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一章 赐你十年

    任老咆哮一声,恨不得直接用掰断的扶手给苏寒一下子,刚刚举过了头顶。

    老太太便喊道:“老头,不要动,那个药粉粘在喉咙里面好清凉,身体也好很多。”

    “哦?”任老有些不可置信,这些天老太太最难受的不是上吐下泻,而是浑身如火烧一般,要命得很。

    而那苏寒的那劳什子的血煞丹竟然让妻子感受到了一丝冰凉?太不可思议了吧?

    苏寒手上没有闲着,探出了一根纹针,直接扎入了老太太的胸前檀中穴位。

    “让药和血气混杂,然后再拔针,慢慢引入丹田,便可以排毒!”苏寒的手不停的在纹针的尾部弹着。

    任老有些坐不住,不停的走动着,时而还细细的瞄了瞄妻子身上的那根银针。

    任雨颖没有底细,问阴九霄:“阴叔,小寒哥的针为什么不拔啊?”

    “不知道!”阴九霄也不清楚,可是他是个识货的人:“但小苏的针法当真是绝了,隔着两层衣服,还能够认穴如此之准,银针入体,没有丝毫的偏差,只怕是我也不可能如此精准。”

    任雨颖一个人在边上娇笑着,哼哼,那当然了,小寒哥可是击败了日本第一纹身师的存在,那针简直就像是长在身上一样,灵活着呢。

    老太太这边也没有什么痛苦,只是身上老是被一阵阵的扎着,从檀中穴,又下到了小腹。

    纹针缓缓的移下来,苏寒说道:“就是这里了。”

    一针扎在丹田上。

    一股子强悍的药力涌入了老太太已经因为年纪渐渐委顿的丹田中。

    噗!

    老太太突然打出了一记响屁。

    众人中有些人偷偷窃笑,这是一件比较滑稽的事情。

    可是老太太和任老,包括一些有见识的人根本不这么想。

    他们都明白?

    ??点,如果气体能够顺畅的排出来,那么就说明,经脉通了。

    尤其是老太太的屁,极度的臭气熏天。

    “哎呀,老头子,我要去上个厕所了,好像浑身真的舒坦了好多。”说完,老太太也不管众人到底怎么看,而是直接跑进了酒店的厕所里面。

    任老的眼神不停的在苏寒的身上扫来扫去:“你的丹药竟然是真的?”

    “哼哼,你可以等等再看看效果,咱们不必要忙着下结论嘛!”苏寒对于任老的不信任还是有些偏见的。

    周围的人则有些不耐烦了。

    “这是啥态度,不就是给了一些泻药吗?了不得了。”

    “还没有治好就这么大的谱,要是治好了,还得了。”

    “真以为就这样能够治得好?”

    “治得好的话,我特么就砍脑袋。”这人话刚刚说完,办复而见到老太太出厕所了。

    而且脸色不再黝黑,红光满面,肌肤也不再像刚才,如枯木头似的,水色好得很。

    苏寒满意的看着老太太:“奶奶,感觉咋样?”

    老太太给苏寒竖了一个大拇指:“牛!苏寒小子,你可是真牛,那些大夫给我看了好些天,一点办法都没有,到了你这里,简直是药到病除啊,实在是厉害。”

    任老朝着老太太招了招手:“老太,来,来,让我瞧瞧。”

    “唉!”

    说着老太太蹒跚的走了过去。

    仔细的打量,短短的几分钟,一趟厕所后,简直是换了一个人。

    “果然有些神奇啊,果然有些神奇啊。”老头是非常满意的看着老太太,对苏寒简直是佩服到了极点:“苏寒你那丹药真的不能治我的疾病吗?”

    “不能!我已经说过了,老爷子的毛病是聚合之气,并不能用那种药,不然的话,后患无穷。”

    阴九霄更是瞧着苏寒,对刚才自己的浅薄感觉有些不好意思。

    任老也朝着苏寒点了点了点头:“刚才是我任老头有眼不识金镶玉啊!倒是差点怠慢了苏寒你的一片心意,这里,老头给你道歉了。”

    虽然道歉的话语不算太真诚。

    但是让一个大家族的家主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已经是非常大的额面子了。

    这也算是任老能够做出来最大的认错姿态了。

    苏寒得到了好处,自然是不会多板着的,顺坡下驴的说道:“刚才也是意气用事,也请任老原谅。”

    “讲究。”任老拱拳说道。

    众人再次傻眼了,这个苏寒还真是超出了人们的想像啊。

    唐大师认识苏寒,自然知道他不是一个简单的人,摸着下巴傻笑道:“今天一过,苏兄弟估计是燕京城里炙手可热的医道高人了。”

    而一直坐在角落里的甄寒雪和唐雅,根本不相信,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他们一直认为的弃少,竟然还有这样的药丸,实在太超出他们的想象了。

    如果说苏寒真是一个身怀绝技的人物,那么她甄寒雪还为什么要拒绝苏寒的求婚呢?

