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章 血煞手链

    苏寒的言论无比的狂妄,让在场的人瞬间都安静下来了,转而所有的人都大声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我二零一四年就指着这个笑话活着了。”

    “现在的人怎么都这么浮躁,张口闭口吹牛逼啊。”

    “牛也吹得太大了,让其余人的礼物黯然失色,好啊,苏寒废物,你就把你的礼物拿出来,让大伙瞧瞧,看看你到底能够有啥吹牛逼的资格的。”

    “现在的人怎么一点节操都没有,说假话都不打草稿纸。”

    “哼哼,血色翡翠、三百年的雪参,这些东西哪一样不是价值连城,都够将你爹搬砖的那个工厂给买下来了。”

    苏寒微微的摇头,不置可否,他从口袋里面摸出了那串血煞手链,高高的举起:“我的第一件礼物是——血煞手链。”

    手链由红绳组成,而且红绳上面穿着四颗妖娆欲滴的珠子。

    苏寒继续说道:“这手链上的珠子是血煞丹,可以排进身体毒素,同时也可以当做一枚法器,足以应对不时之需。”

    “噗!”一个笑得喷茶的是李功峰,他一口棕色的茶汁喷了出来,笑呵呵的说道:“几个破珠子,告诉别人是法器,也不怕笑掉了大牙?这比起那个木灵蛇丁不三还要可恶啊。”

    这里和修真界的炼药手法并不一样,修真界要高明许多,而苏寒炼药的手法更是神乎其神,如果有充足的原料,他便是连冲击元婴的药丸都可以炼制出来。

    他此时炼制出来的血煞丹,也没有几个修炼者见过,自然是以为他在胡吹大气了。

    别说和苏寒刚刚结了梁子的李功峰,便是阴九霄,也是缓缓的摇了摇头,似乎对苏寒很失望。

    任老依然一副养神的模样。

    “哈哈!苏寒!你真是吃了雄心豹?

    ?胆啊,当我这群人是有眼无珠吗?排毒?你说的那是泻药。”

    “嘿嘿,苏寒你是不是电视直销的广告看多了,尽来一些虚头巴脑的东西,有能耐你排一个试试啊。”

    “排个毛线,就这种红色的珠子,我们家门口摆摊那老太婆,一块钱卖好几个。”

    这些人都大声的嘲笑着,极尽挖苦之能事,将苏寒从头骂到了脚。

    唯一支持的就是小颖了。

    任雨颖也不管苏寒的东西能不能排毒,至少那模样也挺好看的。

    她伸出了白皙的手臂,惊呼道:“小寒哥,这是给我买的吗?真好看,给我戴上。”

    苏寒点了点头,已经打开了绳结,正准备往任雨颖的手上套的时候,突然任老止住了他的动作。

    “且慢!”任老轻轻的说道。

    众人见任老说了话,又都淡定了下来。

    任老开头很喜欢苏寒,喜欢他的胆识和气魄,喜欢他到了绝境依然潇洒的性格。

    可是这场宴会到了现在,他是着实有些讨厌苏寒了。

    原因无外乎两点,第一,苏寒的性子实在是太毒了些,这要是得罪了什么得罪不起的人,说不好连身边的人也一起受到连累。

    第二,苏寒似乎有些胡吹大气的意思,比如说现在,拿着一串普通的珠子,取了一个玄幻的名字,然后说可以排毒,这不是胡吹大气,是什么?

    任老平常就讨厌不脚踏实地的人,如今更是一点面子都不给苏寒:“苏寒啊,既然你说这个玩意可以排毒,那么你先给我排排!”

    苏寒皱了皱眉头:“老爷子只怕不能排!”

    “嗯?为什么?是因为我年纪太大了,一排就会出事呢?还是因为我身体里面根本没有毒素,所以不需要排啊。”老爷子的语气很柔,可是在场的人都能够从里面感受到一些杀伐之气。

    苏寒缓缓说道:“老爷子的病是聚合之气,这药丸妯丸如果喝了,非但不能治病,反而会被聚合之气扰乱,毒气和药气打成了一团,到时候浑身血液凝结,只怕……。”

    “胡说!我向来没有听过聚合之气是什么东西,你胡言乱语什么?”阴九霄也忍不住了,站出来喝止着苏寒。

    任老朝阴九霄挥了挥手:“不妨事,这样吧,苏寒,你看看再座的谁适合排毒,你给他排排,也让我老头子见识见识,可好?”

    “爷爷,你这是为难小寒哥啊,这坐在酒桌上的,哪一个有毛病?都是正常人,怎么排毒。”任雨颖摇晃了摇晃任老的手臂。

    任老指着自己的鼻子;“我就有病,你别说话,看苏寒到底能够跟谁排。”

    摆明了连自己的孙女面子也不给,不因为别的,只因他已经打定了注意,如果苏寒真是那种虚荣心很强的人,那么自己的孙女就算不嫁,也不能嫁给这样的人。

    在场的人都被任老突然来的脾气搞得噤若寒蝉,根本不敢说话,瞧着任老。

    哪怕是刚才丁不三的木灵蛇,也没有让这位老爷子如此气恼吧?

