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四章 云家的承诺

    啪啪!

    连续两掌,还好李功峰的功力要高些,堪堪躲过,可也被掌风扫乱了头发,模样很是狼狈。

    偏偏李功峰也根本不敢还手,倒不是打不过苏寒。

    而是他清楚的知道,在场很多的家族都准备拉拢苏寒,拉拢他到自己的麾下。

    这些家族的掌门人一个比一个心眼狠,根本不介意干掉自己这个小小的长老来拉拢苏寒。

    “既然苏寒你不认我的好意,那我也无话可说。”说着李功峰才退了开去。

    苏寒也没有穷追猛打,而是坐下来和任雨颖聊天了。

    韩影见识到了苏寒的行为,对一旁的韩山鹰说道:“爸,我瞧这苏寒被赶出家门,也是罪有应得,好不容易凭着一手医术崛起了,便不认识自己到底是谁了,太张狂。”

    韩山鹰没有说话,但他的心里是非常理解苏寒的,被赶出家族,这是多么大的耻辱,如今崛起,给那些曾经瞧不起自己的人一点颜色看看,是个人都是这个想法。

    而且看苏寒现在的性格,真是特别,虽然狂妄,却有遏制,要不然肯定会不停的追赶着李功峰。

    看来苏寒远不是自己女儿想得那么简单,属于自由散漫中却有对底线的坚持。

    苏云仙则对一旁的苏家子弟说道:“去!将苏寒的父母请过来,苏寒这个人,我们苏家志在必得!”

    如此神医,要是不拉拢,无形中损失实在是太大了。

    苏云仙毫不犹豫的要将苏寒从新拉回苏家,可是就这么拉当然是没用了,可以从苏寒的父母的身上做做文章。

    “是!”

    苏云仙又恨又欣赏的瞧着苏寒:“哼哼,你个混蛋,隐藏得够深的,如果我知道你有这般道行,当时也不会赞同家主赶走你的。”

    当时赶走苏寒的决策一共有四人参与,家主苏杭,二家主苏国堂,供奉领袖苏云仙,苏家第一高手苏亚。

    其中二家主苏国堂反对赶走苏寒,苏亚也表示养着苏寒也无伤大体。

    最激烈的则是苏杭,苏云仙本属中立派,但想了想,??想,靠着家主毕竟好乘凉,所以意见也偏向了家主。

    在家族会议中,家主算两票,便以三比二的微弱优势,决定了赶走苏寒以及他父母的决定。

    苏云仙暗恨的从苏寒的身上收回眼神,低着头,开始琢磨待会儿的说辞。

    在场观众里,最为惊讶的是唐雅和甄寒雪。

    他们看了之后,久久不能答话,上次还打算用五十万去勾引苏寒帮自己做假的老公,结果对面不同意。

    现在看来,对方不同意还真是发自内心的,五十万?

    这么一点点小钱,估计苏寒给人看一次病便可以赚回来。

    “这个男人想不到这么强大?”甄寒雪的心中,后悔之意无可附加,当时这么好的男人,被自己的肤浅给错过了,然后自己却被齐狼挑中。

    但凡在对方落难的时候,没有去打击他,而是给他一些安慰,没准,已经得到了苏寒的芳心。

    可是现在呢?甄寒雪瞧着齐狼那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心中更是纠结成了一团。

    此时去巴结苏寒的人一大堆一大堆的,不过苏寒此时却根本不瞧这些人一眼。

    他的眼里不揉沙子,是好人一定结交,不是好人,一定不结交。

    “都走开,没见着我小寒哥不愿意理你们吗?”任雨颖对这些人训斥道。

    众人都低着头,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哟!老弟啊,你现在可是个大红人啊,另外你这手艺可当真是了不得,之前老哥我跟你探讨的还真是些皮毛而已。”

    “唐大师!”任雨颖亲切的喊道,在没有苏寒的时候,他父亲的中邪也只能被唐大师遏制一下子,虽然不能治本,但也能治标。

    苏寒也扭过了头,一副笑吟吟的模样,说道:“哦!唐大师啊!好久不见,甚是想念。”

    “哈哈!老弟,我也是没有想到啊,你竟然是如此神级的人物,佩服佩服。”

    “过奖过奖。”

    在场众人皆看到苏寒和唐大师竟然相谈甚欢,甚至苏寒还拉开了旁边的一张椅子,让唐大师坐了上去。

    他们可是想跟苏寒说句话,都没有人理啊。

    “唉!想不到这个药贩子这么有眼光,竟然攀上了苏寒这尊大佛。”

    “奇货可居,奇货可居。”

    “这药贩子要发达了。”

    在众人的眼里,苏寒再也不是那个穷苦弃少,而成了真正的苏大少爷。

    云卜月迈着宽厚的步子走了过来,一只手按在了苏寒的肩膀上:“哈哈!苏寒啊,这些天进步果然很大。”

    苏寒回过头,发现是云家的二家主,不卑不吭的说道:“还行!今天也是运气好,要不然也不可能手到病除。”

    “就别谦虚了,有没有想过加入我们云家。”云卜月说道:“京城三大豪门,我们云家也算其中的一门!”

