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五章 重磅诱惑

    苏寒瞧了瞧母亲,又打量打量了父亲。

    宋雯在以前,是典型的白富美,虽然年纪已经快要四十了,却徐娘半老,风韵犹存,极度的漂亮,可是现在呢?

    这些天宋雯给人当老妈子,为了赚多些钱,去求助老友。

    不过被苏家赶出来的人,那个老友愿意出手帮助,最多也就是给点零花钱,打发要饭的似的。

    没有人出手不说,反而有不少人出言嘲笑。

    因此宋雯也不再走这一段路了,她决定去给别人当保姆,去有钱的人家当保姆。

    每天因为小孩抱得太多了,所以右小臂肿得跟脚脖子一样粗,可怜得很。

    “妈,这是咋回事?”苏寒的目光犀利,虽然宋雯故意用长袖遮掩起来,但依然能够看出蛛丝马迹。

    掀开了宋雯的袖子,苏寒顿时心里揪得疼,一旁的任雨颖也是朝着司仪挥了挥手:“愣着干什么?给阿姨拿药去啊!”

    “哦!”

    司仪连忙小跑着离开。

    “不碍事,不碍事。”宋雯看着儿子懂事好多,更是心酸得留着泪。

    苏军名则擂了苏寒胸口一拳:“小寒,你成长了,现在足以担当起一肩膀的责任了。”

    “爸,你说你多大的岁数了,还去工地搬砖?咱们是不是换个活法?”苏寒说道。

    苏军名有些诧异:“你怎么知道的?是不是你妈告诉你的?”

    “切!老妈才不会说呢,是我的朋友告诉我的,今天你们既然来了,那也好办,这些天吃过了的苦,以后不用再吃了。”苏寒斩钉截铁的说道。

    宋雯听了儿子的这话,慌慌张张的擦干净眼泪:“儿子,咱们赶紧走,这里不是我们待的地方。”

    她刚才被人叫过来时候,听说儿子在水晶城市,那是什么地方她当然知道得一清二楚了,可是现在自己家里一穷二白,谁会拉着苏寒过来呢?

    肯定是儿子得罪了什么人?才被带到这里来的。

    于是宋雯急匆匆的喊上了工地上正在干活的苏军名,赶到了水晶城市。

    “儿子,咱们走,这风头我们不出。”

    苏寒却扯住了母亲??母亲的手,指了指苏家的子弟:“看看他们,李功峰,苏胡,苏飞。苏云仙,这些人以前敢对我们说一句粗话吗?可是当我们被赶出了苏门,他们怎么对我们的?”

    “他们封锁了我们的经济不说,爸找了一份好工作,可也在他们的威逼下,只能去工地搬砖,而母亲你也只能去给人当老妈子。”

    宋雯流着眼泪的说道:“可以了,我们还没有死,我们活得好好的,等我和你爸给你攒个十几万块钱,还能给你娶房媳妇呢?”

    “不!”苏寒粗暴的说道:“妈!你搞错了,不是我们还没死,是苏家的人还不愿意让我们死,他们要看着我们给人当奴隶,当下人,然后再嘲讽我们,再来挖苦我们,妈!你还不明白吗?”

    宋雯流着眼泪不答话,她身边的苏军名则牙齿咬得蹦蹦响,他何尝不知道这些事情,只是为了儿子,他忍下来了。

    忍辱负重,全天下最惨的事情是忍辱负重却不能抱怨一声。

    他咬着牙坚持下来了。

    可是到了现在,见到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他忍不住了,他见到了让自己落得去工地搬砖的苏云仙,更是忍不住了。

    苏军名听了儿子一番控诉后更是忍不住了。

    他不是一名搬砖工,他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曾经也是燕京城万人敬仰的人物。

    怕什么?他拍了拍妻子的肩膀:“老婆,你一个人先走!今天,我要和我儿子站在统一战线,与其跪着生,不如站着死!”

    “好!是我爸爸!”苏寒伸出了手,搭在了苏军名的肩膀上面。

    苏军名第一个指着苏云仙:“苏云仙,你今天给我一个答复,我儿子是不对,喝酒,泡妞,可是这些在豪门里面算事嘛?你给我讲清楚,凭什么将我们一家三口赶出家门。”

    苏云仙笑吟吟的说道:“哟,军名你还是这么火爆啊,你听我说完,从今天开始,你就可以回到苏家的大怀抱里,以往种种的误会,我苏云仙都将既往不咎!”

    “既往不咎?”苏军名是又气又奇怪。

    气的是苏云仙的说法,既往不咎,好像你已经是苏家的家主一样,以前也没人敢用这样的语气跟苏军名讲话。

    奇怪的是,为什么苏家又突然让自己回去了呢?

