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九章 下一位献礼,苏寒

    全场的眼光都集中到了苏寒的身上,连一旁的任老爷子也瞧着苏寒,他和苏寒坐在一桌,因此苏寒刚才的话,他是听得明白。

    而且他的心里更加明白,这位少年便是曾经的老大哥,苏老太爷最宠爱的孙子。

    苏寒被逐出家门,任老爷子也没办法劝阻,毕竟是人家家事,可是现在看到了,也不得不帮帮忙,算是给逝去的老大哥面子。

    任风扬拍了拍桌子,淡淡的说道:“老丁啊,你还是这个性子,人家和你有点不同意见,你就着急,社会嘛!总是容许不同的声音的,对不对?”

    “是,是。”丁不三的家族不大,也不敢和任老爷子放对,只能恭敬的点头。

    任风扬撇着苏寒:“苏寒,我小时候也抱过你,乖巧可爱,断然不是嚼舌根子的人,你说说看,这灵蛇到底可惜在什么地方。”

    全场的人或多或少有认识苏寒的,都知道他是一个绣花枕头,满肚子的草,哪里有墨水,都等着苏寒出丑。

    有些和苏寒交恶的,比如说苏飞、李功峰,都已经想好了挤兑的词了,就等着苏寒丢人。

    苏寒笑了笑,瞧着司仪端着的红锦盒:“任老,你可知道这蛇怎么个用法?”

    “烤干了,煮粥喝,这刚才老丁说的。”任风扬眯了眯眼睛,滴水不漏的说道。

    苏寒摇了摇头:“那是说的极品木灵蛇,木灵蛇的王者,头顶的花纹呈现一个王字,它灵气逼人,烤干了熬粥,方能不让药性过于刚烈。”

    “但这条普通的木灵蛇就不一样了,他所有的药性全部集中在两颗冰牙上,里面蕴含着全部的灵气。药用之时,让进补者伸出手腕,被木灵蛇咬住,方能注入灵气。”

    “我呸!”还没说完,丁不三就插嘴:“这蛇咬人一口,血液都能凝结成冰,你这是打算害任老爷子吗?”

    苏寒本来不想将话说死,既然丁不三说话刀刀见血,也休怪了。

    他朗声说道:“蠢材,中医里讲究一饮一啄,需要变化方可,如果受补者在嘴里含上一片三阳草,阳气化?气化掉冰力,吸收完的自然是灵气了。”

    “而且,这灵蛇的颜色不对,本来应该翠绿,此时成了晶莹剔透的色泽,明显灵气尽散,好一个丁不三啊,拿着用了一遍的东西,再送给任老爷子,是欺负任老爷子眼拙吗?”

    苏寒说完,瞪住了丁不三。

    丁不三背上的虚寒都出来了,他的确是用过了一次,可他转念一想,这木灵蛇很难见到,见到的人也不知道他的用法,干脆拿来蒙混过关了。

    想不到,被一位弃少揭穿,顿时觉得被脱光了衣服一样,十分尴尬。

    “任老爷子,真不是这样,真不是这样。”丁不三着急辩白。

    任老爷子则闭着眼睛,敲击着紫檀木桌:“老阴啊,听说你炼的功也是一身寒冰属性,说说看,这木灵蛇是不是真当如此啊?”

    阴九霄站到了任老爷子的身边,面无表情的说道:“曾经我们门内,要锻炼出寒性,必须由木林蛇咬住手腕,口服三阳草,增加灵气,小苏说的,很对!”

    丁不三顿时再无言以对,当人家都是傻子,现在才发现,人家都不傻。

    任老爷子睁开眼睛,咳嗽了两声:“咳咳!最近确实身体有毛病,可我眼睛还没有毛病呢,丁不三,你小子这点小心眼倒是使得正着啊。”

    “任爷!”

    伸手止住了丁不三的话语,任老继续说道:“今天是我和我孙女的好日子,出去,现在就出去。还有,以后丁家和我们任家再无联系,记住了。”

    丁不三暗恼着离开了,这真是搬起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啊!

    说到底,他们丁家绝大半的生意来源于房地产,而房地产上,向来仰仗任家,如此关系一断,只怕家道从此中落。

    任老爷子对苏寒点了点头:“当年苏老太爷的选择是对的,小伙子虽然年少不更事,可是一旦明白事情起来,比谁都快啊。”

    他其实还想说苏寒做事情比谁都狠,丁不三不过是言语上得罪了苏寒,苏寒便用更加狠毒的语言还以颜色。

    刚才两人的对话,真是刀锋相遇啊。

    男人本应该如此,可如果不注意个度,只怕贻害无穷。

    周围准备看热闹的人,都瞬间没了心情,想不到这个废材苏寒的肚子里面还有两滴墨水。

    任雨颖也拍着苏寒的肩膀:“哇!小寒哥,你可真是厉害。”

    “还行吧,一般般。”苏寒点了点头。

    往后献礼的人基本上都不敢再弄虚作假了,不说苏寒认识东西,边说那一旁站着的阴九霄也不是好相与,万一被抓住以次充好,得罪了任老,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过。