    苏云仙远处差点急得冒冷汗,他想过云卜月会出手,可是想不到会这么明目张胆的出手,就不怕一点老脸没有地方搁吗?

    这条老狐狸!他阴冷的盯着,想瞧瞧苏寒的答复。

    苏寒沉吟了一阵子后说道:“哈哈!云老爷子,我吧,不过是苏门的弃少而已,何德何能,能够去你云家。”

    “呸!苏家有眼无珠,就他们那副德行,根本不配留住你的这样的医神,云家将会最高礼遇来对待你苏寒,就这么说吧,如果你来,供奉领袖的位置,便是你的。”云卜月直接甩出了重磅炸弹。

    “天啊!没听错吗?供奉领袖,这么尊贵的位置,竟然留给一个外姓的人?”

    “供奉领袖啊,家主、二家主后最崇高的位置,可以决定许多重要的决策,怎么能直接传给苏寒呢?”

    “这你们就不懂了吧?一个家族,可以培养出很多的高手,但培养一个神医却是非常难的,甚至几代子弟也出不了一位高端的医生,更不要说苏兄弟这样的神医了。”

    就连唐雅和甄寒雪都娇躯一振,天啊!苏寒竟然是要成为供奉领袖的男人?

    要知道,云家这种家族的供奉领袖,比起一些小家族的家主更加吃得开。

    苏云仙他不也是苏家的供奉领袖吗?可是他的地位呢?比起丁不三什么的完全要高出太多,即使和云卜月这样的二家主,也是平起平坐。

    不用卖任何的面子。

    “我真傻,真的。”甄寒雪竟然如同当年的祥林嫂,喃喃的说道。

    自己拒绝了一位豪门供奉领袖的男人,要知道苏寒一旦应承下来,哪怕是甄家的家主,也要对其尊重得很。

    和这样的男人失之交臂,甄寒雪的内心已经后悔莫及。

    见云卜月拉出了重磅炸弹,苏云仙有些不耐烦了,走到了人群外面,对着云卜月喝道:“云家老二,你也是成名多年的人物了,做事情还是留些余地的好,这是我们苏家的人,你想干嘛?”

    “哼哼!苏云仙,你不也是成名多年的人物了?瞎说些什么?苏寒是你们苏家的人?我就问问,前些天,苏寒被苏家赶了出来,这到底是不是事实!”

    “是!”苏云仙故意作出了一副特别和善的模样,对苏寒说道:“其实我们也不是故意要将你赶出来的,只是想让你磨练磨练而已。”

    呸!云卜月顿时觉得有些恶心。

    苏寒是谁?修炼数百年的散仙,如果被一位供奉领袖这种话给欺骗了,只能说岁数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哈哈哈,磨练磨练。”苏寒拍着胸脯,好笑得很:“真是有意思啊,磨练磨练,这句话说得太好了,真让我有些感动,话说我现在还没有磨练好,回不了苏家。”

    苏云仙则以为苏寒已经轻信了,傲然说道:“其实也不用担心,我现在觉得你已经磨练得差不多了,可以跟我一起回去了。”

    “呸!我觉得我磨练得还不够,而且这一辈子,也达不到你们苏家的要求,你们自己回去吧,哼!”苏寒甩了甩袍袖根本不理会苏云仙。

    苏云仙的嘴角有些抽搐,自己这位苏门供奉领袖,去什么地方不是夹道相迎?去见什么人,不是傲气十足,想不到今天在一个年轻人的身上吃瘪。

    而这位年轻人,在十天以前,苏云仙是真心当做一条癞皮狗而已,如果他愿意,他甚至可以随时捏死苏寒。

    可惜现在不行了,苏寒完完全全是香饽饽,想要动手可真要掂量掂量,毕竟很多的家族还没有死心呢。

    尤其是云卜月。

    苏云仙也不着急,哼了声,便背着手,转身不看苏寒。

    云卜月的条件已经给出了,也不着急,对着苏寒鼓励的笑了笑:“小子有出息,只要你叩响云家的大门,云家供奉领袖的位置,便给你留着。”

    苏寒也点了点头,坐了下来,继续和任雨颖聊着家常。

    韩山鹰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心里更是哭笑不得,上次家主云卜风已经答应了苏寒一尊供奉的位置,而这一次,二家主的条件更加恐怖,竟然是供奉首领的位置。

    实在是太难得了。

    “小苏,你是一个厉害的人物啊。”韩山鹰苦笑着说道。

    又过了十多分钟,门外传来了两声大呼:“儿子。”

    “小寒!”

    苏寒端着红酒扭过了头,发现是自己的父亲苏军名和母亲宋雯。

    “爸,妈。”苏寒有日子没有见着二老了,主要是他勤于修炼,加上搬到了偏远地区,很难见着二老。

    “儿子!你怎么来这里了,这是咱们应该来的地方吗?”宋雯有些责怪的拍了拍儿子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