    苏军名下意识的瞧着苏寒。

    任雨颖是个聪明可人的女孩,在一旁偷偷的对苏军名说道:“苏叔叔,是这样的,小寒哥治好了我的爷爷,任风扬,而且用医术增加了我爷爷十年的寿命,现在好多人都想着巴结小寒哥呢。”

    “哦!!”苏军名顿时了然,他也是从那种环境里长大的,很多的东西一点就通。

    搞了半天,苏云仙不过是想占自己儿子的便宜罢了。

    用医术增加十年寿命,这是什么等级的医术?这种神医还怕没有个安身的地方吗?不知道多少的家族要招揽的吧。

    苏军名虽然不知道儿子什么时候练出了这一手功夫,可是心里已经有足够的底气了,好!好!我苏军名的儿子果然不是孬种。

    “小寒,本来苏家跟我们还是有些渊源的,不过这苏云仙的语气,我实在是不喜欢呐,你说说看,是回苏家,还是不回苏家,你拿主意。”

    苏寒点了点头,瞧着父亲的眼睛说道:“爸,如果我不肖,你赶我出家门会怎么做?”

    “如果你实在不肖,我赶便赶了,只是会不停的往你的卡里汇钱,还是希望你认个错回来的。”

    “嗯!”苏寒继续说道:“如果我找到了一份好工作呢?”

    “那自然是支持了,你能找到好工作,自食其力,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众人都望着父子对话,并不清楚是什么意思。

    苏寒打了个响指:“对!这才对,这才是亲情!可是苏家呢?把我们赶出了门就赶出了门,还像整个燕京所有家族宣告,我们三人被赶出了家门,这明显就是不让我们去找朋友。

    ”

    “要是这样,也就算了,更加重要的是,他们还断我们的财路,不让我们自食其力,让我们变成别人的奴隶,这样的事情,能不能忍?”

    “不能。”苏军名的眼眶再次红了。

    苏寒搭住了父亲的肩膀:“这样的家门,回不回?”

    “不回也罢。”苏军名重重的说道。

    苏寒又扭头问母亲宋雯:“妈,你的意见呢?”

    这一次,柔弱的女人似乎刚强了一把,说道:“儿子!既然你已经决定不回了,妈听你的意见也不回了。”

    苏寒怒了努嘴,朝着苏云仙说道:“听见了嘛!我们不是货物,苏家想让我们走就走,想让我们回就回,苏家天大的势头,也休想在我的头上动一根毫毛!还有你苏云仙,苏家的家主苏杭,等我有一天大道修成,我要高高的踩在你们的头顶上,让你们当我苏寒的奴隶!”

    呼呼!

    这一句话掀起了滔天的话浪,苏家的供奉首领啊,竟然被一个弃少指着鼻子骂,只怕再怎么好的脾气也受不了了吧?

    何况苏云仙现在弄死苏寒,虽然有些阻力,可也不会太费劲。

    不过毕竟是一门的供奉首领,大局观意识很强,苏云仙强压住滔天的怒气,说道:“苏寒,我劝你再考虑考虑,如果你能够回苏家,将会延续以前的待遇,还有,军名兄、宋雯嫂,也可以干你们以前的事情,怎么样?待遇不薄吧,而你苏寒,刚才骂我的种种,皆既往不咎。”

    呸!

    不远处,人群中一人大声骂道,众人望过去,正是云卜月:“苏云仙,你要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让苏寒这样的人才回去,竟然只是享受以前的待遇?拿出点干货吧!我们云家摆出了供奉首领的位置!你们有啥。”

    苏云仙也疯了,指责着云卜月:“哼哼,少来吧,供奉首领那是供奉中最有资历的才能够胜任,你们会将这担子挑在苏寒的身上?”

    “哼哼,不能吗?你看看这是什么。”云卜月举起了手机,他刚才和家主大哥紧急联系,已经同意让出家族供奉的位置,短信上面写得明明白白。

    “哇!真敢给啊。”

    “靠,以为说说玩玩呢,想不到竟然是真的。”

    “天啊,这次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苏家要想抢回苏寒,必须要付出更高的代价了。”

    云卜月补充一句:“哼哼,苏云仙,我再补充一句,只要苏寒愿意来云家,我二家主的位置也不是不能让。”

    二家主的位置都要让出去?这橄榄枝也抛得太大了吧?

    虽然在场的众人再傻都明白,云家肯定只是给一个虚名,实际上行使权利的还是云卜月,可是这个足够大的虚名,已经是极度的诚心了。

    苏云仙喃喃说道:“疯了,全都疯了,为了一个这样的弃子,竟然出这么重的条件。”他突然仰天大笑:“哈哈,哈哈,既然都这么疯了,也好,那我也疯起来,索性,谁也别想得到!”

    说着苏云仙转过了头,一个箭步直冲,挥舞着双掌,朝着苏寒冲击了过去。

    苏云仙作为供奉首领,虽然不是苏家的第一高手,可也隐隐要破入金丹后期,实力远超苏寒。

    “受死!畜生!”苏云仙张牙舞爪的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