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二章 逆天改命

    众人见任志英出去,也不敢大声的说苏寒,只敢在底下小声的议论着。

    “十年时间,想要就要?以为自己是谁?活阎罗?还是立地太岁,阎王叫你三更死,敢留你到五更吗?”

    “呸!这个你也信,估计是苏寒这个家伙那串红色珠子不知道咋回事,歪打正着的解决了老太太的毛病,然后开始得瑟起来了,其实他不知道,他就是一个废材。”

    “怎么说呢?我看是苏寒摆不正自己的位置,飘飘然起来了。”

    “要我说,苏寒这家伙吹牛逼的本事是真大,估计前面那红色的珠子还真是泻药,然后老太太的毛病也没什么大事,刚好凑巧了,结果呢?苏寒还真以为自己是天神下凡了?”

    人群中唐大师听的这些言论,不停的歪着嘴,他是人微言轻,也不敢太得罪现场的人,所以不怎么说话。

    其实心里鄙视得很呢。

    刚才老太太是什么模样,你们又不是没看见,那是没大事?那都快要进入了棺材板了,见不得我苏兄弟一点好吧?

    唐大师内心将这些诋毁苏寒的人骂了一个遍。

    唐雅则推了推甄寒雪的肩头:“雪姐姐,我没有听错吧,苏寒刚才是说多给任老十年的寿命吗?这是一个正常人说得出来的话吗?”

    甄寒雪咬紧了牙关,说道:“只有两种可能,苏寒要么是个真高人,要么是个真疯子,只有疯子和高人能够说出这样的话。”

    凭空给人加上十年的寿命?这不是在打游戏啊!

    全场即不鄙视苏寒,也不担心苏寒的人只有一个人——苏云仙。

    苏云仙现在是出奇的愤怒,他对身边苏家的人说道:“以前是谁说苏寒除了喝酒玩女人就什么都不会了的?如果他真是一个顶级人才,却被我们苏家扫地出门了的话,我拿你们是问!”

    一个绝顶的医生对于一个家族的作用到底有多大?问一下那些花尽了心思来培养的人才,最后却因为突然患了恶疾而陨落的家族族长再说吧。

    修炼一途,非常凶险,而且以区区**修炼,本来是逆天改命的事情,很多的天才都没??都没有受困于自己的瓶颈,却被那些残忍的病魔夺取了天分。

    如果苏寒真的能够展现出强大的医术的话,无疑,会遭到各方人士的拉拢。

    而苏家,反而成了最没有优势的一个。

    一旦得到了能够逆天改命的苏寒,无疑是一个家族的腾飞。

    “靠!哪些混蛋说苏寒是废材的,我弄死他。”苏云仙一直是九天玄女下凡的派头,竟然忍不住爆出了粗口。

    逆天改命啊,逆天改命啊!这几乎不是正常人能够办到的事情,难道真的有可能在水晶城市里面发生吗?

    这次留在现场的不光是参加宴会的宾客,就连水晶城市里面的工作人员也要来见证奇迹出现的时刻。

    还是任老爷子想得周到,吩咐一旁的阴九霄:“老阴啊,你去把大门关上,不要让那些记者进来,以免给小苏带来不好的影响。”

    “是!”

    任老继续说道:“对了,在场所有的朋友,请不要用手机摄像,如果有任何的影像资料被传出去的话,休怪我任某人不念旧情了。”

    顿时场内一片肃穆。

    所有的人都在看一个奇迹可能不可能发生。

    几乎所有的人都会认为不可能。

    苏家的废物不过是一个只懂得喝酒和泡妞的混球。

    怎么可能懂得高端的医术呢?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你苏寒一直刻苦修炼,可是苏家到现在都没有一位医道上面可以封神的人物,你又是谁教出来的?

    但碍于看热闹的心里,又没有一个人主动离场。

    任志英采购东西还没有回来,任雨颖倒是娇滴滴的看着苏寒:“小寒哥,谢谢你的生日礼物,这是我收到的最贵重的生日礼物。”

    苏寒抚摸着任雨颖的头说道:“别这么说,你最贵重的生日礼物还没有来呢,还有更加贵重的。”

    “啊?还有更加贵重的生日礼物吗?”任雨颖简直兴奋得想要昏倒。

    还有更加贵重的生日礼物啊,那到底是什么呢?任雨颖亲不自禁的陷入了无限的瞎想中。

    在会场里面,还有一对苏寒认识的老熟人,云家的派出的年轻一代的代表——韩山鹰和韩影。

    韩山鹰虽然只是云家的女婿,可不管是为人还是本事,都深得云家族长的喜欢,韩影则是过来凑热闹的。

    韩影瞧着苏寒的身影,心中想着,这个人比起那天晚上见到的那位蒙面高手到底孰强孰弱呢?

    不过她还是更加倾向那位蒙面高手。

    而她的父亲,韩山鹰是非常明白,这两人一样强,因为他们本身就是一个人。

    韩影摇着韩山鹰的手臂:“爸,你说真的有增寿的法子吗?”

