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七章 打脸大会

    任雨颖指着李功峰的鼻尖骂道:“哼!打了怎么了?你问问你旁边的混蛋到底做了什么事情?刚才在门口指名道姓的骂我是……婊子!”

    最后两个字说出来的时候,小颖一股子羞恼的感觉,又觉得愤怒,继续说道:“这还不算什么。还有更难听的呢,你问问!”

    李功峰顿时黑下了脸,转头问苏胡:“真的?”

    “额……哦……呜!”苏胡一阵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好,要是不承认,门口那么多人听见了,抵赖也不管用。

    “你真骂了?”李功峰的脸色越发的难看。

    苏胡干脆闭口不言。

    李功峰心里这个恨啊!在人家门口骂人家的大小姐,这是有正常智商的人能够做出来的事情吗?

    可是当众抽一顿苏胡,他也下不了决心,怎么说自己也是个外姓的长老。

    当他犹豫不决的时候,一阵阵苍老的声音传来。

    “哼哼!苏家好大的脾气啊!在我的寿宴上和我孙女的生日派对上,指着鼻子骂我的孙女,这传扬了出去,还以为我这把老骨头真是散了呢。”

    苏寒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位脸色发黑的老者,隐隐有一股子病气。

    他才想起来,昨天晚上看了一则新闻“任家掌门人任风扬突然患了怪病。”

    想来便是这位老人了,只是突然患了怪病怎么还要坚持开寿宴呢?想了想,他也琢磨明白了,这些有钱人脸面胜过生命,既然已经发了帖子出去邀请人来参加寿宴,怎么也要出席呀,要不然折了面子便出丑了。

    任风扬反背着双手,注视着李功峰:“怎么了?自己家的人下不去手?要不要我任老头亲自动手啊,虽然最近抱恙在身,可是抽一个满嘴粗话,骂我孙女的混小子还是有劲头的。”

    李功峰听话里的语气,太冲了,可是能怎么样呢?任家甚至排不上京城家族的前三,可任老爷子有钱,手底下也有高手,别说自己了,就算是苏家现在的族长,也得给任老爷子七分面子。

    唯有已经入土的苏老太爷,他才敢给任风扬一点颜色瞧瞧。

    啪!

    李功峰回首??回首一耳光,抽在了苏胡的脸上,大声骂道:“不成气候的东西,我做为你师父的时候,都是怎么教导你的?是教导你在任大小姐的面前胡来吗?”

    苏胡也不争气,本来被苏寒教训了一顿,心中太过于委屈,如今又被李功峰呼了一耳光,竟然不争气的……哭了!

    哇哇声脱口而出,泪珠子也不争气的往外面涌。

    李功峰是又急又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冒犯任大小姐,你还有脾气了是不?”

    说完,又是一耳光,顿时苏胡的脸肿得像个猪头,而他哇哇的哭声更是大了。

    周围的看客们看了纷纷摇头。

    “哎呀!现在苏家的后辈真是越来越没有气候了,被打两顿都哭得跟个小娘们似的。”

    云家的一位长老,向来和李功峰不对付,也在一旁数落道:“嘿嘿!李功峰那两招,那点功力,能交出个啥来,倒是将男人教成了女娇娥了。”

    “可不是么?李功峰号称威猛无双,可惜了天生就像个娘们,这苏胡小子也不争气,师父的威猛功夫没有学会,哭功倒学得不错。”

    “要我看啊,苏家被扫地出门的小子倒是有点意思,面对李功峰根本不怵,有点虎劲。”

    “是啊!苏寒这小子确实成长了不少,我也闹不明白了,为啥赶了苏寒离开,要我看,第一个将这没有素质,没有教养,也没有男儿气概的苏胡赶出家门才对啊。”

    任老爷子一出来,几乎大人物都出来了,他们位高权重,评论为所欲为,顿时都喜欢上了更加有气魄的苏寒,而都在鄙视哇哇大哭的苏胡起来了。

    李功峰心里那是一个羞愧,差点恼羞成怒了,可是怒了又怎么样?评论的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自己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长老。

    就算去打,他也不敢动手,其中有两位家主级别的人物,一个小手指就能够戳死自己。

    更不要说自己不过是筑基修为而已,即便对上了苏寒,也需要许久,才能够收拾他。

    想到了这里,李功峰心情复杂极了,再次一耳光抡在了苏胡的脸上。

    猛然一位穿着阿玛尼西服的男人出现在李功峰的面前,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李功峰一看对方,是任家的第一高手,金丹中阶的修真者——阴九霄。

    阴九霄的须发皆是银色,又有个外号——银狐,任家的银狐虽然功力并不如三大家族的第一高手,可是胜在为人狡猾,鬼点子极多,便是碰上了云家那快要突破元婴境界的高人,也是不犯怵。

    “哈哈!算了算了,打两巴掌教训教训就行了,但如果还有下次的话,老阴,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

    阴九霄扭头对任风扬点了点头;“九霄明白!格杀勿论。”