    直接答应了,根本就不用担心齐狼的窥测。

    她现在一见到齐狼那差不多两米的身形,就感觉心脏发紧。

    “不会的,绝对不会有这么强。”唐雅不停的告诉自己,苏寒绝对是个废材,要不然她们以前那么鄙视苏寒,完全是一种肤浅的行为。

    谁都不想认为自己很肤浅,尤其是唐雅这种虚荣的女人,虽然她在被人的印象里面已经很肤浅了。

    甄寒雪附和道:“应该是苏寒不知道受了什么高人的帮助,拿出了这么一串药丸,其实是有阴谋的。”

    她也不会承认苏寒是靠着自己的能力,炼制出如此犀利的药丸,要不然,就是承认自己失败了。

    全场对于苏寒最为气愤的是苏家的供奉领袖——苏云仙。

    本来苏云仙准备了一份天山的雪莲,希望能够在最后亮瞎众人的眼,可是被苏门弃少苏寒横插了一杠子。

    他们的礼物反而有些拿不出手了。

    一个被苏家扫地出门的人都能够治好任老太太的病,那么他们只有治好任老的毛病才能算是一份很好的礼物吧?

    可是任老的毛病能是这么好治好的?

    苏云仙有些难受:“哼哼,苏寒,你真是阴魂不散啊,被赶出去了,竟然还敢和苏家作对?真是找死。”

    不过让苏云仙最难受的还没有出现呢,只见苏寒再次华丽丽的说道:“任老!这是寿辰上,我献的第一件礼物,现在我要献上第二件礼物了。”

    “哦?还有第二件礼物?”任老连忙摆手:“不用了,不用了,第一件已经很好了,第二件不送也罢,不然让人觉得我任风扬是个贪图小利的家伙,那就贻笑大方了。”

    苏寒瞧了一眼喜不自禁的任雨颖,自己也算给他长了大脸了:“任老爷子,我相信我的第二件礼物,你没有办法拒绝!”

    “啊?”任老爷子眯了眯眼睛,到底为什么,这个年轻人如此自信,自己都没办法拒绝的礼物?

    只怕这个世界上,他任风扬买办法拒绝的东西已经是少之又少了吧。

    这些东西难道说苏寒有?

    苏寒背着双手,洪亮的说道:“我送给任老爷子你的东西是——十年的寿命!”

    砰!任风扬再次掰断了座椅的另外一块扶手。

    全场的人皆被震撼到了。

    苏寒自顾自的说道:“任老爷子,你恕我直言,你的身体机能退化得很厉害,就算没有害这场大病,你也很难活得过今年年底。”

    “放肆!”阴九霄喝了一句。

    任老对阴九霄也大喝了一句:“你才放肆!老头子的身体自己知道,确实如小苏说的。”

    他也是修炼者,但是曾经修炼的时候,走火入魔过一次,很大的折了自己的寿命。

    前不久的时候,他便感觉自己清窍失灵,的确有身体机能退化飞快的征兆。

    的确,就如苏寒说的,就算没有这场病,自己也没什么好活的了。

    苏寒点了点头:“任老!我的医术足可以让你再活十年!”

    “真的?”任老的脸皮子在颤抖,有些难受。

    十年啊!人生有几个十年啊,有了这么多的时间,他一定可以将家族的事情安排得妥妥当当的。

    苏寒打了个响指:“当真,我的这门医术叫飞针走线,需要一些材料,还希望任老答应。”

    任老二话不说,勾了勾手指:“志英!你给我记好了,但凡是小苏需要的任何材料,你都给我买双份的。”

    “是!”任志英是个孝顺儿子,听说苏寒能够增加任老十年的寿命,那也是卯起来的办,让礼仪小姐给拿过来纸笔:“恩人,你说,我记着呢。”

    苏寒治过任志英的黄三爷上身,如果再赋予任老十年的寿命的话,说是恩人也不过分。

    苏寒打了个响指,说道:“我要的东西不多,你听好了,八十四根金线,金线的长度在一米左右。八十四根银针,银针要最短的,一寸长的银针。”

    任志英不停的点着头:“嗯!嗯!然后呢?”

    “然后?没了。”苏寒摊了摊手:“没了,就这些。”

    “就这些能够延长我父亲十年的寿命。”

    苏寒傲然的说道:“这些当然不够,如果再加上我,就足够了。”

    在场的人都是知道的,苏寒是个弃少,是被扫地出门的废物。

    他们是无论如何也不希望苏寒能够大放异彩的,如今见苏寒又要做一件奇事。

    内心深处,他们是极度鄙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