了。

    虽然苏寒现在的能量差不多五十点,这种能量爆开了也就爆开了,产生不了多大的力量。

    可是阴九霄那是数百点啊,爆开了的话,再将能量值凝聚在一点,产生绝强的力量,纵使苏云仙到了元婴期,也要被穿出一个血洞来。

    只是能量值引爆很容易,控制力量也很容易,可是要一击毙命就难了,因为分不清对方的弱点在什么地方。

    一旦被躲过,破釜沉舟失败,那就是砧板鱼肉的下场了。

    苏寒嘴角上勾,哼哼,苏云仙,我打不过你,可是瞧出你的弱点嘛!实在是太容易了。

    让你刚才敢出手动我,我让阴九霄报仇,杀你个片甲不留。

    想到了这里,苏寒开始观察了。

    他要观察出一个明显的弱点,一个最为致命的弱点,再引导阴九霄攻击,那样苏云仙就算没死,也留不下半条命。

    哼哼!

    好!苏寒当下,便沉吟不语,细心观看。

    一旁的任雨颖着急了,她并不希望苏寒死,也同样不希望阴九霄死,这是她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她慌忙跑到了任老的身边,摇晃着任老的手臂:“爷爷,你能不能帮助阴叔,要不然他会被打死的。”

    此时的阴九霄被看破了计谋,苏云仙的攻势再次凌厉了起来。

    任老摸着任雨颖的头,没有说话,他也无能为力啊,阴九霄是任家的第一高手,如果他斗不过苏云仙,其余人也是斗不过。

    云卜月的功力也在金丹中期,他也打算出手,只是他在等,他想用阴九霄的命来换取苏寒的一个承诺。

    承诺将要加入云家。

    如果是往常也就罢了,偏偏血色试炼快要开始了,一个年青一代的医神,能够参加血色试炼,绝对是无往之不利,甚至能为云家拔得头筹也是说不定的。

    这种人才,必须要保证在自己的帐下。

    “苏寒,你愿意看着阴九霄被苏云仙重创吗?”云卜月走到了苏寒的面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