    李功峰听了“格杀勿论”这四个字,才知道阴九霄根本不是怕自己打坏了苏胡,而是任老爷子派过来震慑自己,以及震慑那些对任雨颖有特殊企图的人。

    “妈的!老狐狸。”李功峰心中暗骂,可也无奈,形势比人强,他只能悻悻的牵着苏胡,偷偷摸摸的走到大堂里面。

    阴九霄走到了苏寒的面前,眼神死死的盯着他的脸。

    小颖插到了两人中间,张开手,护住了苏寒,嘴巴上告饶的说道:“阴叔,你可不能动小寒哥,不然我跟你没完。”

    “哈哈!”阴九霄爽朗的笑了笑:“大小姐言重了,他是你的小男朋友吧,很有精神,可造之材。”

    小颖红着脸低下了头,说道:“阴叔说笑了。”

    “哈哈哈!”阴九霄再次大笑,拍了拍苏寒的肩膀:“苏门扫地出家的废材,现在多久不见,竟然成长到这个样子,看来当年苏老太爷的眼光很准啊。不错,不错。”

    说着,阴九霄进了水晶城市。

    “走吧!苏寒哥,我们也进去。”小颖拉了拉苏寒的手。

    苏寒看着明亮的门楣,别有深意的笑了笑,哼哼,这么多大人物齐聚,看来今天必须要找几个人打打脸,别瞎看不起我苏寒。

    我苏寒还不屑和你们这些宵小为伍呢。

    好端端的一个寿宴,没准要变成了自己的打脸大会,好吧,打脸,就打脸,我今天也拿出一些稀罕的本事来让你们瞧瞧。

    苏寒麻木的跟着小颖,进入了水晶城市。

    刚刚到了水晶城市的门口,碰上了小颖的哥哥,那个势利眼的富二代任远就杵在门口,吊儿郎当的望着苏寒。

    “哼哼,小颖,你找的这个小男朋友有两下子。”

    “那是!”小颖被说多了,也懒得去澄清苏寒只是一位很重要的朋友,而非男女朋友的问题。

    “哼,有两下子管什么用啊?”任远朝着苏寒怒了努嘴:“不过是个为了攀上咱家,不怕死的小穷逼而已,对了,礼物呢?没有礼物,可不成了吃白食的了吗?”

    任远一嘲笑起苏寒就没完没了:“啧啧,这么年轻就开始吃白食,妹妹,你还打算养着这个废物一辈子啊?我是听说了,他就是一个混球,被苏家赶出来的孬种,可不要轻易被人骗了啊。”

    “你胡说八道什么?刚才阴叔已经说了,小寒哥是个人才。”

    “呸!阴九霄他懂什么?就知道修炼,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

    一位中年男人走了出来,对着任远就是一耳光,他是任雨颖的爸爸,任志英,曾经中了黄三爷,被苏寒给治好了。

    “傻东西,阴九霄懂什么?告诉你,人家吃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任志英本来是出门找小颖的,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主人还没有去呢。

    结果一头撞见了任远在嘲笑阴九霄,顿时心里面来火,他见了阴九霄都要恭恭敬敬的,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儿子竟然暗中嘲笑?

    甩了任远一耳光,任志英瞧到了一旁的苏寒:“哟!这不是恩人吗?我说小颖说的神秘嘉宾是谁呢,原来是你啊。”

    这些年,任志英沉迷于生意,江湖上面的事情根本没有过问,所以并不认识苏寒,也不知道苏寒是苏门弃少。

    “嘿嘿,任叔,你这些天没有再犯那黄三爷了吧?”

    “没有,没有。”任志英连忙摆手后,拍了拍自己的肚子:“你瞧瞧,现在恢复了,每餐都能够正常吃喝,吃得不多,也不少,身体可好了。”

    小颖则指了指任远,说道:“爸爸,今天小寒哥可是百忙之中抽身过来的,可是哥还嘲笑他没礼物。”

    “啊?”任志英一转头,勾了勾手指:“来,过来。”

    任远发现势头不对,准备脚底抹油离开的,可是被任志英抓了个正着,揪住了他的领带,两个大耳贴子呼到了他的头上。

    “靠!你要是有人家小寒一般能耐,老子都心满意足了,好不容易送你出国留学,回来干了点啥?啃老!啃老!还是啃老。”

    一连揍了好几下,任志英才气喘吁吁的说道:“唉!混蛋东西,要不是靠着我,你连一份得体的工作都没有?还杵在这里干啥?还不给我去反省反省!”

    任远得到了特赦,连忙跑开了,义无反顾的跑开了。

    “走,走!小寒,别被那蠢货坏了兴致,咱们去里面。”任志远恭恭敬敬的伸手,让苏寒先走。

    小颖喜滋滋的牵着苏寒的手,进了宴会。

    躲在一旁幕布后面的任远探头出来,瞧了瞧苏寒的背影,朝着地上啐了口唾沫:哼!穷光蛋,也不知道你给我爹和我妹下了啥**药,让他们这么针对我,等着,我待会一定给你好看,让你出尽洋相。