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八章 好笑至极

    虽然任远心里这么想,可还是没有想清楚到底应该怎么做,刚才那个苏胡明显是练过的,架子搭得也好,还是打不过苏寒。

    如果拼武力,自己是肯定不行了,不被人打成一个狗不理才怪呢!他很清楚自己的位置。

    如果拼家族的势力呢?

    估计也很困难!

    父亲任志英都支持苏寒,自己这个败家子还能够去动苏寒?肯定不行。

    这一次,任远又将自己的位置摆得很正。

    “唉!有了。”任远打着响指,快乐的想到了个点子,因为家族式的宴会。

    一般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他们送的礼物都不一般。

    所以这些礼物并不会私自收下,而是在宴会进行了一半的时候,每一个人捏着自己的礼品呈上去,让所有的宾客瞻仰,也是个面子问题。

    而他刚才检查礼品单的时候,根本没有发现苏寒的名字,一定是妹妹知道苏寒拿不出什么像样的礼物,所以才将他的名字给去掉的。

    如果自己将名字添加上去的话,哼哼!那可就不好说了。

    任远甚至想到待会苏寒根本拿不出任何一件礼物,在众人的嘲笑声中度过一下午的家宴,那种感觉该死多么的酸爽!

    “哈哈!哈哈!”任远心中更是充满了期待:“苏寒,我让你跟我冲,我让你给他们灌**药,老子让你丢脸到不敢来我们任家!”

    想到了就要做,任远赶忙冲到礼仪小姐的面前,拿过了礼品单,龙飞凤舞的在上面写了苏寒两个字。

    “任少爷,这样怕不合规矩吧。”

    “有什么不合规矩的?这家宴都是我们家订的,我加个名字怎么了?”任远恶语道,甩了甩:“待会念人物名单的时候,给我大声点!让全世界都听见,知道了吗?”

    礼仪小姐也是个穷人,惹不起这富家大少爷,只能唯唯诺诺的点头。

    ……

    宴席基本上都落位了,来的大人物可是真的不少。

    有燕京的知名商人,有各大家族的子弟,当然更加惹人注意的还是那几位了不得的人物。

    苏家现在的供奉领袖,苏云仙??云仙,并非苏家的第一高手,但境界和阴九霄相仿!

    燕京云家由于族长云卜引最近为了祖坟上的灭灵钉生气呢,没来参加,而是来了另外一位有份量的人物,他的弟弟,云家的二族长云卜月来参加寿宴。

    还有几个大家族也派人过来了,雨家、丁家都有份量重的代表人物前来,这些人可是真心的厉害的人物。

    就连北方的齐家,二公子齐狼也到场。

    不过谁都知道,齐狼来这里,贺寿是假,无非是想瞧瞧他的未婚妻甄寒雪的。

    坐在主人位置上的任老爷子任风扬站起来了,瞧着八方来贺,心里头也高兴,病怏怏的脸上挂着了一丝丝的红润色泽。

    他举起了酒杯,大声说道:“贱内昨天突发疾病,如今还上吐下泻,不得好转,我心里这么一着急啊,也染了些小恙,不过今天看到诸位这么给我任老头面子,我这病啊,也好了一半。”

    “任老爷子客气了。”

    “嫂子的毛病不碍事吧?我倒是有名私人医生,手艺不错,可以给嫂子瞧瞧。”

    “是啊,虽然任老爷子什么样高明的医生请不到,可总归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任老爷子心里更是吃了蜜一样的甜,这些老朋友还是记得自己的啊,他拱手喝了一杯:“感谢诸位老朋友、新朋友,任老头我先干为敬!”

    所有的人顿时都喝干净了杯中之物,直呼畅快。

    “瞧!那个家伙也来了。”甄复雪指着苏寒对一旁好不容易混进来的唐雅说道。

    “可不是么?听说,他还和人打了一架呢,好像不算太废材了?”唐雅看着苏寒就来气。

    由于甄家不算豪门,所以待遇很差,而且甄寒雪也不过是甄家一普通的下辈,而且是可以随时作为家族牺牲品的人物,能够有位置坐就不错了。

    唐雅就更惨了,没什么地位,要不是甄寒雪,她还混不进来呢。

    而瞧着苏寒坐在只能坐四个人的第一桌上,更是气得不打一处啦,那一桌仅仅有四个人,任风扬任老爷子、任雨颖、任志英、苏寒。

    “咦!那女的不是扇了我一耳光的吗?”唐雅又认出了任雨颖。

    曾经小颖帮助苏寒出头,给了唐雅两耳光。

    甄寒雪也点了点头:“怪不得那么冲呢,原来是任家大小姐。”

    “呸!也就是**。”唐雅小声的议论道。

    甄寒雪俏脸都吓白了,连忙捂住了唐雅的嘴巴:“我的天啊,你是真不怕死?在这里说人家大小姐的坏话。之前你又不是没听说,苏家的苏胡因为骂了任大小姐,被苏寒打了几巴掌不说,还被他们家族的供奉教训了一顿。”

