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三章 神级高手

    苏寒的豪言放出,顿时全场几乎都安静下来。

    没有人嘲笑,没有人议论,大家都想看着,看着苏寒到底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任老有些赶赴刑场的感觉,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号称能够逆天改命,这种事情能够相信吗?

    他说到底是不相信的,可又挡不住诱惑,十年的寿命啊,如果多出了十年寿命能够改变多少的东西。

    任老准备赌一把,用一年不到的时间,去赌赢十年的时间。

    “任老,你可担着点啊,没有任何事情是绝对的成功。”

    “老头子明白。”任老是一个很执拗的人,既然下定了决心,就无所谓代价了:“放心来吧,我下了命令,如果我真的出现了问题,整个任家不会找你的麻烦的。”

    任老真的不能够怪罪苏寒,他本来就没有多少时间了。而且如果没有苏寒的话,自己妻子的毛病也是天下无人可医。

    便是自己死了,那苏寒也是功过相抵。

    “老爷子仁义,我苏寒必定用尽全力。”说着苏寒拿着那一圈金色的线远离了老爷子半米的模样。

    “请全场的朋友保持绝对的安静,因为你们的一丝丝响动都可能影响我的医术,每一点小小的问题,都会引发严重的后果。”苏寒最后一遍警示着全场。

    阴九霄也冷冽的说道:“如果想看热闹都给我闭嘴,凡是窃窃私语则,别怪我银狐不客气。”

    银狐在京城名声大噪,诸位比他功力更加高深的修真者也不敢跟他交恶,足可以证明阴九霄的狠辣。

    话音一落,顿时在场的人连个大气都不敢喘,谁也不愿意去得罪银狐阴九霄。

    枪打出头鸟啊。

    阴九霄环视了会场一周,对苏寒说道:“小苏,没问题了吧?”

    “嗯!”苏寒也点点头。

    “等等!”

    阴九霄转过头去,发现是自己的大小姐任雨颖,也就不好说话了,只是缓缓说道:“大小姐有什么话赶紧交代吧,等待会开始了,就开不了口了。”

    “嗯!”任雨颖走到苏?到苏寒面前,问道:“小寒哥,你真的可以做到吗?”

    “可以!”

    “我相信你。”

    两人简简单单的几句话,信任已经建立,无比的默契。

    “小苏,这次准备好了吗?”

    “当然!”苏寒点了点头。

    阴九霄得到了答复,对着全场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会场立马鸦雀无声,所有的人都睁大了眼睛看向了苏寒。

    苏寒捏住了一根银针,弹指发射,一道金色的弧线划过,银色的针头稳稳的扎入了背对着苏寒的任老后背。

    极度精准的扎在了龙骨穴里。

    “暗器高手?”阴九霄心中十分惊讶。

    这种手法非常难见,一柄飞针竟然如此精确。

    但这根本不算什么。

    剩下的苏寒一口气发射出了十柄金线银针,又十分稳稳的扎在了任老的双手后方的穴位中。

    阴九霄惊讶得舌头都差点咬掉了。

    如果说刚才苏寒的一根金线银针,隔空扎入任老的身体之中,还算说得过去的,可是现在是十根啊!

    阴九霄认识的人中,是无人可以达到这种手法。

    他对于暗器和医术的认知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并且暗自笃定不会再有谁可以超越苏寒。

    可惜他又错了。

    因为马上有人超越了刚才的境界,那是苏寒自己。

    连续两次的飞针都稳定的扎住了他想要扎中的穴位,算是热身到位了。

    苏寒手里握着剩余的所有金线银针,突然高高跃起,双手用力一撒。

    噗!

    众多的金线编制出了一幅金网,洒落在任老的身上,铺天盖地的罩了下来。

    阴九霄的心里揪紧,如此细密的银针,随便发生了一点点错误,足以要了任老的命。

    啪嗒啪嗒!

    金线和金线之间碰撞出了沉闷的响声,又复而荡起来,过了十数分钟,方才生生的止住了。

    众人抬眼一看,便发现任老爷子浑身都布满了银针,金线交杂着,形状甚是可怖。

    有些和任老要好的大人物顿时都拍案而起,心中颇有担心之意,这苏寒,不是想要弄死任老吧?

    不过想想开头任老说的,哪怕是死了,任家也不能找苏寒报仇。他们虽然担心和愤怒,但想起这句话,也是放弃了弄死苏寒的打算。

    呜呜,任老爷子的嘴唇瞬间干涸,同时发出一丝低沉的嗫嚅声音,告诉其余的人,他还活着在呢。

    要说离苏寒最近的阴九霄,识货的他嘴巴已经合不拢了,低声的喃喃着:“我的天啊,同时控制六十四到金线银针,只怕我再练上二十年也办不到啊。而且,这还不光是控制六十四枚银针的问题,每一针都稳稳的扎入了他想要的穴道,这意味着……。”

    这意味着苏寒在操控如此多的银针时候,还能够保持精准的手感,简直是不可思议。

    “一个成为高手的苗子!”阴九霄心里有些痒痒的感觉了,如果说苏寒能够当自己的徒弟,光是这天赋,绝对是一个继承衣钵的好苗子。

    也不知道那苏家,是发了哪门子的邪疯,将这等有资质的子弟给赶出了家族。

    阴九霄甚至有些暗喜,喜的是苏家自己的人才往外赶,反而给了自己这么一个好机会。

    苏寒双手抓住了这些金线的末端,轻轻的问道:“任老,下面的环节很痛苦了,你能够忍受得了吗?”