    “应该有吧。”韩山鹰其实对苏寒有强烈的信心,只是对方已经不要让他说出真实身份,他也就装个样子来。

    韩影瞧了瞧苏寒:“都说他说弃少,我看啊,他肯定没办法,但是治好我母亲的那位高人肯定可以。”

    “但愿吧。”韩山鹰这些天突然发现韩影竟然在房间里面买了那天苏寒带着的斗笠,而且还经常为之入神,估计是暗恋着人家。

    唉!韩山鹰瞧着自己的女儿,有些伤神,唉!其实爱上苏寒这样的高人,也不是一件什么好事。

    他更愿意女儿爱上一位普通人。

    韩影正瞧着热闹呢,突然齐狼走了过来,身材高大,身影几乎遮住了韩影和韩山鹰:“你好,这位漂亮的小姐,我是北方的齐狼,可以跟你做个朋友吗?”

    “不做,不要耽误我看好戏呢。”韩影不耐烦的拨了拨齐狼。

    齐狼感觉一股子劲道传到手臂上,心中窃喜,这才是自己想要的女人吗!

    他今天注意了一会甄复雪,太过于柔弱了,折磨不了两天就要死!

    没什么大意思。

    “很好!我觉得你会的。”齐狼背着手,瞧着真对着自己怒目而视的韩山鹰,笑着说道:“嘿嘿!大叔,你不要这么凶狠嘛!又没人吃你的女儿,是不?哼哼哼哼。”

    齐狼的笑很夸张,一股子阴阳怪气的感觉。

    倒是一旁的唐雅推了推甄寒雪,说道:“瞧瞧那边,瞧瞧那边,雪姐姐,我们找到转移目标了。”

    “哦?”甄寒雪望了过去,还真是,齐狼似乎对韩影有些意思。

    唐雅说道:“只要让齐狼对那位女生很有兴趣,你就可以不嫁给齐狼了。”

    “那只怕害了那位女生。”甄寒雪还是有些下不去手。

    “呸!雪姐姐,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咱必须要这么做,不然有一天齐狼房间里吊着的那具尸体,将会是你。”

    甄寒雪陷入了沉思当中。

    ……

    好不容易等了半个小时,任志英终于回来了,手中多了一个黑色的包裹,放在了苏寒的面前:“小苏,你看看,要的东西都在这里。”

    “很好,我自己准备准备就行了,你陪陪老爷子吧,对了,老爷子,这种医术让人很痛苦,而且还不能打麻药,到时候一定要忍住。”苏寒说道。

    他的这种医术和以往的医术并不一样。

    以往的医术都是用外在的力量来改变身体的固疾,苏寒的医术则是通过一种手段来刺激浑身的穴位,激活潜在的力量,通过这种力量来从根本上治疗估计。

    治标也治本,很是厉害。

    任老爽朗的笑着:“哈哈!不妨事,当年我一个人在上海码头被人砍了好些刀,差点命都丢了,一点点痛苦还是忍得了的。”

    “那就好,我先准备准备。”说着苏寒就将袋子里面的东西一股脑的倒到了桌子上面。

    金线,银针。

    苏寒摸出了藏着的锋利手术刀,在银针的尾巴处用刀刃切开一个小小的钩子,然后将金线捆住。

    双手一扯金线和银针,保证连接点够坚固后,苏寒便开始下一根金线银针的制作。

    看着苏寒在忙碌,任老的心里还是稍微有些紧张,因为他并不知道苏寒打算干什么,便问一旁的阴九霄:“老阴啊,你听说过苏寒这样的医术吗?”

    阴九霄摇了摇头:“还真没有,我说句实话吧,这种逆天改命哪怕是我的师父也没有做到过。”

    “哦!你师父也没有做到?”

    “对!当时我师娘弥留之际,师父不忍心师娘撒手人寰,便用他浑身的功力来冲击,可惜!不行!”阴九霄回忆道。

    一旁正在干着活的苏寒插嘴道:“哼哼,逆天改命不是说实力越强越有可能,而是要四两拨千斤,什么东西光是用力不行,还要用技巧,阴前辈,我说得对吗?”

    阴九霄听了这句话,没有着急回答,而是自己反思着,总觉苏寒的话里有很大的玄机。

    想了一两分钟,阴九霄才拍了拍大腿:“对啊!修炼也是一样,如果不停的冲击,还不如换一种方式,换一个意境,再来冲击,苏兄弟,年纪轻轻的,见识真是了得。”

    他一激动就忘了辈分问题,称呼苏寒为兄弟。

    苏寒笑了笑,开玩笑,哥们以前没有被雷劫击中的时候,可是冲击化神的存在。

    “好了,老爷子,东西装完了,咱们开始吧,今天我就让大伙见识见识,什么是逆天改命!”苏寒说着,按住了桌子上面的金线银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