    一件件的礼物随着时间的推演,都展示完毕了。

    只剩下了三个人没有献礼。

    分别是苏家的苏云仙,云家的云卜月和齐家的齐狼。

    “下一件献礼者,北方齐家的二公子,齐狼。”

    齐狼风度翩翩,表面上看绝对是书生长相,白净的脸皮,更加重要的是,这个家伙身高很高,差不多有一米九五了。

    瘦弱而颀长的身材,更加显得潇洒。

    从外表上很难看出齐狼是个心理变态的家伙。

    齐狼的眼神扫过了会场,扫过了这里所有的美女,最后又在小颖的脸上停留了一阵子。

    他喜欢各种各样的美女,更喜欢皮实的女人,经得住折磨的女人。

    当齐狼眼神离开的小颖的脸上后,将一个盒子放在了任老的身边:“任老,家父齐坤最近在处理一些黑道上面的事情,实在太忙,才没偷空过来。”

    齐坤的势力很大,而且还经营着一家公司,一家以杀人为业务的公司,这些年也风生水起,有些杀手享誉全球。

    这样的人自然不好得罪,任老也不管对方这不善的举动。

    反而齐狼拿起了盒子,打开之后,独自绕着众人走了一圈。

    众人看了看,发现盒子里面也是一颗血翡翠,而且似乎翡翠的模样比起云家的那块只好不差。

    齐狼得意的说道:“听说上次云家得了一块血翡翠,我也弄过来一块,差不多是云家的两倍大,价值连城,刚好显得我父亲心意诚恳。”

    话一出口,许多不明齐狼是个变态的美女,都抛来了媚眼,这么年轻,又多金,简直是钻石王老五啊,就算他有老婆,当小三也未尝不可嘛!

    逛了一圈之后,齐狼转过了身,将盒子又拍在了任老的面前:“还请任老收下。”

    “替我谢谢你父亲,心意到就行,礼也太重了。”

    “哼哼,不怕,我们齐家钱还是不缺的。”说完齐狼回了位置。

    简直是嚣张。

    阴九霄的脸色也不好看。

    倒是任老爷子没有什么想法,笑眯眯的等着下一件礼物。

    “下一个献礼者,云家的二家主云卜月!”

    云卜月生得个五短身材,年纪和任老差不多,满脸的络腮胡子,胡子已经半白。

    “哈哈!任老哥,你这身子骨是真硬朗啊。”

    “唉!半截身子骨入土的人,不谈硬朗了。”

    云卜月拿出了锦盒里面的礼物:“三百年的长白山雪参,死人都能够吊住一口气,别说你身子骨硬朗了。”

    这一回任老爷子的眼睛有些直了,年纪这么大,什么珠宝首饰,都是浮云,能够有天灵地宝,吊住一口气,让自己多活个两年,将家族的事情布置一下,比什么都容易。

    “哈哈,好宝贝,好宝贝,老云,你真是客气了。”

    云卜月笑了笑:“嘿嘿,这有什么客气的,你收下就行了,老阴,你别在一边偷着乐,啥时候咱们俩练练?”

    云卜月和阴九霄的年纪相仿,差不多的功力,两人也没少斗,只是纯粹的切磋,不谈胜负。

    阴九霄傲然道:“你的功法不错,我们功力旗鼓相当,往后,我就不是你的对手了。”

    “呸!你明明是嫌我胡搅蛮缠,不愿意跟我斗。”

    “哈哈哈哈!”阴九霄也笑了起来。

    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件了,是来自苏家供奉首领,苏云仙的礼物。

    苏云仙已经准备站起来的时候,突然司仪大声的喊道:“下一位献礼者——苏寒!”

    哈哈哈啊哈!

    全场的人都笑趴下了。

    其实献礼单基本上都是宾客自己填的,找准自己的位置,后面三个位置都是很重要的位置。

    如果不是什么很难现世的宝贝,基本上是不会出现在那里的。

    可偏偏任远公报私仇,在苏云仙和云卜月名字的中间,加了一个名字——苏寒。

    为的就是让苏寒丢脸。

    现在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一半了,所有的人都在嘲笑苏寒。

    “哈哈!笑死我了,苏寒还能够献礼?他有钱吗?”

    “听说苏寒现在身无分文,他浑身上下的钱加起来能够有一万块吗?”

    “妈的,苏寒的爸还在工地里搬砖呢,他倒好,跑这里来献礼,这不是恶心人嘛?”

    “去!搬砖?搬砖也能赚钱的好吧,一天三百多呢。”

    所有的人都嘲笑着苏寒,泄气得很。

    唐雅也笑弯了腰,推了推甄寒雪:“笑死我了,笑死我了,一个这样的家伙还要献礼,这不是找人丢吗?”

    任雨颖有些着急,对苏寒说道:“我明明没有写你的名字,不是故意出你洋相的,小寒哥。”

    苏寒拍了拍任雨颖的手背:“不妨事,不妨事。”

    任老看着满场的嘲笑声,也有些不自在了,怎么说苏寒也和自己有点关系吧,这些人也太肆无忌惮了。

    他顿时有些不高兴,想要喝止一下的时候。

    苏寒站起来了:“哈哈!既然诸位要看献礼,我就献上一份重礼,只怕我的礼物拿出来了,其余所有人的礼物都将会黯然失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