    苏寒哪里没有听出任老话中的意思,冷笑道:“哼哼!需要排毒的人倒是有,那是任老的贱内!”

    哗!

    话一出口,顿时人群激愤,阴九霄更是往前探了一步,只要任老一声令下,他便直接捏断苏寒浑身的骨头。

    贱内?任老喊那是谦辞,而你苏寒用,这是**裸的羞辱。

    任老眼神一瞬间喷出火苗子,又顿时消退了下去:“可以!老阴,去将我贱内搀扶过来,我倒要看看,苏寒你怎么给我贱内排毒。”

    他说话的时候,“贱内”两个字眼咬得相当清晰。

    苏寒点了点头:“行啊!去吧。”

    任雨颖看出势头不对了,连忙去拉苏寒,小声说道:“小寒哥,算了,别把事情闹大了。”

    苏寒却不压低声音,说的话全场的人都能够听见:“不是我想将事情闹大,是你爷爷闹大的,行了,我也给你奶奶排排毒,免得他上吐下泻的。”

    上吐下泻,怎么治都治不好,算是天人五衰的一个前兆,身体毒素太过于丰富,这些毒素会让肌肉萎缩,骨骼发黑,直到身体机能消失。

    所以苏寒才选定了任雨颖的奶奶,本来是打算帮任老一把,岂料他好心当成驴肝肺,怎叫苏寒不恼火。

    “哼哼,哼哼。”任老怒极反笑,指了指自己的拐棍:“苏寒小子,做人有时候像拐棍,无论外表好不好看,内心一定要刚正不阿,不然哪一天拐棍的内心断了,哪怕再好看,也被人如弃敝履,扔到垃圾场,成为一块废木,有些事情,还是谨慎些的好。”

    他是想警告苏寒最好不要动歪心思。

    苏寒却笑着:“是啊!做人要像拐棍,可不是每一个人都识货,我这根拐棍内心刚正得很,可惜某些人,只是注意到我外表的粗糙,根本不屑于去用,是吧?任老?”

    他同样用拐棍的说法,斥责任老不识货,当然躺枪的还有苏家。

    苏云仙听了这话,也忍不住反驳:“哈哈!真有意思,当年的那个纨绔少爷,现在学了几句墨水词,跑到人家的家宴上胡咧咧,看来家族的做法对!要不然贻害无穷咯。”

    一群人的口水越来越激烈,甚至都恨不得直接干起仗来的时候,阴九霄却扶着老太太姗姗前来。

    老太太年纪和任老一般,都是七十岁,此时的她满脸皱纹,本来还有些好水色的肌肤,如今被怪病缠身,而开始蜕皮,脸色也越发的黝黑。

    “老头,你说有人能治我的毛病?”

    “老太,是啊,就是苏寒。”任老也不想让自己已经生病的妻子出来,可苏寒既然话都出口了,说非自己妻子不治,也争了一时意气,让妻子来了大厅。

    老太太在阴九霄的搀扶下,走到了苏寒的面前,慈祥的看着他,同时空下来的右手掌轻轻的贴在苏寒的脸颊上。

    “啊!苏寒,我记得你,小时候,你可喜欢找奶奶玩了。”

    两三岁的时候,苏寒经常被苏老太爷带到任老家里。

    只是那个时候太小,苏寒也见不得许多事情了,更加不认识任雨颖。

    老太太继续絮叨着;“你小时候可乖了,奶奶带着你满处去晃荡,你小子,乐得屁颠屁颠的。”

    “别说了,奶奶。”本来还对任老有些偏见的苏寒,见到了老太太,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治好她的毛病。

    不为了别的,就为了这份温暖的情谊。

    说着苏寒的手搭在了老太太的手腕上面,一边号着脉,一边仔细观察着老太太的脸色。

    杏林讲究望闻问切,苏寒此时的心神全部在老太太的身上。

    根本没有顾忌身后那些人的闲言碎语。

    “切!还装中医呢,装得还挺像。”

    “不装像点行吗?任老发了脾气,估计今天苏寒就不可能完好无损的离开水晶城市。”

    “要不说这年头,棒打出头鸟,如果苏寒他是当年的那少爷,争一争也无妨,反正有苏老爷子给撑腰呢,可是现在呢?被赶出来的一个废物而已。”

    “望闻问切,中医那些东西糊弄糊弄老年人还行,简直是违背科学,要我说,还是西医靠谱。”

    “唉!也不能那么说,我的骨头,还是中医给推好的呢。”

    在场的人不管是中医控还是西医控,统一的一点是,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你苏寒不过是一个渣子。

    苏寒检查了许久,对老太太说道:“奶奶,把嘴巴张开。”

    “哦!”老太太听话的将嘴巴张开,由于现在皮肤韧性不行了,因此长了一半就不敢张了。

    苏寒用力一拍,强悍的掌力将血煞丹中的一枚给击碎,将粉末都倒入了老太太的嘴巴里面。

    掌风一扫。

    粉末进入了老太太的喉头。

    “哎呀哎呀。”粉末糊在老太太的喉管上,很是难受,她发出了咿咿呀呀的声音。

    “苏寒!”任老一把捏断了椅子的扶手,情势一发千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