    “咦!苏家不是很厉害吗?怎么能够随便容忍自家的后辈被打呢?”唐雅又转移了话题。

    甄寒雪是家族内的人,内幕消息多一些,干瞪眼吃饭也蛮无聊的,索性就讲了起来:“你可不知道,燕京有三大豪门家族,分别是苏家、王家、云家,而任家排在三大豪门的后面,也是大家族。”

    “不过这些家族之间没有明显的优势,说第一第二,都是恭维的,真要火拼起来,也不知道谁赢。任雨颖是任家的掌上明珠,地位十分崇高,自然不用多说,苏胡算什么?一个普通的家族子弟而已,当然不可同日而语了。”

    说道了任雨颖的地位,甄寒雪的眸子里划过一道泪花,都是同样的家族女后辈,为什么人家的地位如此尊重,而自己不过是一根浮萍的稻草呢?

    要知道任老爷子早就说过,任雨颖将不会和任何家族和亲,只看她的喜好来决定。

    “那么王家呢?好像到场的没有王家的人?”

    “嘿嘿,这个有意思了,王老爷子王鬼,是个很怪的人,和任老爷子一会儿交好,一会儿又坏了交情,这不,前两天,听说王老爷子和任老爷子下棋,为了一步棋,吵了一个下午,所以翻脸了,然后昨天有人去专门请,王老爷子说是染了病,走不动路了。”

    唐雅顿时捂住了嘴巴:“这老头也太有意思了吧?”

    顿时桌子上面好几人用杀人的眼光瞧着唐雅。

    甄寒雪连忙打着圆场:“不好意思啊,我这位妹子口无遮拦的。”

    说完,她轻拍了唐雅的后背:“你疯了,什么话都敢说。”

    唐雅吐了吐舌头,为了不再犯错,她只能不停的用筷子夹菜。

    ……

    酒过三巡,很快,众人便放下了筷子,都想看看名门大户到底给任老爷子送了什么礼物。

    这些才是重头戏嘛!虽然水晶城市里面烧菜的师傅都是全国厨艺大赛拿过奖的,或者是祖上就在宫里头做御膳的大厨,可是对于在场的人来说,怎么吃也吃不出个龙肉味来!

    他们可是什么东西都吃过的主,山珍海味,各种珍馐佳肴都尝过,也不在乎这些吃食。

    倒是那些名门望族的天材地宝,拿出来那才是罕见的物事呢。

    上次云家老爷子也是做大寿,苏家赠送了一枚血翡翠,鸽子蛋那么大。

    翡翠本来就是稀有的东西,要知道黄金有价玉无价,翡翠玉向来是十足珍贵的物事。

    更加不要说许多喜欢翡翠的人见都没有见过的血翡翠了。

    这次就不知道任老爷子这边到底是什么东西了。

    “我说大家伙都静一静啊,今天是我们任老爷子的寿辰,咱们也不能空手来对不对?”丁家的家主丁不三说道。

    “那是!”

    “吃白食的谁好意思啊。”

    “空手来,那可是丢脸了。”

    丁不三压了压手:“既然是这样,那我也不藏着掖着了,也不按着司仪的列表,我主动上前,抛砖引玉。”

    说着他挥手,招过来司仪,给了她一个红色的锦盒,然后拱手说道:“任老,这次过来本来准备了一颗黑色的大珍珠,但想您不是生病了嘛!珍珠宝石什么的,都是浮云,我专门换了一件礼物!这条十七年的木灵蛇,烤干了,煮粥喝,对身体那是大有裨益啊,还请笑纳。”

    司仪当众打开了锦盒,里面盘着一条正在打着瞌睡的蛇,一尺来长,浑身晶莹剔透,一看便是了不得的东西。

    “哟!丁不三,你弄着好东西了啊,这种蛇很难见,见着了很难抓,被她咬上一口,浑身的血液也被冻僵了。”

    “好东西,这玩意如果煮粥,那可不是说大有裨益的情况了,简直是了不得的物事啊。”药材店的唐大师也不知道怎么混进了宴席,刚才还不停的兜售自己的药材呢。

    现在,见着了这样一条灵蛇,那当真是挪不开眼睛,他是行内人,这条蛇如果换成人民币,只怕四五百万,人家也不会卖你。

    丁不三瞧了瞧唐大师,也是有过一两眼的眼缘,药材这一行,唐大师是个人物,顿时拱了拱手:“唐大师识货。”

    “讲究。”唐大师回着礼,眼睛却没有挪开灵蛇。

    逛了一圈,到了苏寒面前,苏寒却摇了摇头:“可惜了,灵蛇没有灵牙,就好像一只老虎被拔了牙齿,吓唬不住人,可惜了啊!”

    声音不大,但胜在场内寂静,因此苏寒的话语几乎被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了去。

    丁不三更是浑身冒冷汗,他大喝了一声:“是谁在那里说三道四呢?站出来,让我丁不三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