    任老干涸的嘴唇稍稍动了动:“没关系,老头子命硬着呢。”

    “行!那我就出手了。”苏寒狠狠的鞭动着金线,金线划成了一条条的狂蛇。

    而银针则在老爷子的体内不停的搅动着。

    哗哗哗!

    任老感觉身体里面一股子能量在波动着。

    吱吱吱!

    随着苏寒看起来毫无规律,其实暗藏着精妙手法的控制中,任老的毛孔里面渗出了一丝丝的黑色油脂。

    “返老还童?洗骨伐髓?”人群中的唐大师经常研究古方,知道以前曾经记录下华佗有一种方式,可以让人体的毒素全部排出,没有了大量的毒素排挤在身体里面。

    人也健康了好多。

    这可是当年神医用的医术啊,想不到现在还有人会用?而且还是一个胡须都没长硬的年轻人?

    简直是太牛了,神级高手啊。

    随着黑液的一点点排出,任老的表情也越来越欢快了,似乎经过了撕心蚀骨的一下子,整个人都欢脱了很多。

    甚至越鞭打越发的觉得身体轻盈了许多。

    他脸上的黑气也缓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红润,是光泽!是健康的颜色。

    连续经历了半个小时,苏寒狠狠的一拽!噗嗤!剩下的黑液顿时将金线全部染成了黑色的线条。

    令人作呕。

    盘旋在地上,似乎是一条条刚从泥巴里面爬起来的蚯蚓一样了。

    而这些沾染上墨色的金线,将地上的红色地毯给烧出了一个个的孔洞。

    毒性之大,可想而知。

    任老的衣服都黏糊糊了,本来宽松的唐装,一点点的黏在了身上,实在难受得紧。

    不过他的心情却无比的好,跺了跺脚:“小苏,你小子简直是神级医生啊,我现在腿脚都轻便了好多。”

    熟悉任老的人都知道,他一旦用小子这些亲昵的称呼,那是十分的欣赏。

    不然,他只会板着脸说一些客套话。

    苏寒笑了笑:“任老相信我赠送了你十年的寿命了吧?”

    “哎呀!刚才老头我真是眼睛瞎了,不识你这块金镶玉啊,你可千万别走,我去洗个澡,待会,我们爷俩再好好聊聊,小伙子不得了,前途不可限量。”

    噗嗤!

    全场的人顿时都换了一副颜色面对苏寒了。

    他们很明白一点,只要任老说了“前途不可限量”,那就是前途不可限量,现在估计谁也挡不住苏寒的崛起了。

    苏寒目送着任老和阴九霄去了酒店二楼洗澡,无数的苍蝇却过来了。

    刚才谩骂苏寒最狠的人苏胡和苏飞也像两只绿头苍蝇似的,在苏寒面前拱着手说道:“寒哥,寒哥,你说咱们算哪门子的事,刚才我嘴贱了。”

    “是的,飞哥,我咋说的?寒哥曾经是我们的哥哥,就一辈子是我们的哥哥!”苏胡也不顾刚才苏寒给了自己两耳光,在一旁说道:“寒哥,你打我打得对,真是对!如果你火气没有撒够,继续冲着我来。”

    就连旁边的李功峰也忍不住过来道歉:“哈哈,苏寒啊,刚才你李前辈不过是跟你开开玩笑,当年苏老太爷也说了,让苏家好好照顾你嘛!照顾,一定要照顾。”

    人就是这样,如果有实力,想巴结你的人一大堆一大堆的。

    不过现在的苏寒却并不是以前的苏寒了,两三句话便能糊弄过去。

    苏寒瞧着苏胡苏飞两兄弟:“哼哼,苏飞和苏胡,你们记清楚了,我很讨厌你们,如果现在你们不从我眼前消失的话,我就抽死你们。”

    “还有李功峰,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我面前称呼前辈的,阴九霄称呼前辈,我认!可你又算个什么东西?也配在我面前称呼前辈?”

    李功峰的脸色变成了酱紫色,呆着眼睛望着面前的苏寒。

    苏寒又一耳光抽在了苏飞的脸上:“靠,我刚才的话你没有听见吗?”

    “你,你怎么打人呢?”苏飞有些难受,捂着脸,想要还手,可也打不过苏寒啊。

    苏寒又是一个飞踹,将苏飞狠狠的给踢飞了数米。

    苏胡见这个样子,赶紧跑,躲在了人群里面,他现在发现了,苏寒根本没有一点点的怜悯之心,留在这里,也是找侮辱。

    李功峰大喝了一声:“苏寒!你够了,别忘了你的血管里面留着苏家的血。”

    苏寒冷笑着,抡圆了巴掌,给了李功峰一记:“我血管里面到底流淌着谁的鲜血,轮不到你这个外姓人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